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六十三章:林家姐妹

    第263章  林家姐妹

    凡是修行門派的山門所在,定然要有靈氣。

    有靈氣的地方,一般來說,都比較偏僻。

    所以行駛了五百多公里后,二人才算是到達目的地。

    “這里有個鎮子,叫做白馬鎮,鎮子里的人祖祖輩輩養馬,販馬!碧片幙粗胺降逆傋,沒好氣的說道:“我們到了鎮子后,先找地方停車,然后借幾匹馬,騎著馬到宗門去!

    “騎馬?”張恒皺眉。

    “廢話,后面就沒路了,車是沒有辦法開的,更何況還要上山,所以騎馬是最好的選擇了,實在不行,你騎驢,鎮子上也有驢!碧片幋侏M說道。

    張恒沒有搭理他,閉目養神。

    她討了個沒趣,怨恨的瞥了張恒一眼。

    “希望大長老出手,把你挫骨揚灰了才好!”

    知道無法把張恒從宗門騙走之后,唐瑤就開始詛咒他了,在心里頭默默的給宗門加油。

    車在鎮子里停好,唐瑤熟門熟路的去租了兩匹馬。

    一匹白色的,一匹紅色的,一看就是好馬,她倒也沒有幼稚的在這件事情上使絆子。

    二人騎著馬,直接離開了鎮子。

    唐瑤磨磨蹭蹭,故意放慢速度,張恒倒是也不慌,騎在馬背上,一副悠哉模樣。

    反正遲早是要到的,刻意拖延時間沒什么用。

    “氣死老娘了!”張恒不生氣,也不反駁的無所謂態度,讓唐瑤非常不爽。

    她只感覺,無論自己做什么,好像都不能對張恒影響絲毫。

    太可惡了,世界上怎么有這么可惡的男人?

    就在二人磨嘰前行的時候,后面響起了一片馬蹄聲。

    卻是兩個青年,騎著馬走在前,后面跟著的是一輛馬車,馬車周圍,則是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

    光看這架勢,倒是氣派的很。

    唐瑤心煩意亂,懶得搭理這群人,張恒也是勒住繩子,控制著馬停在路邊,想要讓這群人先過去。

    可誰知道,這幫人卻是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當先的一個男子,上下打量著二人,問道:“你們莫非也是去神仙山的?”

    “神仙山?”張恒皺眉。

    “就是合歡宗的山門所在!碧片幉荒蜔┑幕貞艘痪,打量著這群人一眼,目光在馬車上掠過,露出了然之色:“你們是來進貢的吧?”

    “是啊!蹦凶佑行┯犎,但還是點頭承認。

    “合歡宗看上了我的兩個妹妹,限定要在明日之前送上山門,不然我林家只怕是……”

    男子苦笑,搖了搖頭,似乎一言難盡。

    原來是這樣。

    張恒明白了,其實這種事情也很正常,在他那個世界,就有很多類似于合歡宗的宗門。

    看上凡俗人家的女兒,就要求送上山來。

    有的甚至是帝王家的公主,王侯家的明珠,可是,依然是只能乖乖認命。

    沒想到在這地球之上,卻還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不是好事一件么?”唐瑤皺眉說道。

    在她的世界觀里,這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難道將自家妹妹上貢給合歡宗,還委屈了他們不成?

    “什么好事啊,這是把妹妹往火坑里頭推啊,你是不知道這合歡宗的人,也不知道每年都要壞多少人的清白,有多少美女上了山,就香消玉殞了,我的妹妹一個十七歲,一個才十六啊!闭f著說著,男子就悲憤了起來。

    “哥,別說了!”另一個戴眼鏡的男子騎馬過來,說道:“馬上就要到合歡宗的地界了,指不定被人給聽了去!

    他肯定不會知道,合歡宗的圣女,就在眼前。

    換做是以往,唐瑤定然早就發作了,可是想想現在自己的處境,她就沒有這心思了,只能是嘆了一口氣。

    這兩個男子,一個叫林爽,一個叫林峰,是親兄弟關系。

    林爽是大哥,性子比較軟,待人真誠,不太會掩飾自己。

    弟弟林峰則是有些城府,對二人多加打探。

    交談過程中,他們也吐露出來意了,原來是第一次上合歡宗,雖然有路線圖,但還是心中忐忑,希望找老司機帶路。

    張恒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同行之時,林爽忽然間發問:“張老弟和這位美女是戀人關系?”

    他其實想要問的是,你為什么要帶自己的女朋友去合歡宗。

    沒辦法,在合歡宗這種地界,凡是美女出現,總是讓人聯系到不好的方面。

    張恒搖了搖頭,卻是含笑不答。

    怎么說呢,難道說他是要上去滅合歡宗的?

    至于唐瑤,壓根看不起這幫人,沒有說話的興趣。

    二人不答,卻是讓兩兄弟猜測起來了,尤其是這林峰,也不知為何,看張恒一直都有些不順眼,卻是思忖少許,驚道:“你該不會要把自己的女人往合歡宗送吧?”

    “?”

    林爽愣住,看張恒的眼神頓時古怪了起來。

    這可是要把綠帽子往自己的頭上戴啊。

    “是啊是啊,這個人就是這么不要臉,逼我上山,威脅我,作踐我!”不等張恒回答,唐瑤搶先開口。

    她故意這么說,就是為了給張恒添堵。

    對此,張恒眉頭微皺,說道。

    “不是!

    只可惜,在很多時候,美女的話往往更容易取信于人。

    再加上這個情景,一男一女上山,女的天姿國色,男的漠不關心,怎么可能讓人往好處去想呢?

    “人渣!”

    馬車之中,響起一個銀鈴般的聲音。

    卻是一個穿著綠色裙子的少女鉆了出來,她約莫有十五六歲,淡淡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是個絕對的美人胚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但此刻,卻是一臉的不屑,看著張恒。

    “你和我哥一樣,都不是男人,你把自己的女朋友推進火坑,我哥把自己的親妹妹送進地獄,我瞧不起你們!”

    她指著三人,怒氣沖沖。

    除了張恒外,林家兄弟低頭,面對妹妹,他們心懷愧疚。

    “霜兒,你也別這么說,哥哥們也是有苦衷的!

    另一個軟軟的聲音響起,卻是另一個女孩子出來了。

    穿著裙子,要比林霜大一些,眉宇間仿佛有解不開的憂愁,俏臉微微發白,幾縷發絲飄在耳后,跟人一種軟軟糯糯,弱不禁風的感覺,就像是紅樓夢里的林黛玉一般。

    “如果不犧牲我們,哥哥們會沒有前途的,林家也會遇到大問題,所以其實他們沒有選擇!迸⒌吐曊f道。

    “哼!”林霜還是生氣,氣著氣著,眼淚就下來了。

    她鉆回了馬車里,姐姐對張恒歉意的笑了笑,也回去安慰妹妹了。

    “張老弟,別介意,霜妹就是這個性格!绷炙猿耙恍Γ骸昂螞r,他說的對!

    這一對姐妹,一剛一柔,都是國色天香。

    妹妹直率爽朗,姐姐溫柔懂事,只可惜,現在卻一步步走向火坑。

    張恒看向唐瑤,她哼了一聲,躲過張恒的視線。

    可見她心中,也是知道這很殘酷。

    但她卻并不覺得這有什么錯,弱肉強食,本是天理。

    林家姐妹,一個林雪,一個林霜,都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張恒看著她們,雖然沒有言語,可是心里頭卻是在想。

    自己此行,卻是讓林家姐妹免于災難了。

    只可惜,她們現在還不知道罷了。

    又往前騎了三個多小時,終于開始上山了。

    山路崎嶇,有的路段能騎馬,有的路段則是需要人拉著馬上去。

    所以相對來說比較艱難,馬車肯定是不能用了,林家姐妹也在平地上行走。

    林霜一肚子怨氣,數落著自己的哥哥,當然,也少不了張恒。

    倒是難為了林雪,時不時的跑過來道歉。

    道完歉后,又跟受了驚的小兔子一般馬上回去。

    “到了!”

    天都已經黑了,終于,唐瑤指著前方,朗聲說道。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棋牌娱乐官网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 安徽快3软件下载 幸运农场主题店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重庆麻将倒倒胡口诀 精准六肖期期中无错版 广东好彩1玩法技巧 街机电玩捕鱼版 龙江微乐麻将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