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八十四章:一往情深

    第784章  一往情深

    “小子,這就是你說的十個金丹?”

    沐乾坤滿臉都是愕然之色。

    “難道不是嗎?”張恒微微一笑,卻是回過頭來,看了他們一眼。

    在凝聚主魂成功后,張恒便開始煉制傀儡了。

    已經有過成功經驗的他,再次煉制起來,自然是駕輕就熟。

    十個傀儡,很快就煉制成功了,讓人遺憾的是,這十個家伙,都只是金丹初期的實力,并且還是比較普通的那一種,指望他們派上大用場,卻是不大可能,但是做一點看家護院的小事,倒是非常合格。

    這十人,看起來活靈活現,完全沒有傀儡的僵硬之感,他們齊齊踏前一步,拱手說道。

    “拜見前輩!”

    沐乾坤凝視著他們,吞了吞口水,說道。

    “小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是剛剛才出關的對吧,這十個道友,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我……”

    疑點著實是太多了。

    別的不談,張恒自來到月光谷后,直接就進入了閉關狀態,至于說這些人會不會是偷偷潛入進來的……沐乾坤知道這不可能,這段時間,月光谷堅壁清野,有金丹修士日夜巡視,這群人不過只是金丹初期而已,憑什么能夠避過他們的耳目?

    “歡迎諸位道友!钡ぴ谱雍鋈婚_口,打斷了沐乾坤。

    他使了個眼色。

    沐乾坤忽然間明悟過來,閉上了嘴巴,不再詢問。

    很顯然,這是張恒的一個大秘密,這十個“人”的來歷,很不簡單,與其將事情完全弄清楚,倒不如裝糊涂。

    張恒掃過丹云子一眼,不愧曾經執掌一個門派的老狐貍,這審時度勢的能耐,比當散修的沐乾坤強出了許多。

    傀儡術一事,的確不適合傳出去,他們不問,自己也樂得繞開話題。

    張恒的目光,避過他們,緩緩看向眾女。

    一時之間,眾女的美眸也是閃爍了起來,有感性些的,甚至已經有了幾分淚光。

    半年以來,她們所承受的,實在是超乎想象。

    一夜之間,什么都變了,溫室里的花朵,被暴風雨的殘酷所震撼,修行界血腥的一面,撲面而來。

    她們默默的承受著一切,露出了自己堅強的一面,可只有她們自己才知道,瘦弱的肩膀,承受著如此巨大的壓力,是多么的艱難。

    幸運的是,張恒回來了。

    他回來了,就夠了。

    眾女心中有一種情緒,叫做幸福感。

    而張恒,卻也是心緒萬千。

    自回來之后,他馬不停蹄的廝殺,并沒有太多時間與眾女相處。

    如今,一切都過去了,他終于能夠好好的看著她們。

    他的目光,掠過蔡言芝,洛依然,沐晴,柳如玉……最終,在江紅鯉的身上定格。

    江紅鯉身穿青色衣衫,并不華麗,反而看起來有些樸素,但是卻無法掩蓋她清麗的容顏,完美的身體,黃金比例,那一雙標志性的長腿,更是分外的吸引人眼前。

    滿頭青絲被一縷綠色的發帶隨意束著,倒是有幾分修行者的灑脫之意,長發柔順的垂下,威風吹風,青絲飄揚,透著強烈的出塵之意,她身上的氣質已經大變,隨著修為的增長,愈發給人一種光彩奪目的感覺。

    視線上移,江紅鯉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淡淡的眉毛,噙著笑意的嘴唇,還有那一雙如水般的眸子。

    尤其是她的眸子,定定的看著張恒,仿佛彼此的心意相通一般,她也被張恒的那種情緒,所感染到了。

    一時之間,她眼角有酸意涌動,淚水差點要流淌出來。

    可是,江紅鯉畢竟不是那種哭哭啼啼的小女人性格,她吸了吸鼻子,微微揚起脖子,卻是壓住心中的酸意,用一種滿不在乎的語氣說道。

    “別以為你看著我,我就不會計較你這半年不回來所犯下的錯!

    然而張恒,卻是淡淡一笑。

    他的笑容,讓江紅鯉也是一愣,因為她從來都沒有看過張恒露出這樣的微笑。

    從那一抹笑容之中,她不難感受到張恒那濃郁的情感。

    下一刻,張恒忽然間踏前一步,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情感,伸出雙臂,直接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直接將江紅鯉,狠狠的摟進了懷中。

    張恒突然的舉動,把江紅鯉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她下意識的驚呼一聲,臉上涌出一抹緋紅,同時也掙扎了起來……然而,張恒抱得很緊,根本就不給她半點掙扎的空間,他重重的抱著江紅鯉,鼻息貼著她的身體,重重的嗅著她身上的味道。

    對于張恒來說,江紅鯉在他心中一直都有著特殊的地位。

    穿越到地球后,他是喪家之犬,被眾人歧視,詰難,攻擊……雖然他并不在乎這些東西,但是一股油然而生的孤獨感,卻是占據了他的心靈。

    他上一世,本來就是獨來獨往的性子,這一世來到地球,更是孤獨到了極致,或許,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他依然會成為強者,走上和上一世一樣的道路,但,是江紅鯉的出現,改變了他的道路,將他封閉的世界,打開了一道縫隙……

    想想看那個時候一心一意要保護他的江紅鯉,張恒心中就越是柔軟,他深深的擁抱著江紅鯉,恨不得將她的身體融入到自己的體內。

    對于他來說,這是數千年來的頭一次。

    江紅鯉不再掙扎了,她當然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所表露出的強烈卷簾,她輕輕咬著紅唇,額頭緩緩的貼在了張恒的肩膀上。

    “這小子……”

    沐乾坤有些吃驚的看著這一幕,卻是哭笑不得。

    對于他們這種老家伙來說,看到這樣的畫面,著實是有些尷尬。

    不過,他卻是忽然之間,覺得和張恒的距離更近了些,無所不能的他,原來也有這么小兒女姿態的時候。

    其他眾女怔怔的看著相擁的二人,美眸卻是變得暗淡了起來,她們的心中,更是難免那一抹酸澀之意。

    她們很清楚,能讓不善于表達情緒,木訥的張恒露出這般的卷簾姿態,江紅鯉在他心中的地位,該是何等之高?

    恐怕這輩子,她們也沒有超越的可能了吧?

    相擁終究有松開的時候,當二人緩緩分離后,江紅鯉的俏臉已經通紅,她有些羞惱的瞪了張恒一眼,卻是惡狠狠的說道。

    “混蛋!

    張恒摸了摸鼻子,也有些意外自己剛才的沖動。

    他修行了數千年啊,居然會這樣,這不是愣頭青小伙才能做出的舉動么?

    “我要罰你!苯t鯉忽然開口。

    “罰什么?”張恒說道。

    “我還沒有想好,那么你這段時間哪里都不許去,就待在我身邊,等到我想到之后再說!苯t鯉哼了一聲,說道。

    張恒眼里的笑意,卻是一滯。

    別的要求都好,可是這……

    “你又要出去?”

    這下子不光是江紅鯉,就是其他眾女,也皺緊了眉頭。

    “我與人有約,要去赴約,此事,對我至關重要,或許能讓我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張恒心中嘆息一聲,卻是說道。

    江紅鯉沉默了少許。

    她看著張恒,心里頭卻是說不出什么滋味。

    “你去吧!

    終究,她嘆息了一聲,說道。

    有的時候,這就是作為女人的無奈。

    能力不足的時候,男人想要做什么事情,并不能幫得上忙,這個時候,她能做的,只能是不給他添亂。

    “抱歉!睆埡憧聪虮娕。

    “小子,怎么不跟我說抱歉,老夫也想你想的緊吶!”沐乾坤突然開口,眼里滿是促狹之色。

    不過他的插入,無疑打破了雙方的尷尬。

    張恒看向他,卻是笑了笑,說道。

    “前輩,正好有幾件事要交代你!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