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磨一磨

    第1116章  磨一磨

    看著沙城城主那一雙充滿了欣賞之色的眸子,張恒心中卻是感覺到了幾分冷意。

    他低下頭,說道。

    “但憑城主吩咐!”

    雖然他與沙城城主第一次接觸,但聽昔日傳聞,再加上今日感觀,他幾乎可以確定,此人在經歷了最近的這番風波之后,已經敏感到了極致。

    他根本不相信任何人。

    所以,這又是一個圈套,他讓張恒自己選,可實際上,他有選擇嗎?

    試想一下,一個是高高在上的沙城城主,一個不過是個小小獄卒,雖然,他立下了軍功,但是在城主面前,依然是如同螻蟻一般。

    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讓你選,如果真的就樂呵呵的去選了,那么張恒相信,自己的下場一定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本城主替你做主了!背侵髂抗庖婚W,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郁:“按理來說,你現在積攢的軍功,就算到不了統領,但也可以做副統領了,可是,我卻不打算給你這個職位!

    “第一,你還年輕,名聲不顯,如果直接上位副統領,難以服眾!

    “第二,你的修為低,現在把你放在高位上,無疑很不合適,你根本駕馭不了那些士卒!”

    “第三,你橫掃了整個黑牢,雖然那里面,大多都是些重刑犯,都有取死之道,但在外面,他們可也有不少親族,友人……他們沒有本事報復本城主,卻未必不敢報復你!

    城主說到這,頓了頓,然后看向戈林。

    戈林笑了笑,說道。

    “所以,城主大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給你在地面上,賞了一座三進三出的宅子!”

    宅子?

    如此之多的軍功,換來的,僅僅是地面上的一座空宅?

    張恒已經完全明白沙城城主的意思,心中冷笑不斷,但表面上,卻是一僵,似乎有些失望,卻又敢怒不敢言,躊躇少許后,才艱難開口。

    “多謝城主賞賜!”

    他的這一番神態,都被城主看在眼里。

    只不過,他卻沒有說什么,而是擺了擺手,說道。

    “去吧!

    張恒躬身退去,在轉身的剎那,臉色歸于平靜。

    他算錯了。

    機關算盡,卻算錯了人心,沙城城主打亂了他的全部計劃!

    看來,靠軍功升遷,這一條道,已經走不通了,他只能是暫且離去,從長計議。

    而就在他走后,沙城城主的眼神忽然間變得陰沉了起來,望著他走的方向,發出了幾聲冷笑。

    “看來,他很不滿!

    戈林也收起了那副笑面虎的模樣,眼中露出些許玩味之色。

    “不滿是當然,他先前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獄卒,自以為可以一飛沖天,結果卻與他期望的,相差巨大,即便是換做是我,也不會滿意!背侵鞯f道,沒有絲毫的意外。

    “日后,他一定會明白城主的苦心,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倒也的確是為了他好!备炅终f道。

    “呵呵,你不必往本城主的臉上貼金了,此刻的他,定然非常恨我!背侵鞣炊冻隽诵θ,手指敲打著椅子,淡淡說道:“不過,我不怕他恨我,一頭巨龍,是不會在意螞蟻的恨意的!

    “不過,屬下倒是還真有些好奇,城主大人今后對他有什么安排?”戈林問道。

    “安排么……”

    城主露出思索之色,徐徐說道。

    “經過此次會面,我看到了此子的野心,也看到了他的聰明,雖然他還很稚嫩,但是卻有點像當年的我……對于這樣的人,必須要磨磨他的性子,我要讓他在野心最膨脹的時候,受到壓制,受到冷落……只有這樣,他才會真正明白,誰才是那個可以給他一切的人!”

    戈林有些詫異,問道。

    “可是他,僅僅只是一個初境的螻蟻,有這種價值嗎?”

    城主淡淡說道。

    “當年的我,被老城主收下之時,也只是初境,可惜,那個時候的他,對我百般培養,寵溺有加……他卻不知道,正是他的培養和寵溺,讓我嘗到了權力的滋味,我的野心,也在那個時刻增長……我不會像那個蠢貨一樣,做這種愚蠢的事情,哪怕他是一個初境!

    戈林不敢接這個話題,面上很是嚴肅,但是心中,卻覺得十分怪異。

    老城主對他好,反倒成了愚蠢……

    這種狼心狗肺的話語,即便是素來不太講情義的神族聽了,怕是也會覺得有幾分無語。

    無語只是少數,更多的,還是對張恒的同情。

    這個可憐的小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崛起的機會,可偏偏,沙城做主的是這個生性多疑,卑鄙無恥,不惜一切代價的家伙……

    他這是要把張恒,當成是過去的自己,好好的磨一磨了。

    所謂的磨一磨,的確可能收獲敬畏,因為敬畏,所以忠誠,但,也有可能把一個前途無量的人,磨成廢物……

    但那,誰又會在乎呢,說到底,不過是一個螻蟻罷了。

    “現在的我,不信任何人!背侵鞑还茏约旱膶傧滦闹腥绾稳ハ,他看著遠處,眸子里陰晴不定。

    “此子若真是對我忠誠,就該一見面,就交出自己審訊重刑犯的詳細手段,可他,卻絕口不提!”

    “所以,也不能怪我!”

    “此子是靠這個手段崛起,好不容易獲得了如今的地位,換做是誰,也不可能將自己吃飯的絕技拱手讓人吧……”戈林心中腹誹,但是表面上,卻露出贊同之色。

    “城主大人說的是!”

    半日,短短半日的時間,張恒便在所有獄卒羨慕的目光中,離開了底下,光明正大的住在了地面上。

    城主沒有含糊,三進三出的宅院,已經為他安排好。

    這座宅院,原本是一個統領的住宅,因為參與了叛亂,被誅殺。

    住宅之中,還有不少鮮血的痕跡。

    十幾個侍女,正在打理。

    這些侍女,也是城主安排的,表面看著恭敬,但實際上,卻在暗中監視著張恒的一舉一動。

    這一點,張恒知道,城主知道,其他人也知道。

    原本許多人以為剝皮使能夠成為新貴,可是看看現在,僅僅只撈到了一座宅院,有腦子的人,都不會來與他攀關系。

    一時之間,張恒倒是門庭冷落。

    顯然,他不會在乎這一點。

    此刻的張恒,盤膝坐在靜室之中,眼眸之中滿是思索之色。

    “我只想到了獲得更高的地位,掌控權柄,然后再借此權柄,尋找第二元嬰,以及姚子禾,卻忘記了一件事情,人心險惡……這沙城城主,竟然要磨一磨我的性子!”

    他洞悉人心,自然看出了沙城城主的打算。

    此人,自己就是一個背叛者,所以天生提防他人,再加上最近的風波,更是讓他如驚弓之鳥一般。

    所以,他對于一切,都失去了信任。

    而張恒,正好撞在了他的槍口上。

    在看到張恒的價值之后,他最先想到的不是該如何培養,而是懷疑,這種懷疑,雖然沒有來由,但是卻足以讓他做出消極的判斷。

    一座軍功,換一座宅子,便是他的手段。

    可想而知,數年之后,名噪一時的剝皮使就要被人遺忘了,而那個時候,什么野心,什么沖勁,自然而然的消散,在無人問津的孤獨條件下,性子也就磨平了,到時候再加以恩威,便足以重用了。

    這是一種常規的駕馭人的手段,縱觀華夏歷史五千年,不少上位者都是這般行事。

    可問題是,張恒并不是拓森!

    他不可能和沙城城主玩幾年的游戲,他要的是一夜成名。

    他來到神族,并不是想要融入神族世界里,而是想要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這種事情,他怎么可能接受?

    “沙城城主要壓制我是么?既然如此,那么我只能自己想辦法,通過另一種方式,來獲得地位!”

    張恒眼中閃爍著璀璨的光芒,一個念頭,已經升起。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