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七十章:和解

    第970章  和解

    “錢兄看來,逍遙谷可以成為圣地這般的存在嗎?”秦大師心中五味雜陳,忍不住詢問。

    “要想成為新的圣地,人,財富,資源,樣樣都不可或缺,逍遙谷任何一點都不缺,當然擁有無限的可能,但在我看來,這些實際上都還只是次要,真正能夠決定逍遙谷上限的只有張恒……”錢承運眼中露出敬畏之色:“此人,即便是在遙遠的上古時代,也堪稱天驕了啊!”

    眾人一邊交談,一邊走入逍遙谷之中。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如他們這般談論者,自然也不少。

    大多數人,都被攔在了一道門戶之外。

    逍遙谷很大,方才他們所走的地方,只是外門所在,而內門之地,卻不是什么人都能進去的。

    靈寶宗也罷,錢承運等人也罷,地位都不足,只能是在這里,放下宗門精心準備的厚禮,然后離去。

    有資格進入內門的,起碼也得是一流宗門。

    “我等留下禮物,禮單上有我等之名,也算是與逍遙谷結了個善緣……”錢承運準備的禮物很厚,但是卻并沒有絲毫舍不得,他說道:“如我們這些普通宗門,寧可多出點血,也不能得罪人,這便是我們的無奈!

    秦大師點了點頭,代表靈寶宗,將禮單送上。

    逍遙谷的弟子很客氣,收好禮物,并且將他們的名字記下。

    但他們所記錄名諱的名冊,卻早就已經密密麻麻,靈寶宗在里面,絲毫不起眼,秦大師不需要想,也知道,張恒是不會注意到他們的。

    這就跟如今他們之間的差距一般,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眾人放下了禮物,卻并沒有離去。

    逍遙谷有待客之禮,雖然他們不能進入內門,觀摩開山大典,但是卻可以在外門游覽,領略逍遙谷風景,更有靈茶,靈果享用。

    許多修士大老遠趕來,自然不著急離去,索性就暫時留下,與其他修士攀談。

    這等盛會,也是一個拓寬眼界,增加人脈的好機會。

    秦大師跟著錢承運,與不少修士交談,倒也算的上是如魚得水,心中的一些遺憾,也漸漸的淡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內門方向,卻是有五彩霞光沖天而起。

    眾人抬起頭,眼中露出羨慕之色。

    “開山大典開始了!

    正如他們所想,此刻逍遙谷內門,流光溢彩,靈氣沖霄。

    天空之中,一道七彩的臺階,緩緩升起。

    張恒身穿素色長袍,背著雙手,一步步的走了上去。

    他并沒有穿的很隆重,甚至可以說有些隨意,但是在場之人,卻沒有一人敢于輕視。

    即便是瑤池與靈山眾人,此刻也是踏前一步,微微拱手,認可了他的地位。

    “今日,逍遙谷立!”

    “張某,為逍遙谷第一代掌教!”

    話音落,他便輕輕抬手,一股驚人的氣勢,匯成一團云氣,沖天而起,變成一頭張牙舞爪的巨龍!

    這一幕,讓無數人為之驚心動魄。

    “又突破了!”

    瑤池圣女深吸一口氣,眼露不可思議。

    上一次張恒還只是金丹后期,這才過去幾天,他竟然已經是金丹大圓滿!

    “金丹……大圓滿!”

    妙音仙子眼皮一顫,晶瑩的牙齒下意識的咬住了嘴唇。

    現在就已經是金丹大圓滿,那么下次在出現人前的時候,會不會就變成元嬰呢?

    對于他人來說,這當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對于張恒而言,卻似乎一切都有可能。

    “這不能算是驚喜,應該是驚嚇……”獨孤野苦笑連連,饒是他和張恒是一個陣營,但是仍然有一種見鬼般的感受。

    連他都如此,更何況其他人。

    人們心中巨震,神色復雜,眼中著實出現了幾分敬畏之色。

    他們知道,張恒刻意釋放出氣勢,便是在威懾眾人。

    前腳剛滅太虛門,后腳就又突破……再怎么不服張恒之人,在這個時候,也只能硬擠出笑臉,擺出一副和氣的模樣。

    “恭賀張道友今日開山,為逍遙谷賀……靈山送上厚禮!泵钜粝勺娱_口了。

    她蓮步輕移,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宛如精靈一般動人。

    說話間,有人將禮單送上。

    丹丘將其遞給張恒,他低頭一看,卻是深深的看向靈山眾人。

    “多謝妙音仙子,這份禮,我收下了!

    靈山的禮很厚,比他想的還要厚的多,平白無故,靈山自然不可能白白送上厚禮。

    其中意味,張恒自然能夠領會。

    之前在衡蕪洞天,靈山可也是追殺過他,這份厚禮,頗有幾分和解的意思。

    張恒也不愿結怨太多人,索性將其收下。

    妙音仙子銀鈴般發笑,長長的睫毛抖動,如水的眸子中看著張恒,一切都在不言中。

    “恭賀張道友今日開山,為逍遙谷賀……天魔宗送上厚禮!”

    獨孤勝拿著禮單沖了出來,擠眉弄眼,一副搞怪模樣。

    “請上座!睆埡憧扌Σ坏,指著左側座椅,安頓天魔宗眾人。

    自天魔宗之后,許多宗門獻禮。

    每當有人走出,高喊賀詞之時,外門之中,便會響起一片驚呼。

    “來了,都來了!”

    “有名有姓的大宗門,九成齊聚于此!”

    “就連西域的五毒教都來了,他們可是很少踏入中土的!”

    這些普通門派的修士頗有一種大開眼界的感覺,那些只存在于傳說,卻沒有見過的強者,今日全部都活靈活現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最為驚人的是,他們都懷揣著同一個目的,那就是恭喜張恒開山立派。

    在他們心中,逍遙谷的地位直線飆升,雖然只是一個新生宗門,但是名望上,卻幾乎不遜色于天魔宗,姬家這等頂尖勢力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躊躇了許久的老者,終于是踏前了一步,說道。

    “恭賀張道友今日開山,為逍遙谷賀……天河劍派送上厚禮!”

    天河劍派?

    原本一派祥和的氣氛,顯然有些凝滯。

    許多人露出古怪之色,沒記錯的話,天河劍派與張恒似乎有仇吧?

    當初,張恒剛入通天城,便殺了天河劍派的弟子,之后又殺烈火真人,化名柳白之時,更是于石臺之上,誅殺天河劍派精銳,使得他們在衡蕪洞天一無所獲……

    這個仇,似乎不小啊。

    天河劍派的人居然也來賀禮了,來的究竟是客,還是仇人呢?

    事實上就連張恒都有些意外,他捏著天河劍派厚厚的禮單,心中喃喃。

    “想要與我和解么……”

    若是尋仇,豈會送上厚禮?

    底下的天河劍派老者見張恒久久不答,額頭竟有冷汗滲出,卻是再次拱手,說道。

    “昔日我天河劍派與張道友有些誤會,全因我天河劍派對門下弟子管教不周,張道友寬宏雅量,還望莫要計較!

    這番言語中,服軟之意已經很明顯了。

    “這天河劍派,著實是有些丟人……”有不少人腹誹。

    堂堂頂級宗門,被張恒殺了那么多人,竟然還主動來求和,實在是有些跌份。

    但真正的聰明人,卻是覺得,天河劍派做的很對,張恒儼然已經有了一飛沖天的架勢,不趁著這個機會與他和解,難道還要不死不休嗎?

    張恒緩緩放下禮單,做了個請的動作。

    “請上座!

    言下之意,愿意揭過這一頁。

    老者松了一口氣,帶著弟子坐了下來。

    天河劍派與張恒成功和解,對于許多人來說,只是一場好戲而已,但是看在姬家眾人眼里,卻是收到了一個積極的訊號。

    他們受到了鼓舞,領頭的老者想到老祖之前的囑托,忽然間有了幾分底氣,于是也走了出來,面上堆出笑容,沖著張恒拱手,笑吟吟的說道。

    “姬家也有大禮送上?”

    姬家?

    人們心頭一跳,先是天河劍派,又是姬家,今天這好戲,還真是一出接著一出。

    而張恒,卻是神色微變,似笑非笑的看著姬家眾人。

    “姬家的人?”

    他頓了頓,忽然間面色冰冷。

    “滾!”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