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二十九章:狠狠震懾

    第929章  狠狠震懾

    張恒此刻怒發沖冠,一頭白發隨風狂舞,他一個人所散發的殺氣就壓過了在場所有人。

    “尊主回來了!”

    險些就要交戰的眾人,看到天空中的張恒,卻是露出狂喜之色。

    許多人喜極而泣,直接軟倒在地上,看到張恒,他們就像是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一剎那間,心中的那股絕望,卸去了大半!

    上一回,也是這樣,在絕境的時候,張恒歸來,斬殺所有敢于來犯之敵!

    “他怎么回來了?”

    如沐乾坤,獨孤野,黃老鬼這樣的修士,倒是沒有那么盲目的樂觀,他們眼中露出了憂慮之色。

    張恒能在危急時刻趕回,固然讓他們很是感動。

    但這么一來,卻也沒有了退路。

    如今四方勢力張開了天羅地等著張恒跳進來,若是就這么白白死了,那么豈不是虧死?

    本來他們還想著,今日犧牲,能夠換來張恒以后的復仇。

    可要是連他一起死了,那就連個復仇之人都沒了。

    “他回來了!”

    “總是在這種時候!”

    “這個混蛋……”

    眾女眼中蒙上了一層霧氣,呆呆的看著云端中的張恒。

    她們是最坦然的,無關于生死,無關于仇恨,能夠再見到張恒,就已經心滿意足。

    “你就是那個狂妄的東州孽畜?”太虛門的太上長老白須飄飄,眼中閃爍著森冷之光。

    “老畜生,你又是什么東西?”張恒語氣很不好。

    他恨透了這群人,再晚來一步,他就要悔恨終身,但饒是如此,也有許多人隕落了。

    血仇,唯有用血來償還!

    “大膽,你是什么東西,竟敢這樣和太上長老說話?”

    太虛門一口氣殺出六個金丹大圓滿修士,他們倒也不傻,看到了張恒虐殺姬鯤鵬的畫面,于是聯合出手。

    六個人合力,直接殺出,其威力,即便是元嬰修士,也要小心應對。

    可張恒卻是不屑,就像是他們不屑月光谷眾人一樣。

    “找死!”

    張恒舉著殺戮之矛沖上天空,有一件靈器砸來,直接被他一拳擊退。

    這一幕,讓元嬰老怪們也為之變色。

    “好強的肉身之力!”

    丁思凡更是神色波動,不可思議的道。

    “才不到兩年的時間,他為何會變得這么強?”

    張恒的強勢,如同烈日東升,這是誰都能看到,誰都能輕松感受到的。

    丁思凡忽然間有一種不安之感,自己布下的這個局,真的是用來埋葬張恒的嗎?

    !

    一個圓滿修士慘叫,他的胸口直接被殺戮之矛洞穿,張恒將他的尸體甩飛,在空中就已經四分五裂。

    “師弟!”

    邊上的圓滿修士驚叫,他手持一柄法劍沖來,空余的左手掐動印決,道法與劍光融合,匯成了一片神光,有排山倒海的氣勢。

    然而張恒卻只是一拳,就將神光擊碎,他龍行虎步,直接殺過來,澎湃的血氣鋪天蓋地,猶如史前怪物,直接就將出手的修士砸碎。

    嗤啦!

    他絲毫不停,轉身一指,無數道劍光飛出,又將兩個圓滿修士攪碎。

    只剩下一人,見勢不妙,想要逃跑,但張恒卻是冷哼一聲,一道巨大的金色手掌飛出,狠狠的拍在他的身上。

    這個修士拼命抵抗,口中吐出一枚龜形圓盾,想要保住性命。

    可是就在一瞬間,圓盾就直接被拍碎了,化作破銅爛鐵,從空中墜落。

    “住手!”

    太虛門的太上長老眼中迸出神光,他手指一點,一柄紫色的大傘飛出,阻擋住了張恒的必殺一擊。

    這是他的防御靈器,屬于極品層次,威力不俗,果然阻擋住了張恒的攻擊。

    “我要殺他,你這個老畜生想阻止?”

    張恒連踏七步,卻是追了過來,他捏著抱山印,一座虛幻大山入懷,直接就撞了過去!

    紫色大傘一顫,阻擋住了張恒的攻擊,但是部分反震之力卻傳遞了過去,形成了隔山打牛一般的效果,圓滿修士口吐鮮血,五臟裂開。

    “人王!”

    張恒就像是一頭暴龍,再度出手,不依不饒。

    噗!

    紫色大傘倒是無恙,但是反震之力卻更為強烈,躲在里面的圓滿修士直接倒飛而出,卻是被震斷了經脈和臟腑,丟了性命。

    “混賬!”

    太上長老起身,又驚又怒。

    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張恒竟然能有如此神威,殺圓滿修士如殺雞,即便是他出手,也不能阻止。

    “他又突破了!”

    丁思凡死死的攥著手掌,骨節捏的發白。

    “金丹后期!”

    許多人倒吸一口冷氣。

    張恒這成長的速度,實在是驚心動魄,他們想要將其扼殺在未成長之前,但是此刻卻發現,他似乎已經成長了起來了!

    “我的天羅傘!”

    就在這時,太上長老再次怒吼。

    原來是張恒一把抓住紫色大傘的傘柄,他非常霸道,渾身血氣,一股股靈氣直接灌入進去,竟然想要掌控天羅傘。

    “我正好缺一件防御靈器,此物不錯!”

    張恒死死的壓制了想要飛走的天羅傘,強大的神念涌入,直接抹去了太上長老的神念烙印。

    然后,他留下了烙印,便奪走了這件靈器。

    “你怎么能抹去我的烙?”

    太上長老嘴角有一縷血跡流淌,他眼中依然是驚怒,但是任憑誰都能看到,此刻的他是驚多,怒少。

    抹去烙印,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張恒能夠做到,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的魂魄之力,已經超越了太上長老!

    這怎么可能呢?

    但細細想來,似乎又真的可能。

    因為張恒此人,從來都是做不可能的事情,卻從不失手!

    “好傘!”

    張恒打開天羅傘,一圈圈紫光流淌,形成了強大的防御力。

    所有人都有點發毛,許多人身上甚至起了冰冷的小疙瘩,張恒太強勢了,殺圓滿修士如殺雞,就連元嬰修士的靈器也說奪走就奪走。

    他只是金丹后期,表現出的卻像是元嬰后期一般,竟然給人一種無敵姿態。

    “這……”

    許多人都被震懾到了,他們心中毛骨悚然。

    他們想要引張恒入套,如今人是來了,可是卻引來了一頭魔王,將他們這一邊殺的落花流水,許多有望突破元嬰的圓滿修士,都被他直接斬殺。

    殊不知,月光谷一方,也是震撼到了極致。

    “尊主這也太強了吧!”

    眾人吞咽著口水,仍然口干舌燥。

    “這家伙,怎么每一次出現,都這么嚇人!”沐乾坤愕然。

    “我沒有記錯吧,他只是消失了兩年,不是二十年……為什么,他能這么強?”獨孤野瞪大了眼眸,聞名不如見面,今日他著實被嚇到了。

    “老張他一直都是這樣的……”獨孤勝卻覺得理所當然,露出了笑臉。

    “師尊進步的太快,我很難追上他的腳步!蹦眷`俏臉上罕見的露出一抹笑意。

    原本她還想著,自己結丹了,和張恒一個境界,會讓他尷尬。

    如今來看,這個擔憂明顯多余。

    “這個混蛋,就喜歡顯擺……”江紅鯉松了一口氣,但表面上,卻是傲嬌了起來。

    看到張恒這般強勢后,她便已經完全放心了。

    事實上,一直都是這樣,只要張恒站在她身前,她便不會再有任何擔憂。

    “你們這群老狗,我沒有去找你們,竟然還敢來找我的麻煩!”

    張恒一個人面對四方頂級勢力,卻是絲毫沒有退讓之色,他盛氣凌人,傲然說道。

    “接下來,是誰?”

    一言出,竟然久久無人回應。

    即便是元嬰修士,此刻心里有沒有底,張恒表現出的實力,實在是太嚇人了些。

    “你們來勢洶洶,不是要殺我嗎?為何我來了,你們卻當了縮頭烏龜?”

    張恒叫囂眾人,非常不給面子。

    終于,鄭蕓忍無可忍,她站了出來,猙獰的看著張恒。

    “小畜生,你是什么東西?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