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二十八章:劍魔柳生

    第428章  劍魔柳生

    大劍師敗了。

    早在張恒這一劍刺出的時候,中村大師就已經確定,大劍師會敗。

    他從未見過這等出塵絕艷之劍,這不是什么劍招,也不蘊含什么劍理。

    這是純粹的力量。

    鋒銳到了極致,強悍到了極致……足以撕開一切的防守。

    當力量強大到碾壓的時候,所有的變化都是沒有用的,譬如三井一木,就在這一劍下,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強如斷水流,這種東瀛傳承數百年的劍招,甚至連出手都不能。

    “我還是低估了他……”中村大師臉色微微發白,想想張恒的年紀,再想想他的恐怖實力,一種恐慌,忽然間將他的心填滿。

    倘若此人繼續成長下去,那么將來整個東亞,甚至是亞洲,他只怕是都會成為第一人啊。

    再有幾年,誰還能制裁的了他?

    “叔叔他失敗了嗎?”三井純子眼眸之中滿是難以置信,她咬著嘴唇,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叔叔他怎么會?”

    “他是東瀛大劍師啊,是一代劍客的偶像,他居然會敗給一個華夏的年輕人!”

    “我不信,這不是真的!”

    她眼中布滿血絲,情緒顯得有些歇斯底里,三井一木是三井家的驕傲,是東瀛不敗的戰神!

    他的軌跡,本來應該和華夏的陳無敵看齊。

    所有的東瀛人都在等待,將來三井一木殺到華夏,與陳無敵一戰,將華夏踩在腳下。

    可是如今還沒有等到陳無敵出手,竟然就先敗給了一個年輕人,這個結局,讓她萬萬不能接受!

    中村大師看著邊上顯得有些瘋狂的三井純子,嘆息說道:“純子小姐,大劍師真的敗了。

    “我不信,叔叔他還好好的!”三井純子看著站在雨幕之中,仿佛雕塑一般的三井一木,倔強說道:“他就站在這里,你憑什么說他敗了?”

    中村大師聞言,露出苦笑之色,大劍師有劍氣護身,雨水,塵土,都不能接近他,如今卻是被淋濕,像是落湯雞一般,這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只有劍氣被破了,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他想要解釋,可是想想,又作罷了,三井純子明顯不能接受現實,他又何必浪費口水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三井一木,忽然之間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往后仰去,倒在了積水之中。

    他身上的衣衫,腳下的木屐,瞬間被變成了碎片,他的肌膚,忽然間片片龜裂,一道道鋒利的劍痕遍布在上面……剎那之間,看起來沒有什么事情的他,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血水滾滾,他目光渙散,仰望著漆黑如墨的蒼穹,顯得無比凄涼。

    “叔叔!”

    “大劍師!”

    二人見此,臉色大變,連忙簇擁了過來。

    中村大師手指輕探鼻息,卻是發現三井一木氣若游絲,渾身劍氣更是散去了十之八九。

    “他破了你的根基!”

    中村大師臉色慘白。

    根基被破,一身劍道便隨之告別,堂堂大劍師,將會徹底隕落,變成一個普通人。

    “什么?”三井純子眼中露出怨毒之色:“他居然這么心狠手辣,他還是人嗎?”

    她在自己受害的時候,全然已經忘記,是她先盯上了張恒的進化原液,想要用武力讓其屈服,又是她去東瀛請來了三井一木……如果不是他,根本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是他心狠手辣,是我接不住他這一劍……”三井一木眼中神彩黯淡,喘息說道:“這一切,不能怪他,能見到這一劍,我不后悔!

    對于一個真正的劍客來說,的確沒有什么遺憾的,如果真要是有什么情緒,那么恐怕是黯然吧。

    三井一木陡然間發現,也許自己這一生都無法追趕這個年輕人,這才是最大的痛苦。

    世人都知道陳無敵是華夏武道之神,站在華夏的最巔峰,卻不會想到,還隱藏著這么一個人物。

    二十一歲的絕世強者,如果陳無敵知道了這一戰的結果,恐怕也坐不住了吧?

    三井一木慘笑一聲,閉上了眼睛。

    “叔叔,叔叔!”三井純子臉色大變:“叔叔怎么了?”

    “大劍師身受重傷,必須盡快去救治,他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他的劍道,只怕是要廢掉了!”中村大師嘆息,眼中流露出悲哀之色。

    這件事情,對于整個東瀛劍道來說,都是巨大的打擊。

    “我不會放過他的!”三井純子像是瘋子一般尖銳叫道:“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她很清楚三井一木被廢會有什么后果,對于她在三井家的地位,都會有重大的影響。

    不說其他,一個大劍師代表著什么?

    遠遠要比一百個三井純子的價值要大啊……而如今,卻因為她,讓大劍師被廢了,她幾乎能夠預料到,自己回到三井家會面臨怎樣的指責。

    這一刻,悔恨涌上心頭,早知如此,她又何必招惹張恒呢?

    哪怕她得到了進化原液的秘密,可是損失了一個大劍師,到底值不值當,還是兩說。

    “大劍師都奈何不了他,三井家的其他高手也不行!敝写宕髱熣f道,他希望三井純子認清楚現實,不要讓其他人再來送死了。

    “不,有一個人可以!”三井純子眼中閃爍著光芒:“柳生弘介!”

    “劍魔柳生弘介?”

    中村大師臉色大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吞咽著口水。

    “他還活著嗎?”

    柳生弘介,東瀛劍道的傳說。

    一百年前的偉大人物,舉世無敵,后來銷聲匿跡,不見蹤影,人們都說他年齡大了,已經死了,中村大師也深信不疑,他絕對不會想到,自己居然從三井純子這里聽到了劍魔的消息。

    “沒錯,他還活著,并且就隱居在富士山上!比冏由钗跉,說道:“十二年前,叔叔曾經踏上富士山,去見了這個柳生家的絕世劍神,并且與他一戰,最終被擊敗!

    “而柳生弘介,用的便是斷水流,所以叔叔這才開始學習斷水流,為的就是要明白其中真意!

    “他的設想,是先來華夏以文不歸為磨刀石,繼而挑戰陳無敵,等到他氣勢積攢到巔峰后,取得突破,最終目標便是富士山上的劍魔柳生弘介!”

    倘若張恒在此,定然會恍然大悟。

    怪不得三井一木說陳無敵并不是他的最終目標,原來在東瀛還隱藏著這么一位大神。

    “真沒有想到,一百年前的人物還活著……”中村大師連續念叨了好幾遍,喃喃說道:“如果東瀛的劍客們知道了這個消息,只怕是會發瘋吧!

    “這是一個化石級別的人物,已經永遠被鐫刻在了傳說之中,而他如今,竟然還活著!”

    “這個消息,太震撼了!”

    饒是他,心中的悲哀也被沖散了。

    東瀛人很現實,柳生弘介比三井一木強大的多,當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存在的時候,信仰自然就變了,旗幟自然也變了。

    那么心中的悲哀,也就淡化了許多。

    大劍師的隕落固然讓人感傷,可是有劍魔柳生弘介在,東瀛劍道依然站在東亞之巔!

    “你說,劍魔出手,難道還不能贏嗎?”三井純子眼中滿是怨毒之色,她發誓,一定要報仇!

    “柳生先生出手,沒有任何疑問!”中村大師毫不猶豫的說道,他的眼中滿是狂熱之色:“只要他愿意出山,那么東亞,甚至是整個亞洲,都會臣服在東瀛劍道之下!”

    什么陳無敵,什么張恒,在他心中,根本沒有和柳生弘介相提并論的資格。

    “我會請出劍魔,我要讓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殘忍……”三井純子咬牙切齒的說道,她眼中的光芒,怨恨到了極致,讓人遍體生寒。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