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九章:劉老三!

    第29章  劉老三!

    說話的自然是張恒。

    他坐在角落,冷冷的看著虎哥。

    “你他媽算什么東西?”虎哥眸中涌出怒火。

    連何亮都低頭了,居然還有人敢出來挑釁,這讓他火冒三丈。

    張恒搖了搖頭,他將江紅鯉緩緩放在沙發上,又脫下外套,蓋住了她性感的雙腿。

    做完這一切后,他才開口。

    “你現在要弄明白的,不是我算什么,而是你算什么?憑什么在我面前這樣說話!

    一語驚人,滿場嘩然。

    所有人看向張恒,都像是在看著一個瘋子。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對方可是真正的狠角色,劉老三手底下的亡命徒,就連何亮也不得不低頭,他竟然還敢出言挑釁。

    事情大條了!

    很多人恨上了張恒,明明事情已經結束了,你偏偏又跳出來,自己死了沒什么,玩意連累了我們可怎么辦?

    “張恒,你瘋了?”何亮也牙癢癢。

    好不容易找了個臺階下來,這個不懂事的二貨居然又把火氣挑了起來,簡直是蠢到了極點。

    張恒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一步步的上前,沒有表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殺意。

    “今天,你們沒有人能離開這里!

    在修仙界,永恒仙尊的名號代表的東西有很多。

    而這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他的古怪脾性,他不在乎的東西,哪怕再怎么珍貴,也不會多看一眼,而他在乎的,若是有人敢觸碰一下,哪怕是上窮碧落下黃泉,也定要讓那人付出代價!

    永恒仙尊的威脅,沒有人敢不放在心上。

    然而虎哥此刻卻覺得很是滑稽,他哈哈大笑。

    “就憑你,也想對付我們?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瘋吧!

    “虎哥,我好像也見過他!敝暗哪莻小弟思索少許,一拍大腿:“對了,他是張恒,張家大少爺!”

    “張恒?”

    虎哥也聽過這名字,眼中忽然間涌出喜色。

    “你就是那個被逐出門戶的棄少張恒?”

    饒是張恒此刻怒火滔天,也仍然覺得有些古怪,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還記得么?前兩天道上的人都收到個信,有人五百萬買了花紅,要這小子的腦袋!”

    “沒錯,道上的兄弟都驚動了,準備找那廢物少爺的麻煩!

    “沒想到今天居然撞到了我的手里!

    虎哥喜形于色,覺得今天真是他的幸運日,錢,美女,似乎都在向他招手。

    花紅?

    張恒翻了翻敗家子的記憶,卻是得到了答案。

    凡是在道上開出價碼的懸賞,都叫做花紅。

    有人花五百萬要他的命,只怕是早就有人動心,正在趕來的路上。

    稍微一琢磨,張恒就確定了背后之人。

    除了張承安父子,還能有誰?

    “雖然你站出來很有勇氣,但又有什么用呢?你現在終于知道,你面對的是什么樣的困難了吧……”葉離喃喃自語。

    她的小臉依然發白,因為她清楚的知道此刻她的處境有多么艱難。

    自以為是的人都有個特點,那就是聰明,她明白,如果張恒沒有站出來,這個時候她的下場一定很慘。

    可是,就算他站出來又有什么用呢?不過只是拖延了一點時間罷了。

    張恒自然不知道葉離的想法,他稍微思索了幾秒鐘,就將張家父子的事情拋在了腦后。

    他剛剛許下誓言,就有人敢對江紅鯉下手。

    人有逆鱗,觸之必死!

    “如果你還是張家大少,我還懼你三分,但現在嘛,不好意思,五百萬我要了……”虎哥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猛地揮手。

    立即就有人沖了上去。

    此人明顯是他手底下第一悍將,底盤扎實,手腳靈敏,活動起來猶如獵豹一般。

    他縱身一躍,腳尖在茶幾上一點,一記鞭腿,徑直朝著張恒的腦門劈了下去。

    就這一下,若是落實了,足以讓一個壯漢瞬間失去抵抗能力。

    “螻蟻!

    然而,他兇悍的一擊,卻只換來了張恒不屑的冷笑。

    就看到他忽然間伸出手,往前一抓,卻是死死的拽住了來人的腳踝。

    對方臉色大變,就要收腳,然而張恒卻是拽著他,猶如大風車一般,掄了整整三圈,最后才重重砸在茶幾上。

    玻璃鋼制作的茶幾,硬生生的被這一下砸的塌陷,無數裂紋浮現了出來。

    此人陷在茶幾里面,完全不能動彈,他張著嘴,似乎想要呼喊,卻說不出一個字。

    他的每一根骨頭,都斷成了兩半。

    “阿龍!”虎哥目眥欲裂。

    他最得力的悍將,居然就這么廢了!

    “弄死他!”

    虎哥一揮手,所有人都沖了上去。

    這群人雖然不說訓練有素,但明顯都是經過生死搏殺的,有的招數陰險,有的試圖去抓江紅鯉,有的則是抄起酒瓶子,朝著張恒砸過去。

    張恒踏前一步,眸中冷色愈發濃郁。

    每一個對手,都在他的腦海中過濾了一遍,只是瞬間的功夫,他就找到了最快解決他們的方式。

    就看到他的身子幾乎化成了殘影,每一次縱身,每一次踏步,每一次出拳,都老辣犀利到了極點。

    有個人剛剛掏出一把刀,還來不及握緊,張恒就已經欺身上前,一記膝撞頂在他的小腹,奪過刀子,隨手一丟,仿佛腦后長眼一般,偷襲之人肋部中刀,倒在了地上。

    說起來似乎很是漫長,但實際上也就是在幾個呼吸之間,十幾個大漢就已經躺在了地上,情況好一點的還能痛苦的呻吟,情況不好的,這個時候已經開始翻白眼了。

    “留他們一條性命!

    張恒默默的想著。

    換成以前的他,這些人早就死了,可是他卻不得不為江紅鯉考慮。

    如果她酒醒了,知道了這些事情,對她是何等的沖擊?

    想到這,張恒才發現,自己變了。

    以前他是修煉狂魔,除了修煉之外,他的世界里沒有太多的東西。

    而如今,他竟然已經開始在乎別人的感受了。

    “你居然下手這么狠!”虎哥顯然不覺得張恒留手了。

    他看著滿地打滾的兄弟,眼睛都紅了,他退了兩步,指著張恒說道。

    “有本事你別走!”

    一邊哆嗦著,他一邊摸出手機,撥通了個電話。

    他知道自己這回碰到硬茬子了,所以只能喊人。

    “究竟發生了什么?我不是看錯了吧?”

    “他居然打贏了這么多人,天哪,還是我記憶中的那個廢物棄少嗎?”

    “不好,虎哥絕對是在叫劉騰飛!”

    眾人無比震驚,看著張恒的眼神跟見了鬼似得,忽然,有個人尖叫一聲,眼里充滿了恐懼。

    劉騰飛?

    聽到這個名字,很多人都顫抖了起來。

    那邊,虎哥已經打完了電話,他指著在場所有人說道。

    “你們有本事別走,三哥馬上就到!”

    果然,劉騰飛要來!

    聽了這話,許多人嚇得臉色煞白,就是何亮,也有點發憷。

    他惡狠狠的看了眼張恒,王八蛋,真會給人添亂。

    “快走!”有人開口。

    “沒錯,趕緊離開,等劉騰飛來就完了!”立即有人響應。

    何亮咬了咬牙,也拿起自己的外套,準備離開這里。

    “帶著我姐一起走!睆埡憷鸾t鯉。

    她軟軟的身子靠著張恒,誘人的體香彌漫。

    “你不走?”葉離接過江紅鯉,皺眉問道。

    “我要會一會這個所謂的劉老三!睆埡阏f道。

    在他想來,只要江紅鯉離開了,自己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出手了。

    而葉離聽來,卻是無比的失望。

    “到現在他還弄不清楚情況,不過就是能打一點而已,他難道真的以為靠拳頭就能解決所有的麻煩?”葉離心中想著。

    只是她沒有在勸張恒了,因為她知道那是無用功。

    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她知道張恒有多固執。

    于是,她扶著江紅鯉,一行人迅速離開。

    虎哥沒有阻攔,他知道自己攔不住,從頭到尾,他都盯著張恒,生怕他跑了。

    大概過去了十五分鐘左右,外面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老子倒要看看,誰敢動我的兄弟?”

    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氣勢洶洶,仿佛鐵塔一般,他虎目圓瞪,環視一圈,在看到張恒后,卻是臉色大變。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