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七十一章:誰是螻蟻

    第971章  誰是螻蟻

    毫不客氣的一個“滾”字,讓姬家老者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

    他叫姬江平,活了超過一千三百年的老怪物,多年之前就已經踏入元嬰,今日親自帶隊來到逍遙谷,算得上是誠意十足。

    可是他卻怎么也沒有想到,張恒竟然會這么的不給面子,他僅僅只是自報家門,還沒有獻上禮單,張恒卻已經下了逐客令。

    “張道友,我……”他嘴唇囁喏兩下,就要說話。

    可張恒卻是背著雙手,一步步從空中走來。

    “姬家與我的仇恨,斷然沒有和解的可能,今日你說破了大天去,我也不可能答應此事!”

    咝!

    許多人聞言變色,張恒這番話,也太過于直白了些吧,直接就將事情挑到了明處,并且不留半點余地。

    “張恒!”姬江平老臉掛不住了,他好歹也是一個元嬰修士,輩分和地位都很高,今日親自前來,攜帶厚禮,已經給足了面子,可是張恒卻對他這般不客氣。

    今日可以說全天下九成的宗門都齊聚于此,豈不是說,全天下的人都在看著他嗎?

    張恒這么說,簡直是讓他怒火沖天,他咬著牙說道。

    “我誠心誠意的帶著姬家的善意而來,你怎能如此過分?”

    善意?

    張恒嗤笑一聲,說道。

    “為何早幾年,你們沒有善意呢?”

    廢話,早幾年鬼知道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姬江平心中怒罵,面上卻是肅然,他望著張恒,壓抑著火氣說道:“張道友,姬家的誠意很足,這份禮單,便是明證,你盡管可以看看!”

    說話間,他直接丟出禮單,卻是信心滿滿。

    這份禮單,可是他親自準備的,稱得上是絕對的厚禮,別說是送給張恒這個新生的宗門,就算是送給圣地,也足以讓圣地大吃一驚。

    在他看來,這份禮,天底下無人能夠拒絕。

    然而張恒卻是冷笑一聲,他連看也不看,屈指一彈,一道火球飛出,直接就將禮單燒成了灰燼。

    “張恒,你這是什么意思?”姬江平驚怒交加。

    “什么意思?”張恒淡淡說道:“意思很明顯,無論你送什么禮,都無法抹平我們之間的仇怨,姬家與逍遙谷,過去不死不休,將來,依然不死不休!”

    此言一出,眾人卻是并不覺得意外。

    張恒此人,恩怨分明,幫過他的人,他涌泉相報,與他結怨之人,若只是尋常之恨,他可以不在乎,但若是觸及到他的逆鱗,那么即便是上天入地,他也絕對會斬下對方頭顱!

    他是天使與魔鬼的結合體,許多人都研究過他的性格,發現了一件事情,只要不去找招惹張恒,一般來說,他也不會隨意的與人結仇。

    但是,一旦結仇了,他也不會懼怕,就連圣地,也是說殺就殺。

    “為何天河劍派能夠與你和解,而我姬家卻不能!”姬江平此生都未曾承受過今日這等奇恥大辱,呼吸也變得粗重了起來。

    “很簡單,因為姬家殺了我所在乎的人,而天河劍派卻沒有!睆埡憬o出了答案。

    其實深究起來,天河劍派與張恒之間,并沒有深仇大恨,道理很簡單,從一開始,貌似就是張恒在殺天河劍派的人……

    說起來,天河劍派才是苦大仇深的一方。

    如今被殺的那一方送上厚禮,求殺人的那一方和解,張恒實在是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拒絕的理由。

    可姬家就不一樣了……從一開始,便是姬家主動招惹張恒。

    張恒兩次不在,姬家兩次與人聯手,險些殺死張恒的親友。

    即便是他及時趕到,化解了危機,可是仍然有不少人,死在了姬家的刀下。

    對于姬家,張恒只有滿腔殺念,豈會與他們和解?

    “姬家所殺的,只是一些凡人和修為低的螻蟻而已,難道你要為了這些螻蟻,要和我姬家不死不休嗎?”姬江平質問,他完全無法理解的張恒的行為。

    “螻蟻?你說他們只是螻蟻?”

    張恒冷笑連連,手指著他說道。

    “那在我眼中,你也是螻蟻,我殺你,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胡言亂語,老夫怎么可能是螻蟻!”姬江平大怒。

    他可是堂堂姬家高層,元嬰強者,怎么能拿他與那些螻蟻比較?這是對他的侮辱。

    “你為什么不是螻蟻?”

    張恒手掌一抬,射日弓出現在掌中,他張弓搭箭,指向姬江平。

    “你想要干什么?”姬江平大驚失色,這張大弓,他未曾見過,但是卻聽過它的赫赫兇名,就在被箭失指著的瞬間,他甚至有一種必死之感。

    頭一回,他這般的朝不保夕,冷汗不住的落下,眼中也露出了驚懼之色。

    “我這一箭,是否可以殺你?”張恒眼中涌出冷光,如同魔鬼的低語。

    “是!”姬江平生命受到威脅,只能是咬著牙承認。

    “那么,你不也是我眼中的螻蟻么?”張恒冷冷說道:“按照你的邏輯,我若是殺了你,豈不也是無傷大雅嗎?”

    姬江平啞口無言,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張恒。

    “滾!”

    張恒收起射日弓,說道。

    “今日我不殺你,滾回姬家,告訴你們老祖,有朝一日,太虛門將會是姬家的前車之鑒,洗干凈脖子等著張某!”

    姬家眾人又驚又怒,面紅耳赤。

    姬江平感受著人們詭異的眼神,也是臉上一陣燥熱,他心中暗恨不已,早知如此,他豈會前來逍遙谷,誰能想到,張恒竟然如此的霸道,竟然寧可不要厚禮,也要和姬家不死不休。

    他咬牙切齒,一方面是懼怕不敢言,一方面又因為丟了面子,認為自己非要說些什么,琢磨半晌,卻是終于開口。

    “我姬家,會等著閣下大駕光臨……但我有一問,昔日圍攻月光谷的宗門,除卻姬家和太虛門外,還有蓬萊與飄香樓,閣下今日之狂言,也針對蓬萊和飄香樓嗎?”

    此言一出,人們臉色微變。

    太虛門滅都滅了,也不需要多想。

    張恒能滅太虛門,當然也有威脅姬家的實力,說出剛才的狠話,也算得上是理所當然。

    可如果扯上飄香樓和蓬萊,那么事情可就大條了。

    飄香樓不算是圣地,但實力卻與圣地相差不大,據說飄香樓屹立在云端之上,屬于一處不可知之地,天下無人知曉飄香樓在何處。

    神秘,強大,是飄香樓的兩個標簽。

    即便是圣地都對飄香樓有所忌憚。

    而蓬萊,一直都是三大圣地之中的最強一方,他們強勢而又霸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雖然說之前張恒以射日弓,射殺了蓬萊元嬰,但是在天下人眼里,這一戰只是讓蓬萊顏面受損,卻并不代表蓬萊實力下滑。

    因為圣地的底蘊,根本就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逍遙谷再怎么有潛力,也只是擁有成為圣地的可能而已,可蓬萊,一直都是圣地中的佼佼者。

    張恒敢對姬家放出豪言,難道也敢對蓬萊這么說嗎?

    妙音仙子和瑤池圣女也看向了張恒,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她們想知道張恒會怎么說。

    “飄香樓和蓬萊么……”

    張恒卻并沒有人們所想的一樣,心里有多么激烈的斗爭,他只是覺得有些可笑。

    區區蓬萊和飄香樓,難道就能嚇得住他?

    堂堂永恒仙尊,有什么事情沒有見過,如蓬萊這般,也敢稱圣地,本來在他看來,就是一個笑話。

    于是,他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你以為我會被嚇?”

    “不,我只會覺得你很可笑!

    “自身的懦弱,讓你不敢與我針鋒相對,于是就拉上兩個你眼中的龐然大物!

    張恒看了看臉色發白的姬江平,說道。

    “不過,我還是可以給你想要的答案……終有一日,蓬萊,飄香樓,張某也會走上一遭!”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