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章:潑辣表姐

    第5章  潑辣表姐

    校門口的爆炸聲動靜不小,很多人都被吸引了過去。

    “十萬塊錢花的值不值,她應該已經知道了!睆埡阕旖菕熘荒ㄐσ。

    他不需要去看,就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

    在外人看來,洛依然明媚如花,青春燦爛,但在張恒眼里,卻是煞氣臨門,有災劫將至,若沒有度厄符為其擋災,今日就是她的死期。

    “你還敢笑,真當老子不存在?”多數人都散去了,但還有一部分人停留,其中正有袁傲,他不懷好意的盯著張恒。

    “你想怎樣?”張恒瞥了他們一眼。

    “自然是有仇的報仇,有怨的抱怨了!”袁傲連連冷笑。

    在他看來,張恒的淡然不過是偽裝出來的,實際上害怕的要死,只要一動手,只怕是馬上就會求饒。

    “老子早就想揍你了,今天終于等到機會了!”

    “你這種人渣,也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人!

    “現在跪下來叫爺爺,老子指不定還會下手輕點!”

    這群人面色潮紅,面孔猙獰,眸子里滿是興奮之色。

    一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大少爺啊,無數次讓他們仰望,如今跌落凡塵,落魄不堪,還有比這更爽快的事情么?

    張恒對于他們的心理很是了解,曾經他們有多卑微,如今他們就有多猖狂。

    憑心而論,敗家子雖然做了許多荒唐事,但在大是大非上,還是分的清楚的,他從來沒有草菅人命,也沒有逼迫女人做不愿意的事情,倘若他看上了一個女人,那么方法很簡單,拿錢去砸,對方答應,自然沒什么好說,若是不答應,他也不會強求。

    所以,敗家子并不是十惡不赦,反倒是這群人,曾經阿諛奉承,溜須拍馬,如今落難,卻一擁而上,想要將自己過去仰望的人踩在腳下。

    “跪下,跪下!”

    很多人興奮的呼喊,眼中滿是興奮。

    張恒只是懶得去惹麻煩,但這并不代表他懼怕麻煩。

    他的目光漸漸變得冰冷,曾經自己是修仙界巨梟,法駕降臨何處,無不是云霞襯托,山呼海嘯,何時受過這等屈辱?

    就在他即將要出手的時候,忽然之間,又響起一個聲音。

    “誰敢動他?”

    迎面走來的是一個女人,身材高挑,牛仔短褲,露出兩條長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雙腿,也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瞬間就被她的美腿所吸引,喉結滾動,吞咽著口水。

    她穿著平底鞋,綁著馬尾,膚色很白,而且白的很健康。

    “她怎么來了?”張恒的火氣瞬間消散,面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來人叫江紅鯉,是她的表姐。

    敗家子的母親在他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所以他很少跟母親那邊的娘家人接觸。

    江紅鯉是唯一的例外,她從小就是男孩子性格,喜歡當孩子頭,敗家子母親去世后,她也不知道吃錯了什么藥,非要喊著管教敗家子。

    在敗家子的記憶之中,江紅鯉是他最怕的人之一。

    每次碰面,他都要被教訓一頓,偏偏罵不得,打不過,這女人是跆拳道黑帶,還拿過獎……久而久之,幾乎都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很顯然,這幫人也知道江紅鯉的大名。

    “學姐,你難道要幫這廢物?他已經被趕出張家了!”袁傲很不甘心,目光在對方雪白的大腿上狠狠掃了一眼。

    他知道,自己惹不起江紅鯉。

    這女人壓根不講道理,三句話不對,就要動手,自己這伙人,只怕是還不夠她揍得。

    “他當少爺的時候,是我的弟弟,被趕出了張家,一樣是我的弟弟!苯t鯉指著校門口:“趕緊滾!”

    眾人立即作鳥獸散,這潑辣的瘋女人來了,還是先走為妙!

    “算你運氣好!”袁傲恨恨的看了張恒一眼,很不爽的離開了。

    運氣好?

    張恒忍不住發笑,運氣好的應該是你們才對。

    “你還笑得出來?”江紅鯉直接上手,揪住了張恒的耳朵。

    雖然是練氣二層,但依然是肉體凡胎,所以疼痛是正常的。

    “姐,疼,撒手!”張恒抓住江紅鯉柔若無骨的小手,試圖將其從耳朵上拿開。

    他不敢過于用力,一來從敗家子對江紅鯉,從來都是又敬又怕,卻沒有恨意,他也是知道誰才是真正對他好的,二來則是剛剛江紅鯉的話觸動到了他,這個女人,倒是重情重義。

    “跟我走!”江紅鯉松開手,恨鐵不成鋼的敲了敲張恒的腦袋。

    甩著馬尾辮,邁開大長腿,當先走去。

    張恒揉了揉耳朵,突然跟人這么親密的接觸,讓他覺得有點奇怪。

    不過,他并不討厭。

    江紅鯉有車,一輛紅色的拉風跑車。

    這女人骨子里就很瘋狂,喜歡跆拳道,飆車,張恒猶豫了下,坐在了副駕駛上。

    從敗家子的記憶中他得知了一個訊息,坐江紅鯉的車,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啊……

    “坐穩了!苯t鯉將車發動。

    果然如記憶一般,很是癲狂,在馬路上任性穿梭,到了寬闊的地方,更是開大馬力,只有馬達的轟鳴聲。

    如此極速,堪稱風馳電掣,以往的敗家子,早就已經驚恐慘叫,他甚至在車上尿過褲子……

    然而張恒卻是頗為享受,修行到金丹之后,便可以御劍飛行,在云海之間穿梭馳騁,那等快意,勝過現在十倍。

    “沒想到幾天不見,你的膽子倒是變大了!苯t鯉驚訝的看著張恒,確認他沒有吐之后,卻是露出了笑容:“來,姐姐帶你去個好地方!

    張恒摸了摸鼻子,打量著四周。

    這里是個標準的小區,不能說有多豪華,但是卻環境清幽,是個居住的好地方。

    一打量的功夫,大長腿表姐已經走遠了,張恒搖了搖頭,追了上去。

    進入單元樓,進電梯,然后拿出鑰匙開門,江紅鯉走進去,換上了拖鞋。

    “以后那個房間就是你的!彼钢粋方向。

    “什么意思?”張恒有點被嚇到了。

    先是一聲嘆息。

    江紅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張恒,她明顯認真了起來,走到了跟前,身子貼的很近。

    張恒幾乎能嗅到她身上好聞的味道。

    “我早就和你說過,你要學好,要改改自己的臭毛病,你做的那些荒唐事,難道你真不覺得丟人么?”她伸出削蔥根一般雪白的手指,點著張恒的腦袋:“這回吃虧了,知道姐姐的話又多正確了吧?”

    “吃虧?”張恒挑眉。

    “你有幾斤幾兩,姐姐我還能不清楚?你小子色心不小,膽子卻不大,呵呵,半夜把大嫂給辦了,借你幾個膽子你也不敢,你肯定是被人給陷害了!”江紅鯉冷笑說道。

    聞言,張恒著實吃驚了。

    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對敗家子這么的信任。

    準確來說,應該是了解吧。

    他的心里涌出一絲暖意,不管是從誰的角度,他接納了江紅鯉,這個女人,值得他去保護。

    “不過,這也不是什么壞事,豪門除了有權有勢之外,還吃人不吐骨頭,你沒有了張家庇護,以后洗心革面,重新開始,做個好人!苯t鯉說道。

    她對于張家從來沒有好感,除了張恒之外,也不跟任何張家的人接觸。

    江紅鯉的性子古怪,我行我素,有著自己的思想,非常獨立。

    “姐,你這話說的我像是蹲了大獄似得!睆埡懵犞X得好笑。

    “你再這樣下去,蹲大獄是遲早的事情!苯t鯉揪著張恒的臉頰,詫異的說道:“你小子現在大徹大悟了么?坐我的車不怕了,也敢正面和我說話了,我還以為你現在應該窘迫潦倒,整天唉聲嘆氣呢!

    張恒抿嘴一笑,沒有說話。

    敗家子若是沒死,估計正如他所說,現在正唉聲嘆氣,怨天尤人呢。

    “看來這一回的打擊倒是救了你,不錯不錯,姐給你找個工作,回頭就去上班,以后學著自己養活自己!苯t鯉很滿意。

    上班?

    “算了吧姐,我對上班沒興趣!睆埡隳樕甲兞,出去上班,這多耽擱他修煉的時間。

    “不上班你還想怎么樣?好吃懶做么?姐姐我可沒錢養你!苯t鯉威脅說道。

    “我有錢!睆埡隳贸鍪f塊錢的支票,說道:“姐,你看,這錢足夠我養活自己了!

    哪里知道,江紅鯉臉色一下子變了。

    上來就掐住了張恒的耳朵,左右開弓,把他按在沙發上就是一頓蹂躪。

    “好啊你,還以為你學好了,居然還騙人,看我怎么教訓你!”

    她折磨著張恒,掐的張恒直叫喚。

    張恒也不敢用力,想伸手推開她,卻不小心碰到了一處柔軟,嚇得他冷汗直流,連忙縮手回來。

    “姐,我沒有騙你,支票是洛依然給我的!”張恒不敢亂動了,連忙叫道。

    “你說什么?”江紅鯉皺著眉頭,騎在張恒身上,一只手仍然揪著他的耳朵。

    “我賣了一張符給她,十萬塊錢!睆埡闳鐚嵳f道。

    聞言,江紅鯉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 闲来麻将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开奖的收听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打 北京快3预测 20选8开奖结果陕西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图直播 新加坡生肖彩资料大全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刘伯温全年料四肖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