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七十一章:上頭了

    第171章  上頭了

    “嗯?”

    不止是張恒,許多包廂的人都皺緊了眉頭。

    拍賣就拍賣,叫價就叫價,可是喊出宗門的名諱,就有點威脅的意思了。

    就連嘴上始終保持著職業笑容的亞子,也微微皺了皺眉。

    包廂之中,潘云龍卻是冷哼一聲,渾不在意的說道。

    “我早就打聽過了,這次拍賣之物里,我們所需要的,也就只有這枚朱果,后面的東西雖好,但對我們來說作用卻是不大,如果能以最小的代價拿下,那么丟些顏面也不算什么!

    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很響,很快用謙恭的聲音說道。

    “諸位道友,前輩,在下失言,還請恕罪,只不過突破關頭,朱果對在下很是重要,若是諸位愿意賣青羊宮一個人情,下次來我青羊宮煉器,我可以做主,給你們打九折!”

    這番話一說,態度有了,利益也有了,許多人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朱果肯定是眾矢之的,要說能不能買到,他們也沒有底氣,但是煉器打折,這卻是實打實的好處。

    許多人想通了,露出笑容,說道。

    “此物就讓與青羊宮!

    “多謝諸位!迸嗽讫埖穆曇糁袔е鴿鉂獾南矏。

    “混賬東西!”在包廂之中觀察情況的秦大師眼中涌出怒意。

    潘云龍這么干,損害的是靈寶宗的利益。

    “看來青羊宮已經知道我們遇到了麻煩,不然潘云龍也不敢這么干!敝心曛奘繃@息一聲,說道。

    聞言,秦大師的怒意漸漸消散,眼中露出些許無奈。

    “虎落平陽被犬欺,一個小輩,也欺負到我們頭上了!”

    “放心吧,他也不敢做的太過分,靈寶宗得知消息,并不意外,想必不需要多久,大多宗門都會得到消息了,我看這姓潘的小子,就是想占點便宜罷了,一枚朱果罷了,給他吧,不要再生出事端了!敝心晷奘康f道。

    秦大師思忖少許,也只好點了點頭。

    而坐在包廂中的潘云龍卻也是胸有成竹,喃喃說道。

    “這些人不與我爭,靈寶宗的人不想再生事端,看來,這一回,我要撿個便宜了!

    站在正中間的亞子,見久久無人報價。

    美眸之中也劃過一抹憤怒之色,不管怎樣,對于一個頂級拍賣師來說,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也算是恥辱了。

    可是,她卻也沒有什么辦法,就在她要宣布朱果歸潘云龍的時候,一個有些陌生的聲音,忽然間響起。

    “六百下品靈石!

    說話的正是張恒。

    一天煉丹煉器,他收獲不菲,下品靈石緊張就有一千多,身上更堆積著各種煉器材料,靈藥,若是賣給靈寶宗,又是一批靈石。

    所以他底氣十足。

    “是東州來的那個土包子!”公孫宇怒道。

    “不用你提醒!”潘云龍大怒,惡狠狠的看向隔壁,咬牙切齒的說道:“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子,他是成心要和我作對!”

    “七百下品靈石!”

    潘云龍充斥著威脅的聲音響起。

    換來的是張恒一如既往的平淡。

    “八百下品靈石!

    臺上的亞子一怔,她可沒有想到,居然會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一雙如水的眸子,在張恒的包廂處停留,她紅唇輕啟,笑著說道。

    “7號包廂的貴賓開價八百下品靈石,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跟?”

    這個價格,已經到了預估的成交價了。

    在許多人眼里,這絕對是一個天價!

    “八百下品靈石,我靠,這得是多少華夏幣?”

    “去你妹的,瞧你這點出息,有八百靈石的人還會在乎華夏幣?”

    “娘咧,這些人才是土豪啊,我們賺了一輩子錢,居然完全插不上手,你說氣不氣?”

    大廳里的議論紛紛,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忽略了亞子的嫵媚,全部都被競價的張恒與潘云龍所震懾。

    “是那個東州來的小子?”秦大師訝然。

    “哈哈,有意思了!敝心耆搜壑新冻龈信d趣之色,說道:“來算算,這小子先是殺了合歡宗少宗主,拿他們的鎮山法器和功法來交易,之后又得罪陸軒,如今更是和青羊宮杠上了,他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還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猜不透啊猜不透,不過這小子的性格,卻是天不怕地不怕,今天這朱果,就算是被潘云龍得到,只怕是也要大出血了!”秦大師哈哈大笑,心情格外的舒暢。

    他看張恒無比的順眼,覺得自己準備的那張白金卡,給對人了。

    許多人精神振奮,等著看大戲。

    然而作為主角之一的潘云龍,卻完全沒有這種心情。

    他的拳頭緊握,眼眸之中滿是陰沉。

    “張兄,你確定要與我作對嗎?”

    然而,卻無人回應。

    寂靜之中,透著一種無人理會的尷尬。

    “姓張的!”潘云龍起身,眼中怒火滔天。

    終于,張恒平淡而緩慢,甚至可以說,有點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如果窮,就請走開!

    窮?

    潘云龍差點沒有吐血。

    人們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

    堂堂煉器宗門青羊宮,也不知道積攢了多少靈石,如今竟然被人說窮?

    潘云龍已經紅了眼,咬牙切齒的叫道。

    “九百下品靈石!”

    現在已經不是朱果不朱果的問題了,而是涉及到他和青羊宮的臉面。

    “一千!睆埡愕f道。

    “一千二!”潘云龍直接喊出天價。

    坐在包廂中的張恒,眉頭微微皺起。

    這個價格,已經有點超出預期了。

    朱果雖好,但似乎并不值這個價位。

    但他想了想,靈石沒有了可以再賺,朱果沒有了,未必能在遇到。

    這種真正的靈藥,若是落在他手里,再加上幾味輔藥,是能夠煉制靈丹的。

    張恒做出了決定,再次發聲。

    “一千三下品靈石!”

    “你一個東州來的土鱉,憑什么有這么多靈石?我不信,要求靈寶宗確定你的財產!”潘云龍忽然間說道。

    他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張恒或許并沒有靈石,而是跟他搗亂。

    許多人一怔,聽到張恒是東州來的,也都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這位貴客有足夠的靈石,我靈寶宗確定!

    說話的正是秦大師。

    他連查探都沒有查探,便直接肯定,就算張恒沒有靈石,了不起他借貸給他便是。

    更何況,這種情況并不會發生,因為接下來的合歡鈴與功法,就能換來一大批靈石。

    他之所以急切開口,一方面是為了給張恒正名,另一方面則是為了打臉,宣泄自己的不滿。

    “該死的靈寶宗!”

    潘云龍氣急敗壞,只覺得自己如同小丑一般。

    他一拳砸在茶幾上,冷冷說道。

    “一千五下品靈石!”

    “一千六……”張恒繼續說道。

    “一千七,我就不信了!”潘云龍聽到張恒那平淡的沒有絲毫波瀾的聲音,便氣不打一處來。

    “一千八!睆埡闫降穆曇,夾雜著勢在必得的口吻。

    許多人屏住呼吸,徹底被驚到了。

    如今早就超過了朱果真正的價值,兩個人完全是在斗氣。

    “兩千下品靈石!”潘云龍惡狠狠的吼道。

    然而就在他聲音落下的時候,包廂里的靈寶宗眾人實在是忍不住了,連忙叫道。

    “師兄,快醒醒!”

    “兩千下品靈石買朱果,你瘋了嗎?師尊肯定會懲罰你的!”

    公孫宇更是壯著膽子,抓著潘云龍的肩膀晃了晃。

    一股冷氣,從腳底直透腦門。

    潘云龍終于醒悟過來,冷汗涔涔而下。

    差一點,就出了大事!

    兩千下品靈石買朱果,傳出去,他可真是天字號第一冤大頭!

    “他再出價,我絕對不跟了,讓他去當傻子吧!”潘云龍徹底冷靜了下來。

    眾人松了口氣,還好,師兄醒悟了。

    然而,隔壁傳來的聲音,卻是讓他們臉上的慶幸之色徹底凝固。

    “你牛逼,我不要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