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零八章:送他去見上帝

    第208章  送他去見上帝

    威廉看了看楚狂龍,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楚家大公子?”

    “大公子不敢當,威廉先生直接稱呼名字就好!背颀埡苤t遜,略帶吃驚的詢問:“真沒有想到,您的這么好!

    方才威廉先生開口,是字正腔圓的漢語,如果不看人,光聽聲音,誰能想到他會是個外國人?

    “威廉先生是真正的天才,任何事情他只要看上一遍,就能學會,不過是一門語言罷了,他早在十二歲那年,就已經精通了!敝芭c楊先生瓜分眾女的保羅一臉崇敬的說道。

    “威廉先生的才華,在下早有耳聞,真是讓人羨慕!背颀堖駠u道。

    不看其他,光是看威廉的賣相,言語,以及氣質,就基本上可以斷定他是一個相當不凡的人物。

    這是一種很特殊的氣場,所有的內容匯聚在一起,就形成了威廉家族的底蘊。

    這是楚狂龍羨慕不來的,華夏自從清末后的大波動,早就將舊有的秩序打破,一些古老的家族,都在山河飄搖的歲月中破滅,現在新生的華夏頂級家族,其實力相比過去,實在是弱的太多了。

    相比之下,歐洲倒是太平的多,威廉家族昌盛了幾百年,位于意大利米蘭城外的威廉古堡,更是歷史悠久,神秘無比。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向導,也是即將要負責威廉國際在華夏市場的負責人,葉離小姐!蓖壬钢~離,嘴角滿是欣賞之色。

    葉離穿著職業裝,完美的身材不僅勾勒的淋漓盡致,還多了幾分成熟女性的魅力,她伸出手,笑著說道。

    “你好,楚先生!

    握手的時候,葉離心中唏噓不已。

    曾經何時,楚家是她需要仰望的存在,如同天上神祗一般,高不可攀,可是就在那一場婚禮上,高高在上的楚家,卻是被那個男人踩在腳下。

    葉離的世界觀,從那一刻就改變了。

    過去她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有機會平等的和楚家大少爺握手。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古人誠不欺我……”

    她心中涌出復雜情緒,過去張恒能夠一鳴驚人,站在東州之巔,現在她葉離留洋過來,背靠著古老的威廉家族,卻也不遜色半分。

    這就是人的際遇!

    楚狂龍自然不知道葉離心中的想法,他握了握手,眼里有幾分驚嘆。

    “葉小姐真的年輕啊!

    葉離抿嘴一笑。

    威廉先生指著葉離,贊嘆道。

    “雖然年輕,但也是個天才,她的一篇經濟論文,在海外引起不小的反響,后來被家族里發現,將她帶到歐洲培養,短暫的培訓期中,她卻是展現出了驚人的學習能力和情商,所以,我才將她帶在身邊,委以重任,將來,你們可以多親近親近!

    “一定,一定!”楚狂龍點了點頭。

    機場外,早就準備好了豪華的車隊。

    排在最前面的,是一輛全球限量的加長林肯,楚狂龍親自打開車門,等到威廉上去后,自己才坐了進去。

    咣!

    車門關上,有威廉家族的司機親自開車,車里面只有威廉,楚狂龍,司機,還有坐在前面的保羅四人。

    不知道為什么,剛剛坐進來后,楚狂龍就有一種渾身不舒服的感覺。

    空氣,仿佛陡然間陰森凝滯了起來……

    他搖了搖頭,驅散了自己毫無來由的想法。

    保羅忽然開口:“楚先生,之前安排的事情,辦完了么?”

    來了!

    楚狂龍精神一振,卻是深吸一口氣,故意露出了為難之色。

    “這件事情,不太好辦啊……”

    威廉手里拿著一支雪茄,輕輕的抖了抖,饒有興趣的問道。

    “楚家在東州不是很有話語權的么?幾個女人,你們還搞不定?”

    “不瞞您說,在過去,楚家在東州的確聲勢滔天,可是現在……”楚狂龍嘆了口氣,說道:“此一時彼一時啊!

    “我聽過,你們似乎得罪了現在名聲很大的張仙師!北A_回過頭說道。

    楚狂龍點了點頭,說道。

    “我這么說吧,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楚家現在就算實力弱了,想要給威廉先生弄幾個女人,也是輕而易舉的!

    “可是,這幾個女人全部一般,華夏有一句老話,叫做冤家路窄,我昨天才安排人去做事,晚上就被正主打上門來,甚至差點要了我的性命!”

    “這個人,正是張仙師!”

    說到最后,楚狂龍眼中有些無奈。

    威廉點燃雪茄,長長的吐了一口,他的眼神隨著煙頭的火光明滅不定。

    “這么巧么?”

    “正是,面對張仙師,我沒有任何辦法!背颀埖拖铝祟^。

    “你難道沒有跟他提威廉家族?”保羅很不滿。

    他早就惦記著自己看中的許芷晴了,原本以為今晚就能得償所愿,卻得知事情吹了,這讓他怎么能沒有意見?

    “天地良心,我真的提了,可是……”楚狂龍苦笑,偷偷瞅了瞅威廉先生,似乎有些不敢說。

    “楚公子盡管直說!蓖壬恋乃{眼睛中看不出喜怒。

    “那我就得罪了!”

    楚狂龍咬咬牙,說道。

    “張仙師說的很明白,威廉家族屁都不是,他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威廉先生舉到一半的雪茄忽然間停頓住,眼眸之中露出些許陰沉之色。

    “他真的是這么說的?”

    “千真萬確!”楚狂龍說道。

    “大膽!他不過就是一個東州的土鱉,憑什么敢瞧不起威廉家族?”

    保羅瞬間暴怒,攥著拳頭說道。

    “他算是什么東西,別說他這個不值錢的張仙師身份,就是華夏京城的那幾個古老家族,也是和威廉家族平等對話的!”

    “他怎么能如此狂妄?”

    楚狂龍心中大喜,面上卻依然是苦笑。

    “認識張仙師的人,都知道他就是這樣的性格!

    “從他出道到現在,從來沒有任何人被他看在眼里,他的狂妄,在東州絕對是獨一號的!”

    “威廉先生,我勸您還是別和他起沖突了吧,張仙師實力很強的!

    最后一句話,就是很明顯的激將法了。

    楚狂龍知道自己這么說顯得很拙劣,但這恰恰是他的心機所在。

    自己的挑撥,以威廉的智商肯定看的出來,所以再繞彎子意義不大,倒不如明著激將,這樣子反而會起到效果。

    “把他的相關資料給我!蓖Z氣微冷。

    楚狂龍早就準備好了,遞上了一個文件袋。

    上面用英文寫的很詳細,威廉看了一陣子,忽然之間怔住。

    “他的這匹馬已經進入了淘汰賽?”

    “沒錯,不久之前剛剛進入淘汰賽,據說完全是碾壓之勢!”說到這個話題,楚狂龍也有些納悶:“那匹馬明顯不對勁,我們之前抽過血,想要做一些分析測驗,可是儀器竟然承受不住,血液剛一放進去,整個試管都炸了,真是古怪!”

    “哦?”威廉的興致瞬間就起來了:“有血樣嗎?”

    “我們看不出名堂,所以準備交給威廉先生來檢驗,血樣我隨身帶著!背颀埬贸鲆粋小瓶子,里面有一滴殷紅的血液。

    威廉將瓶蓋打開,可以感覺到,就在他看到血液的一瞬間,整個人的氣勢瞬間變了。

    本來,他給人的感覺是儒雅,高貴,可是剎那之間,忽然間變得扭曲,猙獰了起來。

    他張開嘴,直接將血液吞了進去。

    然后深深的閉上了眼睛……

    他的臉頰,漸漸變得血紅,就連他的頭發,似乎也在朝著血色轉化……

    這一幕,讓楚狂龍深深的不安。

    他一抬頭,發現保羅正威脅的看著他。

    楚狂龍頓時不敢言語,噤若寒蟬。

    良久,威廉先生臉色的血色終于消退,他又恢復到儒雅的模樣,只是眼眸之中,卻涌動著前所未有的渴望。

    “這匹馬,我的!”

    “這些女人,我的!”

    “如果那個張仙師敢阻攔,那么我只能,送他去見上帝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22选5复式二等奖多少钱 山西11选5玩法规则 湖南红中麻将下载免费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深圳风采2011089 江苏竞彩e球彩走势图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玩法 澳洲幸运八计划全天免费软件 最新25选5开奖结果 网上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