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九十九章:黑霧

    第899章  黑霧

    “從今日開始,我便守在藥殿之外!鼻囹蹩粗鴱埡,碧藍色的瞳孔之中閃過一絲漠然之意:“妖使有任何要求,都可以交給我去辦……這一次,我定然會盡心盡力!”

    青蟒王沒有被妖主責罰,但是她心中,卻是憋著一股子氣。

    因為,始作俑者的張恒,同樣沒有受罰,反而還得了好處。

    尤其是她總有一種莫名的預感,就好像發生的這一切,似乎都在張恒的意料之中一樣……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青蟒王卻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

    所以,她決定自己干脆不修行了,就守張恒三年,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青蟒王客氣……”張恒說道,頓了頓,又露出猶豫之色:“要不,在給我一批野獸讓我來試藥?”

    青蟒王的眼角一陣抽搐。

    竟然還敢要拿野獸試藥?

    上一次試藥,弄得妖主洞府亂七八糟,人仰馬翻,再有一次還了得?

    最關鍵的是,這一番混亂,還跟她脫不了干系,嚴格來說,是她青蟒王玩忽職守,沒有把張恒的話放在心上,這才鬧出這么一樁事。

    此事,是她心中逆鱗,也是她的陰影。

    “試藥就不必了!”青蟒王毫不猶豫的拒絕,眼中隱隱有煞氣。

    張恒也不想過多刺激她,只是佯裝可惜的嘆了口氣,便沖著她拱了拱手,進入藥殿之中。

    望著他的背影,青蟒王的眼中滿是寒意。

    藥殿之中,張恒盤膝而坐。

    他的掌中放著三枚儲物戒,里面是妖主賞賜的靈藥,對于他來說,這是一筆意外橫財。

    本來,他心中所想,只是不被妖主責罰便足夠,卻沒有想到,妖主竟然還給了他驚喜。

    “越是如此,越是說明妖主對于天魂融血丹的重視……”張恒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也正因為如此,哪怕我搞出了這么大的亂子,他依然不愿意將我放到其他地方,因為只有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才能真的放心!

    “可是,我如果想要自由,就必須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也只有這樣,我才有一絲機會,脫離他的控制!”

    “所以,我絕對不能安分,我要搞出更大的亂子,我要讓他對我忍無可忍,將我發配出去!”

    張恒深吸一口氣,他的計劃,從一開始就已經定下,只是此刻,思路愈發的清晰。

    外界也不知道怎么樣了,按照時間來算,恐怕其他人已經離開了衡蕪洞天吧。

    可是他,卻被困在了此地!

    也正因為如此,張恒心中更有緊迫感,衡蕪洞天畢竟是獨立的空間,此地有屬于它自己的法則,譬如說,什么時候離開這片空間,早就有定數。

    而他錯過了這個時間,又該如何離開?

    就算他逃出妖主洞府,卻也不一定能離開這片空間,回到東州……

    此事,幾乎不可預料。

    但是張恒卻不得不去賭一把,因為留在這里,是伴君如伴虎,妖主對他虛情假意,妖王們恨不得一口吃了他……無論他能否煉制出天魂融血丹,都是死路一條!

    “這天魂融血丹,是很不錯的丹方,我已經推演了一半……此丹之效果,正如妖主所說,可以提純血脈……我若是能夠逃脫,便可以將這些靈藥一起卷走,煉制丹藥,培育靈獸!”

    張恒看似低眉順眼,但實際上心中卻在醞釀著許多危險的想法。

    藥童們恭恭敬敬的站在四周,也不敢去打擾他。

    相比于之前,他們更加敬畏了。

    “老爺真是了不得,隨便煉制的丹藥,居然讓野獸暴動……”

    “是啊,他是很了不起的煉丹師!

    “也很危險……”

    藥童們低聲交流,眼中滿是好奇之色,以他們的丹道造詣,并不能從張恒煉丹的過程中學到什么,但他們卻能感受到張恒手段的高超。

    “準備,開爐煉丹!”

    忽然之間,張恒開口了。

    他環視藥童們,說道。

    “告訴青蟒王,給我取一百份靈藥過來!”

    “是,老爺!币粋藥童匆匆走出去。

    “一百份?”

    青蟒王眉頭緊皺,天魂融血丹需要三百種靈藥,而這些靈藥,無一不是罕見之物,其價值,堪稱不菲,而妖主,卻每樣收集了數百份,可想而知,他花費了多么大的苦功!

    其中有不少,都是遠古時代妖域的老底子。

    可現在,就要拿出一百份供張恒揮霍,妖主不心疼,青蟒王都心疼了。

    “等著,靈藥一會兒便送到!”

    青蟒王沉思少許,還是決定遵命。

    妖主有言在先,凡是煉丹有關的事情,都要聽張恒的吩咐,她沒有理由阻止張恒,但是心中對張恒的感觀,卻更加惡劣。

    她卻是不知道,以她的性子,如果看一個人不順眼,那么無論這個人做什么,她都會生出厭惡感。

    就算是張恒老老實實,什么都不做,依然會讓她生氣。

    不多時,一百份靈藥送到了。

    張恒手掌一揮,三百個丹爐同時開火,他有一次開始煉丹。

    藥童們協助他的同時,也在監視,但張恒的丹道造詣何等之高,行云流水,順暢無比,看的藥童們如癡如醉,而他更是不動聲色間,便偷偷藏起三十份靈藥,算是中飽私囊了,只是卻無人知曉。

    張恒的煉丹之旅,仍然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而青蟒王,則是發了狠,帶著一隊妖兵,就駐扎在藥殿門口。

    她倒也有毅力,寧愿三年什么事情都不做,只盯著張恒。

    匆匆三個月過去,藥殿之中一直都沒有任何動靜。

    而就在此時,一股焦糊味道,忽然間從丹爐之中傳出。

    “老爺,丹藥好像燒焦了?”

    “是不是火候過大?”

    “丹藥都毀了嗎?”

    藥童們紛紛變色,他們發現,三百個丹爐之中,竟然在冒著黑色的霧氣。

    這黑霧,有些嗆鼻,就像是做菜燒焦了一樣。

    “丹藥沒有毀,我仍然在試藥,這是其中的一些藥理在沖突……”張恒很是沉穩,他手掌一揮,三百個爐蓋飛起,他指揮著藥童,竟然又往其中加入了不少靈藥。

    “冒黑霧說明有反應,有反應便是極大的好事,這代表著,我試驗的這些靈藥彼此之間,或是相融,或是排斥……”

    “你們不必慌張,打開門窗,把黑霧全部放出去!

    藥童們似懂非懂的點頭,他們聽從張恒吩咐,打開門窗,又用扇子吹風,把所有黑霧都吹了出去。

    “那是什么?”

    藥殿之外,黑霧彌漫而出,卻是引起了妖兵的注意。

    “來了!”

    青蟒王不僅不吃驚,反而有一種終于來了的喜悅感。

    因為她,早就預料到張恒不會就這么簡單的屈服,他一定會鬧出新的動靜。

    “這一次,我會盯著你,我倒要看看,在我的注視下,你還能搞出什么名堂?”

    青蟒王伸出手,捕捉來了一縷黑霧。

    卻是沒有發現任何奇怪之處,除卻有些刺鼻嗆人……

    “難道是煉丹燒焦了?”妖兵統領疑惑問道。

    “沒這么簡單!鼻囹跸嘈抛约旱闹庇X,這黑霧,絕對沒有表明上這么無害。

    她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卻是死死的盯著這些黑霧的彌漫。

    霧氣上涌,漸漸的升空,卻是離開了妖主洞府。

    “跟上去看看!

    青蟒王神色一動,帶著幾個妖兵追了上去。

    黑霧不斷的上涌,離開了妖主洞府后,便遇到了水,但是,它卻并沒有與河水相融,更沒有就這么被稀釋掉,而是依然不斷的升空,最終,離開了河水,裊裊的升起,進入了高空,消失不見。

    “這黑霧之中,到底有什么名堂?”

    青蟒王眼中滿是警惕之色,她索性不動了,就站在河面上。

    這一站,便是足足七日。

    七日之后,天空之中忽然間陰云密布,有雨水,嘩啦啦的降落。

    “原來如此!”

    青蟒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自認為看出了張恒的小伎倆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