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零六章:斬盡滿山桃花

    第506章  斬盡滿山桃花

    劍魔柳生不會無端端的在這里留下劍氣,是示威,也是挑釁。

    其中意味,張恒自然感受的到。

    來武圣山看熱鬧的人不少,多了一個張恒,并沒有引起多少人的關注。

    “柳生當真了不得啊,僅僅只是留下了一道劍氣,就阻攔了我們的進山之路,真是匪夷所思!庇腥藝@息說道。

    “這不是廢話,柳生是何人?連陳無敵都不是他的對手,這種人物,已經近乎于天神一般,隨便留下的劍氣,對于我們來說都是無法抗衡的!倍鄶等它c頭,陳無敵的失敗,讓大家高傲的心氣都散了,很容易就承認自己不如別人。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者本是爭強好勝的,輸贏是小事,可如果失去了進取之心,那可就變成廢人了。

    “說起來,都怪張恒!”

    一個年輕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真沒有想到世上還有這么無恥的人,本是他惹出來的麻煩,他不去接,躲起來茍延殘喘也就罷了,可是呢,人家都打上門來了,還留下了這么一道近乎于羞辱的劍氣,這他都能忍?”

    “嘿,像是他這樣的人,有什么不能忍的?好死不如賴活著,莫非出來跟柳生拼命不成?”有人抱著雙臂,陰陽怪氣的說道:“興許他就是聽說了柳生的名頭,才躲起來的呢,現在來看,倒是個聰明的行為啊,恐怕沒有人會認為他是柳生的對手吧?”

    許多人點了點頭,這倒也是,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張恒倒也真是個聰明人。

    柳生明顯不可戰勝,好死不如賴活著,自然不必出來,丟了臉面和尊嚴,也比丟了小命要好。

    眾人的言論,張恒自然聽到了。

    “柳生么?”

    他喃喃自語,將這個名字深深的映在心里,卻是深吸一口氣,直接踏入了劍氣之中。

    “咦,你們看這個人!”

    許多人愕然抬頭,難以置信的說道。

    “他要去送死不成?”

    張恒就在眾目睽睽下,邁步走入了劍氣之中。

    森冷的劍氣洶涌而來,直接被張恒震開,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就憑你也敢挑釁我?”

    下一刻,他右腳猛地揚起,在地面上重重一踏,一股可怕的氣勢瞬間爆發,猶如山崩海嘯,竟然讓許多人仰面栽倒,狼狽不已。

    而柳生留下的劍氣,也被張恒這一踏猛地震出。

    “給我破!”

    張恒眼中劃過兩道光芒,直接將這殘余的劍氣絞成碎片。

    下一刻,他身形閃爍,直接消失在原地,已經是進入了武圣山中。

    “我的天,剛剛那個人居然把柳生的劍氣給破去了!”

    “此人是誰?你們認識嗎?”

    “難以置信,他還很年輕吧?居然有這種實力,武道界什么時候出了這等奇才?”

    人們瞠目結舌,震撼的不輕。

    而其中的一個武者,卻是忽然間想起了什么,他倒吸一口冷氣,猛地走到眾人之前,吼道。

    “是張恒!”

    “你說什么?”

    “沒錯,是張恒,一定是他!”

    剎那之間,不知道多少道目光揚起,看向了武圣山的方向。

    有人吞了吞口水,喃喃說道。

    “張恒回來了?”

    無數人罵他是縮頭烏龜,無數人說他貪生怕死,千夫所指,萬人唾罵,武道界之恥……各種各樣的侮辱性言語如同雨水一般,早就將張恒淋透了,可是當他真正走出來的時候,人們卻是發現,自己再也說不出半句污穢之言。

    誰也無法否認,張恒依然是華夏武道界的頂尖強者。

    這個消息,將會不脛而走,傳遍九州。

    ……

    而這個時候的張恒,已經站在了武圣山的上空。

    武圣山他來的次數不多,交給了蔡言芝后,更是首次前來。

    作為東州的武道圣地,武圣山最大的象征便是那漫山遍野的桃花,在靈氣的滋潤下,一年四季開放著,極目遠眺,桃花連綿,如同花海,堪稱盛景。

    然而此刻,桃花凋零,盡是枯枝敗葉,一眼望去,殘破不已。

    整個武圣山,都給人一種頹廢,落寞的感覺。

    張恒眉頭微皺,卻是踏在了山峰之上。

    他剛一出現,就被人看到,立即有人圍了過來。

    “什么人?”

    張恒淡淡的看向來人。

    “圣,圣尊!”

    武者們先是一怔,繼而露出狂喜之色。

    不多時,幾十號人都涌了出來。

    “圣尊回來了!”

    “哈哈哈,我說那道劍氣怎么散了,原來是圣尊出手將其破除了!”

    “這下子好了,有圣尊在,定然叫那個狂妄的東瀛人付出代價!”

    張恒在東州武者的心中如同神明,饒是他最近被人詬病,但是武圣山的武者們依然是他最堅定的信徒,他們承受的巨大壓力,仿佛在張恒出現的瞬間便消散了。

    許多人如是想著,圣尊都回來了,我們還擔憂什么呢?

    張恒的目光與聞訊趕來的蔡言芝對上了,二人看了對方一眼,都松了一口氣。

    清茶,石桌,涼亭。

    張恒,蔡言芝,還有鐘大師,三人就這么坐了下來。

    “我這些日子,出國了一趟,原以為幾天時間就會回來,所以就沒有告知你們,沒想到居然會出這么大的事情!睆埡惆淹嬷种芯К撎尥傅那嗷ù刹璞K,淡淡說道。

    “原來是這樣!辩姶髱熁腥,說道:“我就說嘛,以您的性格,怎么可能會躲避呢?您絕對不是其他人所說的那種貪生怕死,茍延殘喘的人!

    “我倒是希望,他這次能夠韜晦一下,避過了風頭再說!辈萄灾s是搖了搖頭,她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擔憂:“你應該避一避風頭的,就算回來么不應該大張旗鼓,這下子,你又要走到風口浪尖上去了!

    可以想象,張恒出現的消息,定然會掀起驚天波瀾。

    本來人們罵著罵著,不見正主,也覺得沒有什么意思了,這些天已經有些消停了,但是張恒這一回來,毫無疑問,又會讓矛盾激化。

    “避風頭?你指的是什么?”張恒喝了口茶,感受著淡淡的清甜之意在口腔擴散,微笑說道:“你是覺得我會在乎其他人罵我,還是說會引來柳生呢?”

    “我知道你從來不在乎別人怎么看待你,事實上這是一件好事,人生在世,本來就沒必要因為他人而活!辈萄灾ポp嘆一聲,說道。

    “可是柳生不一樣啊,連陳無敵都不是他的對手,并且傳聞,他還沒有使出全力!

    “那一日,柳生入武圣山,我們在他面前,甚至連拔劍的勇氣都沒有,而他從頭到尾也沒有跟我們交流過,他只是揮劍,斬盡了滿山桃花,之后留下一道劍氣,大笑離去!

    “我能感覺得到,他眼里似乎根本沒有我們的存在,這是個驕傲到骨子里的人,也是我此生見過的,最為恐怖的強者!

    蔡言芝喃喃說道,她雖然是個女子,但是卻透著一股英氣勃勃的氣質,然而再談到柳生的時候,卻是露出了小女人的姿態,顯得憂心忡忡。

    “你是說,我不是他的對手么?”張恒問道。

    “圣尊,柳生不凡啊!辩姶髱煿笆,苦笑說道。

    看著二人,張恒卻是放下茶盞,背著雙手,眺望著前方云海。

    “什么武道界的榮譽,什么民族仇恨,都與我無關,我從不會因為這些東西的影響,而做出某種決定,可是柳生他竟然來到了武圣山,他揮劍斬盡了滿山桃花,這是在向我下戰書啊!

    “人欺到了我的門前,我若不去應戰,那么我就不是我了!

    “明日,我就會啟程,前往東瀛,去會一會所謂的劍魔柳生!

    張恒的話語始終平淡,娓娓道來,就像是訴說著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可不管是蔡言芝還是鐘大師,卻都可以聽到他話語中的傲然之意,可見,柳生此舉,刺激到了張恒。

    二人對視一眼,眼中有無奈,也有釋然。

    避而不戰,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可那樣,圣尊就不是圣尊了,就在張恒做出與二人意見相左的決定后,二人卻同時松了口氣。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