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五十一章:他就是柳白

    第851章  他就是柳白

    張恒很平靜,平靜的就像是波光粼粼的湛藍海面。

    可是大海終究只是大海,平靜只是暫時。

    熟悉的張恒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在關鍵時刻,越是會表現的平靜。

    平靜的讓人感覺有些可怕!

    “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莫非他還要掙扎!”

    眾人望著他,眼神漸漸變得復雜了起來。

    哪怕青云道人,此刻也緩緩望了過來,他的眼眸之中,有著一縷震撼。

    在他們看來,張恒已經不是瀕臨絕境,而是,深陷絕境之中,無法自拔!

    還有一天的時間,他能怎么樣?難道還能連破三關嗎?

    “此人之戰意,讓人敬佩,或許我明白他究竟為何能走到今日這一步的原因了……”瑤池圣女喃喃說道。

    “不過是自不量力而已!迸钊R圣子卻是哂笑,眼眸之中掠過了一抹不屑之色:“秋后的螞蚱,無論再怎么蹦跶,也終究要迎來死亡!”

    在所有人的凝視之中,張恒往前踏了一步。

    就在這一步踏出的瞬間,他整個人的氣質陡然大變,那平靜如水的面孔,就像是暗流洶涌的大海,陡然之間了起來。

    他仰望天空,死死的盯住了那限制了他自由的符篆。

    “一擊,只差一擊,便可以將其破開!”張恒深吸一口氣,他的眼眸之中,漸漸涌出一抹瘋狂之意。

    他的手,忽然間往前一探,在他掌中,一桿淡金色的魂幡,緩緩的出現。

    “這是……”

    冷若霜驀然站起,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張恒手掌一揮,魂幡陡然間擴散開來,剎那之間,天翻地覆,日夜顛倒,一張無形黑幕,籠罩蒼穹,滾滾霧氣洶涌而出,天地之間,數百萬陰魂踏出。

    五大主魂,站在數百萬陰魂之前,眼眸之中閃爍著血光。

    “陣起!”

    張恒一聲冷喝,他的頭,猛地抬起,眼中露出一片殺機和戰意。

    飄香樓……他記住了!

    天符道人……他也記住了!

    區區元嬰,竟然能把他逼迫到這一步……然而,并沒有用,張恒有足夠的自信,要么就徹底將他殺死,一旦給他絲毫機會,他都將毫不猶豫的將其握!

    就在他一聲冷喝之下,那數百萬陰魂,陡然間震動了起來。

    他們邁著整齊的步伐,就像是訓練有素的精銳十足,組成了五個煞氣滔天的大陣。

    “陣魂合一!”張恒嘶吼。

    就在他略顯沙啞的聲音傳遞而出的時候,那五座大陣,卻是陡然間融合在了一起!

    與大陣一起動的,還有五個主魂。

    五個主魂,融為了一體,五個大陣,融為了唯一!

    當他們完全相融的瞬間,一股滔天氣勢,陡然之間沖霄而起。

    “這是什么靈器?”

    圣地的元嬰老怪猛地站起,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此生,還從未見過這等異寶。

    數百萬陰魂,五個兇戾的主魂,合二為一后,所散發出的氣息,竟然讓他們都不得不側目!

    “柳白!”

    陡然之間,一個滿懷怨毒恨意的聲音響起。

    “柳白?”

    “誰是柳白?”

    眾人心中一震,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那人,正是冷若霜!

    她美麗的面容已經變得扭曲,眼眸陰沉的可怕,整個身軀都因為胸中的怨恨而變得顫抖了起來,她幾乎咬碎了牙齒,一字一頓的說道:“此人,就是柳白!”

    “你是說,張恒是柳白,柳白是張恒!”飄香樓的元嬰老怪面色大變。

    “正是,我認得這件寶物……之前,他就是用這件寶物,將我重創!”冷若霜雙拳緊握,一股冰冷煞氣,從她的身上呼嘯而出。

    她的妹妹,便是被柳白擄走,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早已隕落。

    這個仇恨,不死不休!

    “我的天,張恒還真是柳白!”

    “飄香樓居然沒有冤枉他!”

    “張恒就是柳白,柳白就是張恒!”

    眾人一片嘩然,卻是被震撼的不輕。

    尤其是那些之前還在思考到底是張恒強大,還是柳白強大的修士,更是有一種荒謬之感。

    這,有什么好爭執的呢?

    張恒就是柳白,柳白就是張恒……難道讓張恒左手對付右手不成?

    心中的荒謬之意最為強烈的便是瑤池圣女,她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卻是氣不打一處來。

    當初,她可是讓柳白教訓張恒的。

    想想當時柳白那詭異的神色,她忽然間有所明悟,手指死死的捏住了衣角,怒視著張恒。

    “混蛋!”

    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傻子,被無情的戲弄了。

    張恒沒有去管別人怎么想,怎么看,他的眼中,只有那道符篆。

    “再融!”

    他心中的唯一念頭,便是破開符篆。

    話音落下的瞬間,那一座滔天大陣,便與主魂再度融合,這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下一刻,那新生出的巨大主魂,竟然一步邁出,融入到了張恒的身軀之中!

    就在相融的那個瞬間,張恒便噴出了一口鮮血!

    數百萬陰魂的兇煞之氣,五個主魂的滔天殺念,全部融到了他的身體之中,可想而知,他承受著多么巨大的壓力?

    張恒頓時有一種全身要爆開的感覺,體內的靈力,也都變得凝固了起來,他的身體,早已不堪負荷,達到了極限。

    他的雙目血紅,數百萬陰魂的殺念匯聚成了他此刻的雙眸。

    凡是直視他雙眼之人,心中皆是一震,因為這雙眼中的戰意與瘋狂,是他們平生僅見。

    張恒整個人如同瘋狂了一般,他的頭發飄起,悍然沖出,一拳朝著乾坤符砸去。

    “此人難道瘋了嗎?”

    所有人都因為張恒的瘋狂舉動而頭皮發麻,即便是恨他入骨的冷若霜,此刻也有瞬間的呆滯。

    漸漸地,張恒的頭發也變得血紅,他的眉毛也變得血紅,但是他的面孔,卻是蒼白了到了極致,他的體內仿佛要爆炸一般,狂暴的力量,瘋狂的破壞著他的身體,可是他已經不管不顧,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精神,全部都集中在拳頭之上。

    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破開符篆!

    “破!”

    張恒一拳轟在了符篆之上。

    乾坤符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它最后的力量,全部涌出,匯合著此地充盈的天地靈氣,形成了一道堅硬的防護。

    然而,在張恒如此瘋狂的一拳之下,這一道防護,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一股寂滅之力,陡然間擴散了開來,這是足以毀滅一切的恐怖力量!

    砰!

    一聲轟鳴,傳遞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緊接著,便看到乾坤符所在之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靈力漩渦。

    這個靈力漩渦之中,到處涌動著狂暴的力量,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就連神念都無法探查。

    “他出來了嗎?”

    有人心驚膽戰的詢問。

    下一刻,他們就看到一個瘦削的人影,從漩渦之中踏出。

    “出來了!”

    “他真的破開了乾坤符!”

    “張屠夫再次創造了奇跡!”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竟然引起了眾人的接連響應,似是歡呼,似乎又是驚恐的呼喊。

    張恒的雙眸依舊血紅,他血紅色的長發胡亂飛舞,數百萬錯綜復雜的念頭沖擊著他的腦海,卻被他深深壓下……他知道,此刻自己要做什么事情?

    張恒的目光,放在了通天樓上。

    下一刻,他便整個人飛出,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沖入通天樓之中。

    這一幕,來的太快,他的敵人還沒有想好到底要不要阻攔,他便已經進入了通天樓之中。

    “此子該死!”飄香樓的元嬰老怪怒吼。

    他竟然真的是柳白!

    早知如此,他們直接出手斬殺,又怎么會讓他活到現在?

    “他已經注定要死!”

    姬鯤鵬陰翳的看著通天樓。

    “還有一天的時間,根本就不足夠,他莫非還能逆天不成?”

    話音剛剛落下,通天樓第一層,便閃爍出了從未有過的璀璨金光!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