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妖帝九斬

    第1078章  妖帝九斬

    就在張恒本尊出現,與第二元嬰并肩而立的時候,不管是底下的人群,還是說妖獸們,幾乎都要瘋了!

    “他是誰?”

    “怎么會有第二個張恒?”

    “這兩個人,到底誰才是真!”

    眾人一片嘩然,被這一幕給驚到了。

    誰都沒有想到,在形勢無比危急的時刻,張恒竟然玩出了這種花樣。

    “他是真的,他才是張恒!”

    陳菲手指著張恒本尊,眼眸之中露出肯定之色。

    一眼,只需要一眼,她便可以斷定,這個才是她熟悉的張恒。

    之前的那個張恒,雖然長的一模一樣,但是卻讓她有一種陌生感,她可以確信,那個人也是張恒,但是卻和她記憶中的那個人完全不同……

    就好像是一樹開的兩朵花,看似一樣,但實際上卻是兩個不同的個體。

    “這是什么?障眼法嗎?”妖主瞳孔驟然收縮,目光掠過二人:“你是張恒,你也是張恒,你們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他的目光,還是定格在張恒本尊身上。

    因為張恒本尊,給他一種熟悉感,當初在妖主洞府,就是這個家伙,屢屢鬧出動靜,把妖主洞府攪得雞犬不寧!

    又是這個家伙,炸了不知道多少妖王洞府,害死了無數妖族……其中,甚至包括一個正在渡劫的妖王!

    還是這個家伙,在做了這些喪心病狂的事情后,毀掉了天魂融血丹,逃之夭夭,讓他堂堂妖主,顏面掃地!

    “我是他,他也是我!

    張恒淡淡說道。

    之前,他收到陳菲的消息,自己還沒有決定要不要來,第二元嬰卻已經按捺不住。

    他進入了化神,猶如一把饑渴的寶劍,迫切的想要飲下鮮血,想要用殺戮來磨礪劍鋒。

    所以,他便直接來到了東州,為的不是什么拯救蒼生,僅僅只是殺戮而已。

    而張恒本尊,在思忖之后,也尾隨而來。

    第二元嬰做事不顧后果,性格偏激,只求快意,但張恒本尊,卻是謹慎,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于是便做出兩手準備。

    對此,第二元嬰是嗤之以鼻的。

    他并不希望張恒跟著他。

    可是就在青蟒王出現的時候,他便沉默了,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張恒尾隨而來,他的麻煩可真的就大了。

    兩個化神合力,他的確不是對手。

    于是,他便主動呼喚,讓張恒本尊現身。

    而張恒,即便是現身了,心中也是覺得有些震撼,他沒有想到,妖域居然再度降臨了,還悄無聲息的占據了半個東州,而昔日青蟒王,更是變成了化作了蛟龍……

    這個已經被他忽略了的勢力,冷不丁的,卻是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我明白了,這是第二元嬰!”

    青蟒王忽然間想到了什么,手指著第二元嬰說道。

    “他,是分身!”

    怪不得,之前看著此人,心中雖然也恨,但卻沒有那么的銘心刻骨,直到張恒本尊出現后,她才找到原因!

    原來真正的債主,是他!

    “第二元嬰……”妖主眉頭狂跳,驚道:“第二元嬰的煉制之法,早已失傳,你竟然知曉,而且,你煉制出的第二元嬰,實力居然還超過了本尊!”

    他很想罵娘,這是什么怪胎?

    自己是個怪物也就罷了,第二元嬰也是個怪物!

    “妖主,我給你一個機會!

    張恒平靜的看著他,說道。

    “帶著妖域的人,找個偏僻之地隱居,只要你們今后不再背后興風作浪,我便不會尋你麻煩!

    什么?

    妖主聞言,先是一怔,繼而則是雷霆震怒。

    “你是在威脅本尊?”

    “不錯……”張恒點了點頭,坦然承認,繼續說道:“昔日在衡蕪洞天,若不是你的天材地寶,我也很難修行的如此迅速……回想當初,雖然你有害我之心,但最終吃虧的是你,不是我……所以此事,我可以揭過!

    “但是,凡是殺戮凡人者,必須要交出!

    他又看向青蟒王,皺眉道。

    “你我之間的仇恨,更是無端,你又何必?”

    他當初,可沒有特意針對青蟒王什么。

    很多時候,都是她自作多情,心里的戲太多,最后被打臉,于是恨上了張恒。

    “哈哈哈……”

    妖主和青蟒王一起大笑。

    “我妖域蟄伏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如今終于重現人間,如今剛剛快活幾日,你就要讓我帶著妖族隱居……你以為你是誰?渡劫仙人嗎?”

    青蟒王也斷然說道。

    “你我之仇,不共戴天,不殺你,我今后再也無法修行,因為你已經成我心魔!”

    張恒輕聲一嘆,說道。

    “看來,你們是執迷不悟了!

    第二元嬰在一旁,很是不滿。

    “本尊你這是何意?這兩頭妖龍不服,打殺了便是!”

    他是為了殺戮而來,事情鬧得越大越是高興,最怕的就是息事寧人。

    “我妖域自遠古時期,被人族所平,只剩下我等,茍延殘喘,封印在通天河下,等待的,就是此刻重見天日的時刻!我們既然已經出來,就不會再回去!這世間,應當有我妖族一份……人族生來,便是我妖族血食,張恒你莫要以為,你們二人,就能對付我們!”

    妖主冷笑,手指著張恒本尊,說道。

    “你去殺了他,然后與我聯手,滅殺第二元嬰!”

    往往,都是要先殺第二元嬰,再殺本尊。

    可是張恒卻是個例外,他的第二元嬰比本尊修為還要高,并且極為難纏,很難完全殺死,妖主也只有將其壓制,等待青蟒王解決掉張恒本尊后來支援。

    “這頭公的,交給我了,母的,給你!

    第二元嬰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只不過他的出發點和妖主不同,他僅僅是因為妖主更強,所以認準了妖主,想要親手將其斬殺!

    話音落下,第二元嬰身形一閃,已經主動殺向了妖主。

    張恒沉默的看著青蟒王,后者也化作了人形,依舊是一個青衣女子的形象。

    “今日,你我一戰,之前在衡蕪洞天那一戰,并不盡興!”

    青蟒王開口之時,腦海中回想起昔日景象。

    那時,張恒搏命,歇斯底里,她心中竟然畏懼,被其斥退。

    這是她此生最大的恥辱,每每想起,便心如刀割。

    “來吧!

    張恒已經給過妖域機會,奈何他們冥頑不靈。

    在他的眼里,這世間萬物,本是平等,人也罷,妖也罷,都只是生靈的一種罷了。

    前世,他也曾經為了人族,斬妖除魔,熱血澎湃。

    只是后來,漸漸看破,才知道,世間有妖殺人,也有人專門獵殺妖獸,取其內丹,奪其骨血。

    對與錯,其實并不重要,真正的重點,在于利益。

    但,妖域做錯了一件事情。

    他們不該對普通人出手。

    修行者的事情,便當是以修行者的方式解決,牽連凡人,顯然是過分了!

    所以,即便是方才張恒有心要給他們一條選擇,但也不打算放過那些有過殺孽的妖獸。

    青蟒王凝視著張恒,雙手掐動印決,忽然間一指點出。

    “妖帝九斬!

    妖帝九斬,乃是由遠古時期,已經成仙的妖帝所創。

    青蟒王乃是妖帝血脈后裔,只是血脈稀薄,等到了化神,才終于覺醒,領悟了這門神通。

    這門神通,便是她最大的殺手锏。

    這也正是為什么妖主明明知道張恒斬殺過化神,但還是篤定,青蟒王一定能夠解決掉張恒的原因。

    天空之中,陡然之間出現了一扇青銅門戶。

    青銅門戶,隨著青蟒王一指,漸漸的打開,有血水,不斷的涌出……

    然后,則是一條干枯的手臂。

    這條手臂出現的瞬間,便有一股滄桑之感,它微微擺動,朝著張恒一指。

    “第一斬!”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