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百五十二章:訣別

    第652章  訣別

    “張恒要完了!”

    當張恒最終奪得壓軸之物的時候,所有不算愚蠢的人,幾乎同時生出了這個念頭。

    “是啊,他肯定完蛋了!”

    “連金丹都不是,背后也沒有宗門依靠,但是行事如此高調,這樣的人肯定活不了多久!”

    “風聞瑤池圣女與他關系曖昧,會不會出手相助?”

    “此言多半不可信,瑤池圣女何等人物?豈會與這等不知進退的狂徒有那種關系,更何況此刻瑤池圣女四處追逐姚子禾的下路,哪里還有功夫管他?”

    還未走出拍賣會大廳,很多人就已經議論開來,多數人想著看熱鬧,畢竟這可是一出大戲,部分人幸災樂禍,張恒招人妒忌,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少數人有些遺憾,他們認為張恒才情堪比瑤池神女姚子禾,煉丹,賭石,樣樣精通,并且戰力逆天,立足于地榜第一,這樣的人物,偏偏卻是情商不足,以至于幾乎陷入了死路。

    “英雄出少年啊,不錯不錯!”一個大勢力的長老起身,眼眸之中射出精光,打量著張恒的包廂。

    “是啊,和你一比,我們都老了!绷硪粋大人物笑得很陰沉。

    “年輕是一件好事!痹絹碓蕉嗟拇笕宋锲鹕,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然而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能從這些話里聽到殺意。

    他們也惦記上張恒了,只要殺了他,便可以奪走仙杏樹,這是一筆好買賣,誰人不感興趣?

    幾乎所有大勢力的人臨走之前都露出了殺意,這一刻,張恒堪稱天下公敵!

    “他完了!碧K景露出一個微妙的笑容。

    “沒有實力,偏偏如此高調,他不死誰死?”姬長發冷笑。

    “他必須要死在我們手上!”姜凡嘴角勾勒出一抹兇狠之意。

    “這是當然!”段青衣搓著雙手,他早已盯上了張恒的財富。

    眾人或是冷笑,或是威脅,從張恒周邊路過。

    包廂之中,獨孤勝感覺到了人們深深的惡意,臉色慘白到了極致。

    “老張,這下子真的惹出大麻煩了,天下人人都想要殺你!”

    “意料之中!睆埡闵裆蛔。

    早在他定下計劃之前,他就已經知道,自己會成為眾矢之的。

    懷璧其罪的道理,他很明白,在數千年的修行歷程中,類似的事情他見的太多了。

    地球上有一句老話,叫做槍打出頭鳥,而張恒此刻就是這只倒霉的鳥,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沒有人惦記才是怪事。

    只要殺了他,便可以得到很多很多東西,這筆生意太劃算了,沒有人能不動心。

    換位思考,若是張恒遇到這么一個沒實力沒后臺但是卻身懷重寶,偏偏又無比高調的人,他也會動殺心的。

    “你能保持冷靜真是不可思議,唉,我不明白,你為了一棵仙杏樹,讓自己成為天下公敵,這樣值得嗎?”獨孤勝自認為也算是和張恒患難與共了,對于自己的這位好兄弟他是信任且佩服的,但是,此刻他依然生出了質疑之心,這種必死的局面,他如何能夠度過呢?

    “我成為天下公敵的原因,不是因為仙杏樹!睆埡銚u了搖頭,微微笑道。

    “若我是金丹,覬覦我的人立刻少去大半!”

    “若我擁有無雙戰力,能夠屠戮金丹,同境界無敵,那么人人都會忌憚!”

    “若我將來能斬殺老牌金丹,亦或是有赫赫戰績,那么就再也無人敢惦記我絲毫!”

    張恒背著雙手,霍然起身。

    他的眼中涌出興奮之色,這種與天下為敵,風雨欲來的感覺,他已經許久都沒有經歷過了。

    沒有恐懼,有的只是興奮。

    修行路漫漫,若是一路坦途,沒有壓力,那可真是最大的寂寞。

    “可是,你如今還不是金丹啊……”獨孤勝沉默半晌,張恒陡然間爆發出的傲然,讓他有些瞠目結舌。

    他不明白,張恒是哪里來的驕傲和自信,竟然有著這等狂妄的想法。

    以一己之力,與天下為敵?若真能做到,豈不是神話了。

    “這一日,不會太久了!

    張恒撫摸著儲物戒指,仙杏樹已經在其中了。

    ……

    從拍賣行出來,二人便回歸了客棧。

    當天夜里,獨孤勝單人走出,前去拜訪各位長輩。

    他畢竟是天魔宗少主,交際廣泛,認識的金丹修士不少。

    只不過往日與他關系不錯的金丹長輩們,多數都閉門不見,或是說閉關,或是說遠行,少數見到的,在聞聽獨孤勝所求后,立即拒絕,沒有絲毫猶豫。

    次日,消息不脛而走。

    “獨孤勝哀求金丹長輩,試圖庇護張恒,結果無人理會!”

    “哈哈哈,他太天真了,現在張恒是天下公敵,誰不想殺了他奪寶,豈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當所有人都要殺張恒的時候,如果還有人敢阻止,那么就是逆天而行了!”

    聽到消息后,多數人嗤之以鼻,將其當做茶余飯后的談資。

    在河邊,忙于奔走的獨孤勝與段青衣相遇。

    “獨孤,張恒現在知道害怕了嗎?居然托你去求人!倍吻嘁鹿笮,他特意來此,要看獨孤勝落魄的模樣。

    獨孤勝臉色蒼白,沒有言語,匆匆離去。

    望著他的背影,眾人狂笑。

    “十日之內,誅殺張恒!”

    沒過多久,蓬萊第二天才姜凡許下豪言。

    他的豪言傳了出去,人們紛紛為之側目,各大勢力的人表示很遺憾,不是因為張恒即將要死,而是不能親手將他殺死。

    如此一來,好處恐怕多半要落在姜凡等人的手上了。

    “據說姜凡親自拜訪了靈山的一位老僧,要求靈山給予特別批準,斬殺張恒!”

    “在他的描述之中,張恒是十惡不赦之人,若殺他,可稱之為替天行道!”

    “靈山有個老尼姑,在切石之時看張恒很不爽,在老僧面前說了不少話,最終老僧點頭!”

    這個消息傳得有鼻子有眼,也不知道真假。

    “張恒真的要完了!”

    也有人覺得惋惜,張恒從東州一路走來,很勵志,可是結果卻很凄涼。

    第三日到了,蘇景派人特別來請,逼迫獨孤勝返回宗門。

    他沒有辦法,只能回去,臨行之前帶張恒前往五行門靜室,但是卻被五行門拒絕。

    “你們既然開設了靜室,就應該開門接客,難道以為我們付不起錢嗎?”

    獨孤勝憤怒質問。

    “少宗主何必難為我們,若是收留他,會給我們惹來麻煩!”

    五行門的管事開口。

    “無妨,我只需要一個閉關之所,若是有人來找我麻煩,你們可以不理會!睆埡阏f話了,他拋出一個儲物袋。

    五行門管事神念一掃,里面裝著一筆很可觀的靈石,猶豫半晌,最終勉強答應了。

    只不過他卻迫不及待的宣布,若是真有人來尋張恒麻煩,五行門置身事外,絕不參與其中。

    “你安心去吧,我會活著的!睆埡愕f道。

    他心知獨孤勝這段時間做的努力,這讓他心里很溫暖。

    “你一定要活著,我會盡量歸來的,最多三天,我一定來見你!”獨孤勝用拳頭狠狠的捶了錘張恒的胸膛,他不希望這次見面,便是永別。

    “放心!睆埡阈χ貞。

    獨孤勝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

    “嘖嘖嘖,走的很是干脆嘛,其實你可以多看幾眼的哦,畢竟以后就見不到了!碧K景在角落出現,抱著雙臂,趁機奚落獨孤勝。

    “蘇景,我知道此事你也參與其中了,其他人我暫時惹不起,但是你,卻不在這個行列!”獨孤勝目光冰冷:”我對天發誓,若是張恒有事,我必殺你!”

    “你!”蘇景變了臉色。

    獨孤勝大踏步的離開,一口氣走出了通天城外,最后回頭,看向通天城的牌匾,喃喃說道。

    “老張,你可一定要活著啊……”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