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八章 路人甲

    他的冷煙火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按著手機照明,光線弱的可憐,只能看見他模糊的輪廓,但我的心一下子放松下來,立刻沖上去,握著他的手,說:“同志,你總算來了!边@叫什么,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再讓我一個人呆下去,我真得被自己給嚇死,一時間,也不覺得路人甲有多討厭。

    路人甲低頭看著我那只手,淡淡道:“放開你的爪子!蔽曳磻^來也覺得不好意思,剛才的表現就跟小狗遇到主人似的,真他娘窩囊,收回手,發現手下有些熱熱的東西,下意識的一看,赫然發現路人甲手腕的地方染了一片紅。

    我道:“你受傷了?”

    他點頭,道:“我的冷煙火燃光了,只能用手機,不過手機快沒電了!

    我噓了口氣,不由問道:“你怎么往回走,難道前面沒路了?”他頓了頓,低頭看著我,冷冷道:“我聽到你的聲音,估計你手里有光源!蔽尹c點頭,直接將冷煙火塞進他手里,道:“這是最后一根了,我們得快點找出路!甭啡思足读算,搖了搖手中的冷煙火,道:“你就這么給我?不怕我丟下你?”

    他這么一問,我反應過來,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這小子剛才就甩下我一個人跑了,現在要是又把我扔下,我他娘的連個光源都沒有,還不得給困死,當即后悔不跌,連忙伸手去搶,叫道:“還給我!

    路人甲身形靈巧,直接往后一退,四平八穩道:“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闭f完直接就往前跑,我氣的恨不能甩自己兩巴掌,趕忙追了上去,那小子動作賊快,需時,我就只能看到一點搖曳的綠光,離我越來越遠,簡直是欲哭無淚了,要是悶油瓶和胖子在,誰敢這么欺負我啊。

    腳下一個踉蹌,摔了一跤,我心臟痛的厲害,這里是高原地帶,氧氣稀薄,而且又是在地底,走了一天,不知消耗多少體力,現在才跌倒,我也算是出息了。

    正趴在地上茍喘,黑暗中忽然升起一點綠光,一雙黑色的長筒靴停在我跟前,我順著往上看,有氣無力道:“你他娘的滾,回來干嘛,別、別被小爺我抓到,小爺我、我饒不了你!币乓郧,我肯定是忍辱負重,先巴結了再說,跟胖子待得久了,他心直口快那一套到底沾染了些,一不留神就把心里想的話說出來了。

    路人甲看了我半晌,直接用腳踢我的肩膀,道:“快起來,我們光源有限,必須快點找出路!蔽业闪怂谎,他娘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可是小爺現在也得起的來才行,媽的,同樣是人,怎么差距這么大。撐著手臂起身,兩條胳膊直打顫,路人甲看不下去了,揪著我的領子一扯就把我從地上拎起來,‘嘖’了一聲,道:“真是拖油瓶,快跟上!

    我只得跌跌撞撞的跟在他屁股后面,這一次他算有良心,沒有跑多快,需時,我們面前又出現兩條岔道,路人甲停下身,我趕緊趁著這功夫喘口氣,見他半晌沒反應,于是問道:“喂,進哪條道?”

    他沒回答我,而是舉著冷煙火在洞壁查看,似乎在找什么東西。我跟著湊過去,發現洞壁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自然形成的巖石,表面坑坑洼洼的,路人甲看了我一眼,道:“在找字!

    我一愣,字?

    半晌,我問道:“該不會是邪字吧?”路人甲沒反駁我,算是默認,我腦袋頓時炸了,道:“他娘的,那字不是你留給我的嗎?”

    路人甲雙手揣著手臂,臉正對著我,看不清表情,只是嘴角有一絲笑意,只聽他道:“我沒那個閑工夫給你留字,我也是順著那個字走的,不過……現在這里沒有了!蔽翌D時覺得自己頭皮都發麻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難道這個地方不止我和路人甲兩個人?

    我想起了剛才路人甲對我說的話,他說是被我弄出的聲音給吸引過來的,可是,我當時被自己嚇的半死,喘氣都不敢大聲,那么,吸引路人甲過來的聲音是什么?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又傳來了那種聲音,手機的聲音。

    滴!滴!滴!

    我咽了咽口水,道:“剛才,那聲音不是你弄出來的?”

    路人甲臉色一變,嘴角微微抽搐,沉聲道:“我以為是你弄出來的!蔽覀z說到這里,不由對望一眼,當然,我只能看到他那副半遮面的奢華鏡。

    聲音還在響,滴!滴!滴!我倆大氣都不敢出,我趕緊側著耳朵聽,聲音似乎是從右邊的洞里傳出來的,會不是就是那個留字人?

    而且,他別的不留,偏偏留了個邪字,是巧合還是?

    突然,聲音又一次中斷了,我指了指右手邊的洞口,路人甲微微點頭,總算有點默契,一馬當先的走進洞口,垂著雙手。

    我發現他的手雖然是自然下垂,但明顯肌肉緊繃著,十指微微彎曲,形成鷹爪的樣子,閃著烏金的手套在瑩綠的冷光下泛著詭異的光芒,上面的血跡似乎還沒有干,空氣中有淡淡的腥味。

    我跟在他后面,手中的匕首側著腰前,一邊聆聽周圍的動靜,一邊注視著路人甲的情況,這個人,我信不過。第一,他來歷不明,似乎只跟小花熟悉,而且還不是很熟的那種。

    第二,他剛才很爽快的把我扔下了,由此可見,他不是胖子和悶油瓶那類人,悶油瓶和胖子會拼死救我,而這個人,一有危險,絕對會把我撇下。

    第三,他有實力,而且是很詭異的實力,他的雙手,有點類似于悶油瓶的發丘指,而且還是配了高級裝備的那種,也就是說,上一秒他可以穿透毛球兄弟的心臟,下一秒,他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了我。

    這條隧道依舊很長,大約走了幾分鐘,那個聲音突然又響起來,這一次更加清晰,顯然,我們離它很近了,聲音只持續了不到半分鐘時間又斷了,這時,走在前面的路人甲忽然停下腳步,手中的冷煙火微微下移,我跟著看過去,目光不由一凝,地面上,有一條皮帶。

    確切的說,是一條連著褲子的皮帶,褲子的褲腿已經沒了,皮帶上松松掛著一塊布,上面沁著暗紅的血。

    有人受傷!

    路人甲看了那個皮帶一眼,忽然轉頭看著我,低聲道:“拖油瓶,你走前面!蔽液薏坏猛彼坏蹲,居然讓我去趟雷,真他媽的用心險惡。

    我瞪了他一眼,一把奪過他手里的冷煙火,冷笑道:“在小爺后面站好,別被鬼子拍了頭!惫碜优念^是長沙的土話,源于抗日戰爭時期,小鬼子偷襲的時候,用槍座打人腦瓜子,一砸一個死,后來就變成了諷刺意味。

    路人甲依舊不動,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往前走,我現在連把槍都沒有,也反抗不了,只能拿著冷煙火往前探,小心翼翼的走了沒幾步,身后忽然傳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那聲音如同破布一般刺耳,我嚇的立刻回身,只見洞頂不知何時趴了四五只毛球兄弟,此刻整個后路都被它們封死了,路人甲的兩只手如同閃電一般,不斷逼退那些前來的怪物,見我呆愣在原地,他氣喘吁吁的吼了一句:“還不滾快些!

    我霎時明白過來,合著這小子早就發現洞頂有東西,他讓我在前面,是想讓我先跑。我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燙,正想跑,路人甲忽然悶哼一聲,只見一只毛球兄弟咬住了路人甲的后背,那張大嘴我看著都滲人。

    我立刻抬起手中的匕首就沖了上去,猛的往毛球身上一捅,居然有滑了,怎么回事,這家伙怎么跟肥皂一樣?這一刀沒捅到毛球,反而把路人甲給劃了一刀,我只聽見他悶哼一聲,隨即飛起一腳踹開我,顯然這小子誤會了,以為我要對他下黑手。

    我也知道自己干了糊涂事,這毛球不知有什么能力,我至今為止捅的兩刀都不約而同的滑掉了,我要是再捅不準,只怕路人甲得被我捅死,一時間,我顧不得解釋,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腹部被路人甲踹的一陣悶痛,但此刻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我撲過去,直接用雙手,摸索著掰住毛球兄弟的上下顎,死死往外拔。

    這東西牙齒長得密密麻麻,緊緊鑲嵌在路人甲的肉里,多出的幾只觸手還不斷想將路人甲捆綁起來,路人甲此時前方還有三只毛球同時攻擊,根本無法處理咬住他背后的那只。

    我手一掰,那一排密齒就嵌進了手指的肉里,十指連心,頓時痛的我手臂發顫,但眼看路人甲背部血糊糊一片,我這手就是松不開,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當你明知道會很痛,還不得不往上撞的時候,是最痛苦的。

    那怪物的咬合力極大,我雙手往外掰,也只松動了一點點,血流了一片,也分不清是我的還是路人甲的。與此同時,那東西的幾只觸手放棄了去捆路人甲,轉而纏住我的雙腿使勁,想把我撲倒,我一邊掰,一邊騰挪著雙腿,這時,我的下顎觸到了毛球的背部,一股腥臭傳來,我愣了愣,看著路人甲已經顯出疲態,再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得死。

    一咬牙,我張口就咬了下去,比嚼牛肉還用勁,喉嚨里一團毛,腥臭味直往胃里灌,我已經無暇顧及惡不惡心,張嘴往死里咬,兩只手還不停的掰它的嘴,著毛球大約被我咬的急痛,慘叫一聲松了口,離開路人甲的背部,竟然一扭身就照著我的頭咬過來,我跟它離的賊近,此刻哪里躲得過,眼里全死那張猩紅的大嘴,就在此時,那東西卻突然軟下去,只見路人甲的一只大手狠狠抓住了它的后背,五指全部嵌了進去,抓出一泡血。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20选5开奖结果玩法 股票黄金坑k线图 一起玩温州麻将官网 四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浙江6+1开奖号码99期 如何建网站赚钱 山东体彩扑克3下载 中原风彩25选五今晚 辽宁35选七的开奖结果 刘伯温精选一肖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