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94章 劍成絕響,刀以橫空!

    “薛家莊莊主,薛衣人!”

    “還有這位……他手中拿的是兵器譜上的薔薇劍?!”

    “天吶!竟然連天下第一寧不凡都來了。!”

    “竟然是這么多位劍道大師?!他們竟然全都出來了!”

    “天下第一寧不凡不是一直隱居華山后山嗎?據說閉關多年以求突破超凡,他如今出關,難不成是已經成功了?!”

    “還有薛衣人,此次來莫非是為了給他弟弟報仇的?!”

    “嘶。!”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今日這靈霧山將會成為劍道和刀道史上,前所未有的巔峰對決!”

    “朱永昌……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手筆,簡直恐怖如斯!”

    幾乎每一個人看到這三位劍道宗師出現的時候,眼神都急劇收縮,與此同時,更是下意識的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三位劍道宗師!

    出道時天下無人能敵的薛衣人!

    天下第一的華山三達劍寧不凡!

    兵器譜上薔薇劍主人燕南天!

    外加上另外兩道身影,劍奴肖平生!

    天下第一劍,劍驚風!

    這五位劍道宗師,任意一個出現,都回奪無數人的目光!

    而現在,竟然出現了五位!

    “如此之大的手筆,那位錦衣衛指揮使又當如何應對?”

    一念至此,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期待著顧鳳青的出場!

    然而,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時候,面對這五位天下絕顛的劍道宗師,絕無神、傅青冥等一眾刀客乃至是身旁的黑衣刀衛們,竟是依舊面無表情。

    似乎一點也沒有感覺到意外。

    圍觀周遭江湖人有些詫異,便是五大劍道宗師也盡皆一愣,就在他們剛想要說話的時候,恰在此時,五人先后神色一動,隨后陸陸續續的看向某一個方向。

    而伴隨著五人的舉動,其他江湖人也都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只見東方遙遠的天空當中,太陽初升的方向,一片運黃浸染的云層之中,分明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朝著這邊走來。

    他腳下踏著虛空,走動之時卻十分穩定,就好像腳踏實地一般。

    可他分明是在半空行走!

    眼看著他半空中走動著,一步一階梯,似若拾階緩緩而來,身后是萬丈冉冉升起的金光和大日,照耀在其身上,恍若披上一層金輝。

    寂靜的虛空,緩緩升起的大日,萬丈的金光,再加上緩緩走來的顧鳳青,這動與靜只見,給人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視覺反差!

    他的手上,提著一柄繡春刀。

    此人,當然是錦衣衛指揮使,刀魔顧鳳青!

    他竟然從一開始便沒有身處于靈霧山中,反而一直身處于京城之中,遠遠旁觀者朱永昌,直到此刻,這才顯出身影。

    “此人的輕功,竟然能夠踏空而行?!”

    “這是何等蓋世的輕功,有該需要可等可怕的真氣?!”

    “輕功?依我看來這已經不是輕功了,分明是憑虛御風的神通妙法!”

    “不愧是刀魔顧鳳青!每一次出現實力都有著令人絕望的提升,簡直令人可怖!”

    “怪不得朱永昌再也不隱藏,想要借著今日斬盡殺絕……莫說朱永昌,便是你我遇到這樣的對手,恐怕也會惶惶不可終日!”

    “是!每次一見他功力修為都堪稱暴漲,這樣的對手誰不害怕?這簡直就是難以置信!”

    “此人的極限,到底在哪里?!”

    轟然響起的喧嘩聲中,十余萬人的表情無不是豁然大變。

    震撼之中,帶著敬畏,敬畏之中又帶著一絲無法抑制的驚駭!

    而這一抹驚駭,隨著顧鳳青的動作,卻逐漸攀升到了極致!

    “刀劍之爭?!”

    隨著一聲微不可聞,但卻不知道以何等匪夷所思的辦法傳遍所有人耳朵里的聲音響起,踏空而來的顧鳳青忽然咧嘴一笑,手中的繡春刀‘鏘’的一聲悍然出鞘,刀鋒直指靈霧山下的五大絕世劍客。

    “如此,也正合我意!”

    話音落下——

    “嗡——”

    這一剎那,全場十余萬人之中,絕大部分都沒有絲毫的感覺,然而在劍驚風、肖平生、花如令等一眾絕頂高手耳邊,卻驟然響起了一聲刀鳴!

    這刀鳴之聲是那么的響徹,又是那么的清亮。

    如雷貫耳,振聾發聵,更帶著一股無形無質的鋒銳,刺得他們耳膜生疼,竟是不得不運功抵擋!

    “此人的刀意,似乎比當日靈霧山論刀之時,更強了!”

    “不是似乎,而是肯定!”

    “而且,強的絕非是一點半點。!”

    當這聲刀鳴響起的時候,朱永昌這邊的所有高手,臉色無不是凝重到了極致。

    哪怕是燕南天、薛衣人等五大劍客,也在一瞬間瞇起眼睛,心中凜然。

    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瞬變了。

    眨眼只見,他們的臉色便恢復如常。

    無論這周遭的刀鳴之聲是多么的可怕,無論這身邊的喧嘩聲是多么響徹,都已經無法讓他們的心神,再次掀起任何波動了。

    他們的心,早已堅如磐石。

    所以他們很明白——

    今日來吃,為的便是劍道!

    而他們而感覺到了,顧鳳青之所以踏空而來,是不想讓任何人打擾這一戰。

    正如他們為了劍道,這位錦衣衛的指揮使,也是為了刀道——

    他分明也是想要借助這一場巔峰之戰,再做突破!

    到了這一刻,五位劍道宗師已經不關心顧鳳青是不是早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計劃。

    不重要了。

    他們只在乎,自己在這一戰中,是否能有所收獲!

    所以當下五人身形一閃,便化作五道流光激射而出,在原地掀起一陣狂風,整個人朝著顧鳳青的位置沖去!

    “在下薛衣人,此番前來不為恩怨、仇恨,只為劍道信仰,還請刀魔……不吝賜教!”

    薛衣人率先開口說話。

    這五位應當是實現商量好了,所以當薛衣人開口的時候,唯有薛衣人一人,直接掠向了顧鳳青的位置。

    其余三人都立在遠處的半空之中,在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利于遠處虛空,紋絲不動!

    僅僅這一幕,便展現出這五位絕頂劍客的恐怖實力!

    當初無論是黃東邪這等領悟了超凡真意,乃至是逸林老法師這樣的半步超凡,與這五位劍客相比,在實力上都有著巨大的差距!

    堪稱是天翻地覆的差異!

    劍客的實力,在劍上!

    但卻不僅僅是在劍上!

    更在于內力,修為,劍法,乃至是……劍道的境界!

    而事實上,無論是劍客還是刀客,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哪怕只是一絲一毫的境界差距,其實際戰力的強弱,都有著天壤之別!

    眼下這五人在劍道的境界中,都沉浸了不知多少年,積累的劍道底蘊之身后,更是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換句話來說,或者用俗氣點的話來說,他們都很強!

    非常強!

    薛衣人迎戰,燕南天、寧不凡、肖平生、劍驚風五人觀戰。

    他們倒不是在旁邊掠陣——

    為了公平較量,他們距離很遠,僅僅只是觀戰罷了!

    其實他們也想掠陣。

    外人不得而知,但他們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們在迎戰顧鳳青的時候心中并沒有底,更沒有單人獨劍便能贏得顧鳳青的底氣!

    換句話來說,他們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而來!

    而劍道,更為了心中的信仰!

    要么,死在刀魔顧鳳青的刀下!

    要么,突破劍道境界,成為真正的劍仙、劍神、劍圣!

    所以,他們并未一擁而上,也并未幫薛衣人掠陣,因為這樣做了哪怕他們擊敗顧鳳青,也根本就不可能過了心里這一關!

    他們的劍道,自然不可能增長!

    但對于他們而言,即便不掠陣,哪怕只是觀戰,但能親眼目睹一場驚世之戰,也能有巨大的收獲!

    當下,作為場中資歷最老,劍道修為也最高的寧不凡看著遠處的顧鳳青,輕聲說道:“若是刀魔勝之,我等四人以手中之劍起誓,在你恢復如初、可以再戰之前,不會有任何一人,出現在你的面前!”

    “今日,無人可以打擾你我之間的刀劍之爭!”

    “哪怕是朱永昌也不可能!”

    肖平生、燕南天也隨之說道。

    劍驚風清冷的聲音也傳遍全場:“劍某若能以這條性命為代價,一窺劍道絕顛極致,縱然身死刀魔刀下,也絕不后悔!”

    身為當世最強的劍客,五大劍客哪個不是驕傲到骨子里的存在?

    哪怕諸如肖平生,雖然自稱劍奴,但不過是想要表明他此生唯劍作伴,再無他物的決心罷了。

    所以當他們的話音傳開之后,遠處山腳下的一種人,沒有絲毫的意外。

    就連朱永昌也是面色如常,顯然早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

    但讓所有人包括朱永昌都沒有想到的是,哪怕他們已經一次次見識到了顧鳳青的行事風格,卻在此刻仍然低估了他的張狂和囂張。

    只見他輕笑一聲:“劍道絕巔?”

    這一刻,顧鳳青嘴角露出一抹弧度,這一抹弧度中透著令所有人都為之顫栗的囂張:“看來你們并沒有經歷過,什么叫做刀道!”

    “在顧某的刀下,唯刀之外,萬事皆休!”

    “劍道,自然也不例外!”

    話音落下,他腳下猛然用力,只見竟是在空氣之中猛然炸出一團氣浪,整個人隨之恍若一道流光般,朝著薛衣人激射而去。

    身在半途,張狂霸道的聲音便已經傳來。

    “反正都是死,你們五個,不妨一起上吧!”

    瘋了!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

    所有人都被顧鳳青這句話給震驚到了!

    什么叫做狂妄囂張?!

    什么叫做囂張霸道?!

    這就是!

    竟然妄圖打算以一人之力,挑戰五大絕世劍客!

    這一剎那,便是五大劍客再是心靜如水,也不由泛起波瀾——那是憤怒,那是怒火!

    那是因為刀魔顧鳳青,對于劍道的輕視!

    他們自認已經給足了刀道、給足了顧鳳青尊重,可怎么也沒有想到,在顧鳳青眼中,他們卻已經和死人無二!

    這是何等的囂張肆意?!

    這又是何等的目中無人?!

    這更是何等的欺人太甚?!

    “鏘!”

    薛衣人眼中殺意陡然綻放,但卻并未有半句廢話!

    這等層次的決戰,任意一點細微的錯漏都可能導致致命,更何況分心開口說話!

    所以,他只是緊緊的握住手中的劍器,人在半空踏虛之時與劍光融為一體,化作一道似乎可劈開空間,斬破虛妄的巨大匹練,以長虹貫日之勢,刺向顧鳳青!

    刀以斬殺最快!

    劍,自然是刺最速!

    直直的一刺,平鋪直敘的一刺,沒有任何花里胡哨,卻最為極致,也是最為起效!

    當這一劍生起之時,沒人能夠形容這一劍到底有多快!

    他沒有任何絢爛的色彩,也不能讓人產生驚艷的印象,因為——

    他太快了!

    快到所有人的肉眼都無法捕捉,快到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快到他們剛剛在心中生出‘劍出來了’這個念頭,便駭然的發現,這一劍已經出現在了顧鳳青的面前!

    恐怖的劍意從白色匹練當中激蕩而出,劍光所致之處,兩邊空氣倒卷分開,激起兩道氣浪。

    而這兩道氣浪,竟是在劍意的影響下,轟然之間炸開!

    化作無數道猶若水滴,更似利箭狀的劍氣!

    鋪天蓋地,宛如劍氣風暴,又如瓢潑大雨,劈頭蓋臉朝著顧鳳青傾瀉而去。

    “這一劍的威力,竟如此恐怖?!”

    “好劍法!”

    “昔年的所向無敵薛衣人,果然是名不虛傳!”

    “要知道,這可是在半空之中啊,他還要分出一部分的內力和精神施展輕功,以免掉落在地上,可即便如此,這一劍的威力還是達到了這么可怕的地步!”

    “竟然連空氣都被其斬開,如斯恐怖。!”

    “果然是薛衣人!果真不愧是薛衣人!”

    “依我看,薛衣人的劍距離超凡境界已然極為接近,甚至已經是只差臨門一腳了!”

    靈霧山腳下,半空之中,無論是誰見到這一幕,無不是心神一顫,眼中露出精芒。

    這其中,尤其以燕南天、寧不凡、劍驚風和肖平生感觸最深。

    而在靈霧山腳下,江南花家的家主花如令更是嘆息一聲:“這一劍,當可謂是近十年來,江湖上最為驚艷的一劍了!”

    或許很快之后,寧不凡和燕南天等人的劍更為驚艷,而過了此時,晚上月圓之夜的紫禁之巔更加驚艷,但不可否認的是,薛衣人這一劍,當真是刺出了他所向無敵、天下第一的風采!

    不愧是薛衣人!

    當真是薛衣人!

    別說他們,哪怕是靈霧山山壁之上的傅青冥、李清歡乃至是剛剛加入錦衣衛不久,在某個偏僻角落處的陸小年,也是眼中露出贊賞之色。

    而山腳下那近十萬的江湖人,更是掀起一陣猛烈的聲浪。

    然而,這些聲浪剛剛生出,便隨之嘎然而止。

    寧不凡、燕南天等人更是臉色驟然一變。

    “轟隆~”

    一聲震天撼地的可怕巨響陡然響徹,在半空之中回蕩。

    視線之中,那可怕到了極致的劍氣暴雨,更是當場炸裂開來!

    緊隨其后,手持繡春刀的顧鳳青從中忽的破開氣浪,整個人激射而出,他高舉繡春刀,還在半途之中,渾身便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你啊是一股似乎可以毀天滅地,似乎可以霸絕四方的可怕氣息!

    而他刀上的鋒銳,更是空虛仿若可以將這虛空都給斬開!

    “他果然更強了!”

    “這么強大的氣息,當日在靈霧山上根本就未曾出現過!”

    “進步如此之快,這顧鳳青還是人嘛?!”

    遠處觀戰的一眾江湖人等眼皮驟然狂跳,寧不凡、燕南天等人也是心中有些起伏。

    可還不等他們撫平心中的情緒,下一刻,便在他們難以置信的目光當中,看到顧鳳青的身影竟然以一眾極為不可思議的角度,驟然出現在薛衣人的身后!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了?!

    天見可憐,幾乎沒有人看到顧鳳青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明明還在薛衣人的前方,可怎么就突然之間跑到了薛衣人的身后!

    這到底是什么法門?

    亦或者……這到底是什么輕功?!

    不提那些人心中的驚駭,當顧鳳青出現在身后的時候,便是薛衣人也雙眸陡然一縮。

    在他的感知中,顧鳳青那一記似乎可以毀天滅地的刀氣,固然恐怖如斯,輕易的便將自己的劍氣暴雨撕裂開來。

    但在交手但那一瞬間,他就察覺出來,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其實并不大!

    若要分出勝負,至少也要爭斗百招,才能找出對方功法修為中的弱點,隨后戰而勝之!

    可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卻遠遠超乎了他的醫療!

    讓他在心神變動的同時,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眼前的這位刀魔,分明是想要一招分勝負!

    不!

    他不僅僅只是為了分勝負!

    更是想要一招定生死。!

    他選擇在半空之中作為決戰之地,除了不想受人打擾之外,更是有著別的企圖!

    而他的企圖,必有依仗!

    他的依仗是什么?!

    一念至此,薛衣人忽然雙眸瞪大,瞳孔急劇收縮!

    他想到了!

    他的依仗——

    就是剛才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輕功!

    “這到底是什么輕功。!”

    ……

    ……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 赚钱网络游戏赚人民币 今日股票大盘点数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 德甲直播视频拜仁信号 上海麻将清混碰安卓版 股票私募发行方式 网上游戏棋牌 今日股票牛股推荐 喜来乐棋牌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