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二十八章:暗王授首

    第328章  暗王授首

    “什么?”暗王如僵尸一般蒼白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你是在演戲?”

    張恒背負雙手,傲然屹立,哪里有半點萎靡氣息。

    他眼中露出玩味之色,就好像獵人在玩弄獵物一般。

    “我當然是在演戲!”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徘徊,心有不甘,還想殺我,于是就偽裝出自己身受重傷!”

    “戲已經演到了這個份上,我還以為你不出來了呢!沒想到,終究還是按捺不住!”

    張恒的這番話,讓許多人摸不著頭腦,也讓許多人腦海中仿佛劃過一道閃電,忽然間明悟了一切。

    “原來圣尊是在演戲!”

    “我的天,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他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引這個人出來!”

    很多人抱著腦袋,撕扯著自己的頭發,很難想象,居然還有這樣的轉折。

    那七海鎖龍陣驚天動地,聲勢驚人,怎么看怎么都是絕世術法,但張恒竟然還能以此演戲,這說明了什么?他的實力豈不是遠遠在楊羽之上嗎?

    尤其是楊羽本人,此刻他靈力已經耗盡,無法懸浮空中,站在地上,卻是趔趄兩步,難以置信的大吼。

    “不可能!”

    他怎么也不信,面對自己這種強敵,張恒竟然還敢沒有使出全力,竟然還游刃有余,演戲……

    那他成什么了?

    豈不是配合演戲的傻子了嗎?

    虧自己還洋洋得意,以為穩操勝券,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假象!

    “大戲開幕了很久,主演終于到齊了,接下來,你還要逃嗎?”張恒戲謔的看著暗王。

    這個老鬼子陰險毒辣,謹慎刁鉆,自己好不容易終于將他引誘了出來,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鏘!”

    暗王沒有說話,舉劍繼續刺向張恒!

    逃?

    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能感覺得到,張恒不僅沒有任何萎靡,反而精神抖擻,已經用神念徹底鎖定了他。

    他的經驗告訴他,如果自己現在逃跑,那么會死的很快!

    所以他沒有逃離,而是選擇搏命以及。

    黑色長劍上倒映出毒蛇模樣,青色的冷光閃爍,映照出他略顯陰森的面孔。

    暗王縱橫天下靠的不是其他,而是獨步江湖的刺殺手段。

    要說是堂堂正正的作戰,他不如楊羽,唐勝豪。甚至連合歡宗二長老都不如。

    所以張恒殺他,根本就不需要施展什么術法。

    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柄法器長劍,直接欺身上前,與暗王作戰。

    “忍術!”

    暗王口中嘰里咕嚕的念著周瑜,一道白煙出現,他身形連續閃爍,竟然幻化出三個他。

    這三個人,一個身子拉長,像是竹竿,足有三米多高。

    一個身子橫行擴張,滿面橫肉,儼然彪形大漢。

    而另一個卻是又瘦又矮,變成了一個小老頭,眼中閃爍著陰狠的光芒。

    “北辰家的三忍封刀斬!”

    鐘大師滿面凝重,冷冷開口。

    “北辰家?”歐陽大師聞言,問道:“是東瀛北辰一刀流的北辰家嗎?”

    “不錯!”鐘大師回答。

    “他們怎么會與主人結仇?”歐陽大師百思不得其解。

    “結仇的不一定是北辰家,而是暗王!”鐘大師深吸口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此人應該就是殉道組織的首領山本一郎,人稱暗殺之王的暗王,此人做事不擇手段,陰險毒辣,又非常謹慎,很難捉摸,怪不得圣尊要演一出大戲,因為不這樣,就沒有辦法將他騙出來!”

    “此人是個毒瘤,必須要將其殺死,如果任由他逃竄,后果不堪設想!”

    不管是誰,被殺手之王盯上,也會渾身發冷,坐立不安的。

    二人的對話,被許多人聽到。

    “暗王?”

    “原來是這樣!”

    許多武者恍然,暗王大名,早就已經響徹全球了,當然,這不是美名,而是惡名。

    今日張恒大戰暗王,若能將其殺死,也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拍手稱慶,能夠睡個好覺!

    “原來是這樣,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殺暗王!”楊羽臉色蒼白,眼中露出了自嘲之色:“那我又算什么?又算什么呢?”

    引以為傲的七海宗傳承,在張恒眼里,難道就不值一提嗎?

    自己居然只是一個龍套,只是配合他演戲的馬仔罷了。

    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一時之間心灰意冷,大受打擊。

    “平安同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世界變得真的有些太快了啊!睅焽鴳c卻是意氣風發,揚眉吐氣,拍打著曹平安的肩膀,一副教誨小弟的模樣。

    “你!”曹平安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憋屈至極。

    沒有人認為張恒會不是暗王的對手,尤其是在剛剛和楊羽大戰了之后,所有人對于他都充滿了信心。

    就連暗王自己,實際上也沒有任何把握。

    所以他開始,就使出了自己的殺招。

    可是張恒的眼眸之中,卻始終是平靜,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雕蟲小技罷了,任憑你千般變化,我自一劍斬之!”張恒根本不去管他分身如何,手中長劍一斬。

    劍光橫空,化成一道璀璨匹練,無堅不摧,仿佛連虛空都要撕裂。

    “死!”

    話音剛落,劍光就已經到了。

    暗王舉劍抵擋,發出叮叮當當的碰撞聲,三個形態各異的身體,手中長劍揮舞的極快,如同旋風一般。

    “好強!”

    真正交手,他才領會到張恒的厲害。

    咬了咬牙,掐動印決,三個分身陡然間開始融化,化作一灘黑色的淤泥,這股淤泥帶著強烈的腥臭味,劇毒無比,別說是沾染到了,就是嗅到了部分氣息,都有七竅流血,直接沒命!

    這黑色淤泥,迅速擴散,朝著張恒延伸過來。

    “可笑!”

    張恒搖了搖頭,屈指一彈。

    丹田之中的玄天樹輕輕顫抖,便有碧綠光點,順著他的指尖逸散而出,那一灘淤泥,在觸及到的時候,直接就開始融化,指甲蓋大小的綠點,吞噬了所有劇毒的淤泥,最后滲入泥土之中,竟然發芽抽枝,長出翠綠的小樹!

    “你,你這是什么東西!”

    臉色蒼白的暗王從另一側出現,卻是驚訝到了極致。

    “不好意思,在下百毒不侵,你妄想用劇毒害我,卻是不可能!睆埡愕f道。

    暗王眼中涌出瘋狂之色,張恒帶給他前所未有的危險感。

    他咬牙切齒,猛地撲出,卻是捏碎一枚黑色的藥丸,居然直接炸開,形成了層層疊疊的黑色霧氣。

    抬頭一看,這一方天地猶如黑夜一般。

    “咦?”

    張恒眼睛看不見,放出神識,可是依然找不到暗王的位置,微微有些詫異。

    “八嘎!”

    暗王怒吼,忽然間從黑暗中躥出,猶如陰狠毒蛇撕咬獵物,直接沖向張恒。

    他長劍高舉,力劈而下,想要一擊拿下張恒!

    “可惜啊可惜,你遇到了我,這些暗殺之術,對我影響不大!睆埡阄⑽⒁恍,打了個響指。

    修行者的優勢頓時體現了出來。

    漫天火焰,照亮了黑夜。

    那是張恒的真火,他的控火之術,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燃燒了整片黑霧。

    還沒有來得及撲過來的暗王,陷入火海之中,露出驚慌之色。

    “不要殺我!”

    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從暗處到明處后,哪怕是使勁渾身解數,都無法威脅到張恒的一根汗毛。

    “一劍開天!”

    張恒沒有任何猶豫,隨手一劍斬出。

    幾十米的璀璨劍光,這一刻成了天地之間最為奪目的光彩。

    烈焰騰空,劍光沖霄,等到這一切都散去的時候,所有人抬起頭,看到了驚人一幕。

    殉道組織的首領,國際上最出名的殺手暗王,無數人的噩夢……從眉心開始,漸漸浮現出裂痕,然后整個身體都開始龜裂,朝著兩側裂開,分成了兩截,血液流淌不斷,濕潤了泥土。

    殺死暗王后,張恒心愿已了。

    卻是踱步而下,拍了拍木靈的小腦袋,邁步走向了牛耳山。

    “我不殺你!

    臨走之時,張恒瞥了楊羽一眼。

    畢竟,此人也算是幫自己演戲,引出了暗王……

    之后,便進入山中。

    楊羽看著他消失的背影,卻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唉!”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