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四十三章:心有千千結

    第243章  心有千千結

    五行通玄劍體再沒有五行齊全之前,所能拿出手的,也就只有兩門劍訣了。

    但是在張恒看來,這兩門劍訣,其玄奧程度都勝過他之前使用過的“八荒唯我”劍訣,若是將其修行到極致,定然會是非?膳碌纳裢。

    想那五行天宗,就靠著這一門絕學,掌控一方世界近乎萬年,這是何等霸道?

    張恒細細參悟劍訣,三日未曾出關。

    在這三日之中,整個武圣山張燈結彩,無比喜慶,來來往往的武者們,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新任圣尊上位,武圣山從此有主。

    并且這位“主人”,要遠勝于歷代圣尊,別人的繼任大典弄得是氣派無比,熱熱鬧鬧,而這位可好,一人一劍,斬殺強敵,活生生用鮮血和殺戮堆積出了自己的王座!

    當然有人悲哀的想,有這么一位霸道而不顧后果的圣尊,或許并不是東州福氣。

    但更多的人卻是相反的意見,東州沉淪了太久,軟了太久,需要一位霸道人物,重現昔日榮耀。

    與其當軟骨頭,倒不如轟轟烈烈。

    隨著武者們離開,這兩種爭論,在東州境內開始發酵,并且有著愈發火熱的趨勢,許多人都有同樣的感覺,一個屬于東州的大時代要來臨了!

    只是最終會是什么結果,卻是無人知曉。

    但無論如何,在東州,張恒已經是所有武者的領袖,這一點是沒有人敢質疑的,更不可能有人敢去挑戰他。

    他的威勢,直接蓋過了守護東州一百多年的老武圣!

    大殿之外,十三個武圣如同標槍屹立,神色嚴肅的為張恒護法。

    沒有人敢靠近三百米范圍,方才,有幾只麻雀進入這個范圍,都直接被鐘大師的氣勁隔空殺死。

    “十三個武圣護法,這個派頭,可真是了不得啊……”

    幾個武圣山的老人看著這一幕,眼中異彩連連,昔日東州何等落魄,誰能想到會有這種盛景。

    半山腰上,一個戴著帽子的男子正在吹噓。

    “我跟你說,我從桃花鎮出來,路上那么多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張仙師,我當時心想,這小子不一般!”

    “周老哥,這你都能看出來?”

    周圍圍著一圈人,有個年輕人質疑。

    “當然,我雖然是小地方人,但我心眼亮著呢,雖然說當時上山的人有好幾百,但是張仙師,卻如同黑暗中的螢火蟲一般,格外的鮮明,我當時就生出了和他結交的念頭,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說,小老弟,要不要咱們一起上山!”周老哥得意洋洋的說道。

    在圣典結束后,他就被眾人圍住了。

    因為許多人都看到了他和張恒同行,以為他是圣尊的朋友,就連武圣山都被他當成尊貴的客人,挽留了下來。

    這只怕是周老哥這輩子最威風的時候,原本的憨厚性格,也消失不見了,他反反復復,添油加醋的吹噓著那一段上山的經歷,有的時候自己都覺得說的太假,太過分了,可是別人卻是聽得津津有味。

    現在是張仙師威風最盛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大明星一般,哪怕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是跟他有關,都會引起人駐足細聽。

    “真厲害,你居然能拍圣尊的肩膀!”

    有人羨慕的看著他,這足夠吹一輩子了啊。

    “不止呢,嘿嘿,我們被堵在半路上,到處都是人,我就跟他說,小子,能不能帶我去前面,他想都沒有想,直接就拉著我穿過人群,到達了第一排!敝芾细邕駠u說道:“我當時都沒有看清楚啥情況,就已經到了人群前面了,這種經歷,你們是羨慕不來的!

    許多人聽得熱血,多想和張仙師一起行走的人是自己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戴著玩味笑意的女聲響起。

    “周老哥,你又開始吹牛了?”

    周老哥臉色微變,撓了撓頭,笑著說道。

    “哪里哪里,我這是實話實說!

    蔡言芝搖了搖頭,說道。

    “你要是再這么實話實說下去,故事里的你就不是命令他帶你去前面了,而是被你騎在脖子上往前走咯!”

    此話一出,許多人都笑了起來。

    “不能夠,不能夠……”周老哥訕訕說道。

    蔡言芝白了他一眼,直接朝著山上走去。

    望著她美好的背影,許多人都癡了。

    其實和黃云一樣的人并不少,蔡言芝從小都是武圣山的明珠,就像是公主一般,偏偏又生的國色天香,不知道多少人拿她當女神。

    “蔡小姐又是去看張仙師有沒有出關吧?”

    “是啊,一天要去三到五次,真是夠勤的!

    “她對于張仙師的那份情誼,當真是令人感動!

    人們心緒復雜的說道。

    喜歡的女神,心里頭裝著別的男人,這讓他們怎能好受?

    可偏偏這個男人,卻是不久之前大發神威的張仙師,這樣的絕頂人物,實在是讓他們連嫉妒之心都很難生出來。

    甚至許多人想,如果說蔡言芝真的能和張恒在一起,那么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神仙眷侶了。

    “也不知道張仙師對她是什么想法!敝芾细玎f道。

    “是啊,我聽說張仙師身邊的紅顏知己可不少,別的人不說,那個楊樂樂小姐就是一個,只不過她較為內斂一些,總是在半山腰巴望,卻沒有上山去看!庇腥藝@息。

    “出色的男人總是這樣,我們這輩子,只怕是都沒有這種福分咯!”

    也有人失落苦笑。

    旁人的想法,蔡言芝不會知道,她即將到達山頂。

    在她走進三百米范圍的時候,鐘大師他們就露出了笑容。

    “又是阿芝!

    “前輩們好!辈萄灾プ哌^來,恭敬行禮。

    大師們撫摸著胡須,看著這個出色的晚輩,他們的內心,自然也希望撮合蔡言芝和張恒。

    但是,圣尊的感情,可不是他們能夠摻和的,只能是默默的祝福了。

    “他還沒有出關嗎?”蔡言芝詢問。

    “沒有!辩姶髱焽@息說道:“我不是和你說了嗎?你回去休息吧,里里外外這么多事情都要你忙,等圣尊出關,我會告訴你的!

    蔡言芝抿嘴笑了笑,沒有說話。

    大師們也不再勸,心中再次長嘆。

    吱呀!

    就在這個時候,大殿的門戶緩緩打開,張恒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圣尊出關了!”

    大師們臉色一肅,齊齊躬身抱拳!

    張恒點了點頭,這三日,他雖然是在閉關,但是周圍的情況卻是知道的。

    他們在外守護,不管有沒有用,這份心意,他是要領的。

    “你可算出來了!辈萄灾ネ鴱埡,露出爽朗笑意。

    她這種英氣勃勃的女孩子,很少會說什么感人的溫聲細語,男孩子一樣的性格,注定了她將心事埋在心底。

    “是啊!睆埡憧粗,也露出了笑容。

    蔡言芝的心意,他也感受到了一些,但是卻并不明確,對于情感,他個人來說是麻木的,遲鈍的,蔡言芝不說破,他也不會去思索,去點破。

    本身的情債已經夠多了,何必再去惹塵埃?

    “你再不出來,外面都要炸鍋咯!”蔡言芝笑了笑,說道:“剛剛當上圣尊,可是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你處理呢!”

    聞言,張恒卻是露出沉吟之色。

    他可沒有太多時間來處理雜務,東州畢竟還太小,太落后,更大的舞臺在外邊,他想要更快的提升修為,就勢必要去競爭更激烈的地方。

    這也是他之前想要把位置讓給黃云的原因所在,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的他,終究還是坐上了這個位置。

    張恒思考許久,忽然間說道。

    “阿芝,這樣吧,你來做這個圣尊如何?”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