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九十二章:可憐又可恨

    第592章  可憐又可恨

    一語激起千層浪,誰也沒有想到張恒居然會這么說,就是妙音仙子,眼中也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死死的盯住了張恒。

    “你說什么?”姬戰云眼睛瞪得滾圓。

    “你確定你是認真的?”趙鼎火冒三丈。

    所有人都被惹惱了,張恒居然揚言要挑戰所有人,這是多么瘋狂的舉動?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強烈的羞辱。

    “這家伙沒有發瘋吧?就算是李長生和程玉霜還在地榜的時候,也不敢一個人對付十幾個天才啊!庇袀白發老者被嚇了一大跳。

    李長生,程玉霜,地榜兩大傳說。

    霸占地榜已經十幾年了,二人包攬前二,無人可以撼動。

    當初有個天才,前去挑戰程玉霜,斗了一百回合,敗下陣來。

    后來他閉關修行,想要雪恥,三年后,實力大進,再度挑戰,結果程玉霜只用了十招,就讓他吐血落敗。

    此人不屈不撓,并沒有退縮,而是回去后再度苦修,倒是也運道不錯,僥幸得到了前輩傳承,實力幾乎翻倍,他準備了十年左右,終于再次站在了程玉霜面前。

    可是,這一次,程玉霜僅僅只出了一招,就讓他再次敗北!

    從此,此人道心被破,徹底淪落,余生再也不肯提程玉霜三個字。

    而就是這樣的人物,也不敢挑戰十幾個天才,不管是姬戰云還是趙鼎等人,都是家學深厚之輩,手段層出不窮,他們不可以普通的筑基修士來論,每個人都具備碾壓同等級修士的能力。

    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距離,同樣是筑基修士,天才們卻能以一敵十!

    “張兄……”獨孤勝徹底懵了,他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張恒擺了擺手,淡淡問道。

    “怎么,你們不敢應戰嗎?”

    “我們憑什么不敢?只是殺雞焉用牛刀,你配得上讓這么多人出手嗎?”一個天才憤怒說道。

    “配的上配不上打了才知道,我只是不想麻煩,一步到位,解決了你們,讓你們從此消停一些!睆埡闫届o回應,筑基期內,他已經無敵了。

    就是金丹,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他不想和這些人浪費時間,準備一次性解決所有麻煩。

    “你真是史上第一狂徒!”

    姬戰云目光凌厲。

    “你敢上臺嗎?”張恒問道。

    “你也太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吧?”趙鼎龍行虎步,有皇者之姿。

    “你敢不敢上臺?”張恒不說廢話。

    “你!”

    二人惱了。

    “行,你要找死,我們就成全你!”

    他們一躍而起,直接登臺。

    段青衣,姬戰云,王騰,趙鼎,四個人站在生死臺四個角,恐怖的氣勢爆發出來,無限接近于金丹,讓不少人臉色大變。

    “不愧是世家和頂尖宗門的傳人啊,我猜想,他們幾個人聯手,或許能和金丹強者過過招!庇腥舜竽戭A測。

    “極有可能,這等天驕的實力,絕對不可低估!痹S多人點頭響應。

    然而張恒還嫌不夠,指著剩下的人說道。

    “你們之前也叫的很厲害,一起上來吧!

    他是鐵了心,要一戰立威了。

    低調不得,那么就高調起來吧!

    本就做不了忍氣吞聲的事情,那么不妨就做回那個狂妄的張仙師!

    “好好好,我們就上去看你怎么死!”

    眾人咬牙切齒,一并登臺。

    偌大的生死臺上,倒是前所未有的熱鬧了起來。

    “張兄啊,我幫你!豹毠聞僖ба,決定出手。

    張恒把飛仙決賣給他,這是大恩,以他的性格,必須要報恩。

    “不用!睆埡憔芙^了獨孤勝的好意,他的目光看向蘇景,說道:“你不上去嗎?”

    他想要把蘇景也騙上臺,直接出手殺了他。

    這樣,也能幫獨孤勝解決一個大麻煩。

    “我剛剛可沒有跟你結仇,我只是針對獨孤勝而已!碧K景眼神微微一縮,卻是不打算上臺。

    此人精明的很,直覺告訴他,張恒這么狂妄,或許有所依仗,在沒有弄清眉目之前,他不想冒險。

    張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腳尖一點,登上了生死臺。

    妙音仙子看向眾人,頗有幾分悲天憫人的情懷。

    “一旦踏上生死臺,生死無論,諸位道友何必呢?”

    臺上有人回應:“仙子不要擔憂,我們只是碾死一個不知死活的臭蟲罷了,舉手之勞,輕而易舉!

    妙音仙子搖了搖頭,輕嘆一聲。

    她的沉默,毫無疑問代表可以開始了。

    眾人看向張恒的眼中已經滿是殺意,到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想看到血濺當場。

    “東州小子今天必死無疑了,看天才們的眼神,如同看仇寇啊!

    “不一定吧,我聽說這小子一擊擊退段青衣,似乎實力不凡!

    “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他敢登臺,實力自然有,可問題是以寡敵眾,他才多大?一個人對付十幾個天才嗎?”

    眾人或是唏噓,或是疑惑,談論的很是火熱。

    只不過卻沒有幾個人看好張恒,他的勇氣是有,但太狂了,居然要挑戰十幾個人,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王騰第一個走了出來,他深吸了幾口氣,眼中露出悲憤之色。

    “你不過是一個東州土鱉,憑什么?”

    他沒有明說,但誰都知道,他因為什么而不滿。

    妙音仙子神色不變,似乎此事與她完全無關。

    “本來我看你為情所困,還有幾分憐憫,如今看來,卻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睆埡愕f道。

    之前他還跟獨孤勝討論過王騰,此人如果能突破情關,便是修為暴漲的時候了,到時候成為金丹,也不在話下。

    但此刻來看,此人中毒太深了,為情所困,已經無法脫身。

    一廂情愿,已經蒙蔽了他的理智。

    對于這樣可憐又可恨之人,張恒沒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王兄,你不要和這小子斗嘴皮子,他狂妄的很,根本就不知道退讓,我和你一起出手,送他去死,等身死道消了,他自然知道厲害!”段青衣一心想要二打一,慫恿說道。

    “不用!”

    王騰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你不配做我的幫手,一人足矣!”

    他是心高氣傲的小天師,更是段青衣的情敵,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你,你……你大爺的!”段青衣臉色難看,心里頭罵娘,這王八蛋,真是不識抬舉。

    他內心深處,甚至涌出一個念頭,希望張恒能夠狠狠教訓王騰。

    “其實,我知道,圣地仙子高高在上,想要兩情相悅,幾乎不可能,我沒有機會,你也沒有機會!蓖躜v注視張恒,忽然間說道:“然而,我總是存著那么一絲夢想,是你,讓我最后的希望破滅,所以我必須要殺你!”

    話音剛落,他的身軀便化成一道虛影,如同青煙一般,飄了過來。

    他抬起一根手指,指尖浮現出金黃色的光暈,這道金黃色的光暈之中,充斥著熾烈的陽氣。

    “蕩陽指!”

    許多人認出了龍虎山的招牌手段,蕩陽指一出,調動天地陽氣,對于陰魂邪祟的傷害尤其之大。

    龍虎山所修,多是堂堂正正的術法。

    王騰施法之時,神色肅然,一派宗師氣象,哪里還有半點醉態?

    “東州小子危險了!庇腥肃f道。

    一開始就使出了蕩陽指,王騰根本不打算給張恒活路啊。

    在很多人看來,此戰沒有懸念,陌生的張恒,定然會敗給龍虎山的小天師。

    張恒一動不動,等到這一指幾乎要觸碰到他眉心的時候,這才慢吞吞的揮出右掌。

    這一掌,看似很慢,可實際上卻是劃破虛空,直接印在了王騰的臉頰上。

    “啪!”

    聲音非常響亮,如同驚雷爆炸。

    人們心中,也仿佛有雷霆炸響,被震撼的張開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臺上的這一幕……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 重庆幸运农场追号技巧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nba文字直播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2018年全年输尽光资料 河北燕赵20选5AA 发财一码期期免费公开 深圳风采开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