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二十八章:總教官

    第228章  總教官

    對于張恒來說,血族精血的作用還不是很明顯,因為他如今是在鼎盛時期,精血雖然能提升身體技能,但也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但是對于這些武尊,卻是實實在在的雪中送炭。

    要么,是經歷過白景騰大戰,身受重傷,如今還沒有恢復的,要么是久居深山,蹉跎歲月,年齡已經到達盡頭的。

    血珠中的生氣,無疑是對他們的大補。

    幾乎每一個人都露出了極其享受的神色,五心朝天,靜靜感受著體內的變化。

    噴薄的血氣,猶如洪水一般,瞬間淹沒了他們的血液,骨頭,肌膚,已經五臟六腑,每一個人舒暢的幾乎要發出呻吟聲,他們干枯的血氣,得到了彌補,老邁的臟腑,重新恢復了活力,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血液,其流動速度要比平時快許多,每一個血細胞中蘊含的能量,都要旺盛至少三倍!

    “這等神藥,要比血參更甚一籌!”

    眾人心中感嘆,對于張恒,也生出了感激的情緒。

    張恒的幫助,不僅僅是雪中送炭,更是再造之恩。

    “至于欠缺的武道感悟,我給你們!”張恒見他們的身體狀況良好,便開始了第二步,神念一掃,如同鐵錘一般,非常蠻橫的直接砸向他們的腦海。

    轟!

    腦海被重重的敲擊,那一刻他們振聾發聵,眼前一黑,幾乎失去了知覺。

    等到醒轉之后,卻發現自己到了一處古怪的地方。

    應該是一片森林,但是這里的樹木,卻要比他們所見過的粗壯個兩倍,高個五六倍,有的大樹直沖云霄,一眼望不到頭。

    山石巨大,少說有千斤,森林深處時不時的響起陌生的獸吼,讓人不寒而栗。

    而地面上,更是有著巨大的腳印,絕對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每一個腳印,都要比熊掌大個幾倍。

    仿佛一瞬間,從文明時期,瞬間來到了蠻荒。

    “怎么回事?”

    他們臉色蒼白,下意識的恐慌了起來。

    “往前去!

    然而張恒的聲音,忽然間在他們耳邊響起。

    眾人抬頭,卻什么也沒有看到。

    臉色微微發白之余,也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去。

    不多時,他們便看到了一處充斥著遠古氣息的畫面。

    幾個三米高的巨人,手中握著簡陋的石茅,正在與一頭足有巨輪大小的劍齒虎酣戰。

    “我的天,這是什么生物?”

    眾人臉色大變,雙股戰戰,幾乎想要掉頭逃走。

    “這里應該是一處幻境,穩住,圣尊把我們帶到這里,絕對有他的原因!”鐘大師咬牙說道。

    就在此時,劍齒虎極速沖來,跑動之時,狂風呼嘯,它探出一雙磨盤大的爪子,直接朝著幾個人穿著獸皮,拿著石矛,石斧的人沖去。

    這一幕,讓人頭皮發麻,它奔騰的氣勢,遠勝于火車奔馳,然而那幾個人卻無一畏懼,反而露出興奮之色,高舉石斧,直接劈了過去!

    任憑劍齒虎皮膚堅硬如鐵,但還是被這石斧攔腰斬斷,勝利者抓著半截身子,高舉起來,鮮血流淌,咕嘟咕嘟張口咽下!

    鮮血的味道,似乎刺激了更多的兇獸,一聲令人膽戰心驚的吼聲傳來,就看到一頭七八米長的巨大老虎,忽然間從山石后躍起,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陰影投射下來,很快壓住眾人,它的額頭,有一根褐色的巨大犄角,沖擊之時,并不是用牙齒和利爪,而是用犄角突刺。

    人族舉起山石,砸了過去,直接被其用犄角頂成齏粉。

    它兇相畢露,非要吃人不可。

    “嗚呼!”

    人族口中發出不知意味的吼聲,忽然間有人沖了過去,雙手直接攥住它的犄角,整整掄了三圈,如山一般的身軀,轟然砸落在地。

    石矛突刺,老虎胸口噴血,如噴泉一般,濺射到了眾人所在。

    他們躲避不及,卻發現血液并沒有沾染到衣服,而是穿過他們,落在地面。

    “原來真的是幻境!”

    眾人這才敢肯定。

    此時,異變突然發生,天空之中傳來尖銳叫聲,七八頭巨大的兇禽俯沖而下……

    兇禽被斬殺干凈后,水潭之中又鉆出銀色的遠古巨鱷。

    總之,這一群人族,招惹了幾乎整個森林的兇獸。

    他們酣戰不止,氣勢旺盛,渾身浴血,腳下的尸體已經堆積成山。

    眾人看的呆了,驚了,到了后來,他們的眼睛發光,體內好像有一種叫做熱血的東西被喚醒,看著這一幕,忽然間有些手癢!

    “大丈夫當如是!”

    不知道是誰發出的感嘆。

    然而卻無人回應,因為更多的人,已經陷入了沉思。

    他們眼中有著迷茫,但是迷茫之色卻在逐漸的消逝。

    這幾個人族對敵,不管是飛禽也好,走獸也罷,他們的招式,總是那幾個。

    不對,他們似乎并不懂招式,他們憑借著本能去戰斗。

    或是劈,或是砍,或是刺……如同過電影一般,在眾人的腦海中回蕩。

    他們忽然間領會到,武道的真諦是什么。

    武道,是讓人類變的強大的基礎,是與猛獸爭鋒,在世間活下去的依仗。

    沒有招式,沒有束縛,也沒有門派之別,他們以前所學的,什么形意拳,八卦拳,五行拳……所有的記憶,都在逐漸的消退。

    再怎么精妙的招式,歸根到底,不也就是一拳么?

    有人悟了。

    那是鐘大師,他一步邁出,忽然間氣勢大變,眼眸如深海,超凡入圣!

    看到這一幕,張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他用神識將眾人代入到了幻境之中,與其說是幻境,倒不如說是他的一段記憶。

    這是他當年進入兇獸森林,所看到的人族酣戰畫面,當年給他極大震撼,久久難以忘懷。

    如今將記憶重新,眾人觀摩之后,從遠古人族的戰斗中,領悟到了武道真諦。

    鐘大師之后,越來越多的人悟了,氣息大變后,成為了武圣。

    氣血不足,我給你們補。

    感悟不夠,我讓你們悟。

    至于機緣,本尊不就是你們的機緣?

    三個條件滿足,成為武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張恒無需多看,背著雙手,離開了。

    下次見面之時,東州將會多十三個武圣。

    人人如龍,不遠矣。

    這個時候的張恒,下了牛耳山,果然看到了一輛軍用越野車在等待。

    “隊長!”

    越野車上跳下個人,啪的一聲敬了個軍禮。

    “戰狼特戰隊董安向您報道!”

    張恒看著這個“老熟人”,面上露出古怪之色。

    “老首長讓你來接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就在武尊們突破的時候,張恒忽然間接到了電話,是老首長打來的,說是找他有事情商量。

    老首長態度很好,并且請來了洛天誠作陪,這就讓張恒不好意思不去了。

    “老首長的事情,我這個大頭兵怎么能知道?”

    董安嘿嘿一笑,撓撓頭說道。

    “隊長也不去軍區,兄弟們都想死你了!

    “想我?”張恒坐上副駕駛,露出玩味之色:“不能吧?”

    “我還能騙你不成?”

    董安發動汽車,興奮說道。

    “你那天帶領我們搗毀邪教組織,實在是太威風了,兄弟們已經把你的事跡編成歌了,整天唱,弄得整個戰狼都知道了這事,你現在可是大紅人,傳奇人物,兄弟們都特別想見你!

    聞言,張恒不由得苦笑。

    就這點小事情,居然還編成歌了,不知道說這幫人有才華呢,還是胡鬧呢。

    董安的開車速度很快,又是軍車,一路上暢通無阻,沒多久,就到了軍區。

    張恒已經是第二次來了,熟門熟路,在警衛員通報之后,他便進了房間。

    “來了!”

    老首長和洛天誠已經等待多時了,看到張恒,同時露出喜色。

    “我們的總教官終于來了!”

    張恒一怔,眉頭皺起。

    “什么總教官?”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