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六十五章:極北之地

    第565章  極北之地

    不管是雷霆還是烈火,都是暴躁熾烈之物,兩兩碰撞,自然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若是任由地火暴動,就是整個牛耳山,都有可能毀滅。

    張恒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體內靈力迅速消耗,打出一道又一道的印決,同時神念如潮水一般涌出,覆蓋在地火之上,要將其按下去。

    血衣童子也不斷的打出印決,試圖讓天雷木變得消停一些,二人相互配合,倒是漸漸起到了效果,地火終究被鎮壓了下去,而天雷木,也沒有之前那么排斥了。

    張恒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九鍛仙工!”

    他回想著腦海中的煉器法決,再次掐動讓人眼花繚亂的印決,一道道紫光打入天雷木之中。

    九鍛仙工,頂級煉器法決,就是靈寶都可以煉制,更別說區區靈器了。

    饒是天雷木很不簡單,屬于頂級煉器材料,但是此刻,依然有了融化的跡象。

    紫光凝聚成一個個小錘子,正在不住的敲打著天雷木,大概過去了五個小時,天雷木終于崩裂成一截一截的,雷弧閃爍,就像是蓮藕斷開的絲一般。

    眼見這一幕,張恒心知,基本上已經成功了一半。

    他看向血衣童子,吩咐道:“是時候凝聚你的本體了!

    血衣童子拱手,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他是器靈,本體越強,自己也越強,張恒以天雷木,金雷竹這兩種奇寶重煉蕩魔神槍,對于他來說,簡直是天大的造化。

    “開始吧!”

    張恒再次掐動印決。

    金雷竹與蕩魔神槍的碎片融合的已經差不多了,隱隱間可以看到一把長槍的形狀,相比于過去,似乎還要長個幾十厘米,看起來倒不像是一柄長槍,更像是長矛。

    倘若有煉器宗師在此,定然會發現張恒與血衣童子打出的印決高深莫測,一方面讓幾種材料完美融合,另一方面,卻又似乎在壓制著天雷木融入進來的威能。

    事實上,這正是張恒故意為之的。

    天雷木材質超然,足以用來煉制法寶,但是,別說他現在是筑基了,就是金丹,也無法發揮出靈寶的全部威能。

    但是就將天雷木擱置不用,卻有些浪費了,所以張恒便刻意用煉器法決,壓制了天雷木的威能。

    如此一來,重煉的品級不會很高,但是張恒卻能百分百的發揮,而血衣童子,一旦有所成長,本體的力量,就會隨著器靈而成長。

    將來,重新煉制的蕩魔神槍有可能會隨著器靈的成長,而不斷的進化,就是成為法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幾種材料相融的過程,遠遠要比煉制防御法器的時候更長一些,而且這其中蘊含著很大的危險,萬一出現差錯,很有可能引爆地火,所以張恒和血衣童子始終關注,不斷的打出法決,用來維持穩定性,還有加快煉化的速度。

    但饒是如此,一晃眼,一個半月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張恒還在閉關煉器的時候,卻是不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一個早已被遺忘的女人,卻是在咬牙切齒的念叨著他的名字。

    極北之地。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一路走來,冰雪世界,荒無人煙,生命幾乎絕跡。

    而一個持著手杖的女子,卻正在逶迤前行。

    她手中的手杖,早就已經被凍成了冰棍,她整個人,都被厚厚的熊皮包裹了起來,手上也穿著皮質手套,眼睛上則是戴著防風鏡。

    這樣全服武裝的她,依然感覺到寒冷無比,早在七天前,她幾乎就已經要凍死了,倒在了雪地之中,若不是那堪稱逆天的恨意,支撐著她,恐怕她已經死去。

    “張恒,張恒,張恒……”

    她一邊走,口中一邊念叨著一個名字。

    聲音中充斥著強烈的怨毒之色,只是剛從她的口中傳出,就立刻被呼嘯而來的狂風卷走。

    或許只有風,才聽到了她細碎的低語。

    丹田之中的靈力,早就枯竭了很久,剛剛恢復一絲,馬上就被貪婪的吸收,化作了些許暖意,溫暖著她的身體。

    她張開嘴,微微喘息。

    白霧從口中噴出,她眺望著一望無際的冰雪世界,眼里滿是絕望。

    “我走了這么久,可是還沒有到達盡頭,我只知道,祖師在極北之地修行……”

    后面的話,對于她來說顯得有些殘酷,她沒有說出口。

    但是她心里頭卻知道,極北之地的概念實在是太大了啊,這茫茫冰川,想要尋一個人,豈不是大海撈針嗎?

    “我不能放棄!”她咬咬牙,再次邁開了步伐。

    鞋底踏在雪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山門破碎,橫尸遍野,道統滅亡……

    她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多少次回憶這個畫面。

    每當她感到絕望的時候,她便開始回憶,也唯獨這樣,她才能汲取到仇恨的力量。

    “張恒,你滅了合歡宗,殺了所有的長老……”

    “你是衛道士,你被眾人稱頌……”

    “現在的你,很得意吧?”

    她慘然笑了笑,括約肌想要張開,卻發現臉頰早就被凍住,竟然扯得有些疼痛。

    “恐怕你早已忘記,一個叫做唐瑤的女人了吧?”

    “是啊,合歡宗你都滅了,我這個修為很低的女人,又算是什么呢?”

    “你絕對不會想到,我用了這么長的時間,來到了極北之地,在這一望無際的冰原上,尋找著復仇的機會……”

    她身體停了停,風吹得更加激烈了。

    雙臂環抱在一起,厚厚的皮毛不知道堆積了多少層,裹著她就像是一個圓球,但是依然沒有多少暖意。

    幸好,丹田內,又出現了一絲靈氣。

    “如果不是突破到了筑基,我恐怕早就死了吧?”唐瑤眼中滿是慶幸之色。

    在這種極端惡劣的環境之中,對于她來說,毫無疑問是巨大的考驗。

    她的靈力,始終處于接近消耗干凈的狀態,這對于她來說,算不上什么好事情,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誤打誤撞,磨礪了修為。

    佛家講,只有吃了大苦,大磨難之人,才能享受大自在。

    唐瑤不斷的消耗靈力,不知不覺間,卻是修為連續突破,她本就天資不俗,如今更是成就了筑基修士。

    合歡宗功法浮躁無比,修煉而來的靈力,更是不值一提,然而她筑基后,靈力卻是較為精純,原本虛浮的根基,現在卻是牢靠無比了。

    這就是福兮禍兮,禍福相依了。

    在極端的環境下,她無疑是因禍得福了。

    可是,這對于她的處境,并沒有根本上的改變。

    她知道,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可是不往前走,又能怎么辦呢?

    往后退,必死無疑,埋骨冰雪之中,無人知曉。

    往前走,若是能尋到祖師,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在死亡的威脅下,她的步伐邁的很是堅決,她一秒鐘也不敢停止思維,不然她害怕自己可能會不知不覺的死去。

    “張恒,我一定會復仇的!

    “你當初不殺我,是因為你根本就看不起我吧?”

    “還是說,你居然會對我這個妖女生出惻隱之心?”

    她慘笑了兩聲,喃喃自語。

    “合歡宗被滅,我已經無家可歸了,這世間雖大,哪里還有我的容身之處,滿門上下,數百條性命啊,你必須要給個交代……”

    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片冰湖。

    冰湖,很常見,這一路上,她不知道看見了多少個。

    湖面上,漂浮著大片片的堅冰,上面覆蓋著冰雪,堅冰之下漆黑而寒冷的冰水,就像是一面鏡子。

    唐瑤必須要避開,一旦失足落水,必然死路一條。

    所以,她抬起頭,想要看清楚地形。

    然而就在抬頭的剎那,卻是赫然看到,就在那冰湖之上,竟然懸浮著一個身穿道袍的長須老者!

    這,這是?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