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二章:抱在懷里喂雞湯

    第22章  抱在懷里喂雞湯

    兩個人仿佛受驚的兔子一般,猛地退開。

    不同的是,許芷晴完全是心有余悸,臉上滿是后怕之色。

    而何亮,先是慌亂,繼而在看到張恒后,卻是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厭惡之色。

    “怎么是你?”

    毫無疑問,又是敗家子的仇人之一。

    說起來,跟何亮結仇,敗家子做的還真沒錯。

    在他看來,許芷晴已經是自己的嫂子了,何亮還跟牛皮糖一樣黏著,他自然是看不過去。

    很多時候故意跳出來去找他的麻煩,看似沒事找事,實際上卻是在幫許芷晴解圍。

    只是后來的發展誰也沒想到,敗家子居然把許芷晴給……

    而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張恒,正是在魚水之歡到最激烈的時候來臨。

    所以,許芷晴在他眼中,也是自己的私有物品。

    “滾開!”張恒說話不留情面。

    他進入辦公室,徑直盯著許芷晴。

    這個女人膽子可真大,竟然敢違背對他的約定。

    “張恒,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何亮咬牙切齒。

    作為何家的貴少,他自然知道張恒已經被逐出家門的事情。

    對于他來說,這可是一件大喜事,從此,這個討厭的家伙就不會在他的面前出現了,可誰能想到,才過了幾天,他又壞了自己的好事!

    “你該不會又想說,你已經不是張家的大少了,憑什么還敢這么猖狂吧?”張恒搖了搖頭:“換個說法吧,這話我聽得太多,厭了!

    何亮頓時語塞。

    很湊巧,他正好想說這句話。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卻正是敗家子的招牌笑容。

    簡單的兩個字形容,欠揍!

    “芷晴,這個敗類根本沒有資格在你的辦公室,把他趕出去!”何亮冷冷說道。

    或許真的是相性相克,只要見到敗家子,他就渾身難受。

    “你來辦公室干什么?”許芷晴坐了下來,質問道。

    看似口氣不善,但張恒知道,其實這正說明了許芷晴內心很沒有安全感。

    她是畏懼何亮的,所以沒有直接趕人。

    兩個討厭的人聚在一起,互相制衡,讓她又是心煩,又是無奈。

    “我做什么?”張恒眼神微冷:“收債而已!

    “收債?”何亮躥了出來:“芷晴欠了你的錢?說吧,多少,我替她還!

    他不放過任何一個獻殷勤的機會。

    “她欠的東西,可不是錢能計算的!睆埡阏f道。

    聞言,許芷晴明顯有點心虛。

    她作為一名教師,很是講究誠信,若是其他約定,她是會遵守的。

    可偏偏贏她的人是張恒,若是其他要求也就罷了,吃飯……每當她拿起飯勺,總是會下意識的認為,自己吃飯是為了張恒,于是強烈的厭惡感便涌了上來,胃口頓時沒了。

    “不管芷晴欠了你什么,我都替她還!焙瘟链蟀髷。

    “她欺騙了我的感情!睆埡闵裆殴郑骸澳阗r的了么?”

    什么?

    何亮下意識的一懵,看了看張恒,又看了看許芷晴。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許芷晴看似冰山,實際上卻很是單純。

    她不太會掩飾,聽到這句話后,臉色大變。

    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不由自主的,她的腦海中浮現出那一幕幕讓她面紅耳熱的畫面。

    許芷晴小臉微紅,緊緊咬著嘴唇,對張恒的恨意又增加了三分。

    然而在何亮看來,卻猶如晴天霹靂。

    “你們居然……”他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過了半晌,才怒視著張恒:“你如果敢對芷晴動手動腳,我不會放過你!”

    在他眼中,許芷晴早就是他的女人了。

    這一刻,他有一種被戴綠帽子的感覺。

    殊不知,他的這句威脅,讓張恒都有些尷尬。

    他臉色微微一變。

    何止是動手動腳,能做的,早就做過了。

    何亮一直盯著張恒,這一點表情的細微變化,并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難道說許芷晴看上了這個小子?”何亮嫉妒的幾乎要發狂,若是被別人得手也就罷了,為什么是他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痹S芷晴本不想解釋,卻看到何亮越想越偏,忍不住開口:“我和他之間,什么關系都沒有!

    何亮沒有言語,他陰沉的盯著二人。

    這種話,毫無可信度。

    “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痹S芷晴看著張恒,下了逐客令。

    原本,她是想強忍著厭惡,利用張恒與何亮制衡。

    可現在,她卻覺得自己錯了,只要一看到張恒,總是沒有好事。

    “聽到沒有,芷晴讓你滾!焙瘟琳f道:“你的背后已經沒有張家了,我要捏死你,易如反掌!

    最后,他又補了句。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張恒看了看沉默的許芷晴,又看了看何亮。

    “既然無論怎樣,都無法扭轉你們對我的看法,那么我不如真的做一回惡少!睆埡銍@了一口氣。

    腦海中回憶著敗家子的行事方式,他忽然發現,有的時候不講道理,才是最快捷的達到目的。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正是敗家子的招牌笑容。

    簡單的兩個字形容,欠揍!

    “你想干什么?”在看到這個笑容的瞬間,許芷晴就感覺到了不妙。

    張恒一步便邁了過去,抓住了許芷晴的玉手,將她攬到了自己的懷中。

    香風撲面而來,涌入張恒的口鼻之中。

    她將許芷晴翻轉過來,正面對著她,自己則是坐在了椅子上。

    在何亮看起來,完全是許芷晴躺在張恒的懷里。

    “你想干什么?”這一幕讓何亮目眥欲裂。

    老子做夢都想這樣,你居然捷足先登了。

    “放開我!”而許芷晴,也是小臉煞白,掙扎著起身。

    感受著柔軟的嬌軀在懷中蠕動,張恒皺了皺眉。

    “別動!”

    他輕輕一拍,卻是拍在了許芷晴的小腹上。

    手觸碰到了柔軟的小腹,微微停留一陣,卻是一股靈氣涌入了許芷晴的身體。

    這股靈氣在她的體內穿梭,將她這些日子沒吃飯的后遺癥盡數清除。

    本來激烈掙扎的許芷晴,陡然間安靜了下來。

    她忽然間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舒適感,就好像靈魂都升華了,身體就像是一塊海綿,瞬間吸收了許多營養。

    這種舒適,甚至讓她想要叫出聲。

    所以她沒有辦法動彈,舒展的躺在張恒懷中。

    “他讓你別動你還真不動?”

    何亮眼睛瞬間紅了,舉起保溫盒就朝著張恒砸來。

    結果卻被張恒一把奪了過來,屈指一彈,盒蓋便飛了出去。

    里面的雞湯還是熱的,散發著一股誘人的香味。

    許芷晴早就餓的久了,嗅到這股味道,腹中發出咕咕的聲響。

    “我怎么會這樣……”她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然而張恒卻覺得很正常,人是鐵,飯是鋼。

    許芷晴久不進食,本身就對事物有渴望。

    只是她想的太多,情緒壓抑,使得身體也疲憊,沒有胃口。

    自己的靈氣將她的胃口大開,自然會饑餓。

    張恒舀了一勺雞湯,放在許芷晴的嘴邊。

    “張嘴!

    她心中不想,身子卻遵從了本能,張開了嘴巴。

    雞湯進入了她的腹中。

    “你,你們!”何亮看到這一幕,幾乎要瘋了。

    他喘著粗氣,恨不得把張恒碎尸萬段。

    張恒就這樣,一勺一勺的喂著許芷晴。

    最開始,許芷晴還有抗拒,后來習慣了后,卻是不等張恒說話,她就張開了嘴巴。

    估計是餓得很了,一盒雞湯喝了個干凈,就連一些雞肉都咀嚼著吃完。

    飯盒徹底空了,張恒將它放在桌面上,很是滿意,這一頓飯吃完,許芷晴的食欲算是徹底恢復了。

    他就要起身,卻是發現,許芷晴竟然沒有動彈,低頭一看,她閉著眼睛,誘人的小嘴張著,似乎還想要吃。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