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思慮

    第1102章  思慮

    畢方,是張恒留下的后手之一。

    若是局面不是如他所料的那樣,那么他就會喚來畢方,帶他離去。

    畢方,畢竟也是上古兇獸,雖然如今只是幼年期,還沒有太多的戰斗力,但是它卻也有兩種很實用的特性。

    其一,速度快,振翅一飛,縱躍千里,不在話下。

    其二,大多陣法都對它無效,這包括蓬萊大陣。

    騎乘著畢方,張恒不經過傳送陣,直接從蓬萊大陣中飛過,這也是為什么畢方會突然間出現的原因,因為它本身就可以無視蓬萊的那一層屏障。

    不得不說,如畢方這樣的生靈,就很龍鳳麒麟一般,受天地鐘愛,生來就不同。

    不過,在離開蓬萊的時候,這個家伙還是戀戀不舍,若不是張恒態度堅決,它定然是不想走的。

    因為蓬萊之中熊熊烈火燃燒,正是它最喜歡的環境。

    畢方,與火天生的契合,若不是如此,它也不會在感應到張恒身上有九色火的氣息后,對他態度大變,更不會在張恒給予它“口糧”后,便很沒有自尊的選擇了服從。

    所謂的口糧,當然是七色火。

    張恒總算是弄明白這家伙為什么會乖乖蹲守在地下溶洞之外了,它壓根就不是要守候什么,而是惦記著火域。

    對于它來說,火域可是風水寶地,若是能進去修行,它的成長速度定然會加快許多。

    可惜,火域的入口處,布置有高深的禁制,這禁制,似乎是專門為畢方而設。

    尋常人,可以隨意進出,唯獨畢方,被死死的卡在外面。

    張恒也曾經詢問,到底這其中有什么內情,奈何畢方智力很低,就像是個幾歲的小孩子,它表述不清,只能傳遞出一段斷斷續續的記憶畫面。

    不過,從這些記憶畫面里,張恒也找到了線索,稍加推測,便明白了過來。

    原來這火域,的確是從上古時期傳承而來的,天下無人知曉,那些遠古修士們,也都不是火域的主人。

    說起來,第一個發現火域的,還是畢方。

    當時的它,不過只是雛鳥,但是卻憑借著天生對火屬性的敏感,尋覓到了這一塊風水寶地。

    遠古修士們,沒有發現火域,但是卻發現了趕路的畢方,于是悄悄跟隨,順藤摸瓜,找到了此地。

    可想而知,火域的發現,對于這些遠古修士來說,是何等的震撼。

    這是一筆財富,足以改變整個遠古修行界的格局。

    可惜,遠古修士們卻非常遺憾,因為當時,神族大戰已經結束,遠古時代到了末尾,大批修士準備乘坐星際傳送陣離去。

    偌大一座火域,只能將其空放了。

    不過,總有回來的一天,遠古修士們在火域之外,布置了星際傳送陣,期待有一日傳送歸來。

    而畢方,他們也留了下來,這個貪嘴的家伙,定然不愿意放棄自己辛辛苦苦發現的風水寶地,智力不算高的它,一定會傻乎乎的守在這里。

    所以,他們設下了禁制,不許畢方進入。

    而這只傻鳥,則是免費當了看門的老大爺,守在這地下溶洞數千年。

    直到張恒找到此地,進入火域,帶出了九色火。

    “以后,你就叫傻鳥吧……”張恒摸了摸它的腦袋。

    這只傻鳥,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就被人利用了這么久。

    它還沉浸在對于外面世界的好奇和興奮之中,聽到張恒的話,雀躍的鳴叫起來,似乎并不抗拒這個稱呼。

    當然,等到它進入成長期,智力提高后,或許會有意見,不過那都是將來的事情了。

    因為張恒身上有九色火的緣故,畢方天然對張恒親近,然后張恒又以七色火為口糧,讓它吃了個飽,這個貪吃的家伙,自然毫不猶豫的為張恒打工了。

    不過,張恒的七色火已經消耗一空了,他還得再去火域一次,準備足夠的存貨,不然這只傻鳥別看現在這么乖巧,等到沒有吃的后,不鬧起來才是奇怪。

    在去火域的路上,張恒也在思忖著蓬萊諸事。

    可以確定的是,經此一戰后,三大圣地,從此蓬萊除名。

    雖然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蓬萊如今還有戰斗力,但相比于鼎盛時期,自然是不值一提。

    一把火,燒掉的是蓬萊的過去和現在,給予他們的是未知的未來,蓬萊宗主是個聰明人,也不知道他會如何抉擇。

    說實話,若是可以,張恒很想直接斬草除根。

    可惜,沒有七色火,僅憑個人實力,他還是無法斬殺蓬萊宗主等人。

    再加上那個時候,條件也不允許了。

    若真是將蓬萊滅門,便顯得有些過分,蓬萊不僅僅聲望在外,更主宰了這個修行界這么多年,其他兩大圣地,難免會生出兔死狐悲之情,而如今這個節骨眼,也是神族入侵的尷尬時候……綜合種種,張恒都無法再下殺手。

    “說到底,還是自己不夠強……”張恒不會去找其他的原因,他眺望著遠方,目光深邃。

    強者隨心所欲,誰人也不敢指責半句。

    他之所以做不到,無他,不夠強大而已。

    也正因為不夠強大,張恒才沒有將要利用東州的凝血大陣坑殺神族的計劃說出。

    第一,目前來看,凝血大陣是唯一的翻盤點,而三大圣地,各大勢力之間,并不是鐵板一塊,且不談有沒有神族的內奸,參與的人多了,本身就容易泄密。

    尋常人看來,三大圣地,無疑是優秀的,但在張恒眼里,他們身上可沒有什么可取之處,對于他們,沒有任何理由的信任。

    第二,則是張恒要為東州的人族考慮了。

    試想一下,如果這些人知道了東州底下有凝血大陣,他們會怎么做?

    利用大陣坑殺神族?

    不!

    張恒敢肯定,一定會出現反駁的聲音,因為坑殺神族之事,本身就是非常兇險的,稍有不慎,極有可能滿盤皆輸。

    而用凡人之血,則是那么容易……

    別看現在東州的人撤離了小半,對于這些自私自利的修行者來說,他們會用法力,抓來更多的凡人,投放到東州。

    然后開啟大陣,破開封印……

    姚子禾可是明確說過,當地球的封印破開到一定數量后,遠古時代的修行者,便可以降臨了。

    而這些修行者,大部分可都是三大圣地,各大勢力的先祖。

    與其冒險,倒不如穩妥的把祖師,先祖召喚而來,將麻煩的事情交給他們來解決……

    這是一種鴕鳥心態,也是人之常情。

    但,如果他們這么干了,別說生靈涂炭,對于張恒和第二元嬰來說,都是重大打擊。

    吸收了信仰之力的他們,被迫承擔起了保護人族的責任。

    如果數億人就這么死了,那滔滔怨念,足以將第二元嬰化成灰……

    于公于私,張恒都必須要先隱瞞。

    此事,倒是可以找姚子禾商量,只是不知,此女如今去了何處。

    “我帶你回去!

    張恒拉著許芷晴的手。

    對方這次沒有抗拒,她微微低下頭,身體靠在張恒的身上。

    雖然,有許多的尷尬和不適,雖然,她的心中仍然有些小別扭,但那都不重要了,當張恒單槍匹馬殺到蓬萊的那一刻起,她便確定,自己不必再思慮太多了。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許芷晴默默的想到。

    張恒帶著她,先去火域取到了足夠多的七色火,然后回歸了逍遙谷。

    在逍遙谷后山,張恒親自開辟了一座火山,火山之下,是熊熊燃燒的火焰,畢方就生活在其中,對于它來說,這是樂園。

    剛剛安頓了畢方,張恒便聽到,一道中氣十足的龍吟之聲,響徹了整個逍遙谷!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十一运夺金走势 美女感受急速赛车漂移 海南飞鱼体彩乐吧地址 股票中k线图怎么看 大连棋牌娱乐网 上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做一个棋牌app多 股票代码83545 河南新快赢481下 福建22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