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九十八章:賽馬

    第198章  賽馬

    聞言,張恒一陣頭痛。

    “說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次他張仙師的身份揭開,江紅鯉非要說他隱瞞真相,被他欺騙了感情,敲詐他必須要一起出去玩。

    出去玩張恒沒意見,可問題是江紅鯉也沒說去哪,而是要讓張恒自己想。

    這可把他難為懷了,去海邊,游樂場,旅游,甚至就連出國購物張恒都想過了,但江紅鯉一直不肯點頭,非要說這些太俗套。

    張恒可知道,自家這表姐骨子里是有點瘋的,不然也不會練跆拳道,開跑車,動不動就揍人……他著實不知道究竟去玩什么,才能讓江紅鯉滿意。

    “當然是讓你履行諾言了唄,說吧,咱們去哪里玩!苯t鯉掰著手指計算:“你姐姐我,如玉姐,小白,依然妹妹,還有歐陽伯伯!

    “我也去?”歐陽大師在一邊聽著,有些發懵。

    “那肯定啊,一家人要整整齊齊才好!苯t鯉笑著說道。

    歐陽大師聞言,點了點頭,眼里閃過了一抹感動。

    他是仆人不假,但是一個正常的人,也是需要別人尊重的,江紅鯉的態度,讓他心中涌過一道暖流。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許老師,她是你哥的前女友,又和你關系不錯,如今悲傷得很,正需要出去散心,不能不帶她吧?”江紅鯉頓了頓,忽然間說道:“還有小青呢!

    “小青又是誰?”張恒一陣頭大。

    “大青馬啊,我們都走了,總不能把它丟到家里吃草吧?”江紅鯉笑瞇瞇的說道。

    “你還是殺了我算了吧!睆埡隳樒ひ魂嚦榇。

    一大家子人出去也就罷了,還要帶一匹馬,這能去玩什么?他實在是想不到。

    他是完全看不懂江紅鯉的腦回路了,只感覺出去玩一次,要比搗毀個邪教組織還要難上十倍。

    “好了,別逗他了,再逗只怕是他都要哭出聲來了!绷缬裎嬷煨,嬌媚如水的眸子中劃過一抹溫柔:“告訴他真相吧!

    真相?

    張恒怔住。

    “唉,無趣!苯t鯉嘟了嘟嘴,從懷里摸出幾張票,交給張恒。

    低頭看了一眼,張恒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賽馬?”

    “老大,你有所不知,這威廉國際賽馬大賽很出名的!卑纂p喜眼中滿是期待,略顯激動的說了起來。

    威廉國際是世界上最大的博彩公司,為了推動旗下馬彩,在十幾年前牽頭搞了個世界性的賽馬大賽。

    這賽馬大賽每兩年一次,上一屆是在倫敦舉辦,再上一屆是柏林,今年到了渝都市。

    據說,為了拿到本次賽馬大賽的舉辦權,渝都市各路大佬用盡了辦法,就連市政府都出了不少力,才終于敲定了這件事情。

    全世界各地的賽馬愛好者都回趕來渝都,這對于推動渝都市,乃至于整個東州的品牌都有著極大的幫助。

    為了搞到這幾張票,幾個女人用盡了各種辦法,就是想要給張恒一個驚喜。

    “你們為什么會覺得這對我來說是個驚喜?”張恒有些納悶。

    “老大,這可是賽馬!”白雙喜做了個騎馬的動作,臉上洋溢著興奮之色:“騎馬唉!男人的夢想,比開跑車拉風多了!”

    “就是就是!”幾個女人小雞啄米似得點頭。

    好吧,張恒也只好點了點頭,你們開心就好。

    不管去玩什么,他都沒意見,賽馬就賽馬吧,看看熱鬧也好。

    “等等,你們剛剛說的大青馬?”張恒忽然間想起來一茬,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是啊,怎么能把小青丟在家里?”江紅鯉露出一抹得意之色:“我給它報名了,到時候也參加這個賽馬大賽,老在家里頭窩著多不好啊,它這么大個頭,應該能拿到入圍賽的資格吧?”

    龍馬去參加比賽?

    張恒和歐陽大師對視一眼,眼里頭都有一種叫做“懵逼”的情緒。

    二人苦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龍馬如果去了,其他參賽者可以靠邊站了,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尤其是龍馬吞噬了蛟龍精血,即將睡醒。

    等到它醒來,只怕是要覺醒先祖記憶,成為一頭真正的龍馬了!

    只需要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實力,他就可以讓所有的參賽者都吃土……

    “你放心,我對小青有信心,平時看他在林子里跑,速度不也蠻快的嗎?”江紅鯉說道。

    她并不知道大青馬的底細,只當是一頭普通的駿馬。

    之前又聽洛依然說過,這匹馬不愛動彈,就愛喝酒,后來自己接觸,給它喂過幾次草,也沒有看出任何不凡,這次報名,純粹就是為了湊熱鬧,覺得好玩。

    對此,張恒沒有什么好說的,沖著她比了個大拇指。

    “你高興就好!

    除了張恒之外,其他人對于賽馬似乎都還挺期待的。

    只不過因為多余了許芷晴和木靈的緣故,少了兩張票,但這不是什么難事,張恒想了想,直接打電話給趙政昊。

    作為省長的兒子,這點小事他自然是拍著胸脯打包票,三個小時后就有人送票上門。

    看到這一幕,江紅鯉還挺不忿的,嘟囔了幾句。

    “真沒意思,我們買票排了好久的隊,好不容易才弄到,你打個電話就有人眼巴巴的送上來,太無趣了,毫無成就感!

    原本,張恒還想著龍馬可能醒不來,第二天就要比賽了,應該是去不了的。

    這樣也好,它如果去了,只怕是要引起不小的轟動。

    但不為人愿的是,在當天晚上,龍馬居然就醒了過來,并且非常興奮,噴了個響鼻,滿山亂竄。

    它吞噬精血,身上已經生出靈氣,先祖記憶即將覺醒。

    “跑的真快,說不定能拿到名次!苯t鯉眼中放著亮光。

    她喜歡賽車,也喜歡賽馬。

    張恒憐憫的看了眼龍馬,這個傻子,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要變成參賽選手了。

    第二天,幾個女孩去做許芷晴的工作。

    本來張恒覺得,她現在應該傷痛欲絕,不想出門,可沒想到,她居然很輕易的就答應了。

    “謝謝你!痹S芷晴站在張恒面前,清瘦的臉頰上露出一抹蒼白的笑意。

    “我原以為這輩子已經不能再看到他了,是你讓我和他重逢,滿足了我最大的心愿!

    “他已經走了很久,我能夠看到他,你能夠為他報仇,我就心滿意足了!

    “后面,我會完成我的諾言,你希望我陪你去看賽馬,那么我就會去!

    很明顯,她以為張恒想要讓她一起去,所以這才答應了。

    對此,張恒也只能是一聲嘆息。

    洛依然叫了一輛大巴車,眾人浩浩蕩蕩的殺奔渝都市。

    至于龍馬,在茫然狀態中就被裝上了貨車,在高速路上,探著馬頭,時不時的噴個響鼻,打量著都市風景。

    “委屈小青了,不會被風吹感冒吧?”江紅鯉向后巴望,有些擔憂。

    “放心,它強壯的很,別說是吹風,就是下大雪,冰雹,或者說穿越刀山火海,它都不會有任何事情!睆埡阈χf道。

    他能感覺的到,龍馬體內有一團遠古的氣息正在復蘇,現在的它,基本上可以說是一頭靈獸了。

    “你就吹吧!苯t鯉不信,說道:“要真是這么厲害,那這次就拿個名次回來!

    “名次?”張恒微微一笑,說道:“它其實不該來參加這種比賽的,因為實在是太欺負其他馬了,不過如今既然來了,那么第一名肯定是它的沒有任何爭議!”

    “主人說得對!睔W陽大師應和了一聲。

    現在的龍馬,漸漸的生出威嚴,讓他都有點心驚肉跳。

    “真的假的?”江紅鯉半信半疑。

    “這樣,要是拿不到第一名,我再答應你一件事,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如果它拿到了第一,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如何?”張恒想了想,忽然間說道。

    上一回,他吃了江紅鯉的虧。

    如今這叫什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