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四十五章:元嬰之談

    第745章  元嬰之談

    張恒清楚丹鼎派的人在做什么打算,無非是想要通過丹丘與他搭上關系。

    他并不反感這種舉動,至少在這次的劫難中,丹鼎派站在了他這一邊,從今往后,無論在任何人的眼里,他們都是同一陣營,對于張恒來說,這便已經足夠了。

    丹丘坐穩了掌教之位,丹鼎派眾人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眾人與張恒攀談,總論天下事。

    丁不二觀察張恒神色,見他并沒有任何追究的態勢,甚至說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先是松了一口氣,繼而則又有些失落。

    “如他這樣的強者,又怎么會記得我這個小人物對他的些許不善呢?”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那些去往遠處避難的丹鼎派弟子也都歸來了。

    外面人聲鼎沸,傳來了喧囂聲,有不少人興奮的歡呼,雖然家園被毀,但至少沒有死人,這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丹鼎派已經被毀,只剩下這一座建筑物,前輩有什么打算?”張恒詢問。

    “無非就是重建家園而已!钡ぴ谱踊卮鸷,又頓了頓,疑惑道:“莫非小友還有什么打算?”

    雖然張恒讓他稱呼小子即可,但是他思前想后,依然覺得這個稱呼不禮貌,于是干脆稱呼小友。

    張恒不會無的放矢的詢問,在他想來,定然是有什么話要說。

    果不其然,張恒搖了搖頭,說道。

    “重建家園一事,暫且不用著急!

    “為何?”丹丘皺眉,直覺告訴他,這個小子說不定還要搞出什么大事來。

    “因為這里并不安全!睆埡隳抗鈷咭暠娙,眼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姬家,太虛門,劍宗,這三方勢力趁我不在,險些害死我的親人,滅我山門,必須要讓他們付出足夠的代價!”

    “什么?”

    聞言,別說是其他金丹了,就是丹云子也是心頭巨震。

    “代價?你想要讓他們付出什么代價?”丹丘有點結巴。

    這是思想上的問題,他們還是把自己放在弱勢的一方,如今滅了姬家,太虛門以及劍宗派出的金丹,已經是給予他們重創,并且找回了場子,對于他們來說,這是揚眉吐氣的事情。

    其他的,他們卻沒有想過,也不敢想。

    可是在張恒看來,這還不夠,若是他晚來一步,就會釀成巨大的損失,只怕是要后悔一生,就這樣放過三方勢力,豈不是便宜了他們嗎?

    “我要滅掉一方大勢力,警告天下人,誰要動我的人,我就滅誰滿門!”張恒輕彈手指,一語驚人。

    “滅掉一方大勢力?”

    “咝!”

    “這怎么可能?”

    眾人大驚,看張恒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瘋子。

    姬家,上古八大姓之一,傳承至今,歷史悠久。

    太虛門,道法卓然,歷史上不斷有天才子弟誕生。

    劍宗,劍祖傳人,雄踞鳳棲州,就連上三州的大勢力都要給三分薄面。

    張恒呢?

    說破了大天去,不過也就是一個剛剛結丹的小子,雖然他個人戰力滔天,可是畢竟只有一個人而已,居然想要滅掉一方大勢力,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倘若不是之前目睹了張恒碾壓各大金丹,眾人只怕是早就已經出言呵斥這種瘋狂的舉動了,但饒是如此,丹云子依然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他有些口干舌燥:“小友,此事是否三思?”

    “不用三思了,他們做出這種事情,就要想好自己應該要為此付出代價!”張恒目光灼灼。

    “可是他們已經付出血的代價了啊,姬家和太虛門,死了數位金丹,還有當代最出色的子弟……”天魔宗金丹忍不住開口。

    “還不夠!睆埡銖椓藦検种,眼中滿是冷漠:“我必須滅掉一方勢力,警告天下人!”

    他言辭鑿鑿,充斥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只怕是不能更改了。

    “真的夠瘋狂的……”

    眾人心中苦笑,張恒簡直是一個瘋子啊。

    最瘋狂的,其實還不是他的舉動,而是他的心態。

    怎么說呢……在眾人眼中,不管是牛耳山也好,丹鼎派也罷,都是弱勢的一方,劍宗,姬家,太虛門,對他們出手,那是理所當然的,弱肉強食嘛,說破了大天去,不過也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呢,如今災禍消泯,滅掉了他們派出的人,讓他們付出了代價,本來就該心滿意足了。

    可是張恒呢?偏偏不依不饒,看他的態度,倒好像自己承受了巨大的損失一樣。

    為什么他會有這樣的想法?眾人看的很明白,因為在張恒心里頭,從來沒有覺得自己要比這三方勢力差!

    甚至說,他可能認為自己才是高高在上的一方,所以被這三方勢力挑釁的時候,他才如此的憤怒!

    事實上,他們的這個猜測,的確是對的,在張恒心里,就算是三大圣地,也根本算不得什么東西,他上一世可是仙尊,豈會把這些連仙人都不是的勢力放在眼里呢?

    雖然表面上他并不承認,但是打心眼里,他有些藐視天下人,因為他知道遲早有一天,自己將會超越所有人。

    而且這一天的到來,并不會太久。

    當然,他心理上藐視,心態上卻還是重視每一個對手的。

    他很自信,自信自己遲早有一天會重新站在諸天之上,也正因為如此,才因為三方勢力的舉動,而生出了巨大的憤怒。

    換做是上一世,他或許還沒有這種感覺,然而這一世,他卻多了很多的羈絆,不管是三女,亦或是他的朋友家族。

    他必須警告天下人,有什么事情,可以沖著他來,尚且還有三分斡旋余地,敢打他身邊人的主意,那么結果就是不死不休!

    那么,沒有什么比滅掉一方勢力,更能顯示他的決心和手段了。

    “所以,還請前輩暫避牛耳山,以免有些人狗急跳墻,遷怒丹鼎派,牛耳山好歹有金丹后期修士坐鎮!睆埡愕f道,他并沒有詢問他們的意見,只是在宣布自己的決定。

    “也罷!

    丹云子輕嘆一聲,張恒已經做出了決定,他還能說什么呢?

    在震驚過后,他不得不表示敬佩,從張恒的身上,他看到了霸道和豪情,還有對他來說,已經很久未曾出現的,熱血澎湃的陌生情感。

    “小友打算對付哪個勢力?”丹云子站在張恒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前輩見多識廣,給我個意見吧!睆埡銌柕。

    “劍宗吧!钡ぴ谱铀妓魃僭S,說道。

    “哦?”張恒挑眉。

    “劍宗雖然坐落在鳳棲州,相比于兩大勢力來說,稍微顯得有些遜色,但若是能滅掉它們,依然可以起到震懾天下的效果,另外,最重要的是,劍宗高手幾乎盡數隕落在小友手中,就連法寶絕仙劍也不知所蹤了,若是要滅劍宗,只要打破他們的護山大陣即可,至于姬家和太虛門……”丹云子露出凝重之色,搖了搖頭說道。

    “小友縱然不凡,堪稱古往今來第一天才,但只怕是現階段也奈何不了他們!”

    “首先,姬家和太虛門有法寶,其威力,絕不遜色天師劍!

    “其次,還有元嬰修士守護,小友若去,只怕是討不得好!”

    丹云子吐露秘辛,人人嘩然。

    “元嬰修士?”張恒也是眉頭皺起。

    之前他曾經聽說,元嬰修士罕見出世,甚至許多修行者懷疑,世上還有沒有元嬰。

    “沒錯,姬家和太虛門是有元嬰修士的,只是他們應該坐鎮于山中,很少參與世間之事,因為某種原因,他們似乎也不能輕易的走出山門,但這可不代表,若是有滅門之禍,他們依然會不管,我想,真到了危險時候,他們也會動手的!钡ぴ谱诱f道。

    “前輩是否知道,元嬰修士為什么不能輕易出山?”張恒再次發問。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黄大仙精准出码 幸运28开奖网址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大厅 单机捕鱼达人不用联网 北京麻将124怎么算钱 一肖中特公开选料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今天麻将财运方位 欢乐捕鱼人挂机外挂下载 哈尔滨哪里有卖自动麻将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