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燈下黑

    第1125章  燈下黑

    雖然說,張恒如今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魂修,可是他本質上,卻并不是巨木神族的人。

    其血脈,與巨木神族完全不同,又怎么會得到樹祖的承認?

    事實上,正如張恒所料的那般,即便是他躬身一拜,可是樹祖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怎么回事?”

    “此人是誰?”

    “難道他的天賦極差,樹祖不愿為他洗禮?”

    遠處的人們,紛紛開始猜測。

    這種狀況,還是破天荒以來頭一遭。

    “此人名叫拓森,乃是之前一個月內從魂境踏入地魂境的天才,他進階之時,凝聚不死金鎧,天賦乃是極品,怎么可能差?”

    有人知道內情,連忙說道。

    聞言,眾人更是云里霧里,既然如此,那么為何樹祖沒有反應呢?

    云端之上,各位實力強大的天候,卻是眉頭微皺,他們看向底下的張恒,眼中掠過一抹懷疑之色。

    眾人的注視,讓張恒心中暗暗叫苦。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展露出天賦之后,竟然會面臨著這樣的遭遇,這對于他來說,絕對算不了一件好事,沒有巨木神族的血脈,便無法得到樹祖的洗禮……

    無法得到洗禮,他的身份便有暴露的危機!

    這一刻,他的神色僵硬,心中更是涌出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玄天樹再次不安分了起來,它釋放出一種雀躍的信息,似乎迫切的,想要與眼前的樹祖,進行某種“交流”。

    上一次來時,玄天樹便有這種反應,如今,或許是距離更近了,它的反應愈發的強烈,讓張恒幾乎都壓制不住。

    “死馬當活馬醫!”

    張恒咬了咬牙,索性完全釋放了玄天樹。

    一縷縷只有他能夠看到的綠色根莖,忽然間從他的體內蔓延了出來,朝著前方的樹祖,簇擁而去。

    而樹祖,似乎也并不抗拒,那巨大的身軀,霍然間抖動了起來,就像是在應和著玄天樹的動作,隨著樹祖的抖動,那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葉子,也隨之發出沙沙的聲響。

    “終于有動靜了……”

    許多人松了一口氣,只是卻張大了嘴巴,因為他們發現,事情跟他們想的完全不一樣。

    樹祖動了……

    可問題是,他這動靜也有點太大了吧!

    頗有一種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感覺。

    “所有的葉子,都在顫抖……”

    凌天候的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而此刻的張恒,卻是神色古怪,他終于知道,玄天樹在做什么了。

    通過這些蔓延出的根系,他的目光,也透過樹祖的表皮,看到了那在樹干深處的景象。

    一個閉著眼睛,咬著大拇指沉睡的嬰兒,就在樹干中心的位置……

    他看起來很是可愛,只是通體綠色,身上有無數細小的枝蔓連接,這是樹祖自天地之中掠奪而來的養分,源源不斷的涌入嬰兒體內……

    “這嬰兒,是樹靈,傳說,樹祖乃是第一代巨木神王的遺體所化……這應該就是他留下的一縷真靈,與樹祖相容,承受后代的滋潤與尊崇……時光荏苒,歲月更迭,這一縷真靈,漸漸成型,形成樹靈,而這樹靈,便是第一代巨木神王所留下的后手……當他完全醒來之時,記憶恢復,便等于重生!”

    張恒心中巨震,對于這種場景,他不是頭一次經歷。

    上一世,便有一個修行界的祖師,看似隕落,可實際上卻是將自己的一縷真靈,寄托在圣物之中,無數年過去,靈智誕生,重現世界,開啟了第二段修行傳奇。

    而這巨木神王,竟然也有這樣的手筆!

    仔細想想,十三神王里,估計也只有巨木神王才能做到。

    因為巨木神族,以木為靈,天生便生機勃勃,這樹祖在巨木王城享受后代子孫的供奉,如同圣物一般,即便是歷代神王,也在此接受洗禮,這洗禮的過程中,他們的一縷氣息,便被樹祖所得,融入到了樹靈之中,成為他的一部分。

    這是巨木神族的大秘密,只怕是就連當代神王都不知道,不然的話,難保不會貪心作祟,將樹祖中的樹靈取出。

    對于巨木神族,亦或是修行木屬性功法的修行者來說,這樹靈的作用,著實是太大了!

    他不僅僅可以帶來幾乎永遠消耗不完的蓬勃生機,更可以讓人對木之一道的體悟,達到無法想象的境界!

    也難怪,玄天樹的反應如此強烈。

    張恒的臉皮有些抽搐,玄天樹已經在嘗試跟樹祖角力了,它要將樹靈奪走!

    這是一種瘋狂的舉動,并且是當著所有巨木神族的面。

    可以這么說,樹靈是巨木神族所有人的老祖宗,張恒現在,正當著他們的面,打著他們老祖宗的主意!

    但凡被人發現,他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可惜,沒有哪個神族有這種危機意識,他們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全部都被樹祖鬧出的巨大動靜所震撼。

    “所有樹葉都為之顫抖,難道此人的天賦,已經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根據記載,我族最有天賦的第三代神王,也僅僅是半樹搖曳,可是他,卻讓樹祖整個為之傾倒!”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神族們幾乎都懵了,就是天候們,也是差點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這是什么情況?

    開什么玩笑?

    樹祖瘋了,還是我們瘋了?

    一個個疑問,從他們的腦海中冒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磅礴的意念,卻是彌漫而來。

    這是巨木神王,他感應到樹祖的異動,也坐不住了,如今親臨現場,看到如此景象,也是轟然一震。

    “可是,為何樹祖的葉子,沒有變成金色?”

    有人還殘存理智,質疑問道。

    “自古以來,從來沒有哪個族人能夠讓樹祖如此瘋狂,這種事情,沒有先例可循,還是靜觀其變吧!

    沒有人敢去打擾張恒,他們都在以一種見證歷史的興奮情緒,瞻仰著這一切。

    在他們看來,樹祖痛苦的顫抖,是看見了天才的興奮。

    那表達著求救意味的樹葉抖動,是它在提醒眾人,此人是何等的絕世天才!

    樹祖越是痛苦,越是激烈,神族們就越是興奮,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這般景象,這足以說明,拓森的天賦已經到了震古爍今的地步。

    若是樹靈已經蘇醒,以它積蓄了無數年的力量,根本不會懼怕玄天樹。

    可惜,它現在還只是一個嬰兒,處于無意識的狀態。

    玄天樹就像是一個蓄謀已久的大盜,一把抓住,便不松開了。

    它的葉片抖動,釋放出自己所有的力量,甚至于因為消耗過大,自身都有些枯萎,但是它仍然執拗,一點點的,將樹靈拽了出來。

    轟!

    因為樹靈的脫離,樹祖體內所蘊含的巨大靈力,就好像失去了控制的樞紐,忽然間便爆發了出來。

    這種爆發,最直觀的表現,就是讓所有搖曳的樹葉,都變成了金色!

    嘩!

    金光沖霄,如同一道光柱,連接了天地。

    所有神族,完全都看傻了。

    “這,這也太夸張了吧?”

    即便是樹奴老人,也呆滯了,他跪伏在地,連連扣頭,瞻仰如此偉大的神跡,讓他興奮無比。

    樹祖體內蘊含的靈力太多了,金光久久不散。

    “此子到底有多么的妖孽?樹祖為了他,滿樹金光,經久不散……”

    天候之中,發出一聲感慨。

    緊接著,便是數人不由自主的點頭。

    然而,只有張恒知道,事情大條了……

    他似乎,闖了驚天大禍!

    因為樹祖體內的靈力,總有揮霍干凈的那一天,等到所有靈力消耗完畢,金光自然會散去,然后這棵驚世駭俗的參天巨樹,將會漸漸枯黃,枯萎,死去……

    到了那個時候,巨木神族不跟他拼命,那才是怪事。

    想到這一茬,張恒神色古怪,毫無疑問,他又把仇恨拉滿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