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瘋狂的第二元嬰

    第1151章  瘋狂的第二元嬰

    火浪行的嘴巴動了動,他很想說不,只是話到嘴邊,卻無法出口。

    張恒已經神色平淡,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在火浪行看來,一切都不同了,他再也沒辦法用老眼光去看待張恒。

    “神子,請!”

    畢竟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答應的事情,火浪行終究還是無法食言,勉為其難的答應。

    不過,他卻是頓了頓,猶豫少許,說道。

    “我的喪魂落魄斧,不知……”

    言下之意,是想要回自己的寶貝。

    然而換來的,只是張恒的一聲淡笑,他瞥了火浪行一眼,大踏步的進入烈風城之中。

    火浪行望著他的背影,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但終究還是跟了上去。

    城主府。

    貫徹了火浪行一貫以來的大氣粗獷風格,有精銳士卒守衛。

    “大廳奉茶!”

    火浪行咬了咬牙,說道。

    “不著急!

    張恒卻忽然開口,他打量著城主府,輕笑一聲說道。

    “進入這里,可不容易,我也算是經歷了重重考驗,不如,讓我四處走走,看看此處風景如何?”

    看風景?

    火浪行心里咯噔一下,眼神立即變化,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行!”

    他死死盯住張恒,眼中涌出戒備和憤怒之色。

    “城主府絕對不能隨意走動,若你們冥頑不靈,就請離開!”

    這一刻,他忽然間確定了,為何張恒等人要特意來一趟烈風城。

    為何非要進城主府?

    原來,他們是真的發現了什么,聽到了什么風聲。

    自己之前還當是自己保密的很好,并沒有露出絲毫破綻,如今卻是完全確定,這些人就是沖著那個家伙來的!

    他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頓時怒火中燒,就要下達逐客令。

    然而就在這時,一向神色平淡的張恒,卻是臉色冷了下來,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一道凌厲之光。

    “火浪行!”

    他一句話,卻是透出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竟然讓火浪行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下意識的一震。

    張恒踏前一步。

    火浪行退后。

    “本神子要入你小小烈風城,卻當眾被人羞辱,此事,作罷!”

    “之后,不過是讓你奉茶道歉,你卻推三阻四!”

    “我與你公平一戰,你敗給了我,所有人都可以作為見證,愿賭服輸的道理,難道你不懂?”

    “我堂堂巨木神族神子,別說是看看你這小小城主府的風景,我就是拆了此處,又能如何?”

    “你嘴里若敢再迸出半個不字,本神子今日就誅殺了你,我倒要看看,天火神王會不會為了你,與我巨木神族全面開戰!”

    火浪行蠻橫,不講道理。

    張恒便更加蠻橫,更加不講理!

    他體內釋放出無窮威壓,這股威壓,來源并不是巨木神族的神子,而是前世的永恒仙尊,再挾大勝之威,別說是火浪行,就是在場的所有士卒,此刻也是一陣膽寒。

    而火浪行更是連連退后,訥訥不敢言,他沒有從張恒眼中看到半點虛張聲勢的味道!

    張恒是真敢殺他!

    哪怕,天火神王定然會大怒。

    兩族之間的矛盾必然會激化。

    可是他仍然敢殺!

    兩族斗的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么多年都沒有分出勝負,在即將討伐人族的節骨眼上,天火神王會為了他一個人,而亂了所有的計劃嗎?

    斷然不會!

    火浪行想死嗎?

    斷然不想!

    于是,他臉色便難看到了極點,心中生出絲絲懼意。

    “看住他!”

    張恒冷冷說道。

    “遵命!”

    三大天候心中凜然,方才張恒所爆發出的威嚴,讓他們心中也是一凜,不知不覺,對張恒敬畏了起來。

    但這種敬畏,讓他們感覺到的不是恐懼,而是欣慰。

    這是王者之威,擁有這種威嚴的人,才配做巨木神族的神王!

    一時之間,三大天候絲毫不含糊,擺開陣勢,死死的盯住火浪行,若是他敢有異動,三人便會直接下殺手。

    火浪行無比的憋屈,前番,他威脅對手,篤定他們不敢下殺手。

    但此刻,卻顛倒了過來,對方似乎真的要不顧一切的出手,那么他還敢動嗎?

    莽夫歸莽夫,可并不代表他不要命!

    自踏入城主府的那一刻起,張恒便反客為主。

    此刻,他已經走在了城主府的青石小徑上,他的神念,橫掃而出,瞬間覆蓋了整個城主府。

    “沒有發現!

    似乎沒有任何異常,但張恒卻并不氣餒,他已經篤定,城主府定然有鬼。

    不然,火浪行絕對沒有必要阻攔他們。

    他的神念深入地下,頗有一種刮地三尺的意思。

    然后,便發現了古怪。

    “地牢?”

    城主府下,有一座地牢。

    地牢共有三層,張恒身形一閃,直接沉入地底。

    地牢之上,有禁制,張恒毫不猶豫,暴力將其破開,然后踏入其中。

    第一層,沒有!

    第二層,沒有!

    第三層,張恒神念一掃,此處只關押了一人,他眉頭一跳,一步邁出,出現在一個房間。

    卻是正好看到了一個已經被折磨的幾乎不成人形的凄慘畫面。

    “你,總算來了!”

    第二元嬰感應到了張恒的到來,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張恒手一揮,將他身上的束縛完全解開。

    但第二元嬰,卻是癱軟在地,鮮血流淌,染紅了泥土。

    他體內的靈力枯竭,早已被封印,元神更是被折磨的萎靡不振,幾乎要從化神境界跌落下來。

    “為何笑不出來,我此行,功德圓滿,我想要的,我都已經得到……”

    第二元嬰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

    “你想要得到的,便是此刻的狼狽嗎?”

    張恒將他體內的封印破開,第二元嬰體內漸漸煥發出生機。

    然后,張恒便看到,一股股靈力在他的經脈之中流淌,只不過,這股靈力,變成了血色……

    “這是?”

    張恒皺眉,似乎猜到了什么。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第二元嬰深吸一口氣,眼中露出瘋子一般的光芒。

    “我踏入神族,交戰天候,一十七,斬九,敗七,劍道到達瓶頸,我意識到,我需要體驗生死之間的大恐怖,需要在絕境之中,磨礪自身!”

    “于是,我與火浪行死戰,被擒!

    “所為的,不是其他,正是悟道!”

    張恒深深的看著第二元嬰,心中的疑惑,總算是解開,這個家伙淪落到這種地步,居然是自找的。

    這就不得不提一提他所修行的殺生決了。

    此功法,魔道氣息極為嚴重,乃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功法,進境雖然快,但是所走道路,卻是充滿了兇險。

    第二元嬰為了突破瓶頸,使自己陷入絕境,感悟生死之間的大恐怖,竟然故意陷入這種絕境!

    即便是張恒兩世為人,對于他這種瘋狂的做法,也有些無法接受。

    “你就沒有想過,你這么做,會死?”

    “我是人族修士,我與你記憶相通,我掌握著許多許多的秘密,那火浪行,倒是想殺我,但是卻又舍不得,他被天火神王降職,他需要從我嘴里挖出秘密,交給天火神王,變成了他的功勞,然后,重新坐回自己的天候位置……所以,他舍不得殺我,但是我又幾次故弄玄虛,挑戰他的底線,讓他恨不得直接殺了我……有幾次,他果然是氣急了,幾乎要將我殺死,只是在最后一刻,卻又不甘放棄……哈哈哈,這才是生死之間的大恐怖啊,如今,我已經悟了!”

    第二元嬰大笑,他是偏激的求道者,為了力量,不顧一切。

    “而且,我相信,最舍不得讓我死的人是你,你會進入神族,前來救我!”

    最后,第二元嬰邪邪一笑,說道。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