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五十五章:一一清算

    第455章  一一清算

    沒有人能夠想到,最終的勝利者竟然是張恒!

    四大家族還活著的普通人們張如喪考妣,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如同失了魂一般。

    就連東州人也是失魂落魄,最后張恒的那一拳,已經不在于“形”或者“術”的范疇,已經近乎于“道”了!

    這樣的一拳,回想起來,就像是做夢一樣,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恐怕沒有人能夠相信。

    “圣尊贏了!”

    “圣尊一人獨戰四大家族,一拳擊斃上百人,堪稱當世神話!”

    “就是陳無敵,似乎也沒有這等驚天戰績!”

    良久,東州人總算是醒轉過來,眼中露出狂喜之色。

    他們本來懷揣著慷慨赴死的悲哀心態來到了這里,可是最終居然變成了勝利者,老天爺似乎跟他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他們望著張恒,眼中滿是狂熱之色。

    從此之后,他們徹底相信,圣尊戰無不勝!

    “張恒是最后的勝利者,四大家族的強者傾巢而出,如今卻是盡數死亡!”

    “今日之后,四大家族的權勢將會大打折扣!”

    “他們能不能存活都是個問題,沒有了高手鎮壓,四大家族還能是四大家族嗎?別的不談,張恒就不會放過他們!”

    眾人見到今日這等曠世大戰,本是心潮澎湃,但是少許之后,平靜下來,又生出許多猜想。

    四大家族的高手于今日盡數隕落,那么樂子可就大了啊。

    要知道,每一個看似光芒萬丈的實力,其背后一般都有仇敵盯著,想要取代四大家族的人多的是,他們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不用等三年后,現在的張恒已經可以縱橫九州了,現在看來,天機閣給他定的地榜十九排名,不僅不夸張,反而低估了他,其實他應該能進入天榜之中!”

    有人眼露崇敬之色,感慨說道。

    天榜!

    這兩個字讓許多人變了臉色。

    天榜,象征著華夏真正的巔峰強者,僅僅只有十個人,并不對外公布。

    目前所知道的,只有兩人。

    一個是武道界之神,所有武者的信仰陳無敵,位列天榜第十!

    而排在第四的,則是劍宗宗主風白羽!

    除卻這二人外,其他人暫且無人知曉,這是因為天榜強者多神出鬼沒,很少在世間行走的緣故。

    而天機閣,對于這等強者,也保持著極大的尊重,不會隨便泄露他們的隱私。

    “張恒已經足以進入天榜了嗎?”

    許多人覺得匪夷所思。

    從張恒成名,再到崛起,這個過程,實在是快的無法想象。

    此刻,張恒風光無限,所有人對他或是敬畏,或是尊崇,或是嫉妒……但唯獨有一人,滿心都是擔憂。

    “他白了頭發,并且久久沒有動作,難道是受了傷……”蔡言芝心中喃喃,手指揪住衣角。

    或許她從未關心過張恒到底有多強,所求的,不過是平安罷了。

    可惜,張恒實在不是一個安分的人。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不需要看,他就知道自己的模樣一定不會太好,雖然此刻枯竭的靈力,正在被不斷的填滿,被抽走的五年壽元,也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但是,他依然受了傷。

    他的壽元還有很多,不出意外的話,這輩子都不會因為壽元而煩惱。

    可是,五帝虛影抽走壽元的方式實在是太過于暴力,直接給他造成了創傷,沒有一兩個月,怕是很難完全恢復。

    “五帝伏魔神拳是禁忌之術,下一次再用,一定要謹慎!”張恒再次明確了這一點。

    這門拳法威力無窮,但是后遺癥也不能小視。

    終于,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大家族身上。

    噗通!

    膽小的幾個人,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李家!

    張恒淡淡開口。

    從李興龍開始,所有還活著的李家高層們,臉色都瞬間變得蒼白。

    正如他們所說,成王敗寇,如今,是清算的時候了。

    “李家之人,勾結三星李家,試圖奪我的進化原液,之后又牽頭與泰國妖僧龍婆賢聯絡,差點害死我的親人,其罪當誅!”張恒冷冷說道。

    這四大家族里面,要說是仇恨度,毫無疑問,李家是排在第一位的。

    “張恒!”李興龍在聽了這話后,卻是露出了悲憤之色:“你做事怎么能做的這么絕?李家已經損失慘重了,你還要趕盡殺絕!”

    “我且問你,如果敗得是我,你會留情嗎?”張恒詢問。

    李興龍瞬間無言。

    毫無疑問,贏得是他,那么死的就是張恒了。

    “三星李家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不會的!”他徹底絕望,如同瘋癲一般,發出威脅言語。

    “很巧,我有時間也會去高麗走一趟,跟他們算算這筆賬!睆埡阋恢更c出。

    也沒有折磨他們的意思,所有李家人眉心爆開一個血洞,所有人倒下,一命嗚呼。

    眼見這一幕,其他三大家族的人渾身戰栗,滿眼都是絕望,心中如墜萬丈深淵。

    高手全部死了,如今連高層也死了大部分,李家可以說是完了。

    不需要張恒再追究,也會被暗中的敵人們撲上來,像是餓狼瓜分肥羊一般,一口一口的吞下!

    “趙家!”張恒的聲音再次響起,就像是判官拿著生死薄點名,被念到名字的人,下意識的恐慌。

    “張仙師,我們趙家知道錯了,我們愿意交出所有財富,放棄所有的權力,只留一條性命,前往海外,自謀生路!壁w寅毫不猶豫的跪在地上,悲哀說道:“如果您還不解氣,可以殺我解恨,請留趙家人一條生路!”

    他是一個政客,政客從不缺乏壯士斷腕的勇氣。

    他很清楚,在這個時候說廢話是沒有用的,威脅也好,討好也罷,都不會對局勢產生半點影響,唯有付出血的代價,才有可能活命。

    “本來,我對趙家并沒有太多惡感,你們貪我進化原液,也是人之常情,貪念一字,誰人能夠克服?”張恒掃視趙家眾人,話鋒一轉,繼續說道:“可惜,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趙昆侖方才放出豪言,不僅要殺死我,更要將東州武者趕盡殺絕,這就犯了我的忌諱了,所以趙家……死!”

    張恒眼中迸出殺意,手掌握拳,就像是握住了趙家人的心臟,在手掌閉合的剎那,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窒息,捂著胸口,痛苦倒地,他們伸出手指,指著張恒,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可是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最后眼神中失去了所有的光彩,氣息全無。

    眨眼之間,兩大家族就這么完蛋了。

    還剩下的孫家和錢家,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膽子小的人,干脆昏厥了過去。

    “錢家!”

    催命的聲音,終究還是落到了錢家身上。

    肥胖的錢金銀渾身一震,他已經徹底的軟在地上,就像是爛泥一般,此刻淚如雨下,嚎啕大哭。

    “張仙師,饒命,饒命啊……”

    除了這句話外,他竟然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一刻他悔恨無比,自己是個有錢人,很有錢很有錢的那種,幾輩子都花不完,為什么要覬覦進化原液呢?為什么自己要這么貪呢?如果自己想要,只需要花錢去買就行了,自己怎么會生出將其據為己有的心思呢?

    悔恨如潮,錢金銀不恨別人,只恨自己。

    如果上天能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他一定會遠離張恒,越遠越好!

    “錢家,花重金請梅山修士來找我麻煩,但除此之外,卻也沒有做特別過分的事情,相比于李家和趙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張恒踏前一步,冷冷的注視著他。

    “交出錢家的所有財富,從你開始,錢家的所有人為我奴仆,為我效力三十年,你可服么?”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2019中超直播 山西扣点麻将 福彩今天相年图 在网上如何赚钱 急速赛车手 pc蛋蛋快速 股票大盘 宝博棋牌手机版下载 捕鱼达人单机版在哪下载 海南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