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五十五章:師兄妹

    第755章  師兄妹

    劍宗,位于浮沉山脈中。

    所謂浮沉山脈,是鳳棲州的一處奇跡之地。

    據說在遠古時期,此地乃是一處盆地,后來,天地變化,日積月累,此地竟然慢慢變成了山脈。

    又過去了數千年,山脈再次消失,又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等到劍祖發現此地之時,儼然又是一片山脈了,許多人都說,浮沉山脈有大密藏,不然不可能有這種詭異的事情發生。

    可實際上,多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來尋寶,但是都沒有任何發現。

    直到劍祖選定了此地,在這里開宗立派后,浮沉山脈才穩定了下來,沒有再發生變化。

    朝霞初生,嫩綠的葉子上還沾滿了露水,許多人就已經踏在了上山的路上。

    多是一些求仙緣的少年。

    當地有傳說,心誠則靈,只要有誠心,仙人就會收留,并且傳下仙法。

    事實上,能不能被劍宗收入門墻和心誠不誠無關,只要有資質,劍宗自然會收徒。

    沒有資質的人,就算是叩首萬遍,精誠所至,金石也不一定會開。

    除卻這些苦苦求道的少年之外,更多來往的,則是修行者。

    劍宗作為鳳棲州的巨頭,每天來往的修行者,自然是很多的。

    有的是來訪友,有的是做任務,有的是奉宗門命令,給劍宗朝貢的,而有的,則是單純的有求于人,想要和劍宗攀上關系……

    “眾生碌碌,欲求解脫,必然要踏上修行之路,可惜,如今天地大變,有修行資質的人越發的少了,或許再過個千年,世間就再也沒有修行者誕生了吧!

    高空之上,一個騎鶴的男子望著底下攀山的少年們,感慨說道。

    “趙師兄又開始傷感了……”一個無奈的聲音響起,在他邊上,同樣也有個騎著白鶴的綠衣女子,此刻卻是輕撫著額頭,一副受不了你的模樣。

    “師妹,我可沒有說錯啊,現在的情況不就是這樣嗎?”趙師兄搖了搖頭,說道。

    “是這樣沒錯,可是和我們又有什么關系呢?”師妹撇了撇嘴,說道:“天塌了自然有個子高的頂著,那些大門派的前輩們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我們清虛觀,不過是小門小派,怎么也輪不到我們來思考修行者的出路吧?咱們現在,可是自身難保啊!

    聞言,師兄的臉色卻是黯淡了下來,嘆息說道。

    “是啊,黑風山的人逼迫日甚,師父讓我們來劍宗搬救兵,唉,何其難也,劍宗的人眼界何等的高,哪里看得上我們的這點孝敬?可是若是劍宗不肯出手,我們清虛觀可就危險了!

    師妹恨恨的咬了咬牙,說道。

    “該死的黑風山,明明是他們濫殺無辜,我等出頭制止,本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想到他們居然還記恨上了我們,幾十年來無時無刻不想著和我們作對,那些名門正派,嘴上仁義道德,到了關鍵時刻,卻是沒有一個肯幫我們的……最可恨的是,他們居然還被黑風山收買了,不僅不幫忙,而且還在暗地里給我們使絆子!”

    趙師兄望著底下那些滿懷期待的少年們,一如看到了修行之前的自己。

    “世人都道修行好,可誰又知道,真的踏上這條路,會有多少的無奈,和多少的身不由己呢?”

    他心中暗暗感慨,表面上卻不多言,生怕師妹說自己又在傷感。

    “師父說了,黑風山能買通其他門派,卻買不通劍宗,我們唯一的希望,便是劍宗能夠收下我們的禮物,幫我們度過生死難關!

    說著,趙師兄取出一枚錦盒,端詳了少許,眼中滿是期望。

    看著這個錦盒,師妹的眼中卻滿是好奇之色。

    “師兄,這里面到底裝的是什么?”

    “一路上,你都問了我第八次了!睅熜譄o奈。

    “你告訴我嘛!”師妹嘟起嘴巴,說道:“師父不告訴我,你也不肯告訴我,難道還有什么秘密要特意瞞著我嗎?”

    “師父待你如親生女兒一樣,能有什么事情瞞著你這丫頭?”趙師兄想了想,以自家師妹這性格,如果不給她說明白了,定然會如同百爪撓心一般,難受的夠嗆,索性直接打開錦盒,讓她看到里面裝著的東西。

    “啊,原來是這東西啊!睅熋靡豢,卻是有些失望。

    錦盒之中,放著一枚火紅色的玉石。

    這枚玉石,倒是奇異的很,水滴狀,約莫有小拇指大小,通體火紅,里面似乎封著一團火焰,正在不斷的燃燒,用手指去觸摸石皮,有一種溫熱的觸感。

    “不讓你看你好奇的很,讓你看,卻又一臉失望!睅熜址鲱~。

    “人家真沒有想到是這東西啊,這東西不是一直放在祖師祠堂里的嗎?我小時候也不知道把玩了多少次,就是一塊好看的石頭而已,根本就不是寶貝!睅熋脫u了搖頭,根本就看不上眼,埋怨說道:“師父也真是的,這么一塊破石頭,也想要讓劍宗出手?拿去忽悠忽悠一些普通宗門說不定還成,類似于劍宗這種大門派,怕是根本就不會放在眼里,說不定還要把咱們給趕出去!”

    “不要亂說!”

    啪嗒一聲,趙師兄把錦盒扣好,珍而重之的放在儲物袋之中,卻是嚴肅說道。

    “你這丫頭懂什么,這可不是普通的玉石,而是祖師傳下來的寶物!”

    “據說當初,祖師爺之所以能夠踏上修行路,就跟這石頭有關系,他老人家死在了外面,臨終之前,沒有遺言,也沒有外物留下,只有這塊石頭,被他珍而重之的留在房間里,你想想,要不是這石頭不簡單,祖師會這么看重嗎?”

    “因為這是祖師唯一的遺物,所以多年來一直在祠堂里供奉,如果不是我們這次遇到了生死難關,你以為師父會愿意拿它出來賄賂劍宗?”

    趙師兄說完,本以為師妹應該會幡然醒悟,卻沒有想到,這丫頭的臉上還是一副不信之色。

    “騙鬼去吧,要是這破石頭真是寶貝,祖師怎么可能不隨身攜帶?留在房間里,就說明這玩意沒什么用處!

    趙師兄神色一滯,不得不說,師妹的這個說法,倒是很合理。

    修行者的確如此,好東西一般都隨身攜帶,肯丟在家里的,一般來說都沒什么用,自家師父多年來的確研究了數次,也曾經找過一些厲害修士,但是最終,都沒有得到什么認可。

    在眾人眼中,這就是一塊好看的玉石而已。

    “總之,師父是一直把它當寶的,之所以讓你我來劍宗,也是寄希望于劍宗的前輩們見多識廣,或許可以認出此物來,若它真是寶物,那么我清虛觀天無絕人之路,若它不是,我們就……”趙師兄實話實說。

    師妹沉默了下來,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師兄,它一定是寶貝!

    趙師兄重重的點了點頭,咬牙說道。

    “是的,它一定是的!”

    二人騎著白鶴,直接飛到了半山腰。

    為了表示尊重,二人并沒有直接飛到山頂,而是徒步前行,遠遠的,二人便看到了前方巍峨的山門。

    相比于清虛觀的小門小派,劍宗山門,無疑是氣派到了極致,讓二人生出一種朝圣一般的感覺來。

    “咦,師兄你看他們!

    師妹忽然間拉了拉師兄的衣袖。

    趙師兄抬起頭,看向劍宗山門處。

    一行古怪的人,站在山門之前。

    他們站在原地,動也不動,身上卻是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來。

    其中幾人,身上隱隱間有一股非?膳碌臎_動,似乎是察覺到二人的注視,一個老者,不過是抬眼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眼,竟然讓趙師兄有一種近乎于崩潰的感覺,還好,老者并沒有難為他的意思,很快就收回了視線,但饒是如此,趙師兄也已經渾身大汗了。

    “筑基大圓滿,至少是筑基大圓滿!”

    他的心中,在狂吼。

    難道,這就是劍宗的前輩嗎?

    他露出興奮之色,幾步走上前去,忽然間跪倒在地。

    “清虛觀晚輩趙志明,拜見各位劍宗前輩!”

    聞言,眾人露出了古怪之色。

    “劍宗前輩?”

    其中一個絕美的女子,更是噗嗤一笑,似乎聽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白城老友一毛麻将群 江苏虚拟e球彩走势图 股票微信群推荐 经典麻将单机版 街机电玩捕鱼抢红包 赛车pk10跟计划的方法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今日股票指数查询 皇帝棋牌游戏官网 捕鱼微信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