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你們想干什么

    第1031章  你們想干什么

    “憑什么殺人?”

    “這七人無罪,完成了蓬萊的任務,為何還要死?”

    “異鬼不殺人,但蓬萊卻高高在上,殺我等如屠豬狗!

    “僅僅只是歡笑,卻惹來了殺身之禍?”

    蓬萊威勢極重,縱然心中不滿,眾人也不敢高聲咆哮,但是竊竊私語是少不了,更多的,則是他們的眼神。

    不滿和憤怒,幾乎填滿了每個人的瞳孔。

    “歡笑無罪,真正的原因,僅僅只是因為蓬萊沒有把我等當成是人,在他們眼中,我等如豬狗,想殺就殺,唯一的價值,便是去搬運石料……”

    張恒緩緩走來,目光掃過眾人。

    “從來到這里的第一天起,蓬萊就沒有打算讓任何人活著離開,就算真的熬過了十年,難道就能活命嗎?”

    他的聲音平淡,卻是在眾人的心中掀起了滔天波瀾。

    以前,他們沒有人去想這個問題,就算是偶爾想到,也不會去深思。

    因為潛意識里,沒有人覺得,自己能夠熬過十年。

    所以,這種思考,毫無意義。

    但是現在,異鬼的威脅大大降低,活著,似乎并不是什么奢望,那往日遙不可及的目標,似乎突然變得清晰了起來。

    可是,卻沒有人覺得喜悅,方才七人還尸骨未冷,他們嘴角依然還殘留著笑意,是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突然間被人所殺。

    如今他們臉上的這些殘留笑意,在眾人眼里,就像是冰冷的嘲諷,讓他們心中生出陣陣寒意。

    “蓬萊不可能放過我們……”大胡子臉色蒼白,說道。

    “異鬼可怕,卻不及蓬萊萬一,所有的一切,都是蓬萊的謀算……”烏老大握緊了拳頭,咬牙說道。

    “今日我等歡笑,便引來禍患,如果歡笑是罪,哭泣或許也是罪,蓬萊殺人,不需要太多理由!蓖跛赡樕F青。

    “那為什么,不去反抗呢?”

    獨孤勝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問了一句。

    “反抗?”

    他的話,就像是驚雷,在眾人腦海中炸響。

    剎那間,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有的人,甚至是顫抖了起來。

    “反抗蓬萊,這怎么可能……”

    方才還憤怒的眾人,此刻卻是突然間瑟縮了,他們目光閃躲,想想蓬萊的可怕,顯然缺乏抗爭的勇氣。

    “如果不反抗,你們難道就在這里等死嗎?”

    獨孤勝有些無語,都已經看清楚蓬萊的嘴臉和自身的處境了,這些人居然還如此膽怯。

    “可是,蓬萊是圣地啊,反抗蓬萊,豈不是更死路一條?”

    一個修士說道。

    “誰說反抗蓬萊就是死路一條?這世間,與蓬萊為敵之人,可并不少!睆埡愕f道。

    “還記得我之前提出的賭約嗎?我贏了,你們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你說的事情,便是對抗蓬萊?”

    王松臉皮抽搐,卻是有了猜測。

    “怎么?你們怕了?要違背約定?”

    獨孤勝挑了挑眉,戲謔道。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有想到,這二人居然是有這等膽大包天的想法。

    “兩位閣下,到底是何人?”

    烏老大愈發確信了二人不凡,心中一凜,抱拳問道。

    “很簡單,一個與蓬萊不死不休,想方設法混入蓬萊島,即將要干一件大事的人!睆埡阈Φ,說的輕描淡寫。

    但是聽在眾人的耳朵里,卻仿佛是驚雷一般。

    與蓬萊不死不休?

    混入蓬萊?

    聽起來,簡直像是天方夜譚。

    可是人們,卻并沒有任何嘲笑之意,他們想到了這些不正常的異鬼,很顯然,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與此人脫離不了干系。

    這等手段,即便是蓬萊,也要感到頭疼吧?

    “閣下認為,我們能夠幫上大忙嗎?”

    烏老大試探問道。

    “你想多了!睆埡阋谎郾憧创┝怂南敕,淡淡說道:“我之所以這么做,并不是因為你們有多強,而是我認為,你們和我一樣,都是蓬萊的仇敵!

    “你們許多人,都是因為得罪蓬萊,而被栽了莫須有的罪名,捉到了這里,過著了等死的日子!

    “你們本該和我一樣,與蓬萊不死不休,可惜,卻被抽走了脊梁骨,變得麻木而懦弱!

    “我這么做,是給你們一個機會,一個可能活著,回到自己親人身邊的機會!

    他的目光掠過動容的眾人,背著雙手,朝著精舍的方向走去。

    “我輩修士,豈能如此懦弱?”

    獨孤勝回過頭,不屑的看了看眾人一眼,說道。

    “老實說,你們這些人,小爺是看不上的,老張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今日為了你們,也算是出了不少力,但你們,卻讓人失望!

    “不過,這不重要,少了你們,多了你們,對我們來說,差別不大,但你們需要知道,機會只有一次,若是此次你們不肯跟著我們,將來,可就真的要死在這里了,可能就因為別人看你不順眼,便順手一劍斬了你!

    “算了,小爺我也懶得說了,明早我們就會動手,你們若是參與,就跟著一起來!

    說完,獨孤勝直接跟上了張恒的腳步。

    而眾人,卻是久久的駐足。

    大多數人,眼中是迷茫和驚恐,這種突如其來的重要選擇,讓他們有些戰戰兢兢。

    而少數人,卻是駐足了一段時間后,漸漸握住了拳頭,他們的心臟,有力而迅速的跳動了起來,眼眸之中,也燃起了一團火焰。

    這其中,就有烏老大。

    “我看這些人,都是爛泥扶不上墻!

    精舍之中,獨孤勝說道。

    “無妨,本來就是順手而為,他們做出什么樣的選擇,都是他們的事情,無論如何,明早就要動手了,想必墨家祖孫也已經準備好了!睆埡阏f道。

    “嘿,那我可真是期待已久了!

    獨孤勝搓了搓手掌,眼里滿是興奮的光芒。

    對于修行者來說,幾個時辰的時間,就如同彈指一揮。

    拂曉,張恒和獨孤勝踏出了精舍。

    其他地方,或許已經可以看到日出,亦或是美麗的朝霞。

    然而在這里,抬起頭,只能看到厚厚的黑色鉛云。

    “看來,這群人還是沒有膽子!

    獨孤勝看了看空蕩蕩的外面,搖了搖頭。

    張恒心中毫無波瀾,目光直接看向塔樓方向。

    “先斬了此人!

    胡長老距離最近,死亡之地要出大動亂,自然要第一時間滅掉他。

    獨孤勝躍躍欲試。

    “走起!”

    就在二人想要動手的時候,一個聲音卻是傳來。

    “二位道友,不如此事,有我等代勞如何?”

    烏老大邁步走出,在他后面,跟著數十個修士。

    “你們?”獨孤勝狐疑。

    “我們已經決定,要抓住這個機會,博一條活路!”烏老大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在外,尚且有妻兒,若不能活著與他們相見,那與死了又有什么兩樣?”

    其他眾人,被烏老大一句話點燃,立即也群情激憤了起來。

    而其他精舍之中,走出黑壓壓的一群人。

    其他修士,還在猶豫,亦或是,他們左右為難,有熱血,也有驚懼。

    他們沒有參與進來,只是在邊上看著,眼神復雜。

    而就在這個時候,塔樓之中,胡長老的身影出現。

    “你們這些廢物,不出去采石,聚集在此,是要造反嗎?”

    他是被方才激動的眾人所驚動的。

    距離他最近的幾個修士瑟瑟發抖,說道。

    “回長老,我等是在,是在……”

    他們很緊張,一句話也說不清。

    胡長老便沒有耐心了,只是一劍,再次斬殺一人,不耐煩說道。

    “老夫不想知道你們在這里干什么,老夫只知道,你們若是還不去采石,就不要怪老夫下殺手!”

    在他想來,自己殺一人,威脅一番后,眾人定然會如同往日一樣,逆來順受,老老實實的出去,繼續為蓬萊賣命。

    可是今日,卻明顯不同。

    沒有人動彈,他們甚至抬起頭,死死的盯住了胡長老。

    “你,你們想干什么?”

    胡長老下意識的退了兩步,眾人的眼神,讓他不安。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新的棋牌游戏? 德州明德普惠资金流向 平阳台炮麻将下载 华东科技股票行情走 广西股票融资 河北快3下载 尚盈配资 股票高位放量下跌意 网上的棋牌是什么套路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