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二十三章:水府

    第823章  水府

    蒼穹之上,一個黑衣男子懷中抱著一柄翡翠玉劍,飛馳而過。

    只是他的眼眸之中,卻滿是思索之色。

    “如果跟我想的一樣,那么事情就有意思了……”

    此人,當然是張恒。

    他從姜凡口中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后,便將其抹殺了。

    別看他此刻服服帖帖,可若是給他機會,他定然會露出本性。

    和其他人一樣,姜凡的魂魄,也交給主魂吞了。

    這是最保險的方法。

    在前世的時候,很多大宗門都有特殊的法門來確定弟子生死,有的人斬殺了大宗門弟子,自以為做的隱秘,可實際上,卻在他殺人的那一刻,身上便留下了印記。

    不需要多久,就會等來大宗門的尋仇。

    張恒不知道蓬萊圣地有沒有類似的法門,但是為了安全起見,神魂俱滅,是最好的結果。

    對于他來說,姜凡等人不過是小角色,他已經完全拋在腦后,此刻,他思索的是飄香樓的事情。

    他還記得,自己剛剛進入衡蕪洞天的時候,曾經在一片殘破的宮闕之中,找到過一塊石碑。

    石碑之上,記錄著“祁氏”一族的豐功偉績。

    而飄香樓的主人,又叫做祁白雪。

    二者,會不會有聯系呢?

    張恒深吸口氣,他已經抓住了主要脈絡,大概猜到了一些事情,只是還不夠清晰。

    “紙包不住火,我遲早會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張恒取出一張羊皮地圖,大概確定了下方位。

    封著饕餮血液的地方,就快要到了。

    張恒從空中降落,來到了一條大河前方。

    這是一條湍急的河流,其寬度,堪比黃河,一眼望去,滔滔不絕,流向遠方。

    在河水之中,有不少游魚游動,張恒甚至還察覺到了妖獸的氣息。

    這也是正常,偌大一條遠古時期的大河,再加上此地靈氣濃郁,若是不出幾頭妖獸,那么反倒是怪事。

    “丁思凡曾經說,此地危險大于機遇,倒是不假!”張恒粗略的感應,便找到了數頭金丹境界的大妖。

    一旦進入了水底,想必是大妖會更多。

    而且最關鍵的,對于修行者而言,在水底與妖獸作戰,天然就有些不利。

    除非身上有避水珠這樣的寶物,能夠完全抵消在水中的不適。

    可惜,張恒沒有,所以他只能捏了個避水咒,便躍入了水中。

    他下落到水底,施展水遁之術,朝著前方沖去。

    “吼!”

    有一頭足有七八米長的怪魚忽然間躥出,口中發出刺耳的叫聲,巨大的魚尾,直接便朝著張恒拍擊了過來!

    早在他下水的那一刻起,便被不少妖獸盯上了。

    修行者斬殺妖獸,取其妖丹,骨血,皮毛,妖獸若能殺死修行者,一口吞下,也是滋補。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妖獸也好,修行者也罷,地位都是同等,究竟誰是獵殺者,誰是獵物,則是完全由實力來定。

    “滾開!”

    張恒早就有所戒備,他一拳轟出,將數百米范圍的水流全部抽干,融入到了這一拳之中。

    水底之下,竟然出現了一片沒有水流的真空地帶。

    轟!

    一拳砸出,水流糅成了一個巨大的水球,重重的撞在了怪魚身上。

    它凄慘大叫,身體爆開一團鮮艷的血花,卻是直接飛了出去,一命嗚呼。

    距離此地三里之外,一條足有數十米長,五六米寬的巨大水蟒看到這一幕,冰冷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

    方才襲擊張恒的怪魚,還沒有凝聚妖丹,但它距離凝聚妖丹,也就只有半步的距離。

    也正因為如此,它看到修行者,才如此的急切。

    只要吞了張恒,將其消化,那么它便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大妖。

    可是,它卻沒有想到,作為準大妖的它,居然會被張恒隨手一拳便砸成粉碎!

    這一幕,不僅僅讓它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還給那些在暗中觀察的大妖們提了個醒。

    這個修士,不是善茬!

    那巨大的水蟒,便搖曳著尾巴,直接轉身離去。

    方才但凡張恒擊殺怪魚耽擱一點時間,它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可問題的關鍵就在于,張恒只用了一拳,看起來是那么的隨意,便直接抹殺掉了怪魚!

    這等于給它釋放出了一個準確的信號……你不是我的對手!

    作為妖獸,趨利避害是本能,水蟒不愿意招惹張恒,自然退開。

    和它一起退走的大妖,不在少數。

    感受著冥冥之中的窺視感少了許多,張恒也松了一口氣,他倒不是懼怕這些普通大妖,他擔憂的是,若是與這些大妖交戰,很有可能會引出妖丹后期的大妖!

    妖丹后期的大妖,比金丹后期的修行者還要難對付一些,更何況還是在水底,張恒不愿意節外生枝。

    如果說,妖丹后期的大妖他不愿意招惹的話,那么妖王,他則是只能退避三舍,若是遇到了,只怕是性命堪憂。

    什么是妖王?

    進入妖嬰境界,度過化形天劫,能夠化為人形的便是妖王!

    方才,有一縷神念,隨意的掃過張恒,便讓他有驚心動魄之感……那便是妖王!

    很顯然,水底有妖王存在。

    所以張恒不敢放肆,在擊殺了怪魚之后,他也沒有過多殺戮,就算是有不長眼的小妖來找他麻煩,也只是將其擊退而已。

    這,是便是他前世修行所積攢的經驗。

    此舉,不在于博取妖獸好感,只是為了證明,自己并不是那種獵殺妖獸的修士。

    果不其然,在他這么做了之后,漸漸地,窺視他的妖王也就更少了。

    “在外界,大妖很是罕見,也就那黑山脈之中,還存著幾頭大妖,只是他們生存艱難,很是小心,絲毫不敢與人為難……妖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它們這么做,倒也無可厚非,可是在這水底,大妖眾多,妖王更是不止一個,竟然也沒有過于為難我,這又是為什么呢?”張恒一邊找尋封存著饕餮血液的水府,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

    “只有兩個可能,第一,這里的妖獸也被嚇破了膽,看到人族修士,不愿意結仇!

    “或者說,便是它們還有其他的使命!”

    這個猜測,讓張恒心頭一跳。

    妖族與人族終究還是對立狀態,若是有朝一日,它們使命完成,成功的踏出了此界,來到了地球,那么會出現什么情況?

    他可是很清楚,妖獸吃人,那是本能,這就跟人吃牛肉,羊肉一樣。

    如今地球上數十億人口,對于這些饑餓的妖獸來說,可都是美餐,它們不可能管得住自己。

    但,這對于張恒還有些遙遠。

    至少目前來看,妖獸不會踏出此界,而他,也沒有實力阻止。

    “到了!”

    按照地圖標記,他終于找到了水府。

    前方有一座水草纏繞的珊瑚,張恒灌入靈力進去,珊瑚發出淡淡的光芒,就看到前方的巖石,陡然間朝著兩邊分開,露出了一個幽深的通道。

    “這就是水府所在!”

    張恒踏入通道之中,果然發現水流都被擋在了外面,此地干燥無比,并且空氣流通。

    通道兩側,鑲嵌著碗口大小的夜明珠,不知過去多少歲月,依然綻放光華。

    修行者的洞府,可不僅僅是在山林之中,在那海外群島,水底,地底,甚至云端,都有可能是修行者的立錐之地。

    張恒邁步向前,發現這座水府并不算大。

    姜凡之前說過,這座水府只是原主人暫居之所,修行過一段時間后,便將其荒廢,只是在這里留下了一滴饕餮血液而已。

    所以,很快張恒便走到了水府的正中心。

    他抬起頭,一眼就看到了擺在一座血色珊瑚之上的琉璃玉瓶。

    玉瓶之中,封著一滴鮮艷的血液。

    那,便是饕餮之血!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