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毒殺神王

    第1144章  毒殺神王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巨木神王話都說不清楚了,斷斷續續,很是虛弱。

    “我,不是拓森,更不是巨木神族!”張恒也不過多言語,他俯瞰著凄慘的巨木神王,眸子里涌動著冷厲之色。

    差一點,就差一點,自己就栽在這個老家伙的手上了。

    若他真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神族,在巨木神王付出了那么多后,定然已經完全放下了戒心,可惜,他是人族,天生便不可能信任巨木神王,于是這才逃過了一劫!

    試想一下,巨木神王何等的心機?他賜予的那些恩惠,看似讓人感動,可實際上,卻是為自己所準備。

    為了對付他,張恒甚至不自己服下天仙斷腸草,這是一場豪賭!

    雖然他賭贏了,可是卻后怕不已!

    因此,他同樣也恨巨木神王,刻意釋放出自己的靈力,要刺激這個老家伙。

    “你……你……居然是……人族!”

    巨木神王的頭骨顫動,每一個字虛弱之中又帶著一股子徹骨的恨意。

    他不想知道張恒一個人族,為何能混到這里。

    更不想知道,人族為什么也能修魂力?

    他只知道一點,自己想要殺了眼前的這個人族!

    千年算計,毀于一旦!

    巨木神王第一次,生出一種即便是死,我也要殺了一個人的沖動,他動用了自己最后的底蘊,寧可沒有輪回,也要爆發出一種力量。

    他的眼眸之中釋放出刺目的光華,一道道澎湃的生命力涌動,使得他已經粉碎的身軀忽然間拼接了起來,生長出了血肉。

    他掙脫了張恒的束縛,頭顱與身軀對接,血肉滋生,又恢復了那副老邁的模樣,他的眼中爆出幾道恐怖的光芒,朝著張恒彪射而來。

    “你太虛弱了……”

    張恒神色如常,絲毫沒有放在眼里。

    巨木神王太虛弱了,這是他回光返照的一擊,只有元嬰實力,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并指為劍,向前斬去。

    巨木神王遭受了重創,本就是強弩之末,他強行如此,已經必死無疑,只不過郁氣難平,臨死前想要咬張恒一口,可惜他根本做不到,劍氣凜冽,直接就將他的攻擊襠下,他的眼眸之中光芒散去,逐漸失去了神彩。

    張恒再斬,劍光如虹,如同皓月劃破黑暗的天空,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動,將巨木神王的脖頸再度斬斷,只剩下一道老皮還在連接。

    他干枯的手掌扶住了自己搖搖欲墜的腦袋,身軀卻是緩緩的軟倒,癱軟在地下,流出了一大灘血水。

    “如果不是天仙斷腸草,渡劫期的神王,我定然不是對手……”

    僅憑眼前這一幕,張恒就知道了彼此之間的差距。

    巨木神王雙目噴火,他難以接受這種事實,自己沒有老樹發新枝,活出第二世,反而身中劇毒,腦袋被人踩在腳下,他千年的算計,到頭來成了笑話,自己更是從天堂落入了地獄,與其說死亡讓他恐懼,更不如說這種遭遇讓他想死。

    “你……啊……咕嘟嘟……”巨木神王被切開耳朵脖頸處一直在流血,他難以說出話來,眼睛卻是瞪得滾圓,死死的盯住了張恒。

    張恒知道,他想要說什么,無非就是“為什么”,“我恨啊”,“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這等話語。

    “我入神族,本是為了救人而來,本不想節外生枝,是你,讓我卷入這風波之中,所以你死,完全是咎由自!”

    張恒冷冷說道。

    聞言,巨木神王眼中涌出悔恨之色,他艱難的開口,總算說出了幾個字音:“本王……恨……恨!”

    噗!

    他大口的吐血,眼中滿是悔恨與絕望,胸中有一股怨氣比天還大,本來一切都很美好,可是最終卻淪落到了這種殘酷的結局,即便是死了,他都郁氣難平。

    最讓人難受的是,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看到有天驕出世,把此人當炮灰,想著湊齊二十人,于是派遣凌天候到沙城將張恒帶回。

    沒想到,不僅僅打破了張恒原本的計劃,更是給他今日的悲慘,埋下了禍根。

    “你沒有什么好恨的,如你這般人,落到這種下場,完全不值得同情……更何況,你我陣營不同,對付敵人,怎樣手段都不為過!睆埡憧粗鄳K的神王,冷笑一聲說道:“不過,我著實沒有想到,我區區元嬰修士,居然能夠毒殺一個神王,這個消息傳出,只怕是全天下都要震驚了!”

    巨木神王激怒攻心,本來都不想活了,現在卻又不肯咽下這口氣了,他的余力其實已經耗盡,反倒是恨意支撐著他,他想到張恒所描繪的畫面,便一陣天旋地轉,自己要出名了,史上第一個被元嬰修士殺死的神王!

    他將永生永世的被釘在恥辱柱上,巨木神王想要怒吼,卻是發不出太多聲音,只能從口中說出幾個含糊的字眼。

    “殺死神王,是意外之喜,這是我在巨木神族做的第三件大事!

    張恒有些感慨,說道。

    “第一件事情,是掏空樹祖之靈,不日樹祖將會生機耗盡,徹底枯萎!

    “第二件大事,是打破了虛木境的陰陽平衡,以后虛木境再也無法開啟了!

    “第三件事情,毒殺神王!”

    巨木神王一個勁的翻白眼,他受不了這些刺激,更加的痛恨張恒了。

    如果他還有余力,一定和張恒不死不休,可惜,他現在只能干看著,被張恒刺激的幾乎要瘋癲。

    “你剛剛的話語,提醒了我,你死之后,最后見過你的我,便成了神王意志的唯一代言人,接下來,我會告訴他們,神王閉關,任何人都不能打擾,等到你的尸體都涼了,只怕是才會被人發現吧?”

    張恒搖了搖頭,說道。

    “而且,我還會以你的名義,將巨木神族無數年來的積累,全部掏空,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在修行界,還有一個宗門,這些重要的資源,會成為宗門騰飛的契機!”

    “對了,血池,我也會去的,我正好要借助這個機會,跳出巨木神族這個是非之地!

    張恒看了看巨木神王,真心實意的說道。

    “事情一下子變得異常的順利,我是真的要感謝你,你定下的計劃很完美!

    “咳咳咳……”巨木神王氣的大口咳血,雙目之中的恨意幾乎濃郁的要溢出來,如果他還有戰力,一定會親口將張恒咬死,然后將他的血肉,一口一口的全部吞下去,只有這樣,才能消解心頭恨意。

    “只是不知道,那血池,究竟有沒有那么神奇,我只是人族,能夠得到傳承嗎?”張恒似乎有些疑惑。

    “你……媽!”巨木神王噴出了兩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字眼,只有這樣,才能表現出他內心的憤怒。

    他舉起干枯的手臂,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腦門。

    然后,就此氣絕身亡。

    他不想再聽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每多聽一句,都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煎熬。

    索性,還不如死了算了。

    一個極度怕死,費盡心思想要活下去的人,最終卻選擇了自殺,這是相當荒謬的事情,但是想想巨木神王所遭遇的事情,似乎也沒有什么令人覺得意外的地方。

    巨木神王死了,并且因為他自己奮起余威的緣故,就連輪回也不能了,徹底的魂飛魄散,張恒將他的身軀重新放回到王座之上,自己卻是找了一個干凈的地方,盤膝打坐。

    他還需要一些時間,將余毒徹底的清理干凈。

    至于巨木神王,就這么放著吧,現在的他,已經變成了一個毒人,將來誰若是敢觸碰,一定會染到天仙斷腸草的劇毒,一命嗚呼也不是不可能。

    留著這具完整的尸體,還能再坑一次人,何樂而不為?

    “排除掉之前的不愉快,巨木神王,好人啊……”

    三日后,徹底恢復的張恒,感慨的說了一句。

    若是巨木神王有靈,難保不會被他氣的活過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