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找茬

    第1147章  找茬

    一行數十人入城,并不奇怪。

    可奇怪的是,這數十人,身上青氣流淌,肌膚晶瑩如玉,身上透著一股水潤光澤,完全沒有天火神族的粗狂,暴烈之感。

    于是,職責所在,烈風城的城門衛士,自然將張恒等人攔下,細細盤問。

    “你等何人?”

    “來我烈風城作甚?”

    “還不速速道來!”

    嚴格來說,這幾個城門衛士雖然口吻嚴厲,但也是正常范疇內,既然從軍,自然不可能好聲好氣,不然何來威勢?

    尋常人遭到如此盤問,并不會發怒。

    可換成是刻意找茬的巨木神族一行人,則是勃然大怒。

    “好大的狗膽,竟敢這樣跟我等說話?”

    一個神將,直接大嘴巴抽了過去,他留力了,但是也不讓這些家伙好受,一巴掌抽飛了七八個人,全部撞在城墻上,血流如注。

    沒有死,但也身受重傷。

    偏偏這神將做完此事后,不僅沒覺得自己錯,反倒是挺胸抬頭,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樣!

    張恒注意到,三大天候并沒有任何異樣,顯然默認了此事。

    這一點,倒是不難理解,兩族之間仇恨根本數不清,抽飛幾個小螞蟻,這種微不足道的“小摩擦”,他們豈會在乎?

    但是,有人在乎。

    譬如說其他城衛軍,幾乎瞬間拿出武器,對準了眾人。

    過路的烈風城行人,也是抽出長刀,一臉的嗜血之色。

    天火神族素來彪悍,有人挑釁,立即抱團,這是常態。

    “竟然敢來我烈風城撒野,你們不想活了嗎?”

    城衛軍的統領也到了,一口氣來了三個,他們的反應速度極快,這倒是火浪行的功勞,他治軍嚴格,底下無人敢疏忽。

    “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你爺爺我是誰?”方才打人的神將桀驁一笑,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不屑。

    “你……”三個統領變色,眸子里涌出驚色:“竟然是巨木神族的人!”

    什么?

    巨木神族?

    這幾個字一出,在場的所有天火神族的族人,瞬間便爆炸了。

    就跟巨木神族的反應一樣,他們的眼中,立即涌出了厭惡之色,這是一種早就融入到骨子里的勢不兩立,原本的八分敵意,瞬間飆升到了十二分!

    “原來是巨木神族的狗賊,難怪如此的令人厭惡!”

    “哈,巨木神族這些年不都是縮頭烏龜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連邊境都被吾族侵略了三萬里,今日是刮了什么風?這些烏龜居然敢來我天火神域撒野!”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留下他們,殺了他們!”

    宿敵是什么?

    宿敵就是不死不休!

    就是一見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想要弄死對方!

    所有天火神族全部暴怒,眼中露出滔天恨意,烏拉拉的一聲,也不知道涌出來多少人,城衛軍全部出動,數十個統領飛出,就連神將,也一口氣到了七個!

    這陣仗,何等龐大!

    但這,并不夸張,往小了說,這是仇人上門打臉,往大了說,這可是敵人犯境!

    要知道,這些年來,巨木神王忍讓,天火神族則是毫不客氣,就連巨木神族的地盤都吞了三萬里,如今,巨木神族要來找回場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作為邊陲城池,每一個士卒都有這種覺悟。

    然而,當那些神將一眼掠過之時,卻是臉色大變。

    “怎么可能?”

    “數十個神將一起到來!”

    “還有這三人……這三人竟然是……”

    神將們的目光最終集中到了云天候,凌天候,四海天候的身上,他們的臉色,毫無疑問的變得極為難看。

    “三個天候!”

    轟!

    所有天火神族腦袋都是一震,就好像遭遇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他們眼睛瞪得滾圓,哪怕是仇深似海,也在這一刻,忽然間冷卻了下來,眼中露出幾分驚懼之色。

    三個天候,數十神將,這是什么力量?

    這是一股足以輕而易舉把烈風城抹平的恐怖力量!

    “巨木神族想要干什么?天候親自下場,難道說,要和吾族全面開戰不成!”

    一個神將強行穩住,質問道。

    討伐人族就在眼前,兩族爭斗,僅限于下面的層次,天候從不下場,神將參與的都少,因為這等強者一旦加入,意味可就不一樣了。

    真要是打起來,難免生靈涂炭。

    所以,這是雙方都默認的潛規則。

    “全面開戰?不著急,遲早我巨木神族的鐵蹄要踏平天火神域!”四海天候眼中劃過詭異之光,卻是抱著雙臂說道:“我們路過烈風城,一路疲憊,想要入城休息,幾個不開眼的廢物,竟然敢對我們語出不遜,沒有殺他們,已經是給了天火神族很大的面子,可是你們,竟然不分青紅皂白,便大軍殺出……這是要干什么?要行刺我等嗎?”

    這番話,可以說是顛倒黑白,倒打一耙,聽得幾個神將幾乎要吐血。

    是誰不分青紅皂白?

    又是誰語出不遜?

    大軍壓境,不還是因為雙方本就是仇敵嗎?

    怎么聽起來,倒像是完全是他們的錯一般。

    “天候大人,此言,怕不是有失偏頗……”天火神族的神將憋屈。

    “偏頗?我就問你,若是我巨木神族的人也對你出言不遜,你能忍嗎?”四海天候牙尖嘴利。

    “可是,他們并不知道你們的身份?”神將回答。

    “這重要嗎?”四海天候冷笑,他擺明了,就是要找茬。

    這個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

    “的確,天候何等尊貴,被冒犯了,有權力殺了他們!”

    卻是火浪行親自前來。

    他身上背了一把寬刃巨刀,一步步的踏空而來,火紅色的長發如同跳動的火焰,有炙熱之感鋪面而來,他的眼眸也是火紅,就像是燃燒的兩顆火球,此刻漠然的掃視眾人一眼,然后一指點出。

    方才那幾個重傷的城衛軍,直接沒命。

    “如此,你們可滿意?”

    凌天候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卻是踏前一步,冷笑一聲說道。

    “此事就算是結束,不過,方才可是有不少人叫囂,要殺了我們這些巨木神族的雜種,天候不可輕辱,天火神族,莫不是要開戰嗎?”

    火浪行嘴角一陣抽搐,他的眼中怒意噴薄,可卻是沒有爆發,一揮手,方才口出狂言的上百人,直接就被烈火焚燒成灰燼!

    “如何?”

    火浪行問道。

    按照以往的經驗,火浪行極為護短,定然不可能做出這等行徑,可是他不僅做了,而且做得絲毫不拖泥帶水,完全是一副忍氣吞聲的模樣。

    他這般配合,倒是讓凌天候有些啞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發作。

    “既然無話可說,那就請各位天候入城吧,休息夠了后,還請你們繼續上路!”

    火浪行冷笑一聲,揮了揮袖子,就要離去。

    他是暴躁,但是在有理智的時候,卻也不是個傻子。

    巨木神族雖然來得陣容很豪華,可是絕對不敢入侵天火神族!

    天候親自出手,無異于全面開戰。

    這種后果,誰人能承擔的起?

    別的不說,那個年邁的老神王就不會答應。

    看著火浪行的背影,張恒卻是瞳孔微縮。

    此人性如烈火,受此侮辱,本該發作才是,但是他,卻忍氣吞聲。

    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他,還有更要緊的事情做,不想節外生枝!

    那么,這件要緊的事情是什么?

    張恒神色一閃,立即開口。

    “站住!

    火浪行轉過身子,看到了一雙對于他來說,不僅陌生,而且還略顯稚嫩的面孔。

    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你是何人?”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