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一章:出大事了

    第71章  出大事了

    相比于何老爺子的震驚,其他人則是一臉茫然。

    他們看著葉爽,心里琢磨,難不成這陌生的家伙竟然是個大人物?

    若是平日,以何亮的頭腦自然能看清楚情況,但這個時候他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看著葉爽,語氣很是不善:“我管你是誰,你他媽的給我讓開!”

    以他的學識,修養,還有形象,卻是張口噴出臟話,可見他憤怒到了什么程度。

    “你是何家的人吧,嘖嘖,有點意思!比~爽含笑看著,也不生氣。

    但何老爺子卻是打了個激靈,他轉過身子,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何亮的臉上。

    “孽畜,給我閉嘴!”

    什么?

    所有人都驚呆了,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何亮這一刻猶如萬箭穿心,他呆滯了一陣,忽然間眼淚流了下來。

    “爺爺……”

    先是被人毆打,又是被人剝光了掛在旗桿上,原以為何老爺子到了,就能夠一雪前恥,可自己等來的,竟然是一巴掌。

    何亮的心情難以形容,他只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葉秘書,老朽管教無方,還請多多包涵!焙卫蠣斪訑D出笑臉。

    “包涵啊,當然包了,你何家人多厲害,連我都敢罵,現在我還心驚膽戰的呢!比~爽聳了聳肩膀,嘲諷說道。

    “回去后,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的!焙卫蠣斪诱f道。

    “這倒是不必了,你得罪了我,也沒什么,我這人不記仇,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去得罪書記的客人!比~爽冷笑道。

    “書記的客人?”何老爺子瞪大了眼睛:“你是說張恒?”

    師國慶是何等人物?

    說小點是封疆大吏,說大點,那就是東州的一把手,是天!

    張恒何德何能,能做這等人物的客人?

    “怎么了,你是在質疑書記么?”葉爽抱著雙臂。

    他其實平日里并不會這么盛氣凌人,他所處的這個位置,一言一行都被許多人盯著,所以他以往作風都是有什么事情藏在心里,不顯山不露水,今日之所以流于表面,那則是表演給張恒看的。

    他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博取張恒的好感。

    這一點,張恒自然是明白的。

    對于他的這種做法,張恒倒沒什么感覺,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事情解決了,從何老爺子的態度看,他是沒膽子和葉爽對抗的。

    果然,何老爺子一聽,直接彎下腰,連連點頭。

    “不敢不敢!

    他抹了把汗水,疑惑的看了眼張恒。

    “他這么年輕啊……”

    在他的意識里,師國慶這樣的人物,必然是往來無白丁,每一個接觸到的人,那都是大人物,張恒不過是張家的棄子,又這般年輕,怎么可能和師國慶搭上關系呢?

    這就像是一坨臭狗屎,忽然間和九天之上的神龍成為了朋友一樣的荒謬。

    “書記拜托張先生辦一件要緊的事情,讓我親自開車來接他,你若是不信,盡管去看,車就停在校門口!比~爽眸子里劃過一抹冷色:“你別告訴我,省委一號的車牌號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焙卫蠣斪踊诺煤,連忙擺手。

    葉爽就代表師國慶本人了,他哪里還有膽子敢去看車牌號?

    “我告訴你,書記的客人,你得罪不起,你何家,包括整個靜海市的所有家族,都得罪不起!”葉爽深吸口氣,嚴肅說道。

    他心里面補了句,包括書記,其實也得罪不起。

    這個小子在師國慶心里的地位居然這么高?

    何老爺子非常不甘,他畢竟是個老江湖了,這個時候去思考張恒為什么能巴結上師國慶已經不重要了。

    有葉爽在,他不敢針對張恒,甚至說,還必須要給他賠禮道歉,何家在師國慶眼中,實在是太渺小了,想要收拾他們,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張,張同學!

    他嘴唇哆嗦,老臉通紅,忍著內心強烈的羞恥和不甘。

    “老夫做錯了事情,得罪了張先生,一定會閉門思過,面壁悔改,還請張同學原諒!

    話音落,他深深的低下了頭,臉上的皺紋都更深了些。

    說完這些話,似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氣。

    其他人驚呆了,這一幕是那么的不和諧,何家老太爺,靜海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竟然對一個張家的棄子,一個無權無勢的青年道歉!

    “這個姓張的小子,究竟走了什么狗屎運?”

    許多人心里念叨。

    何亮的理智已經恢復了,他看到了何老爺子的言談舉止,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他了解自己的爺爺,除非是遇到無法抗衡的大人物,否則他絕對不會這樣的。

    “原來,這就是你的依仗,我還以為你抱住了洛依然的大腿,卻沒有想到,你又巴結上了別人……”他慘笑一聲,知道自己報仇無望了。

    想想之前張恒打他的時候有恃無恐,他忽然間覺得,這一切應該都是安排好的。

    總之,這頓打,這份恥辱,他是不得不打碎牙齒和血吞了。

    “張先生,您看要怎么處理?”葉爽瞥了眾人一眼,彎著腰,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一幕,又是讓何老爺子眼皮直跳。

    張恒看了看他們,說道:“我今日不過就是想討債罷了!

    “雖然他沒有裸奔,但是掛在這里這么久,也算是完成諾言了,至于其他人嘛!

    張恒看向袁傲等人。

    他們面色灰敗,瑟瑟發抖,以為大禍臨頭了。

    “一樣,按照約定,離開靜海市!

    何老爺子松了一口氣:“好!

    他怕的不是維持現狀不變,怕的是張恒緊咬著不放,至于袁傲等人,那和他有什么關系?

    張恒瞥了他一眼,哪里不知道老家伙的想法。

    他淡淡一笑,說道。

    “明天我會來上課,如果他們還在學校,我也不找別人,就找你們何家!”

    何老爺子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這跟他們何家有什么關系?

    但是看了看在邊上冷笑的葉爽,他只好強壓憤怒,點了點頭。

    袁傲這幾個人在他眼里只是小角色,把他們趕走,不是很難。

    “何老師,你不能不管我們啊……”袁傲眼巴巴的看向何亮。

    然而他此刻內心也是苦澀到了極點,哪里能給出回應?

    “許芷晴老師因為維護我,而被趕出了學校,我不管你們怎么做,必須要把她請回來!睆埡憷^續說道。

    許芷晴雖然恨他入骨,但卻是一個有原則的女人,這從她愿意摒棄前嫌,為他仗義執言就可以看出來。

    所以張恒不能不管許芷晴。

    “應該的,應該的!币蝗盒nI導們滿頭大汗,連連點頭。

    張恒沒事了,雙手插兜,朝著校門外邊走去。

    葉爽落后了半步,恭敬跟著。

    他們走之后,何老爺子才長長吐出一口氣。

    “爺爺,那個人究竟是誰?”

    何亮實在是憋不住了,立即詢問。

    其他人也是豎起耳朵,想要知道結果,能讓何老爺子卑躬屈膝,忍下這等屈辱的人,他們可是好奇到了極點。

    “他叫葉爽,是師書記的秘書!

    師書記?

    有人咀嚼少許,忽然間反應過來:“師國慶書記?”

    “不會吧?”

    “我想起來了,這個人面熟,我在新聞上看到過,他就跟在師書記后面!”

    “他是省委一秘。。!”

    很多人發出類似于慘叫的驚呼。

    在華夏社會,隨便有點權力都了不得,何況師國慶這等手眼通天的人物?

    那簡直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存在,一群校領導腿都軟了,而心有不甘的何家人,徹底打消了報仇的念頭,就是剛剛還恨的咬牙切齒的何亮,也都出了一身冷汗,冒出個念頭。

    “絕對不能得罪他!”

    張恒再厲害,只不過是一個人。

    可是師國慶要收拾何家,一句話足以,那是層次上的差距,猶如天塹,根本無法彌補。

    “出大事了!毙煳那锖驮撩婷嫦嘤U。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