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零三十章:希望

    第1030章  希望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今日活著歸來的人,似乎有些……多?

    眾人看到了胡長老的神色,自然知道他在驚奇什么,有幾人張張口,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是腦海中,卻立即浮現出胡長老平日里高傲殘酷的形象……那一絲心中的悸動,立即也就熄滅了。

    還是算了吧……

    而胡長老,眉頭皺了皺,想要詢問,但心中卻總有抵觸。

    在他看來,坐鎮在死亡之地,絕對算不上什么好差事。

    這里的環境,氣息,讓他無比的煩躁和反感。

    而這里的眾修士,則是讓他深深的不屑。

    一群膽敢得罪蓬萊的罪徒罷了,一群活不了多久的死人……和他們多說一句話,都讓他有一種深深的自我厭惡感。

    所以,長期以來的高傲和不屑,讓他即便是心中有些好奇,但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收起石料,便直接回到了塔樓之中。

    但是他的心中,卻是涌出個疑問。

    “或許今日只是他們運氣好而已……”

    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恐怖的死亡之地,居然變成了張恒的后花園,那些猙獰的異鬼,也被他馴服。

    這種事情,就算是想想,都覺得荒謬,簡直是天方夜譚。

    他走之后,眾人則是陷入了深深的沉寂之中。

    長久以來,他們與蓬萊的長老之間,都有一道深深的隔閡,因為這道隔閡,導致雙方之間,并不愿意有任何接觸。

    所以,哪怕是出了如今這種事情,眾人的第一想法,并不是報告蓬萊。

    所有人,看向張恒的眼神里都滿是難以置信。

    尤其是王松,更是如同見鬼一般,他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這樣殘廢,竟然還能活著回來。

    “二位道友……”

    烏老大神色復雜的看著二人,他的心中,漸漸有些明悟。

    此二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然而,無論是張恒還是獨孤勝,都并沒有與他過多攀談的意思。

    “你們輸了……”

    張恒淡淡說道。

    只是一句話后,他也不多說什么,便和獨孤勝,回到了精舍之中。

    今日,眾人的情緒,還并沒有到達巔峰。

    并不適合與他們多說什么,倒不如冷下來,在等一日,到時候,人心自然生變。

    這一點,張恒知道,獨孤勝也知道,但是眾人,卻是有些茫然。

    “此二人怎么走了?”

    “按照賭約,我們輸了,要為他做事!

    “他也不說,讓我們做什么?”

    人們面面相覷,眼里有些迷茫。

    張恒的舉動,讓他們心中油然生出一股高深莫測的感覺。

    懷揣著復雜的心情,今夜無人入睡,大多數人,基本上都是瞪大了眼睛,思索著前后。

    今日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活著,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們放棄尊嚴,放下一切,茍活于此,其緣由倒也簡單,僅僅只是為了活下去而已。

    活著,本身就充滿了誘惑。

    翌日,眾人再度外出。

    昨日的太平,讓他們生出了一些奢望。

    或許今日,我們也能活著?

    于是,他們走出了峽谷,那些猙獰的異鬼,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看著他們。

    這種眼神,使每個人萬分。

    但,異鬼終究是沒有撲來,和昨日一夜,無視了所有人。

    “這不是在做夢……”

    王松喃喃說道,他麻木而悲觀的心,忽然間軟化了許多,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涌出,讓他的鼻子,竟然有些發酸。

    “那個人,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

    烏老大想的更多。

    此刻,在他眼中,張恒忽然間變得高山仰止了起來,雖然他看似什么都沒有做,但是卻讓他有一種深深的敬畏之感。

    這些異鬼,可是連蓬萊都感到頭疼的東西。

    但是如今,卻乖巧的如同鵪鶉一般。

    能做到此事的張恒,究竟使用了什么神仙手段?

    新來到此地的新人,對于恐懼并沒有那么深切的感受,他們大多是在慶幸。

    可是之前在這里經過許多,每一日幾乎都是死里逃生的老人們,卻是另一種感受。

    雖然此地陽光并不明媚,空氣并不清新,風景,更是單一到了極致,看起來,似乎并沒有什么可愛的地方……但是,活著本身就是最美妙的事情。

    那早已死寂,濕冷的內心,忽然間有一束陽光落入。

    那種久違的美好,竟然讓許多人不知不覺落淚。

    他們已經忘記有多久,不需要恐懼,不需要擔憂,不需要在生與死之間徘徊……

    張恒行走在死亡之地,他看到了不少人的神情,卻是暗暗點了點頭,這是他想要看到的變化。

    之前的眾人,雖然活著,但是和死了沒有什么兩樣,但是如今,卻變得鮮活了起來。

    “你真覺得這些人,能幫上忙嗎?”

    獨孤勝問道。

    “真要是鬧起來,多了他們,總會讓蓬萊變得更加混亂一些……”張恒淡淡說道,但是心中,卻是別的想法。

    其實這些人,并不能幫到太多。

    他并沒有太多悲天憫人的想法,之所以這么做,絕大多數原因是他和蓬萊的對立。

    他喚醒眾人,點燃仇恨的火焰,為的,也僅僅只是將這團火燒起來,哪怕他們本身,并不能對蓬萊造成太大的傷害。

    但,這是他們該做的。

    一種新的可能,正在被張恒轉交到他們手上,只是暫時,還無人察覺。

    入夜。

    眾人再度歸來。

    和昨日一樣,依然無人死亡,但是相比于昨日的迷茫和錯愕,今日的人們,卻多了幾分笑容和喜悅。

    甚至很罕見的,在這峽谷之中,響起了一陣歡聲笑語。

    “以前只顧著逃命,都沒有好好看看,今日湊近細看,其實異鬼也并沒有那么猙獰!

    “我也是,今日我終于不需要為生死而考慮,竟然短暫了修行了幾個時辰,著實是不可思議!

    “是啊,在這里,我幾乎已經忘記了修行的滋味!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感慨頗多。

    這是一個極度高壓和兇險的環境,讓眾人甚至沒有修行的時間和心情。

    眾人的笑聲,驚動了塔樓之中的胡長老。

    他皺著眉頭走出,內心的反感和鄙夷陡然之間擴大了許多。

    “住嘴!”

    他莫名的有些憤怒。

    這些白癡,這些卑賤的家伙,這些死人,居然還笑得出來?

    他們憑什么能笑?

    老夫在此,每一日煩躁到了極致,為何他們,竟然還能開心?

    當一個人不在乎別人生死的時候,那么殺人,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胡長老直接出手,一口飛劍飛出,將七個剛剛還在歡笑的人斬殺。

    大好頭顱飛起,鮮血四濺。

    笑聲戛然而止。

    胡長老心中舒服了許多,面孔卻是愈發的冷漠,他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這兩日,你們看起來過的很是舒坦,既然如此,從明日起,每人尋兩塊石料……若不能完成,格殺勿論!”

    說完,他也不多說什么,便直接回到了塔樓之中。

    他卻沒有注意到。

    往日麻木不仁,就像是木頭一樣的人們,此刻的眼神之中,卻多了一分情緒。

    這種情緒叫做……憤怒!

    對于這些人來說,憤怒已經很久違了。

    之前,他們自己都放棄了自己,只覺得遲早都會死,有的人甚至會覺得,死在胡長老手中,是一種解脫。

    但是現在,他們得到了希望,異鬼已經不再傷害他們,死亡的陰影,似乎變得極為遙遠。

    可是,還是有七個人死了。

    這七個人的死,是那么的無辜。

    在擁有了生的希望之時,他們卻丟掉了性命。

    許多人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來,拳頭也緊緊握了起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