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零九章:生無可戀

    第909章  生無可戀

    妖主本來懷揣著滔天殺意,想要對張恒出手。

    因為這一次,他已經忍無可忍!

    七個妖王受傷,藥殿被摧毀,小半個妖主洞府夷為平地,就連他,甚至都消耗巨大……如此巨大的損失,已經讓他紅了眼!

    即便是張恒跪在他面前磕頭求饒,也無法平息他的怒火。

    可是,妖主怎么也沒有想到,張恒不僅沒有求饒和畏懼,反而像是個瘋子一樣,沖了過來,看其態度,不僅僅理直氣壯,并且還在質問他!

    “你想要找死嗎?竟敢這樣和本尊說……”妖主怒火噴薄,幾乎就要控制不住出手。

    然而,張恒卻直接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

    他的臉上,充斥著悲傷,他的眼中,滿是瘋狂,他整個人,都給人一種癲狂之感,張恒咬著嘴唇,顫抖著說道。

    “你可知道,這數月的時間,我經歷了什么!”

    “我坐在丹爐之前,一刻鐘都不曾停歇,我全身心投入,就為了煉制天魂融血丹!”

    “可是,我耗費了無數心血,苦心煉制出的天魂融血丹,卻就這么毀了!”

    張恒蒼涼道,這一刻,他委屈而又悲傷,憤怒而又瘋狂。

    即便是恨他入骨的妖王們,也能夠感覺到,此刻的張恒,就是一個癡迷煉丹的丹師,因為自己的丹藥被毀,所以無限悲傷……

    這一刻,張恒演技爆發。

    事實上,演技這種東西,他不缺。

    上一世,他能走到仙尊境界,經歷過無數事情,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扮演出任何模樣。

    所以,妖主也被他倒打一耙的宣泄,弄得有些發懵,明明是他氣勢洶洶的來問罪,卻被張恒噴了一臉。

    這個結果,是他沒有想到的!

    但旋即,他心中更為憤恨,森冷道。

    “丹藥被毀,與本尊何干,你毀我妖主洞府,傷我妖族,這才是大罪!”

    “你的洞府,你的妖族跟我有什么關系?我只在乎我的丹藥!”張恒咬牙切齒,嘶吼道:“若不是你許諾,說那紫金煉心爐無論如何都不會炸,我豈會如此煉丹?我心想你是高高在上的妖主,是絕世強者,你的話不可能有錯!于是我毫無防備,于是我完全信任……可是你,卻辜負了我的信任!”

    “我只問你,那丹爐為什么會炸!”

    張恒仿佛真的瘋了一般,雙目赤紅,聲音回蕩八方,最關鍵的是,他似乎真的認為自己占著道理,其實越來越強,竟然讓很多妖族,都不由自主的覺得,他似乎說的的確有些道理!

    尤其是那些藥童,更是如此。

    直到丹爐快要爆炸的時候,張恒還守在邊上,天真的說相信妖主,可是誰能想到,這丹爐偏偏給炸了……

    “你……“妖主想要說什么,但是卻又沒有說出來。

    這種話,他的確借狐妃之口說過。

    紫金煉心爐,的確是不會炸,在今天之前,他一直是這么認為的。

    可誰能知道,鬼知道張恒是怎么煉丹的,偏偏把丹爐給炸了!

    “你是妖主,我以為你無所不能,直到最后一刻,我仍然信任你……可是你辜負了我的信任,耗費我數月心血,精心煉制的丹藥,就這么毀了!”張恒說到最后,愈發的苦澀,失望說道:“我對這一爐丹藥寄予厚望!”

    妖主根本無法反駁,從道理上來說,張恒的確是站得住腳的……可是,也正因為如此,他更加的惱怒,自己損失這么大,想要問罪張恒,卻被倒打一耙,關鍵的是,他還偏偏理虧!

    于是,妖主立即就惱羞成怒了,他不打算講道理,冷厲說道。

    “本尊不跟你說那么多,你炸了我的祭品丹爐,害的妖王受傷,更險些毀掉本尊洞府……你已經三番四次,觸摸本尊的底線,若是不收拾你,本尊何以服眾?又豈能消解本尊族人的心頭之恨!”

    聞言,不等張恒回答,妖王們便立即開口。

    “妖主說的是,不殺他,不足以消我等心頭之恨!”白猿王原本有一身光鮮的白毛,此刻卻全部被燒光,成了渾身沒一根毛的禿子,他恨不得活吃了張恒!

    “此人該殺!”青蟒王眼中泛著殺意,只有簡短的一句話。

    “交給我來處理,我要活剮了他!”毒蝎王陰森開口,這一次,就他受傷最重,險些丟了性命!

    “丹魔必須死!”

    “沒錯。!”

    “殺了丹魔,殺了丹魔。!”

    其他妖族,也是群情激憤。

    他們看著張恒的眼神中,不僅有憤恨,更有恐懼。

    他們著實不知道,若是留下張恒,將來還會不會出什么意外,說不定,他們就會莫名其妙的丟了性命!

    別人煉丹救人,張恒煉丹要命!

    “你還有什么話好說?”妖主死死的盯著張恒,眼中殺機凜冽。

    “也罷!

    張恒慘笑一聲,卻是悲哀的看向妖主。

    “我的命,是妖主救得,既然妖主要殺我,那我也沒有什么話好說,只是可惜了天魂融血丹,我耗費無數心血,總算將其研究出來……我死了不要緊,可是此丹,只怕是再無出世可能了!”

    聞言,妖主卻是臉色一變。

    他難以置信的看向張恒。

    “你說什么?”

    “你研究出了天魂融血丹?”

    他的殺意,消散了大半,而是被震驚所替代,在那震驚之中,更有一絲喜色。

    “這是當然,本來這一爐丹,就有可能煉制成功,可惜,卻是炸爐了……”張恒搖頭嘆息道。

    “妖主,不可聽他一面之詞!”

    青蟒王忽然插話了,她就知道,張恒不會就這么認命,前幾次,他都是打動了妖主,躲過了災禍,但是這一回,卻沒有那么容易了!

    因為青蟒王,必須要借著這次機會將他殺死!

    “沒錯,他說研究出來就研究出來嗎?誰人能夠作證?”白猿王冷笑。

    “天魂融血丹難度極高,遠古時期的煉丹宗師都沒有端倪,就憑這個小子,在短短一年時間里,就可以研究出來?”虎王也不相信。

    聽著妖王們的話,妖主臉色又變得冰寒,他看向張恒。

    “口說無憑,你可有證據?”

    張恒思索少許,說道。

    “證據么……或許也有!

    他轉過身子,看向那一片廢墟,說道。

    “天魂融血丹是頂級靈丹,本身以頂級靈藥煉制而成,即便是炸爐,也定然不會將其完全摧毀,若是尋找,應該能找到一些痕跡……”

    不等他說完,毒蝎王便冷笑了起來。

    “簡直荒謬,方才那種爆炸,堪稱驚天動地,連大殿都被摧毀了,你的丹藥豈能留下殘余?”

    張恒不想爭辯,看向妖主說道。

    “有沒有,一看便知!

    妖主半信半疑,他看了張恒一眼,卻是走上前去,大袖一揮,立即便有狂風卷起。

    遍地殘骸,很快就被清理了干凈。

    而就在這殘骸被清理的過程之中,漸漸的有一縷丹香擴散了出來……

    “咦,那是什么?”

    妖主神色一變,伸出手,卻是抓來半枚燒的焦黑的丹藥。

    他沒有見過天魂融血丹,但是看著這半枚殘缺的丹藥,他的血脈,卻是忽然之間悸動了起來!

    幾乎在瞬間,他便肯定,這便是天魂融血丹!

    “你真的研究出來了?”

    妖主失聲叫道。

    在他有限的對丹藥的認知中,能夠讓他的血脈有所反應的,除了天魂融血丹還能是何物?

    “不敢欺瞞妖主,可惜,最終還是功虧一簣……”張恒苦笑了一聲,擺出一副引頸就戮的姿態:“妖主要殺我,那便動手吧,我的苦心就這么付諸東流,我本身,也不想活了……”

    青蟒王看到張恒這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卻是心里咯噔一聲,暗道不好。

    果然,下一刻,妖主如同變臉似得,殺意一掃而空,臉上竟然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瞎說什么?本尊怎么可能殺你?你有大功啊!”

    聽到這句話,妖王們幾乎要翻個白眼昏過去,尤其是毒蝎王,嘴角一陣抽搐。

    又,又有大功?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