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百七十五章:絕命一擊

    第675章  絕命一擊

    張恒渾身染血,骨頭都斷了好幾根,方才巔峰狀態下的江家老祖全力一擊,險些讓他身受重傷。

    可是他的精神狀態卻很好,黑色的眼眸之中滿是快意,他手持殺戮之矛,看似搖搖欲墜,但卻有一種無形的威勢散發出來,讓人不敢輕舉妄動。

    張恒只是筑基后期而已,以一敵二,斬殺其一,如此戰績,一旦宣揚出去,定然會再次震動修行界。

    他就像是一個魔王一般,不動手則以,一旦動手,哪怕是有江家老祖的庇護,依然把江文昌給斬殺了。

    所有人看著他,心里頭都生出了寒意。

    “此人竟然恐怖如斯!”

    “老家主剛剛結丹,卻又喪命!”

    “優勢完全消失,難道說今日真的是我江家末日嗎?”

    江家眾人臉色慘白,方才的這一幕,讓許多膽小之人直接昏厥了過去。

    張恒實在是太強了啊,年紀不大,但是卻神威蓋世,最關鍵的是他的心志,堅定的可怕,尋常人被兩個金丹圍攻,定然會小心防守,拖延時間,等待江家老祖的實力下滑,然而張恒卻是反其道而行之,主動出擊,一擊斬殺江文昌!

    已經結丹的江文昌,在他面前就像是待宰的豬羊一般,顯得無比的脆弱。

    江家眾人望著張恒,卻感覺到他身上有一股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獨特氣質,就好像他并不是一個年輕人,而是一個本該屹立在九天之上的仙人一般!

    “他的攻擊力太強了,術法通玄,肉身強悍,靈器也堪稱絕品……”江家所有的年輕人都面如死灰,心里頭根本生不出仇恨的念頭來。

    因為張恒已經強到讓他們絕望的地步了,他們也只能絕望,有生之年,恐怕都沒有辦法和這個魔王抗衡。

    “怎么會這樣?”江家老祖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的實力還沒有下滑,可是他卻已經露出疲態了。

    為什么呢?

    因為他的心已經死了。

    方才那一擊沒有將張恒殺死,這便預示著,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機會。

    還有不到三分鐘的巔峰期,他一人與張恒對戰,更不可能勝了!

    而張恒,卻是仰天大笑,他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如現在這般暢快了。

    雖然他受了傷,而且傷勢并不輕,但是心中卻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最讓他喜悅的是,他感覺到了,突破的契機已經來臨了。

    只要有足夠的靈氣,他就能更進一步,直達筑基圓滿之境界!

    筑基圓滿,又被稱之為半步金丹,半只腳幾乎已經踏入了金丹境界,但是另外半只腳想要擠進來,卻不是那么容易了,古往今來,也不知道難住了多少人。

    “你本該是江家子,沒有想到最終卻變成了仇敵!苯依献嫠坪跏チ诉M攻的欲望,江文昌的死讓他哀莫大于心死,臉色一片灰敗,話語中也出現了濃濃的沮喪情緒。

    “時也命也,或許不是江家逼迫,也沒有今日的我!睆埡阋徽Z雙關,感慨道。

    如果江家當初不追殺江青魚,就沒有后面的那些故事了,張恒未必能再活一世,重生在敗家子的身上。

    “勝利者的姿態總是這么的寫意!苯依献鎿u了搖頭,嘆息道。

    “你沒有失敗,大可與我一戰!”張恒望著他。

    “不了,已經沒有希望了!苯依献嫱白吡藥撞,眼中已經是徹底的絕望,他看起來似乎根本沒有防備,喃喃說道:“我命不久矣,文昌也死于你手,江家再無可以阻攔你的人,你打算如何去做?”

    他問的,是江家子弟的前程。

    “嫡系一脈,趕盡殺絕!睆埡愕f道:“至于旁支,心性純良者留,作惡多端者殺!”

    嫡系,與張恒血海深仇,不管好壞,都可以殺掉。

    縱橫修行界數千年的張恒知道斬草不除根的危害,或許這些江家子弟,一輩子都不可能傷害到張恒的一根汗毛,但凡事無絕對,多少復仇的故事,都是源于婦人之仁。

    別的不說,就是當年,如果江家直接把張家趕盡殺絕,也不會有今日之禍了。

    至于旁支,卻是可以區別對待了,在江家這種大環境里,旁支的人與嫡系的關系并不親近,反而受到不少的壓迫,天賦好的人,或許還有出頭的機會,平庸之人,生活未必比當年的江青魚好到哪里去。

    這些人張恒不打算全部殺死,月光谷如此之大,光靠張恒一人和眾女,未免過于空曠了些。

    藥田,靈脈,靈泉,丹堂,地火,以及將來有可能出現的護山大陣,都需要人來運行,張恒打算收服一批心性純良的江家子弟,來為他做事。

    說起來,也算是一個勢力的雛形了。

    將來張家,洛家,若是有修行資質的人,也可以進入月光谷修行。

    “看來,你的志向不!”江家老祖敏銳的察覺到了張恒的話語中透出的信息,殺光所有嫡系,保留心性純良的旁支,若是沒有圖謀,那才是怪事。

    “談不上志向,只是需要一些人為我做事罷了,月光谷這么大,若是只有我一人,未免空曠!睆埡阏f道。

    江家老祖愕然,他這才明白,原來張恒竟然要霸占江家祖業。

    一股悲傷油然而生,他望著張恒,忽然間兩行清淚流淌了下來。

    “老祖!”

    很多江家人看到這一幕,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悲愴,他們大哭了起來。

    “我們跟你拼了!”

    還活著的筑基修士們動手了,足足有十幾個人同時出手,他們打出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朝著張恒爆射而來。

    然而張恒根本就沒有看他們一眼,他眼眸之中涌出數百道劍光,與天空中凝聚,幻化成一道道猶如刺猬一般的滾輪,朝著眾人碾壓而去。

    劍光鋒利,威勢滔天,沒有筑基能夠阻擋,頃刻間化為齏粉。

    這是很震撼人心的一幕,十幾個人悲憤出手,但是張恒連手指頭都沒有動,他們就直接死了。

    這種力量,簡直讓人絕望了。

    “張恒!”江家老祖忽然間跪了下來,這是一個驚人的舉動。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都心頭巨震,尤其是江家嫡系,直接流出了淚來。

    老祖下跪,讓他們深感屈辱。

    “你要干什么?”張恒神色如常。

    “留我江家子弟一條性命!”江家老祖聲音中滿是哀求:“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對你造成威脅,你占江家祖業,大開殺戒,都沒有關系,老夫拋下所有的面皮,只求你面,放他們一條生路!”

    “你要知道,我江家嫡系,還有幾個襁褓中的嬰兒!”

    他開始磕頭,非常用力,腦袋紅了一片。

    與此同時,他的氣息也衰弱了下來,可見副作用出現了,他馬上就要油盡燈枯了。

    “此事我無法答應?”張恒早已見慣了生死,并沒有太多的惻隱之心。

    “求求你,求你……”江家老祖跪行,似乎想要抱住張恒的大腿哀求。

    “止步!”張恒眉頭皺起,厲聲道。

    然而江家老祖并不停止,反而加快了速度。

    一股讓人心悸的可怕氣息忽然間爆發了出來,讓所有人心驚肉跳,江家老祖抬頭,亂發之中,露出他兩個瘋狂到了極致的雙眼。

    “你真的以為自己贏定了嗎?”

    靠著委曲求全,讓張恒放松了一絲警惕的江家老祖忽然間暴起,像是一只撲火的飛蛾,義無反顧的沖了過來。

    自爆金丹!

    所有人都變了臉色,尤其是靠的近的眾人,連忙抽身后退。

    可是處于最危險狀況的張恒,卻是冷笑了一聲。

    “就憑你,也想在我面前玩自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