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93章?天下群雄抵京師!

    陸小年為什么認為,西門踏雪和葉傾天因為糾纏進朱永顫和錦衣衛的爭斗,而不會落得好下場,顧鳳青完全沒有興趣知道。

    正如他也沒有興趣知道,朱永昌在背后的謀劃那般。

    無他。

    沒有這個意義罷了。

    該來的總會來了,既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便耐心等待就是了!

    至于眼前的這位陸小年,他修為不錯,有資格加入錦衣衛!

    當然,若是想要入黑衣到位,甚至位列刀道八極,卻還是需要先學會用刀!

    所以,面對陸小年的話,顧鳳青只是輕笑一聲,說道:“提起一把繡春刀,你便是錦衣衛了!”

    “但本官的話先說在前面,當你拿起這柄繡春刀的時候,你便不再是一個江湖人!”

    “而是大夏錦衣衛,錦衣信風千戶!”

    “從今往后,你的一言一行代表著的是朝廷,你的一舉一動代表著的是錦衣衛!”

    “錦衣衛者,當橫行無忌,縱橫江湖,在這世上,莫說朱永昌,便是這天下的任何一人,都不敢也不能傷你分毫!”

    “如有傷你者,禍及妻兒,滿門抄斬,株連九族,你……可明白?!”

    這話說的當真是霸氣絕倫,饒是陸小年身為江湖浪子,智慧超凡,此刻也不由得心神震顫。

    雙眸之中,更是浮現出一抹精光和期待之色。

    這一刻的陸小年,忽然感受到了一種屬于錦衣衛,屬于刀客的無上榮耀和地位,他頓時恍然大悟——

    現在的天下,已經是刀客的天下了!

    而這一切……只因為眼前這個人!

    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個位于刀道頂尖的來人,是他以一己之力,將刀道為尊的時代,徹底的拉開序幕!

    這種感覺,讓身為江湖浪子的他,讓自認武功智慧均是不輸別人的他——一想到與錦衣衛與這位指揮使顧大人為敵,便不由得心中一顫!

    這是一個大時代!

    更是一個屬于刀客的時代!

    而現在,他即將拿起刀,成為一名刀客!

    正如顧鳳青接下來所說的這句話——

    “你應該慶幸,顧某在你身上,看到了某些刀客的標準!”

    “換句話來說,你有資格成為一名很有潛力的刀客!”

    陸小年忽然心神狂跳。

    他不知道顧鳳青為什么會說出這句話,但他能夠預感,伴隨著這句話的,將是一場席卷四海八荒的血雨腥風!

    這場風暴……

    即將來臨了!

    ……

    眼看著時間快要臨近八月十五,可就在此時,錦衣信風卻又忽然出動,張貼告示在天下各處郡縣府城——

    原定朱永昌封親王的地點,改到京城旁靈霧山!

    這是錦衣衛指揮使說的!

    而朝廷自然不敢反對!

    以至于在這一句話放出來之后,所有與之相關的人員只能將已經正在布置的地點放棄,然后離開京城在靈霧山布置了起來。

    連皇帝,也要將隨后的大朝會,放在靈霧山上。

    這世上還有比這更為霸道的事情嗎?!

    一言出,天下動!

    因為這一句話,整個大夏朝乃至是東瀛、西域諸國、四周番邦蠻夷全都領略到錦衣衛和顧鳳青的霸道!

    更是領略到了他們橫掃寰宇的強大和乾坤獨斷的張狂!

    顧鳳青的威名,自此真正的猶如一片陰云,籠罩在整個中原大地和四周番邦蠻夷所有人的頭頂上!

    這是真正的蓋壓天下!

    這是真正的魔焰滔天!

    世間一切的正義,仿佛都在此刻失聲!

    因為伴隨著錦衣衛將消息傳遍天下,大夏朝當今陛下,武威郡王朱永昌,首輔大臣李琦以及朝中百官,竟然真的決定,將地點放在靈霧山上!

    他們甚至還將萬邦來朝的諸侯國的國主、使者全部都帶了過去!

    就好像,在這大夏真正主宰乾坤、真正的皇帝,是顧鳳青一樣!

    事實上,這些番邦蠻夷的國主和使者,此次千里迢迢來大夏,本就是為了拜謁顧鳳青!

    如此轟動天下的盛事,讓大夏朝的所有百姓,都放佛產生了一種錯覺——

    這到底是誰在封親王?!

    這大夏的乾坤,又是誰在執掌?!

    “錦衣衛指揮使顧大人建議,將朱永昌封王質地放在靈霧山上?!”

    “靈霧山?這不是錦衣衛論刀天下時的地方嗎?!”

    “是!你說這位錦衣衛指揮使大人,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還能干什么,還不是想要陰一把朱永昌!”

    “封親王加九珠許開府建衙,這是多么榮耀的一件事情啊,結果卻被錦衣衛一句話,就從城里搬到了城外,而且還是靈霧山這么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這也寒酸了吧!”

    “何止是寒酸啊,這分明是相當于打臉了!”

    “雖然不清楚這位顧大人到底為何選擇將封親王的地方放在靈霧山,但天下間誰不知道這兩位之間必有一戰,依我看啊,這一次居然不同尋常!”

    “你這不是廢話嗎?封親王的是朱永昌,又不是顧鳳青,錦衣衛要是不拉后腿,那才怪了!”

    “明眼人都知道,這二位必有一戰!”

    “你們在這吵什么吵,人朱永昌和天下第一樓都沒發表意見呢,顯然是不在意這些!”

    “嘿嘿~不管怎么說,等著看熱鬧吧!”

    “不過話說回來,天下第一樓號稱以保大夏江山社稷為己任,但朱永昌卻沉寂了這么多次,眼睜睜看著錦衣衛除閹黨、清君側,最后更是權傾朝野,堪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

    “如今又平定東瀛,剿滅金國收復遼東,令四海咸服八荒平定,氣焰之高前所未有,如今朱永昌以平定西域三十六國的功績封親王,結果卻被錦衣衛一言而換地方……”

    “你說這朱永昌,當真能忍得住嗎?!”

    “他要是忍不住那還罷了,他要真忍得住了,必然所圖甚大!”

    “所以依我看,此次封親王的大典,或許在朱永昌看來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朱永昌很有可能會借著這一次機會,一舉鏟除錦衣衛,然后以無上姿態,抵達京城!”

    “這都是猜測,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看熱鬧,別瞎摻合!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這倒也是!

    ……

    江湖上的紛擾和留言,且不去提。

    但江湖上,卻有越來越多的人匯聚而來,將原本空曠的靈霧山,再一次擠的滿滿當當。

    自從上一次靈霧山論刀之后,這坐京城旁邊的小山,又一次人滿為患了!

    但所有人都并不介意,反而全都將目光看向遠處,那一片兵甲林立之地!

    那是朝廷的大軍!

    元順十四年八月十五!

    大夏朝當今圣上,武威郡王朱永昌,連同朝中文武百官外加皇宮禁軍內衛,隨行的太監宮女,以及各國的使者,足足兩萬余人聚集在一起,密密麻麻。

    遠遠望去,黑壓壓一片。

    為了保障這一次大朝會和朱永昌封王的事情順利,直隸京兆尹府尹將所有的捕快全部調了出來在外圍維持治安,刑部更是將六扇門的高手盡出,混跡在江湖人群當中,防止有圖謀不軌者。

    而禁軍內衛則是牢牢控場,一雙虎目盯著來來往往的所有人,保護著皇帝和文武百官的安全。

    當然,無論是誰都知道,這些禁軍都只是擺在明面上都護衛,他們的作用也就是維持治安和嚇唬尋常老百姓罷了。

    真正保護安全的,還是六扇門的大內高手、皇帝的貼身內衛,以及……錦衣衛!

    其實說來也怪。

    大朝會和封親王大典,還從未放在荒涼的地方,以往都是在皇宮之內。

    如今第一次在外,雖然是在京城不遠處的靈霧山,可畢竟和以往比起來,也是增加了很多的不穩定和不安全性。

    按理來說,應該是要清理這些江湖人,禁止他們圍觀。

    但這一次,無論是皇帝還是朱永昌乃至是錦衣衛,竟然沒有一人搭理這些江湖人士。

    似乎都有心,想要讓他們看一場驚天的熱鬧!

    正如這些江湖人此前所猜測的那般,其實眼下這樣的情況,無論是顧鳳青還是朱永昌,他們的圖謀都已經算是昭然若揭、堪稱路人皆知了。

    所以,也就沒有遮掩的必要!

    此次大朝會和封親王大典,就是朱永昌鏟除錦衣衛的一次絕佳機會!

    也是……最后一次機會!

    更是顧鳳青,主動為他創造出來的機會!

    就看這位大夏的鎮國柱石,能不能把握住機會了!

    距離大朝會和封親王大典還需要一段時間,等待是及其無聊的。

    所有的江湖人士都是百無聊賴的站在那里,各個都是交頭接耳。

    近乎十萬的江湖人說話,那動靜自然不小,哪怕距離朝廷的地盤很遠,可還是遠遠的傳了過來。

    甚至靈霧山都一度顯得十分嘈雜。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江湖人群中,忽然響起一陣陣的驚呼聲。

    “快看!”

    “甘陜道紅衣門,門主萬曲爭,長老傅瀟瀟、倪高峰、戴德明,天吶!這些可都是先天高手!”

    “你看他們旁邊的,那不是五岳劍派的左盟主嗎?!”

    “君子劍岳掌門,還有華山派劍子也來了!不僅如此,他們還帶了華山派數百名精銳弟子!”

    “泰山派、衡山派、嵩山派、華山派……除去已經被滅的恒山派,五岳劍派幾乎傾巢出動!”

    “嘶。!”

    “你們看,除了五岳劍派之外,還有關外郭家莊的莊主郭元思老前輩!據說這位老前輩,已經隱退江湖許多年了呀!”

    “還有中原無耳教的教主關天明!他也帶著教中的高手過來了!”

    “那位是五仙教的教主方玉蜂,他身后的不是教中諸位長老嗎!居然一個不落全都來了!”

    “天吶!”

    “居然連這些人都引來了!”

    “等等——我眼神有些不好,你們仔細看看站在四大密探身邊的那位持劍的俠士,是不是……”

    “天下第一劍,劍驚風!”

    伴隨著這個名字,人群當中,頓時掀起一陣驚呼。

    而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你們看,后面那些人!”

    “那個抱著劍的,不是劍奴肖平生嗎?!”

    “還有西毒歐陽克!位列中原九絕之一,號稱可是天下第一毒!”

    “西域赤腳僧卡波仁,據說這位與西域苦行僧鳩摩智,號稱西域兩大僧!”

    “白駝山,白駝老!”

    “滄州金錢莊莊主,常英發!”

    “江南花家花如令!”

    伴隨著一個個震動江湖的名字傳開,人群之中的喧嘩聲也是越來越大。

    顯然,他們在震驚的同時,也是完全沒有想到,朱永昌竟然似乎沒有半點掩飾的意思,他竟是直接就將自己的底牌全都亮出來了!

    封親王的大典,這可還沒有開始呢!

    “或許,這一次朱永昌的真正意圖就是想要在天下人面前一舉鏟除錦衣衛吧!”

    “因此……”

    “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

    這道聲音很輕,但在此刻這嘈雜的環境當中,卻依舊十分清晰的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伴隨著這道聲音的響徹,所有人都心中一凜,下意識的將目光轉了過去,落在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是靈霧山的最高處。

    山崖絕壁之上——

    靈霧山論刀之時,顧鳳青一刀斬斷的絕壁之上!

    此刻,山壁的頂峰,卻密密麻麻站著兩千多道黑色的身影,一個個均是面無表情,眼神凌厲。

    而他們身上隱隱所散發的刀意,卻讓眾多江湖人舉目望去的山壁,都似乎有些扭曲。

    在這些黑色身影的面前,都插著一柄柄雪亮的繡春刀。

    刀尖入地半尺。

    刀身雪亮,散發著森然寒意。

    一如當初靈霧山上的情形。

    傅青冥、絕無神、蕭十三郎、鳩摩智、李清歡、段玉六位刀道八極,外加以葉開、方南為首的刀道二十八宿,及其兩千五百三十四名黑衣刀衛,全部在此!

    看著這一陣仗,在一開始的震驚和愕然之后,喧嘩聲再一次掀開。

    “不愧是刀魔顧鳳青,今日這樣的場面,竟然依舊只是帶了兩千多黑衣刀衛!”

    “雖然是兩千多黑衣刀衛,但就是這兩千多人,堪比三十萬大軍!現如今這江湖,誰不知道僅僅只是這三千黑衣刀衛便殺的金兵三十萬大軍血流成河!”

    “最恐怖的是,三千人面對三十萬人,非但勝了,而且居然只損失了區區幾百人不到!如今江湖上,誰不對這些黑衣刀衛的真正實力好奇?!”

    “正因如此,別看兩千黑衣刀衛人數不多,但實際上,這可是全天下最為強大的組織了!”

    “再加上刀道八極之中的六位,還有刀道二十八宿,如此強大的實力,絕對不是我們能想象的!最起碼,你看那些江湖門派,隨著黑衣刀衛的出現,都已經開始聯合了!”

    “是!到了這個時候,誰還敢小覷錦衣衛的實力呢?誰又敢小覷錦衣衛的實力呢?!”

    “且看著吧!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竊竊私語中,每一個前來的江湖人士都露出期待的神色,可隨著他們舉目望去,卻突然發現——

    顧鳳青居然不再!

    誰都知道,這一次是朱永昌圖窮匕見的時候,也是天下第一樓和錦衣衛碰撞的時候,而錦衣衛的指揮使、刀魔顧鳳青,這位正主居然不在?!

    這是什么情況?!

    就在所有人驚疑不定的時候,恰在此時,今日的另外一個主角,朱永昌卻忽然站了出來。

    只見他遠遠的對著皇帝行了一禮,隨后便大步踏出,目光鎖定了黑衣刀衛所在的絕壁之上。

    “今日,乃是本王受封親王的大日子,也是我大夏接受萬邦來朝的大日子!”

    朱永昌沒有絲毫的廢話,直接便開門見山:“所以,為了慶祝這一日,本王特地請來幾位當世至強的劍客,還請顧指揮使能夠不吝賜教,為本王的這一次親王大典助興如何?!”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朱永昌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哪怕是距離很遠的江湖人士,此刻都能看清其人臉上的興奮和得意。

    而他的聲音,遠遠的傳來之后,清晰無比的傳到了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耳朵里。

    一時間,騷動在一次不可抑制的出現。

    因為,他們似乎隱隱覺得,朱永昌的行事作風,似乎和往日有了很大的不同!

    相比較于往日的內斂深沉,這一次的朱永昌卻顯得是那么的意氣風發,又是那么的的——

    鋒芒畢露!

    嘶。!

    在一開始的愣神之后,醒悟過來的江湖人紛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他們明白了!

    深藏不露的武威郡王,大夏的鎮國柱石,終于忍不住了!

    他已經開始展露自己的獠牙!

    并且絲毫都不加以掩飾了!

    事實上,到了這一地步,也沒有必要再去掩飾了!

    “鏘!”

    “鏘!”

    “鏘!”

    “鏘!”

    “鏘!”

    就在此時,蒼穹之中忽然傳出一道接一道的劍鳴之聲。

    緊接著,就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五道身影幾乎同時出現,分別從五個方向,朝著黑衣刀衛所在的方向掠!

    這六道身影的速度之快,竟猶如劍光般……不!他們此刻身體已經化成劍光了!

    似乎人劍合一,卻又完全不像,整個人與手中的劍器在領空之中合而為一,化作無可抵御的鋒芒,輕易的撕開虛空!

    然后,降臨人間!

    嘶。!

    剎那間,倒吸涼氣的聲音,再一次響徹周遭寰宇!

    ……

    ……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