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二十八章:悲壯

    第928章  悲壯

    一刻鐘后,天空之中,戰鼓擂動,戰車轟鳴,一只只巨獸在咆哮,所有修士,也都召出了自己的靈器。

    “他們要下死手了!”

    獨孤野臉色慘白,他想要站起,卻動彈不得。

    獨孤勝咬了咬牙,實在是氣不過,沖上半空中,仰天怒吼。

    “你們這群人,在衡蕪洞天的時候沒有能耐殺張恒,便拿他身邊的人出手,你們算得上是什么英雄好漢?分明是仗勢欺人!”

    “欺負你又如何?”姬鯤鵬也來了,他冷笑一聲,眼眸之中滿是暴虐之色:“與張恒有關的所有人,都應該死,此子犯下了滔天大罪,天上地下沒有人能救他!”

    “放在古時候,這個罪就要誅九族,你們死的不冤,所有人都要用血來為他贖罪!”太虛門的太上長老發話了,他長髯飄飄,像是個不問世事的仙人,但是此刻,臉上卻蒙著一層寒氣。

    段金申在衡蕪洞天內被張恒射殺,新仇舊恨加起來,早已不死不休。

    “即便是如此,可我們這里還有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年輕弟子,他們還只是少年,更有不懂得修行的普通人,他們又能給你們造成什么威脅?難道連他們也要趕盡殺絕?”丹云子沖出,他想要保下一批人。

    “說過了,斬盡殺絕,雞犬不留!”鄭蕓恨意滔天,寧婉被射殺的仇恨,讓她如鯁在喉,近兩年來,無時無刻不想著復仇,她猙獰說道:“別說是人,就算是這月光谷,也要被夷為平地,和那小子有關的一切,都不應該存于世間!”

    此言,讓所有人心中發冷,幾乎絕望。

    但也讓許多人,眼中迸出憤怒的火光。

    “戰!”

    木靈言簡意賅,直接殺上云霄。

    “你們欺人太甚,我們即便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

    獨孤勝大笑,也出手了。

    “戰,就算是全部戰死,也不后退!”

    “絕對不做孬種!”

    “戰戰戰!”

    眾人怒吼,無論男女老少,此刻眼中都充斥著不屈。

    敵人沒有給絲毫活路,讓他們陷入了絕境之中,絕境之中,兔子急了都會咬人,又何苦是人?

    此刻眾人戰意,已經決定以命換命,哪怕是臨死之前,咬對方一口,那也算是賺到。

    “哈哈哈,人總有一死,今日我等,死則死矣,但你們卻要一直活在恐懼之中,等著吧,張恒會回來的,他遲早會為我們報仇!”黃老鬼只剩下獨臂,但是卻已經突破到了元嬰。

    他并沒有重塑肉身,只是殘缺,但卻氣勢驚人。

    “不錯,你們耗費了數月時間布局,為的不就是引張恒過來,越是如此,越是說明你們心中恐懼!”沐乾坤大笑,但他的眸子中,卻是充斥著寒意。

    煉丹師也會殺人,自從上了張恒這條船后,不懂戰斗的他,卻越來越強勢,這是在血與火之中磨練出的成功,與之前判若兩人。

    “總有一日,張恒會踏破蓬萊,血染太虛山,姬家會毀在他的腳下,飄香樓會倒塌……”

    獨孤野怒吼。

    聞言,眾人聽著卻是大怒。

    因為這番話,戳中了他們的痛點,擺下這么大的陣勢,他們為的就是殺死張恒。

    但張恒沒有來,這讓他們算計落了空。

    他們不怕張恒來,怕的就是張恒隱忍,以他的潛力,十年之后,豈不是要天下無敵?

    “即便是如此,可你們也看不到這一天了!”

    蓬萊的老古董們冷哼,他們終于要動手了。

    戰車隆隆作響,一個個修士從殺出,天空之中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影。

    烏云翻滾,戰鼓震天,蒼穹幾乎都要破裂,姬家的強者惱羞成怒,沖殺而下,要以鮮血洗刷過往的恥辱。

    一種浩蕩的氣息洶涌,煞氣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席卷四面八方,整個月光谷都被填滿了,太虛門的修士持著靈器,不斷獰笑。

    “想要踏平太虛山?我等今日就先踏平月光谷!”

    唯獨飄香樓,似乎比較停滯,這是因為丁思凡沒有發話的緣故。

    她似乎對眾人的呼喊絲毫不覺,站在原地,眉頭深鎖,還沉浸在沒有等到張恒的遺憾之中。

    鄭蕓見此,果斷接過指揮權,招呼眾人殺下去。

    “殺!”

    飄香樓也動手了。

    這是修行界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過的大場面,四方大勢力圍剿區區月光谷,若不是天魔宗等人來援,這里甚至連個元嬰修士都沒有。

    這種陣勢,毫無疑問會給人一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

    丹云子吐血,被蓬萊元嬰直接抹殺,他大口吐血,身子從空中墜落。

    “師祖!”

    許多原本的丹鼎派的修行者悲呼,眼中滿是淚水。

    “轟!”

    戰車碾壓而來,壓碎了一片山脈,許多月光谷眾人直接被埋葬其中。

    “拼了,和他們拼了!”

    “血戰到底,絕不退縮!”

    “尊主會為我們報仇,我死后絕不輪回,我要留在世間,親眼看著血染圣地的畫面!”

    所有人都發狂了,絕望給人力量,他們爆發出了強大的氣勢,竟然形成了反壓制。

    這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看著這群視死如歸的眾人,鄭蕓冷笑不斷,眼中露出不屑之色:“一群廢物,說什么血戰,你們也配?”

    “想要找死,老夫就成全你們!”太虛門的太上長老獰笑。

    “你一定還活著,只要活著,就好……”江紅鯉沒有想過報仇,她的愿望很簡單。

    “可惜,再也見不到你……”洛依然黯淡。

    “當日一別,竟是永恒……”蔡言芝苦笑。

    眾女沒有呼喊出聲,她們的那些心思,埋在心底,只有自己才知道。

    屠刀已經架在脖子上,最危急的局面終于出現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自遠方忽然間傳來了一聲大吼,這聲大吼,如同霹靂一般,直接震飛了一群金丹修士,就看到一個人影,血氣滔天,以驚人的速度沖殺而來。

    此人的到來,讓交戰的雙方為之一怔。

    大部分人還沒有戰到一處,但卻已經很接近了,但此刻,卻是呆住,同時不可思議的看了過去。

    張恒。!

    “果然來了!”丁思凡的眼中,立即爆出強烈的精光。

    “你們設下大坑,想要讓我往下跳,如今,我來了,你們要如何?”

    張恒手持殺戮之矛,突破到了金丹后期的他,實力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沒有任何人是他的一合之敵,抬手之間,已經有數十個金丹修士被他斬殺。

    血染長空,尸體從天空中墜落,這一幕讓許多人毛骨悚然。

    “真是張恒,他為何這么強?”

    不止是四方勢力,暗中還有許多強者在一旁窺探。

    此刻見到張恒如虎入羊群一般,肆意斬殺金丹修士的畫面,一個個心神為之震顫。

    “張恒,來的好,今日你必死無疑!”

    姬鯤鵬怒吼,他的雙目充血,直接殺了過來。

    “你算是個什么東西,也配跟我說這種話?”張恒雙目如電,身上血氣爆發,他一腳踏出,天空之中忽然間凝聚出一個金色的大腳,直接踩下,虛空寸寸塌陷。

    姬鯤鵬臉色大變,卻被一腳踩到地底,他似乎想要爬起,張恒卻已經殺來,一把將他抓起,手掌捏住了他的喉嚨。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張恒神色猙獰,他若是晚來一步,就要造成悔恨一生的后果。

    咔嚓!

    他直接捏碎了姬鯤鵬的脖子,就連他的魂魄也被血衣童子吞噬,他將姬鯤鵬的尸體像是丟垃圾的一般丟開,一雙眸子漠然的凝視著天空上的眾人。

    “今日,你們必將付出血的代價!”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上证指数股吧 心悦吉林麻将链接 王中王精选四肖选一肖 平特一肖百分百规律 河南22选5玩法 最准特马 赛车pk10技巧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大 警方破获股票配资诈骗 下载哈尔滨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