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二十五章:豪言壯語

    第225章  豪言壯語

    高速路邊緣,二女蕭瑟站立。

    按照規則來說,高速不能停車,更不能下車,但她們這個時候卻也顧不上這些了,二人坐在圍欄上,雙腿朝外,神色各異。

    葉離輕輕的咬住嘴唇,臉色發白,眸子里滿是堅持。

    她今天必須要等個結果!

    其實,她并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她只是太過于驕傲罷了,以至于從來不肯覺得張恒有多厲害。

    但事實勝于雄辯,如果張恒當真能勝過威廉伯爵,那么一切都不一樣了。

    此事一旦發生,那么葉離不得不相信,她和張恒的差距,只怕是這輩子都很難彌補了……

    難以形容的糾結撕扯著葉離的心,她忽然間看向邊上一臉輕松的江紅鯉,郁悶問道。

    “張恒可是你的弟弟啊,他現在面對的是他目前遇到的最大強敵,難道你對他就這么的有信心嗎?”

    “當然!苯t鯉微笑,說道:“你也說了,他是我弟弟,我不相信他,還能相信誰呢?”

    “可是……”葉離皺眉。

    “小離!苯t鯉打斷了她的話,面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你要說什么,我都明白的,雖然我不如你見多識廣,但是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可是,對于我來說,重要么?”

    “什么?”葉離不解。

    “威廉家族也好,過去的楚家也罷,將來或許會遇到更厲害的對手,但是那對我來說都絲毫不重要!

    江紅鯉的雙眸燦若星辰,看著天空上閃爍的星辰,喃喃說道。

    “我不用去想那么多,因為他會解決所有的問題,他就好比這天上的星辰,無論烏云遮蔽,它始終高懸于天空!

    “假如有一天,他真的遇到了解決不了的問題,那么也沒有辦法,我們一起承受后果便是!

    “哪怕是死!

    聽著江紅鯉溫柔的聲音,葉離心中巨震。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聽著這簡簡單單的邏輯,感受著江紅鯉言語中的幸福感,她竟然生出了嫉妒的情緒……

    但她畢竟是葉離,很快就壓住了自己的情緒,拳頭微微攥緊。

    “紅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好好的,但是這一次,他不會贏,一定不會……”葉離也抬起頭,看著天上的星星。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在她抬頭的剎那,星光似乎都黯淡了許多。

    希律律!

    就在此時,傳來了龍馬的嘶鳴之音。

    不遠處,張恒縱馬而來。

    龍馬停住步伐,懸浮在空中,張恒長身而起,一眼便看到了二女。

    “胡鬧!”

    他搖了搖頭,呵斥道。

    這件事情何等的危險,江紅鯉那點本事,根本不夠看,居然也敢追上來,也就是蝙蝠怪都隨他而去,不然被逮到了,極有可能釀成可怕的后果。

    “原來小青會飛!”江紅鯉自動忽略了張恒言語中的不滿,眼睛發亮,張開雙手:“我也要騎馬!”

    龍馬不等命令,低眉順眼的湊了上去。

    它心里頭清楚著呢,女主人有時候比男主人要強勢的多,自然曉得該聽誰的。

    張恒一愣,無奈的搖了搖頭。

    “張恒!”

    葉離看著騎在馬背上的江紅鯉,強烈的不安感幾乎填滿了她的心,她揚起脖子,問道。

    “威廉先生呢?”

    張恒似乎才看到葉離似得,淡淡的看著她。

    似乎感受到了張恒的注視,葉離的腰桿挺得愈發筆直,雪白瑩潤的脖頸,揚起的弧度也愈發的大了,她絲毫不曾畏懼,目光迎了上來。

    她是那么的驕傲,正如當初在靜海大學第一次見到張恒時一樣。

    “被我殺了!”

    張恒平靜回應。

    對于他來說,殺了便是殺了,實話實說便是,至于會不會給葉離造成強大的沖擊,那就不是需要他去考慮的了。

    “殺了……”葉離臉色發白,眼中的驕傲渙散了許多。

    這個結果,在她看到張恒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

    強大的威廉先生,就這么被殺了,她很清楚,當這個消息傳遞到威廉古堡的時候,將會掀起多么巨大的風浪。

    可是,那和她已經沒有關系了。

    威廉家族,她是不能回去了。

    華夏區的主管職位,已經變成了泡影。

    但更讓她痛苦的,卻是那一股無法抹去的挫敗感……

    無論怎么努力,得到多大的際遇,可是終究追不上張恒的影子。

    她還能做什么?

    她什么也做不了!

    葉離繼續挺直腰桿,目光銳利,盡量讓自己的驕傲持續下去。

    至少,她不想在張恒面前崩潰,露出脆弱的另一面。

    張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將江紅鯉拽上馬背,然后摟住了她的腰。

    夾了夾馬背,龍馬會意,邁開步伐。

    “小離……”江紅鯉回過頭看了一眼。

    葉離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沖著她揮手。

    等到龍馬遠去,所有的人都消失之后,葉離的笑容漸漸僵硬。

    她看向天空,烏云徹底遮蔽了星辰。

    一個女孩子,在高速的角落,抱著雙膝,仿佛被世界所拋棄。

    ……

    “葉離一個人在那里,我實在是不放心!

    眼前風景變幻,但江紅鯉卻沒有欣賞的興致。

    “我會讓歐陽大師接她回來,但不用著急!睆埡愕f道:“或許她需要一些獨處的時間!

    江紅鯉思忖少許,最終也只能發出一聲嘆息。

    馬背上的木靈臉頰通紅,仿佛喝醉了酒似得,迷迷糊糊,渾身發熱。

    “小靈兒怎么了?”江紅鯉好奇問道。

    “沒事,這對于她來說是機緣!睆埡忝眷`的腦袋,一股靈氣進入她的體內,幫助她梳理經脈之中的血氣。

    威廉伯爵的精血,全部都被打入到了木靈的身體之中。

    換做是尋常人,未必可以承受,但有張恒的護法,卻是問題不大。

    他用靈力控制血氣,使得力量均勻的分散在身體的各個細胞之中。

    “血族精血,當真是了不得!”

    張恒心中驚嘆。

    血族精血,倒是不能直接提升修為,但是卻可以將一個人的根基打的無比牢固。

    用生物的角度去看,就等于說是讓每一個細胞,都比之前強盛了幾十倍,身體機能和壽命,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木靈的底子,瞬間變的無比踏實。

    張恒的指甲蓋劃過她的手臂,雪白的肌膚裂開一條縫隙,涌出殷紅的血液,但只過了幾秒,便仔細愈合了,連疤痕都不存在。

    “伯爵精血就已經有這等奇效了,那么侯爵呢?或者說侯爵之上呢?”

    張恒眼中露出感興趣之色,忽然間對于造訪西方,有了不少興趣。

    即使是血族不來找他麻煩,將來,他也會親自登門,去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威廉古堡!

    半個小時后,兩個人,開著車,正在朝著渝都市外遠去。

    “楚少,我收到消息了……”楊先生臉色蒼白,嘴唇哆嗦。

    “說!”楚狂龍把持著方向盤,冷冷道。

    他親自開車,油門踩到底,車輛呼嘯而出,就像是一個瘋子一般。

    “威廉先生沒有走出來,反倒是留在酒店的小劉,親眼看到張仙師帶著女人回來!睏钕壬嘈φf道。

    吱呀!

    楚狂龍一腳剎車,急速轉動著方向盤,汽車飄逸了七八米,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劃痕。

    他一拳砸在方向盤上,滿眼都是不甘。

    “果然是他!”

    毫無來由的,之前他就有一種預感,贏得恐怕是張恒。

    “楚少,算了吧,楚家的仇,報不了了……”楊先生搖頭,滿頭大汗。

    方才楚狂龍的危險動作,差點沒把他嚇死。

    “不可能!”楚狂龍神情猙獰,怒道:“我只要一息尚存,就和那姓張的不死不休!”

    “可是,連威廉先生都不是他的對手啊……”

    楊先生痛苦說道。

    這件事情,也給他極大的打擊。

    “他是很強大,但他就算再怎么強,也不過是一個人,他不可能與一千個,一萬個人抗衡,更不可能敵得過國家機器!”楚狂龍深吸口氣,堅定說道:“這一次,我回到部隊后,一定要加入戰狼特戰隊!”

    “不入戰狼,絕不回頭!”

    “三年后,當我從戰狼服役結束后,我的人生,將會徹底不同!”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