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百九十章:真靈一擊

    第690章  真靈一擊

    這一杖之威,足以將一座大型油輪給砸的粉碎,然而張恒卻是毫無懼色,直接便是一拳迎了上去。

    咔嚓!

    出拳之時,張恒每一個細胞之中都釋放出一股力量,他的血液加速流淌,如同的江河,骨頭發出爆豆子一般的聲音,膝蓋弓起,腳步拉開,整個人就像是一柄拉開的勁弓,而他的拳頭,則是射出的弓箭。

    這是他全身力量的爆發,恐怖的肉體力量將虛空都撕裂了,發出了細微的聲響。

    轟!

    張恒的拳頭與降龍拐碰撞,發出巨大的響聲,就好像兩座大山在碰撞,緊接著,張恒拳頭之中爆發出連綿不絕的后力,一寸寸的深入,直接將地脈之力震碎,打的降龍拐發出哀鳴,倒退了回去。

    蹬蹬瞪!

    瞎眼老嫗退后數步,滿臉都是驚悚之色。

    “怎么可能?”

    她調動而來的地脈之力,如泰山壓頂一般,足以碾碎一切,然而張恒居然僅憑著肉身之力,就將她擊退!

    修行多年,她還從未聽說過有這等怪事!

    “難道說他僅憑肉身之力,就已經可以做到搬山移海了嗎?”

    瞎眼老嫗心中涌出強烈的忌憚情緒。

    而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側,卻是忽然間響起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

    “真靈九轉,乾坤倒懸!”

    白發老者出手了,早在張恒與老嫗交手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參戰了。

    這里是非洲,沒有人會去指責他以多欺少,那么自然是要集合所有力量,直接將張恒摁死,這種潛力無窮的對手,當然不能讓他活下去。

    然而,他并沒有想到,老嫗竟然會被張恒一拳擊退,這是始料未及的,也讓他憤怒到了極致。

    他雙手掐動印決,天地間的靈氣澎湃,大陣之中積蓄的地埋之力也涌了過來,與靈氣融為了一起,形成了一個黃白兩色的氣團,他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出,氣團噼啪作響,竟然產生了一種詭異的變化,乳白色的靈氣與地脈之力竟然真的開始融合了,變成了一團灰蒙蒙的氣息,猶如混沌一般。

    混沌之中,充斥著一股爆炸般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這是我九華山的攻伐秘術,真靈一擊!”

    白發老者冷厲開口,手中印決再變,混沌氣團直接朝著張恒砸落了下來。

    咔咔咔……

    混沌氣團所過之處,虛空顫栗,甚至有裂縫出現,就像是坦克碾壓過去了似得,連虛空都已經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力量了。

    “這是我九華山最上乘的攻伐秘術,只有金丹期才可以修行,絲毫不比圣地秘術差!”許多九華山弟子眼熱,他們打心眼里覺得驕傲。

    九華山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在上古時期還曾經輝煌過,出過真仙,如今門派里的頂級秘術更是強悍無比,足以毀天滅地,與圣地相媲美,豈是區區一個東州小子能夠接下的?

    “這一式神通倒是想點樣子,看來九華山的確有過輝煌的歷史,可惜,千人之威,被后人敗盡,如今的你們,已經淪為了蓬萊的門下走狗,如我所料不錯,這門秘術,你們也已經交給了蓬萊了吧?”張恒感慨說道,言語中卻是存著三分殺機。

    真靈一擊,的確很有威脅,堪稱他在地球所遇到的最強手段。

    難怪九華山的人如此驕傲,他們果然有值得驕傲的地方,就憑這真靈一擊,他們在攻擊力方面,就已經超過絕大多數勢力了!

    這一擊倒是沒有強到讓張恒絕望,但是也已經給了他不小的壓力,所以他出言嘲諷,挑撥白發老者的心緒。

    “豎子休要胡言亂語!”

    白發老者惱羞成怒了,門下走狗四個字,是九華山的禁忌。

    事實上,他們也不想投靠蓬萊。

    可是,蓬萊行事霸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們若是不從,又能如何呢?

    與其被人威脅,倒不如自己識相一點,主動投靠,可是這么一來,他們也的確失去了骨氣和尊嚴,所以被很多修士編排。

    每當九華山的人聽到這種話,都會直接翻臉,這是他們的大忌諱,同樣,也說明了他們非常在乎這件事情。

    尤其是張恒此言,更是戳中了事情的真相,早就在投靠蓬萊的時候,這門神通也已經交了出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交出神通,蓬萊豈能善罷甘休?

    可是真靈一擊,是九華山從上古保存到現在,唯一沒有缺漏的秘術,在九華山弟子眼中地位超凡,如果此事被傳出去,只怕是人心渙散,九華山更要被人不恥了。

    此事,一直都是九華山的秘密,如今卻被張恒給戳破了,白發老者又是憤怒,又是恐懼,心緒果然出現了一絲漏洞。

    這一絲漏洞,實際上并不重要,百分之九十九的金丹修士都察覺不到,但是對于張恒來說,卻是不會錯過。

    一絲漏洞,足以決定勝負!

    “童子何在?”

    張恒問道。

    “在此!”

    話音落下,血衣童子突兀出現,沖著張恒拱手。

    張恒伸出手,握住血紅色的殺戮之矛。

    “真靈一擊又如何?我以煞氣破你的真靈!”

    張恒掌中用力,殺戮之矛嗡鳴作響,一道道血光爆發出來,化作絲線,一層一層的纏繞在殺戮之矛上。

    不多時,整個殺戮之矛已經煥發著刺目的血光,恐怖的煞氣沖霄而起,天空之中陰云密布,仿佛蒼天都感覺到了不安。

    殺戮之矛,由殺戮而生,九十九座殺戮法陣的融合,造就了殺意滔天的血衣童子!

    尤其是他,在不久之前還吞噬過金丹修士的魂魄,更是多了三分兇戾!

    張恒直接將殺戮之矛投擲而出,血紅色的殺戮之矛,幻化成了一條張牙舞爪的血龍,血衣童子坐在龍頭之上,雙手掐動印決,小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

    噗嗤!

    殺戮之矛直接自混沌氣團之中一穿而過,恐怖的煞氣將地脈之力和靈氣分離,在空中分化成了兩半,恐怖的能量瞬間就爆發了出來。

    轟!

    仿佛導彈轟炸一般,葫蘆谷的谷口方圓數十里,都被這一股強悍的力量沖擊的塵煙滾滾,剛剛修好不久的道路,全部被掀飛了起來,草木,山石,盡數化作齏粉,恐怖的氣浪沖霄而起,掀起數座矮山!

    等到一切都煙消云散后,地面上出現了一個蔓延十里的巨大土坑!

    所有的黑人勞工,全部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有很多甚至都暈了過去,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世界末日來臨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恒反擊了,他的眼眸之中,射出數百道璀璨的劍光,剎那之間,劍氣縱橫,自天地之間胡亂的沖擊,要將二人絞殺。

    “他竟然想要反殺我們!”

    白發老者心知震撼無比,他終于明白,為什么通天城修士提到張恒之時,會是那么的畏懼。

    因為這個家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啊,作為一個筑基修士,與金丹交手,不僅不膽怯,反而還有殺人之心!

    不說手段,光是這個想法,就已經堪稱可怕了!

    “他的實力還是被低估了,烈火真人死在他手底下,絲毫不冤……”

    老嫗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卻是暗暗下定了決心。

    “師兄,為我護法!”

    “你決定……”白發老者說了一半,卻又住口了。

    不管怎么樣,今日必須要殺張恒,哪怕是因此,付出巨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張恒不死,將來定然會變成最可怕的敵人!

    他雙手掐動印決,竟然有一個銹跡斑斑的銅鐘飛出,放出一道黃光,將二人護住。

    這是一件中品防御靈器!

    在靈器的保護下,老嫗的后顧之憂都消散了,她咬了咬牙,忽然間踏前一步。

    就在這一步邁出的瞬間,她的雙眸之中,忽然之間彌漫出了血光,隱隱直接,竟然有兩顆血色的瞳孔,似乎要顯現出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