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三章:北冥辰

    第43章  北冥辰

    死寂。

    所有歡呼的觀眾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再也發不出一絲聲音。

    包廂中,張遠臉上的笑意凝固。

    楚狂人放到嘴邊的酒杯傾斜,卻忘記了張嘴,殷紅的酒液順著他的脖頸流淌了下去。

    白雙喜和李歡歡仿佛石化,失去了思考能力。

    而柳如玉,小口也是微張,喃喃說道。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越來越多的人醒轉過來,現場爆發出巨大的聲浪。

    那是議論聲,是抓狂的吼叫,是難以置信的呼喊……

    而在鐵籠中的張恒,卻是輕描淡寫的往門口走去。

    泰國拳王,人稱屠夫的紗楚,就這么被一招秒殺!

    “開門!睆埡愕f道。

    裁判還未走遠,打了個哆嗦,回來開了鐵門。

    這個看似稚嫩,很是文弱的年輕人,在他眼中猶如兇惡的猛獸,開完門后,他立即躲開。

    “他究竟是誰?”

    “天哪,泰國拳王被一招秒殺,這可是個大新聞!”

    “太熱血了,太意外了,這可是個大冷門!”

    有人后悔的抽自己的臉,三千倍的賠率啊,要是自己押了,那該是何等的回報?

    “我就知道,老大不會讓我失望的!卑纂p喜興奮的攥緊了拳頭:“我押了一萬塊錢,三千倍的賠率,那是多少錢?”

    他想了想,這個數字讓他很懵。

    “我押了十萬……”柳如玉暈乎乎的。

    她只是賭氣的一個行為,卻為她換來了難以想象的回報。

    這筆錢的數字,她光是想一想,都覺得有些虛幻。

    就這么輕而易舉的發財了?

    這就是賭博的魅力,有的時候賭對了,錢來的特別容易。

    然而柳如玉卻沒有過多的去思考金錢的問題,她看著平淡走來的張恒,腦海中涌出一個疑問。

    這個家伙究竟隱藏了多少?

    女人就像是貓,好奇心很重,每當一個女人對男人產生好奇的時候,其實這就是一個危險的訊號了。

    柳如玉自然沒有發現這一點,她只是單純的想要挖掘出張恒所有的秘密。

    “這就是泰國拳王?怕不是個樣子貨吧!”張遠也反映了過來,怒火讓他的面容都扭曲了。

    他本來以為張恒必死無疑了,可結果是什么呢?被寄予厚望的泰國拳王當場沒命!

    這簡直就像是打了他一個耳光,他臉皮火辣辣的,心里更是憋屈的要發瘋。

    “泰國拳王肯定不是樣子貨,問題的關鍵是……你的情報有誤……”楚狂人冷冷的看著他:“你跟我說,你這個二哥是個廢物?”

    什么樣的廢物,才能一招秒殺泰國拳王?

    張遠一愣,卻是嚇得汗如雨下,連忙起身。

    “我哪敢騙你,他以前真的是個廢物,整個靜海市的人都知道!

    “我也不清楚,他為什么會變得這么厲害!”

    聞言,楚狂人將酒杯重重的按在桌子上,眼里露出陰沉之色。

    “那么這就說明,他不僅不是個廢物,而且是個天才,這些年來一直在隱藏著自己,他是一條潛龍!”

    潛龍?

    張遠一臉茫然,對于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二哥,他忽然間覺得無比的陌生。

    “不用慌,他就算隱忍,又能怎么樣?我今天就要讓他知道,在楚家面前,是人要給我跪著,是龍,也要老老實實的盤著!”楚狂人冷冷說道。

    張恒走了下來,對于他來說,不過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閉合了眼睛。

    接下來,是其他分組的比賽。

    他連看都沒有看,直到耳邊響起了腳步聲,他猛然睜眼,看到來人,似笑非笑。

    “下一個對手是你?”

    鐘昊遠吞了吞口水,顫顫巍巍的坐了下來。

    “那啥,之前可能有點誤會!

    他非常尷尬,本以為張恒是個弱雞,誰能想到,他居然隱藏的這么深。

    想到被一腳踹死的泰國拳王,鐘昊遠渾身發冷,他低下頭,顫聲道。

    “能不能給我一條活路!

    此刻的他,再無半點傲氣。

    這就是絕對實力所換來的東西。

    張恒與他并無深仇大恨,于是便點了點頭。

    些許嘲諷而已,不至于讓他動殺念。

    鐘昊遠松了一口氣,再去看張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的角度不同了。

    他忽然間覺得此人心胸豁達,超然物外,有宗師風范。

    下一場比賽,無需多提,鐘昊遠隨便比劃了兩下,就宣布投降了。

    倒是讓許多想要看看張恒繼續發威的觀眾很失望,不住的發出噓聲。

    “真他媽沒用!”包廂里的張遠恨的牙癢癢。

    “你放心,下一個對手,是北冥辰!背袢死湫σ宦。

    “北冥辰?”

    張遠一驚,繼而狂喜。

    “連他也請來了!”

    而此刻,場館的液晶屏幕上,也打出了北冥辰三個字。

    看到這三個字的瞬間,全場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喧囂聲。

    尤其是一些女人,直接脫了外套,瘋狂的揮舞著。

    “這個北冥辰是誰?”

    張恒詢問。

    “北派拳宗的當代傳人!闭郎蕚湎聢龅溺婈贿h抹了把汗水,說道:“這個人年紀輕輕,但是名頭卻非常響亮,十五歲暗勁,十八歲到了化勁,二十五歲就成為了武宗,是華夏有記載以來,最年輕的武宗!”

    “他此生交戰一百八十七次,從未敗過!

    “最近的一次交手,是和他的師尊陳笑棠大師,據說北冥辰只用了三招,就將他擊敗!

    “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出過手,但是他的大名,已經傳遍了九州,這一次,是他復出第一戰,所以許多人抱有期待!”

    聞言,張恒點了點頭。

    鐘昊遠退了兩步,想了想,說道。

    “你要小心,他很不簡單!

    說完后,他才下場。

    就在鐘昊遠離開不久,一個男人漸漸走來。

    在他出現的瞬間,觀眾的爆出的呼聲愈發的響亮。

    “這就是那個天才?”張恒瞇著眼睛。

    北冥辰如今已經二十八歲了,但是卻很難從他的容貌看出他的具體年紀。

    皮膚細膩,像是少年,走起路來沉穩,卻是老氣十足,眸子里鋒芒畢露,又充滿青年人的血性,這些不同年齡段的特質糅合到了一起,卻是渾然天成,讓他有一種特別的魅力。

    “怪不得武學進步的那么快,這個人是有修行資質的!睆埡阈闹朽。

    若要修行,是需要靈根的。

    如果說武學天賦是萬里挑一,那么靈根,就是百萬人都未必有一個。

    北冥辰有修行資質,若是經人點撥,是可以成為修行者的。

    或許感覺到了張恒的注視,北冥辰背著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我精修三年,從未出手!

    “三年時光,心如止水,身與意合,意與形合,形與靈合!

    “復出后第一戰,另有對手,我不想浪費在你身上!

    他此次來,明顯是有強烈的目的性的。

    而張恒,顯然是他看不上眼的,他隨意說道。

    “所以,上臺后,你自斷一臂,我不殺你!

    話音落下,他便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這般姿態,倒是讓張恒覺得熟悉。

    不正是和他一般嗎?

    北冥辰和張恒一樣,傲氣,目空一切。

    從他的身上,張恒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接下來,依然是別人的比拼。

    張恒不知道賽制是怎么安排的,他對于其他人的爭斗關注的并不算多,只是零星聽到有什么俄羅斯擂臺皇帝,戛納拳王,非洲獵豹之類的歡呼聲……

    都是享譽世界的拳王,今日全部聚集到了這里。

    可惜,在張恒眼里,他們一個個都弱的可憐。

    就在這個時候,字幕上打出了一個名字。

    走上臺的是一個中年人,一半黑發,一半白發,他穿著紫色的唐裝,背著手,閑庭散步一般。

    在此人出場的瞬間,張恒便睜開了眼。

    如果他沒有感覺錯,這個中年人,就是他之前所察覺到的,在這場館之中,氣息最為強大之人。

    讓他意外的是,北冥辰同樣睜開了眼睛,他死死的盯著中年人,咬著牙關,脖子上青筋暴起。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