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二十七章:大嘴巴的懷疑

    第827章  大嘴巴的懷疑

    女子穿著淺色素裙,眉如遠黛,肌膚如白雪,腰肢纖細,薄紗遮掩的臉頰上,清眸流盼,天地為之黯然失色。

    尤其是她身上所透露出的絕佳氣質,更是讓她有一種高不可攀的貴氣,當屬天地罕見。

    方才還算是熱鬧的眾人,在看到這個女子后,此刻立即變得寂靜了下來,他們目光或是熱切,或是忌憚,或是好奇的看向這個絕美的女子。

    丁思凡!

    此女從天空中緩緩降落,許多人的目光從她這個九州第一美女身上掠過,放在她身后的幾個人身上。

    其中兩個婦人,讓段金申和黃老鬼這等大圓滿的修士,也露出了忌憚之色。

    顯然,能讓他們忌憚的,只有同類。

    “本以為瑯琊洞府應該早早被人捷足先登了,沒想到,卻有這么多前輩,道友在此,當真是讓人有些驚訝!倍∷挤裁理鬓D,調笑說道:“只是諸位前輩不進入洞府爭奪法寶,卻站在外邊,這是為何?”

    原因為何,恐怕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親自布局的丁思凡,卻是裝作沒事人一樣,輕描淡寫的就把自己給摘了出去。

    “丁仙子不知,瑯琊洞府有很強大的傀儡守護,我等之前曾經有過一次強沖,結果卻死傷慘重,無奈之下,只好在外界等待,等到人足夠多了,再聯合起來滅掉那些傀儡!”

    向云上前,拱了拱手,態度很是謙卑。

    他的眼里,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喜色,飄香樓的人居然也來了,看來進入洞府,總算是有希望了。

    “哦,是什么樣的傀儡,竟然能攔得住段前輩和黃前輩?”丁思凡看向二人。

    “老夫方才自行去探了探,里面傀儡眾多,其中甚至還有堪比金丹圓滿的強大傀儡存在,他們忽然襲來,險些讓我受傷,只好狼狽退出!倍谓鹕晗氲阶约褐暗慕洑v,眼里有些后怕。

    “那是你姓段的沒本事……不過話說回來,你要是死在里面,卻是可喜可賀,可惜可惜啊……”天魔宗的黃老鬼冷笑說道。

    “黃老鬼,若是不服,你我可以做過一場,我倒要看看你的天魔屠圣決修煉的如何!”段金申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陰測測的看向黃老鬼。

    張恒看到這一幕,神色卻是微微閃爍,最強大的兩家不和,這對于丁思凡來說,卻是一件實實在在的好事,更方便他從中牟利。

    果不其然,她眼中的笑意更加濃郁了三分。

    “喂,你盯著丁仙子看,該不會是看上她了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張恒回過頭,卻是有些頭痛,不知何時,獨孤勝居然摸了過來,正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這個家伙可是惹麻煩精……”張恒想起之前在通天城的經歷。

    獨孤勝一張破嘴,很是陰損,吸引了大量人的火力。

    這還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這家伙很是聰明,若是接觸的多了,很有可能被認出來。

    以他這張破嘴,搞不好就要把張恒的真實身份給泄露出去。

    所以,張恒擺出一副冷漠姿態,并不理會他。

    “姓柳的,你別這么狂!豹毠聞俸茏詠硎斓臏愡^來,指著自己的大臉,說道:“我,天魔宗少宗主,認識認識?”

    張恒嘴角一抽,干脆閉上了眼睛。

    “你不敢跟我說話,是不是心虛?”獨孤勝一只手托腮,眼中滿是思索之色。

    “讓我想想,你為什么心虛呢?”

    見張恒還沒有回應,他嘿嘿一笑,說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對丁仙子有意思,怕我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你放心,你要是跟我混,我罩著你,把你介紹給丁仙子,她會給我幾分薄面的,到時候你們說不定還真有戲!”

    他很不要臉,自吹自擂,說的好像自己面子很大似得。

    看到他這樣,張恒愈發的堅定了不理會他的心思。

    “老柳,別這么沉默嘛,說說,你是什么時候無可自拔的愛上丁仙子的?”

    他拍打著張恒的肩膀,連稱呼都變得親切了起來。

    明明張恒都沒有搭理他,可是在他人看來,卻像是二人相談正歡似得。

    “我給你講,我最擅長撮合圣女姻緣了,張恒張屠夫聽過沒有?他和瑤池圣女那一場驚世駭俗的虐戀,就是我,本少宗主,親自撮合的!”

    他得意洋洋的說道。

    “驚世駭俗的虐戀?”張恒眼角一抽,終于忍不住開口了。

    “怎么樣?聽說過吧?”他搓著手說道。

    “沒聽過!睆埡愫莺莸目戳怂谎,說道:“瑤池圣女冰清玉潔,如同神女臨凡,那是何等的圣潔,怎么可能與他人有那種關系,你不要憑空污人清白!”

    “老柳,你這話就有點扯淡,我兄弟張屠夫跟瑤池圣女那點破事,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我告訴你,我兄弟張恒,親口跟我說,他和那瑤池圣女切磋了一夜,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幽靜的小閣樓上,詩情畫意,真是美妙啊……”他吞了吞口水,似乎有些羨慕。

    “胡言亂語!”

    張恒咬牙切齒,他忽然間有些明白了,這個消息為什么會傳播的這么快,搞不好就有這個大嘴巴的功勞。

    “我可沒說謊,怎么樣,你求我吧,你求我,我就幫你撮合丁仙子!”獨孤勝擠眉弄眼的笑道:“雖然你不如我那兄弟,但是你也算是年輕俊杰了,有我給你做媒,成功率有保證!”

    二人正在糾纏之時,丁思凡卻是一句話將火氣越來越大的兩個老家伙給分開了。

    “二位前輩,現在可不是斗法的時候,若是你們二人斗得不可開交,好處,可全部都由我飄香樓拿走咯?”

    半開玩笑的一句話,讓兩個金丹圓滿的強者神色微微一凜,他們怒視了對方一眼,卻是不約而同的退開。

    “也罷,今日就放過他一馬!倍谓鹕甑f道。

    “殺雞屠狗罷了,何時都行,也不必趕在今日!秉S老鬼說道。

    二人眉眼之中殺機縱橫,可到底是閉上了嘴巴,不再有過激的動作。

    丁思凡見此,微微一笑,她的目光,掠過了眾人,忽然之間在張恒的身上定了定。

    “沒想到,柳道友也來此了!

    幾乎壓抑不住想要暴揍獨孤勝的張恒趁勢起身,一步步的走了過來,對著丁思凡拱了拱手。

    “見過丁仙子!

    他松了一口氣,總算是擺脫獨孤勝了。

    這個大嘴巴,滿口胡咧咧不說,偏偏還鬼精鬼精的,方才竟然有些懷疑他的身份,明里暗里的想要打探他的底細。

    “還說不喜歡丁思凡,人家輕輕一叫,便屁顛屁顛的湊過去,真是一條舔狗,就你這副德行,別想追到女神了!彼掳,卻是皺起了眉頭:“不過,這家伙面對美女如此熱情,卻是和張恒走的是兩條路線,那個家伙,可是一直保持冷漠的,反其道而行之,用高冷來俘獲美女芳心……”

    “難道說,他真的不是張恒?”

    “亦或是,他是故意擺出這副模樣給我看的?”

    獨孤勝是真的有了懷疑,這世間哪有那么多妖孽?他思前想后,總覺得不對勁。

    張恒不可能不來元嬰洞府,以那個家伙的性格,偽裝成另一個人,完全沒有難度,他觀察了不少人,總覺得這個柳白最有嫌疑。

    突然冒出來,年紀不大,來歷神秘,偏偏戰斗力強的不像話,不懷疑他懷疑誰?

    “柳道友客氣!倍∷挤残闹形⑽⒂行╁e愕,她倒也沒有想到,柳白居然會對她如此“熱情”。

    畢竟在石臺上的時候,他顯得很是霸道,殺伐果斷,完全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沒想到在面對她的時候,卻是和那些庸俗之人,并沒有什么兩樣,以至于讓她的興趣,也弱了下去,她只是簡單的對著張恒點了點頭,便挪開了目光,看向瑯琊洞府那巨大的門戶。

    “諸位前輩,道友,寶山就在眼前,我等現在不去取,更待何時?”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