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章  賣符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很大,同樣的事情,有的人做起來易如反掌,而有的人難于登天。

    比如說張恒,從練氣一層突破到練氣二層對他來說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沒想到這地球上,竟然也有靈玉……”張恒吐出一口濁氣,從公園的長椅上站了起來。

    此刻,天已經蒙蒙亮。

    他昨夜意外從洛依然那里得到一塊靈玉,品質雖然不高,但其中也有精純的靈氣,將其吞噬之后,張恒也就順理成章的到了練氣二層。

    對于他來說,練氣一層和二層的差別并不大,但是卻給了他希望,地球上既然有靈玉,那么會不會也有靈石,靈藥呢?

    只要有足夠的靈物,張恒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修為,回到他的世界。

    想要得到這些東西,那么張恒就不得不解決一個問題:金錢!

    他被張家逐出門戶,銀行賬戶全部凍結,身上的錢所剩無幾,連租房子都夠嗆,昨晚上更是在公園的長椅上打坐了一夜。

    修煉需要財,侶,法,地,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財富。

    “這個世界有自己的規則,我最好不要去打破……”張恒皺眉思索,若是在修仙界,缺少財富那倒是好辦,直接動手去搶好了,那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可地球,分明是有著自己的那一套規則的。

    他現在實力弱小,還沒有辦法對抗整個世界,低調修行,恢復實力,才是正確的道路。

    想通了這一點后,張恒一邊走著,一邊在思索著賺錢的法子,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間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朱砂!

    在路邊,有一個出售殯葬用品的店鋪,有朱砂,黃紙,冥幣……張恒眼前一亮,用身上最后的錢買了朱砂,毛筆,還有黃紙。

    “老板,借貴地一用!睆埡愕_口,神色卻是陡然間專注了起來。

    若是有人仔細看他的雙眼,定然會發現他的眸子中隱隱閃爍著一抹金色的光芒……他大筆一揮,朱砂點點綻放,散落在黃紙之上,鼻尖輕點,在這紅色的筆跡之中隱隱有細如發絲的金紋浮現。

    片刻之后,最后一筆完成,張恒已經是大汗淋漓。

    而他手中的毛筆,卻是頃刻間化為齏粉。

    “畫符篆對于如今的我來說還是有些吃力,所幸最終還是成功了,只是這凡人用的毛筆,過于脆弱,卻是不堪重負!睆埡闩牧伺氖稚系姆勰,走出了店鋪。

    畫符篆需要靈紙,靈筆,那是需要特殊材料煉制的,張恒之所以能用最普通的材料完成,那是得益于他極高的符道造詣,換成其他修行者,是打死也做不到的。

    賣符,是張恒所想到的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他所畫的度厄符,能夠幫人擋住必死劫難,所以張恒的定價不便宜,這枚符篆他打算賣十萬,多了怕是沒人肯出價,少了又虧,十萬塊錢倒是勉強合適。

    普通人是肯定不會買的,他想了想,最終來到了靜海大學。

    靜海大學是頂尖學府,在世界范圍內都有很大的名聲,能夠在靜海大學讀書的學生,一般來說都是天之驕子,可凡事總有例外,敗家子張恒也是靜海大學的學生。

    有權有勢,就代表著有特權,張恒并不覺得意外,在修仙界也是一樣的,那些“仙二代”也是如此。

    來到靜海大學,張恒微微有些恍惚,這又是敗家子的情緒在作怪了。

    有的時候,他都有點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仙尊張恒還是敗家子張恒了,記憶融合之后,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多了些屬于敗家子張恒的情緒。

    將這種奇怪的情緒壓了下去,張恒走到校門口,想了想,找了塊紙板,又借了一支筆,在上面寫下“十萬賣符”四個字。

    做完這一切后,他將紙板撐起來,自己背著手站在旁邊。

    “這不是張大少么?”

    “還真是他,為什么他會在這里?”

    “這家伙在干嘛呢?賣符?又吃錯什么藥了?”

    張恒可是學校里的名人,像是他這種紈绔富二代,從來都不缺乏知名度,很多人都圍了過來。

    旁人的注視,并沒有讓張恒有絲毫的表情波動。

    在場之人,不過都是螻蟻塵埃罷了,他堂堂仙尊,豈會在乎螻蟻的想法?

    “鼎鼎有名的張大少,竟然跑過來賣符,我說你還真是挺有創意的!”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張恒淡淡的瞥了一眼,認出了來人。

    此人叫袁傲,老爹是有名的房地產商,在靜海市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紈绔惡少要么臭味相投,要么則是互相看不慣,敗家子張恒與袁傲很不對付,一直作對,誰也奈何不了誰。

    以張恒的角度來看,這無疑說明了敗家子是個徹徹底底的廢物,背靠著張家這棵大樹,連個袁傲都擺不平,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要買?”過往恩怨,對于此刻的張恒來說不值一提,他仿佛沒有察覺到袁傲口吻中的譏諷,淡淡說道。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花十萬塊錢買你這破符?”聞言,袁傲冷笑連連。

    張恒知道袁傲有錢,所以看他一眼,和他說一句話,如今知道他不買,頓時興趣全無,依舊背負雙手,孑然而立。

    “廢物,你以為你還是過去的張家大少嗎?”不知道為什么,袁傲覺得今天的張恒格外的討厭,過往的張恒,對他是蔑視,這他倒是能理解,畢竟他是張家大少,可是如今,他已經被趕出了家門,成為了喪家犬,本該龜縮諂媚,卑躬屈膝才對,沒想到反而愈發高冷了,此刻他從張恒身上感受到的不是輕視,蔑視,而是無視!

    就好像他什么都不是,看他一眼都是施舍一樣。

    這種感覺讓袁傲難受的爆炸,新仇舊恨涌上心頭,他的呼吸都陡然粗重了起來。

    “廢物,沒有張家你什么都不是!”

    “我原以為,你被逐出家門后,應該有自知之明,不敢出現在我面前,沒想到你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了這里!”

    “說實話,我現在要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袁傲的聲音尖酸,語氣刻薄,話里的意思更是充斥著羞辱。

    然而,從始至終,張恒都好像一塊頑石,只是平靜的立在那里,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媽的!”有的時候不理人比打人還要疼,袁傲氣的夠嗆,幾乎忍不住要動手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間看到一個女人走了過來,眼睛頓時亮了,連忙招了招手,那女人立即加快了腳步,袁傲看著張恒,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看看是誰來了!”

    聞言,張恒終于有了一點反應,他看向這漸漸走來的女人。

    周曼曼,敗家子原來的女朋友,舞蹈系的系花,一個月前被他用錢砸上了床。

    可如今,這個身高一米七,走起路來婀娜多姿,畫著淡妝,穿著黑色低胸裝,露出深邃溝壑的嫵媚女人,卻是走過來,小鳥依人似得靠在了袁傲身上。

    “沒有了張家,你就是一坨狗屎,你的女人,昨天就上了我的床,不得不說,滋味很不錯,嘿嘿,周大美人,昨晚我還讓你滿意不?”袁傲哈哈大笑,右手攬住了周曼曼纖細的腰肢。

    “袁少,你可比他強多了呢!敝苈迷趺礃幽茏屧磷畲笙薅鹊挠鋹,拋了個媚眼,嬌滴滴的說道。

    看著這一幕,張恒的情緒微微有些波動。

    他終于開口。

    “你想要以這種方式來讓我生氣,讓我嫉妒,這只能說明你很可憐!

    “可笑!”袁傲冷哼一聲:“老子有的是錢,而你,卻淪落到在這招搖撞騙,可憐的是你才對吧!”

    “你我都清楚,這個女人不過是玩物而已!睆埡憧聪蛑苈,淡淡說道:“她是我穿過的破鞋,遲早要被丟掉,可你,卻撿了起來,當成掌上明珠,甚至還來到我面前炫耀,你想要證明什么?”

    袁傲的表情凝固。

    “這只能說明,你很可憐,很自卑!

    “你總是盯著我,嫉妒著我,想方設法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

    “可惜,過去我沒把你放在眼里,如今,更是沒有!

    張恒始終淡然,但卻字字誅心。

    這番話,猶如利劍插入袁傲的心臟,他的臉皮變成了豬肝色。

    而眾人,更是一片嘩然,包括周曼曼,她看著張恒的眼神中透著些懷疑。

    這個敗家子是怎么了?

    剛剛那番話條理清晰,那副神態更是鎮定自若,這還是那個白癡惡少么?

    “過去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因為你是張家大少,沒了張家,你什么都不是!”袁傲雙眼通紅,他撇開周曼曼,咬牙切齒的看向張恒:“你想要賣符賺錢是嗎?我告訴你,不可能,有我在,沒有人敢買你的符!”

    “袁少,你放心,沒人買他的破符!”

    “就是,都什么年代了,還裝神弄鬼,騙傻子呢!”

    “十萬塊錢賣符?他估計瘋了,要不叫保安吧,把他從學校趕出去!”

    眾人紛紛表態,張恒本來就招人厭惡,如今失勢,自然人人落井下石。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有一個聲音響起。

    “誰說只有傻子才會買?”

    “你他媽……”袁傲剛剛威脅過,馬上就有人打臉,這也太不給他面子了,下意識的就要爆粗口,然而就在看到來人的時候,他卻是生生的將半句臟話咽了回去,不僅如此,還變臉似得露出諂媚之色:“大小姐,您怎么來了?”

    洛依然一步步走來,出塵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說不盡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她面上的表情凝固,仿佛冰封一般,讓人大氣都不敢喘,有一種莫名的壓力。

    然而,當她走到張恒跟前的時候,卻是展顏一笑:“十萬塊錢是么?我買了!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股票初级入门知识 星悦内蒙麻将 广西体彩11选5官网 涨停股票如何买入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p62中奖号码 欢乐真人麻将2016板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果 最准六肖中特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