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章 回去

    想到做到,這順手的事,白來的生意,不能不做,天下醫者又不是緊他一家。

    秦何思索著,把車子往旁邊一停,就向著那輛大奔車走去,看看能不能醫。

    “爸..你好點了嗎..”車子那邊,青年正擔心的望著中年,感覺自己父親咳嗽更嚴重了,咳出來的血絲鮮紅,像是器官內的血。

    玲玲也是焦急的抿著嘴,無助的下意識環顧四周,卻看到秦何從不遠處走來,正向著他們這里走近。

    青年也同樣看到了秦何,誤以為秦何是附近車內休息的人,被驚醒了,正準備道歉,說明緣由。

    秦何倒是先抱拳一禮,望向了三人道:“我會些醫術,不妨先讓我看看?”

    “我爸的病..”玲玲想說看了很多家醫院,都看不出來,秦何又是這么年輕,看著都不靠譜。

    青年卻是先一攔自己妹妹,又把目光望向了東邊的衛河方向。

    意思是這里是衛河附近,說不定這位過來的‘人’,就是傳說中的修煉者。

    這萬一不讓看,耍什么脾氣,說什么氣話,再廢話廢話耽誤時間,說不準就錯過了什么。

    青年是一副病急亂投醫的心態。

    玲玲也不說話了,責怪自己是關心則亂。

    秦何望向了中年,看到中年悶聲咳嗽著點頭,是上前了幾步,也沒把脈與望聞聽切,而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手掌放在了他的胸口,不等青年等人好奇,就一股靈氣渡了過去。

    稍后退后幾步,秦何望向了想問什么的青年,還沒說什么。

    中年忽然急促著吸了兩口氣,咳出了一口墨色黑痰,感覺渾身上下很輕松,肺里也沒東西了,嗓子也不癢了。

    只是那對兄妹看到了自己父親咳出了黑痰,倒是嚇了一跳,趕忙過去扶著,“爸你怎么了..”

    而中年多年的生意精明人,都沒和他們說什么,反倒是直接把他們推開,向著秦何感激道:“謝謝醫生..謝謝謝謝..”

    他說著,又瞪向了愣住了兄妹二人。

    青年先是迷瞪過來,明白了,徑直去往了后備箱位置,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又小跑著來到了秦何的身前,雙手恭敬與感激遞上,“謝謝醫生,謝謝醫生..這里是一顆三百年靈芝..”

    青年說到這里,一副只送東西不送錢的模樣,因為他如今明白過來以后,那仔細想想,有哪個醫生能一掌打過去,然后讓十幾家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癥瞬間痊愈?

    這分明就他媽不是醫術,是仙術!

    那自己送錢,講價,真不如直接把東西送上,表明他們的誠意與尊敬。

    畢竟兩方不對等,多說就是多錯。

    可說實話,秦何也不知道中年什么病,只是知道中年開著這么好的車子,那肯定什么醫院都去了,又都治不好,還專門找來了衛河,那八成就是煞氣入體。

    所以,管他病因是什么,直接一口靈氣渡過去,能治則好,不能治也能吊命,保他活到明天早上。

    但如今一看,這病好了。

    那什么都不說了,正好。

    秦何本來就抱著治病拿錢的心態,又看到青年等人這么恭敬,干脆就高人風度擺到底,拿完藥材盒子轉身就走。

    可對于玲玲等人來說,秦何是神醫,就是傳說中的修煉者,是大人物!

    他們是一直站在路邊,目送秦何上車、倒車,加油,遠去。

    等行在路上。

    秦何才打開了盒子,望著盒內的藥材,這真是路上撿著了生意,真應該多在廟會那里待待,或許能多救幾人,多拿一些物件,算是懸壺濟世。

    因為誰能想到這個世界內有三百年的靈芝?

    只是仔細想想,要是在廟會里開堂接診,這估計就有事了,明擺著就是砸人家醫館的場子。

    最后動了人家的利益,人家會給自己懸壺祭天了。

    撿個便宜就行。

    秦何蓋好盒子,扔到了后座,接著走,這地方不能久留。

    也隨著時間去。

    第二天下午。

    秦何來到了鄰近的省內,租了一間房子,開始購置藥材,準備把靈芝煉一煉。

    往后幾天都無事,練武煉藥。

    但在第七天下午。

    衛河廟會的龍門里街。

    金針堂,神醫季先生的門外。

    正有一位面容威嚴的老者,感恩戴德的向著一位相送他的青年道謝。

    “謝謝神仙..謝謝神仙..”

    老者面露感激,旁邊也有幾名穿著名牌衣服的小輩向著青年鞠躬。

    這位青年正是廟會內的神醫,季先生。

    季先生溫文爾雅,把他們一一扶起,又叮囑了用藥時間,以及各種可能誘發病癥的原因以后,才回到了堂內,關上了房門。

    望著屋內桌子上的藥材,他開始整理,這些都是他這段時間內得來的‘診費!

    只是隨著‘嗤嗤’聲,堂內后門打開,一位中年正一邊吃著酥餅,一邊向著正在整理藥材的季先生道:“你救我一命,我也幫你做了五年的事。再有兩年,咱們就沒恩情了。我禾老三不再欠你什么!

    “我還希望你早點走!奔鞠壬阉幉姆珠T別類,都放在了柜子里,“這五年來你吃了我不少藥材!

    “那我欠你恩情更多了!崩先α,嚼著酥餅,“我可以再幫你做五年的事!

    “好!奔鞠壬と鉅縿悠饋,顯露出一個笑容,“我也是這個意思。有禾先生幫我,一位先天高手幫我,我安全也有保證!

    “你還是別笑了!崩先攘艘豢谒,接著吃,“你笑起來真他媽難看,就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

    “我有位修煉者朋友在七天前路過服務站..”季先生忽然換了一個話題,臉上的肌肉也突然放松,笑意頓止,“我聽他說那里還有一位病人,怎么沒見到那位病人過來?都好幾天了,是不是死路上了?”

    “我就知道你要問這個,也幫你查過了!崩先四ㄗ彀蜕系娘灨赡,“他們從服務站走了,被人醫好,有人搶了你的生意,咱們少了一顆藥材!

    “哦?”季先生收起好了針具,“那我倒是想要見見,看看是誰醫術這么高明!

    話落,季先生接著整理藥材。

    老三打開了房門,出去了,或許去查是誰搶生意了,弱了他東家的名頭。

    而隨著時間過去。

    秦何依舊練武練勁煉藥,那三百年的靈芝,藥力是真的來勁。

    無風無雨,直到第十一天清晨。

    秦何起床準備接著練武的時候,卻發現夢醒了,是在良哥的別墅內。

    手里拿著沒吃完的靈芝,現實接著練。

    可當先要緊的事,是什么夢境物品讓自己入夢的。

    秦何起床先是走到了書架旁邊,掃了一眼上面的書籍,都不是。

    再望了望旁邊架子上擺的幾件古董,心里突然有些悸動,來源是第三行內的一件木魚。

    樣子巴掌大小,就和平常寺廟內的木魚差不多。

    秦何把木魚拿起,又望了望大亮的天色,就打開了房門下了樓。

    樓下良哥早就起床,正在和溫老師說著什么,安排著等會的行程。

    這時,他們聽到腳步聲,見到秦何下來,是一同起身相迎,“秦師傅,我們已經吃過早飯了。但看秦師傅還在休息,就沒有打擾,我現在再讓廚房做..”

    “這個不用!鼻睾螞]什么二話,直接揚了揚手里的木魚,“我想說,良哥屋里的木魚賣嗎?我相中了!

    秦何說著,也是覺得鬼怪世界是個不錯的地方,都是機緣,也是‘練功時間’,不能丟下了,能買就買。

    “秦師傅喜歡這物件?”良哥笑著擺了擺手,“秦師傅喜歡就盡管拿去,咱們兩個誰跟誰?”

    良哥說著,又稍微壓低一點聲音道:“像這樣的古董,咱們倉庫內還有很多。等吃完飯,秦師傅和我一塊去轉轉?”

    秦何把木魚裝到了口袋里,目光望向了門外,“那走?”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 意甲体育 加拿大快乐8赢的方法 四川金七乐电视走势图下载 私募资产配置类基金管理人 广东36选7开奖时间几点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94 特马技巧算法固定 澳洲幸运8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