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五十四章:青羊宮完了

    第754章  青羊宮完了

    殺戮之矛爆發出了極其強悍的能量波動,這股力量,讓來人心底生出,致命的危機感!

    他握著匕首的手掌,微微發顫,眼眸中也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天地玲瓏塔!”

    一聲低喝,卻是有一座古銅色的小塔出現,懸浮在他的頭頂。

    小塔釋放出青黃二色的光芒,將他的身體籠罩。

    “上品防御靈器……”張恒的眉梢一挑,好一個青羊宮,這底子,還真是厚啊,暗金色的匕首是極品靈器,這古銅色的小塔又是上品防御靈器,要說是價值,防御靈器更難得,雖然品級略次,但是其價格卻不會比極品靈器的匕首差絲毫。

    從某種角度上來看,攜帶著上品防御靈器的他,幾乎先天就立于不敗之地。

    可是,張恒卻不這么認為,他冷笑了一聲,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屑之色。

    “不是刺客,就不要玩刺殺的把戲!”

    凡是刺殺,都是有死無生,擁有這種魄力的人,才能在生死關頭,爆發出超越自身的強悍力量!

    然而此人,雖然在此地潛伏了許久,又尋找到了良機出手,但卻并沒有刺客之心,在張恒已經洞察到他的舉動,并且做出了反擊后,他竟然怕了,內心慫了,不再是一味的進攻,而是亮出了上品防御靈器,先要做好自身的防御……

    一鼓作氣,二而衰,三而竭!

    無形之間,他已經失了銳氣!

    雖然他手持著極品靈器級別的匕首,但是在張恒看來,卻是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他死死的攥住殺戮之矛,朝著來人的心臟,狠狠的刺下!

    “此人簡直是個瘋子……”來人瞳孔驟然一縮,卻是打心眼里感覺到了張恒的瘋狂。

    明明他已經亮出了上品防御靈器,此人竟然不退,反而愈發加強了攻勢。

    他想要干什么?

    以為自己能破我的防御嗎?

    他心中冷笑,手中匕首劃過一抹金芒,幾直接撕裂了虛空。

    就在這個時候,張恒已經殺了過來,他完全無視來人的匕首,哪怕他使用的是極品靈器。

    在張恒看來,武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是使用武器的人。

    此人的靈器不錯,但是斗法經驗,尤其是生死搏殺,則是稚嫩無比,儼然又是一個養尊處優的生活系金丹。

    就和沐乾坤一樣,沉迷于煉丹,對于斗法,一竅不通。

    不過他卻是要好上一些,但也好的有限。

    “你想要一擊就殺死我?”此人惱怒不已,他感受到張恒決絕的氣勢,心中怒火噴薄。

    真以為我是泥捏的不成?

    小塔陡然間放出耀眼的光芒,卻是一道光柱投射,將他渾身上下保護的嚴嚴實實!

    做好自身的防御后,他手掌一翻,一柄翡翠玉劍,出現在掌中,朝著張恒的方向,一劍斬落!

    上品靈器!

    此人的身家,讓許多人都忍不住咧嘴,真的是……太土豪,太奢侈了!

    這一瞬間,就連張恒,心里頭也生出了一絲嫉妒之感,但更多的,則是危機感……一件極品攻擊靈器,一件上品長劍,一件上品防御靈器,帶給他不小的壓力,若是進入了持久戰,要殺此人,就只能慢慢消磨了,還得是使用九極戮仙劍陣的情況下,畢竟這套劍陣,所用的飛劍只是下品的層次而已。

    下品和上品,無疑隔著鴻溝。

    張恒不能拖,要滅劍宗,才是頭等大事,哪里有時間和此人消磨?他的目光閃爍,速度的陡然加快了三分,卻是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妖異的光芒,一股強悍的精神沖擊,直接狠狠的撞向了來人!

    之前與姬拓一戰,卻是給了張恒一點啟發,在金丹這個境界,就算是后期修士,靈魂力量也不如他,若是在他冷不丁的偷襲下,極有可能中招,一旦中招,那么機會就來了。

    突入起來的靈魂沖擊,讓來人很是詫異,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

    在修士斗法的時期,靈魂沖擊,絕對不是什么常規的手段,畢竟靈魂是脆弱的,一旦受損,將會無比麻煩。

    除非是高階修士對付低階,但是話又說回來了,除了張恒這種怪胎無視境界之外,其他修行者,九成九都沒有越級的能力,所以,高階修士一般也不會采用這種手段。

    “此人絕對是個瘋子……”來人的腦海中剛剛涌出個年頭,緊接著就被突如其來的靈魂沖擊填滿,一陣難以想象的劇痛,讓他的腦袋幾乎要炸開,他的識海,也震顫了起來,隨時有了崩潰的風險!

    在靈魂的層面上,他根本就不是張恒的對手。

    無論是匕首,長劍,亦或是防御的小塔,就在他的靈魂遭受沖擊的瞬間,都變成了無人掌控的狀態,原本的威力,陡然間大減!

    張恒抓住了制勝良機,身體猶如雷電一般,掠到他的跟前,殺戮之矛破開防御,狠狠的刺向他的心臟!

    這個變化,簡直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原本看起來有些騎虎難下的張恒,瞬間便逆轉了局勢。

    關鍵是,沒有人明白他是怎么干的,看起來就像是對手忽然間傻了,呆愣在原地不動彈。

    唯獨之前經歷過牛耳山一戰的四個金丹,卻是若有所思,似乎聯想到了什么。

    “師叔!”

    青羊宮一方的金丹臉色大變。

    “啊……”

    識海的沖擊,讓來人痛苦不已,他費了極大的代價,才終于切斷了識海中的危機,但此刻他已經靈魂受創了,一抹金色的鮮血噴出,眼睛終于恢復了清明。

    映入眼簾的,就是那血色的長矛!

    “不。!”

    他怒吼一聲,強烈的危機感,陡然間吞噬了他的身體。

    他下意識的,就要再次掌控小塔,庇護自己的身軀。

    可是卻已經晚了,張恒不會給他機會。

    “死吧!”

    張恒的全力一擊,何等的可怕?

    他的靈力,本來就不遜色金丹中期,而他的肉體力量,更是他仰仗的最大底牌之一。

    如今,兩種力量相融合,哪怕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要小心應對,更何況他一個金丹中期?

    砰!

    長矛直接刺入了他的心臟,一道猙獰的血花,陡然間在他的胸口爆開。

    這還不算什么,更為恐怖的是張恒肉身力量的爆發,這純粹而原始的雄渾力量,如同炸彈一般,將他的胸腔整個的轟碎,就看到他半邊身體都變成了碎片,整個人,更是遠遠的甩飛了出去!

    作為金丹中期,他并沒有第一時間死去,而是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抹恐懼,緩緩的填滿了他的眼神。

    “我恨!”

    短短的三個字,卻是將他的心情揭露的淋漓盡致。

    尤其是當他看到張恒已經抓住了他的小塔,翡翠玉劍,以及暗金色的匕首之后,更是氣的吐血,眼仁一翻,再也沒有了聲息。

    “師叔死了!”

    “天!”

    “怎么辦?”

    此刻,青羊宮的修士們是絕望的。

    金丹人人自危,臉色蒼白,底下的修士,更是已經逃竄了起來。

    “滅了他們!”

    張恒冷冷說道。

    “遵命!”

    八個金丹領命,眼中迸發出洶涌的殺意。

    八個人聯手,二打一,哪怕是對方有不錯的靈器,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在絕對的力量下,戰斗很快就分出了勝負,這是一場絕對的碾壓。

    遇到還在做困獸之斗的,張恒出手了,幫助他們最快的滅殺了金丹。

    而這個時候,那些普通的弟子,已經逃得差不多了。

    對于這些人,張恒并沒有追究的意思。

    很多人,并不知情,樹倒猢猻散,他們未來不會造成什么威脅。

    當然,那些來不及逃得,或者還要死戰的,都不會被放過,八人獰笑,殺入到人群之中,儲物袋被搜刮,寶庫被打開,不知何時,大火燃燒,整個青羊宮都變成了火!

    張恒沒有參與,他死死的握住手中的三件靈器,方才這三件寶物,還想要掙脫逃走,如今,卻是被他懾服了。

    “跟著我,總比跟著他要好得多……”

    張恒淡淡說道。

    終于,三件靈器都平靜了下來。

    他回過頭看了一眼,火勢愈演愈烈……青羊宮,徹底完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