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跟他一樣大!比鸢膊粷M道。

    瑞寧又癟嘴了:“你比我大!等我跟你一樣大了,我也聰明!”

    “對對對,寧寧長大了就好了!敝芄鹛m趕忙應話。

    可不能打擊了小兒子,要不往后真自暴自棄了可咋辦?

    剛說完,就聽到身后的馬車聲,周桂蘭回頭瞅了一眼,果然是馬車,隨即將小瑞寧和小瑞安拉著往旁邊兒靠了靠。

    小瑞安還是一如既往得冷冷的聲音:“你永遠沒我大,也就永遠沒我聰明!

    一旁的小瑞寧答不上話,抬頭期待得看向周桂蘭。

    被這個小眼神看得周桂蘭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這她也答不上來啊……

    那老大確實是比老二聰明,這要是實話實說吧,怕傷了瑞寧,這要是撒謊吧,又怕傷到瑞安了,哎,真是個難題……

    “娘,你不喜歡寧寧了嗎?”奶聲奶氣的還帶著哭腔。

    周桂蘭低頭看去,就見見小瑞寧憋著嘴,眼睛里已經含了一泡淚了。

    “沒沒沒,娘很疼瑞寧的!”

    “寧寧一輩子都沒哥哥聰明嗎?”瑞寧眨巴了下眼睛,問周桂蘭。

    “你當然沒我聰明!比鸢驳。

    周桂蘭偷偷捏了一下瑞安的小手,見瑞安癟嘴不說話了,這才趕忙去安撫快要哭出來的瑞寧:“就算瑞寧沒哥哥聰明,瑞寧也不笨啊,對不對?往后寧寧就多吃飯,長得比哥哥高!”

    “嗯!”瑞寧用力點了點自個兒的小腦袋,破涕為笑。

    周桂蘭偷偷松了口氣,哎呀,兩個孩子太難哄了,一不小心就要傷到一個了。

    正想著,就聽到馬的嘶鳴聲,她又往路邊側了側身子,給馬車讓出一個更大的空間。

    “你們這一大三小等著被人打劫呢?”

    一個調笑的聲音從馬車里傳來,周桂蘭轉頭看去,就見白逸軒用扇子挑起馬車簾子,瞅著她似笑非笑。

    周桂蘭也扯了嘴角,露出一個笑:“我們這窮酸的母子,誰會來打劫?倒是你這馬車里坐著的貴人被打劫還可能些!

    “你窮酸?”白逸軒重復了一句,隨即拿了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周桂蘭,嘖嘖兩聲,還搖了搖頭。

    周桂蘭聳了聳肩,將自個兒背著快四萬兩銀票的包裹往里收了收,面不紅,心不跳道:“我不窮酸誰窮酸?你瞅見沒男人的女人帶著兩個孩子能過得好的不?”

    白逸軒單手握拳,湊在唇邊輕咳嗽了兩聲:“那是說的人家弱女子!

    “對啊,像我這種弱女子,帶著兩個孩子,連飯都吃不飽了。哎,這會兒還得千里尋夫!

    白逸軒的唇角抽了抽,也不跟周桂蘭再扯了,讓前面的車夫停下,從馬車里走出來,快步到了周桂蘭跟前,站定。

    “你這是想帶著你兩個兒子走路去京城?”

    周桂蘭順著他的目光看了眼只到她大腿的兩個兒子的小短腿,連連搖頭:“我可舍不得折騰他們,這不正想去找鎮上的鏢師,坐上鏢局的馬車去京城嘛!

    “娘,什么是鏢師?”瑞寧仰著小脖子,問周桂蘭。

    一旁的瑞安皺了眉頭:“一會兒看見了就知道了!

    “你兩個兒子還真有趣!卑滓蒈幷f著,伸手就想去摸瑞安的腦袋。

    瑞安仰著頭靜靜瞅著他,那雙眼睛,竟是格外像徐常林。白逸軒默默收回了手,握拳,再次輕咳幾聲。

    “那什么,我也去京城,正好順路捎帶你們娘三個吧!

    “你去京城?”周桂蘭狐疑,“你這邊兒的生意咋辦?”

    白逸軒搖了搖頭:“這邊兒的人都要餓死了,還能有什么生意?糧食也運不進來,還不如去京城發展。至于那酒樓就交給老賬房管著了!

    說著,向瑞寧伸出了手。

    瑞寧伸手就要去抓,被瑞安瞅見了,一巴掌就呼上了瑞寧的手:“別隨便牽陌生人的手,娘說過,好多壞人偷孩子的!”

    手背被打疼了的瑞寧憋著嘴,委屈地不行:“娘不會讓我被壞人抓走的!

    一旁的白逸軒已經不曉得自個兒該用什么表情來面對這兩兄弟了。

    這孩子才多大,怎么就能有這么多小心思?

    他手一甩,將折扇打開,輕輕搖了幾下,裝作一副高人模樣,居高臨下瞅著小瑞安:“你看看,有我這么有風度的壞人嗎?”

    “附庸風雅!比鸢仓黄沉怂谎,就給出了結論。

    白逸軒手頓住了,臉上的顏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

    周桂蘭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哎喲白逸軒,你竟然栽在我兒子手里了!不容易,真是太不容易了,哈哈!”

    “周桂蘭,你兒子還懂附庸風雅?”白逸軒咬著牙,問道。

    “他懂的成語可不少,你信不信他能出口成章?”周桂蘭邊說邊笑,差點兒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難得能看到白逸軒吃癟,還是被她兒子給欺負了,這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從剛剛出生,瑞安和瑞寧就被放在劉高上課的屋子里,從小耳濡目染的,雖然現在還不到三歲,可連千字文都能背了,要是放在現代,那就是神童了。

    當然,在這個時代,也是神童。在他的映襯下,瑞寧才顯得笨了些。

    白逸軒神情有些扭曲,好一會兒,才擠出一句:“不愧是你的兒子!”

    “哈哈!”周桂蘭還是忍不住,盡情笑。

    被她笑得很是沒面子的白逸軒有些無奈:“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塊兒去京城?”

    “去去去,有免費的車坐,自然要去!”周桂蘭點了點頭努力收斂了自個兒的笑意,牽著兩個兒子的手就往白逸軒的馬車走去。

    邊走,邊跟白逸軒道:“你可別跟我這兩個兒子計較啊,他們也就跟你見了兩面,又沒相處,自然不曉得你的為人的!

    “我能跟他們計較嗎?”白逸軒更是無奈了。

    三人進了馬車,坐下后,白逸軒讓車夫趕車,這馬車一動,后面也響起了馬車聲,周桂蘭挑起簾子看過去,就瞅見后頭的馬車。

    “后面那馬車不會也是你的吧?”

    周桂蘭狐疑問道。

    白逸軒將扇子放在一邊兒,“自然,我這多東西,一輛馬車怎能放下?”

    “你是帶了幾輛馬車去京城?”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幸运28开奖结果有假吗 刮刮乐最高奖金是多少 澳门三地彩报 广西风采双彩开奖结果 我想在家做兼职 福建体彩网11选5遗漏 快赢481走势图视频下载 选股票软件 山西天星麻将 新捕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