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3章 chapter 83

    宗鶴瞳孔一縮。

    他實在想不出魔都會遭受怎樣的變故。

    半獸人是宗鶴如今能夠想象到的,對人類最大的威脅。

    不, 其實潛在的敵人也不止這一個。

    “你說什么?魔都出事了?說清楚!

    他的聲音卻很沉穩, 一點也沒有顫抖的意思, 給所有內心有些慌亂的士兵一劑定心針。

    “是這樣的!

    尤利西斯面色同樣冷肅:“我們在下午發現了獸王出世的蹤跡后立馬派出了先遣部隊去魔都尋找支援!

    “但是一直等到現在,依然沒有收到魔都的回信!

    距離這里最近的傳送陣到魔都的距離怎么也不可能需要那么長的時間,魔都如今的情報系統堪稱頂尖。

    宗鶴的臉色越發低沉,他匆匆說了句“我先走一步”,于是便拍打著翅膀,飛速朝著最近的那個傳送陣沖過去。

    ——傳送陣失效了。

    宗鶴站在傳送陣上默念著密匙的時候, 整顆心都跌到了谷底。

    他簡直不敢去想要怎樣的情況才能破壞掉魔都的傳送陣。不過好在距離魔都城外十幾公里的地方還有一個傳送陣。

    宗鶴迅速傳送過去,拍打著翅膀飛上高空, 飛也似的朝著魔都沖去。

    距離那座城市越近, 宗鶴的血液越是如同冰晶般凝固, 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這樣全身血液似乎都被凍結的感覺了。

    從天空上往下看,那座城市被包裹在一個巨大的圓形冰幕中, 看上去晶瑩剔透, 就如同一個被擺放在陳列柜里的玻璃球,內里裹挾著形形色色的人。

    有一條冰龍正在內里咆哮,似乎在朝著什么東西發起進攻。而城市之內似乎也爆發出了一陣極其強大的力量,另一條黑色的巨龍騰空而起同冰龍廝殺在一起, 竟然爭了個不分上下。

    是海族。

    他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宗鶴不敢去想, 他先是給自己再使用了一張力量牌, 將自己的基因鏈在短時間內強行提高到a 后, 這才立馬雙手開始撐起惡魔族的魔法陣, 調動著滿天星辰,朝著圓形冰幕砸過去。

    惡魔牌的時間就要到了,他這一擊沒有絲毫保留,甚至還透支了自己的精神力。

    星星射線的威力巨大,所有的星辰都開始閃耀,在夜空的幕布上爆發出自己最光潔冷冽的光芒,直直擊向了冰幕。

    “滋啦啦啦啦——”

    裹在魔都周圍的厚重冰幕在星辰之力的打擊下,紛紛揚揚的碎裂,又被這些星光裹挾在一起消融,避免砸到魔都內的人。

    與此同時,宗鶴惡魔牌的時間也終于告罄。

    因為先前集中精力在調動星辰力量之上,所以他現在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直直從萬丈高空墜落。

    后遺癥如同排山倒海般朝著宗鶴涌來。

    他的基因鏈不僅下降到了d級,身體還因為過度消耗精神力,變得想要抬一抬手指都費勁。

    是誰?!

    有些人被這漫天的星光所震撼,紛紛抬起頭來。

    可是星光太過散漫,將蒼穹全部都籠住,看不真切。

    在幾乎沒有人看到的地方,白發青年如同一尾斷了線的風箏,急速墜落。

    正在宗鶴準備召喚出王劍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被人從半空中接住。

    白衣的劍客將他攔腰抱住,踩著冷風,穩穩漂浮在空中。

    黑龍依然在空中盤旋,五只龍爪每一次抬起都能穩穩的攔下冰龍的進攻。

    它死死的攔在方才被打碎的冰幕外面,不讓后者躍進雷池一步。

    很明顯,西羅也動了怒。他手中的冰杖開始舞動,劇烈的冰系元素從大地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不斷的增強著冰龍的力量。

    黑龍已經開始力不從心了。

    “那條黑龍”

    宗鶴這才有時間得以抽空去看,他愣愣的趴在李白的懷里,金眸死死的盯著那處交界的戰場。

    指引者都是a級基因鏈,絕對不可能同一位s 級別的強者酣戰如此之久。

    除非是——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發了狂的開始掙扎,“下去,快下去!”

    白衣劍客沉默著,反而手上更加加重了些力道,緊緊的將宗鶴箍在天空上。

    在所有人交戰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注意到李白的離去,更沒有人注意到天空上的變故。

    戰況陷入了白熱化。

    不僅僅是冰龍被加強,有更多的海水從懸浮的大賢者法杖下升起,凝結成數萬支冷冽的冰箭,每一支都帶著破陣之勢沖來。

    西羅完全沒有任何手下留情,他是真的動怒了。

    這些冰箭別說是b級以下的基因鏈,就連a級基因鏈恐怕也得直接扎成篩子。

    s 級別的真正實力如何?

    如果西羅認真,他可以在頃刻之間覆滅一座城市。

    而現在,他就用出了這個毀天滅地的招式。

    萬頃海水從塞壬的背后掀起,撲向地面上的城市。

    緊接著,一道金光乍起,從帝王的手心里,牢牢的護住了魔都。

    “放我下去!”

    宗鶴如同困獸一般咆哮著,他目眥欲裂,唇角被咬出血。

    他甚至沒有時間去想自己下去了又能以這幅實力做些什么,只是無助的嘶吼。

    宗鶴是見過這個場面的。

    上輩子李白也是手持一把劍,攔在千軍萬馬之前。

    劍客燃燒了自己的靈魂,突破了地域限制的同時,也將戰力提升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這才足以一人得當百萬師。

    現在,用這個招式的換成了另外一個人。

    如果沒有這個人,在海嘯到來的那個瞬間,人類文明就應該被畫上了休止符。

    人們抬起頭去,看到那位帝王攔在所有人面前的身軀。

    他玄色的朝服在空氣中獵獵舞動,身周燃燒著黑色的靈魂之火,頭上的冕旒也被劇烈的氣流吹到一旁的地方,狼狽的不像一位名傳千古的帝王。

    魔都就如同一葉小舟,在狂風暴雨里牢牢的被人護住。

    用身體,用生命,用靈魂。

    恍惚間,李白想起自己在一炷香之前,同那位帝王最后的對話。

    那個時候他已經提劍而立,準備燃燒自己的靈魂,卻被嬴政按住了肩膀。

    【“朕知道你想用那個方法!

    白衣劍客同玄衣帝王對視著,彼此的眼眸都深邃而堅定。

    他們像是在打一個互不退讓的啞謎。

    并不是所有指引者都知道可以燃燒靈魂以短暫提高自己實力,但是很不巧的是,嬴政和李白都知道。

    “但是——這是朕的國土!

    嬴政慢條斯理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袖,語氣充滿了不容置喙的威嚴:“國民皆死,帝王何存?”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理當如此!

    “只是——”

    帝王嘆了一口氣:

    “如果那個小子回來了,就告訴他!

    “朕不過是乏了,讓他不要自責!薄

    “他說!

    結束回憶后,李白張了張口,“不怪你!

    嬴政感受了自己所剩不多的靈魂之力。

    在西羅最狂暴的一擊中,他已經將自己的靈魂毫無保留的燃燒,這才凝結出了擋在人類面前的護盾。

    他是帝王,靈魂帶著龍氣,原本燃燒靈魂就要比平常指引者更加有優勢。

    但這也是他所能夠做到的,最后的努力了。

    如果海族再度進行攻擊,人類依然會覆滅。

    剛剛一擊西羅雖然毫無保留,但是對比起燈枯油盡的始皇帝,這樣的大招,大賢者明顯還能再來幾次。

    就在所有人都幾欲絕望的時候,忽然有一位海族傳令官從遙遠的大西洋來報。

    “賢者陛下,血族來犯!”

    “什么?!”

    西羅半信半疑,“這個時間點,血族怎么可能會來?”

    也無怪乎西羅吃驚,畢竟海族和血族直接基本零接觸,沒有什么利益關系,也不像是天使族和惡魔族那樣的死對頭,所以這個消息的確是極為突兀,如同平地炸/彈。

    “千真萬確,有一位近s 級別的血族親王帶領著四五位親王和血族軍隊抵達大西洋的彼岸,在下過來也耽擱了一些時間,可亞特蘭蒂斯城內并無足夠的兵力,實在是刻不容緩!”

    西羅作為第一個蘇醒的塞壬,他汲取了一些同胞的力量,使得其他塞壬依然沉睡在馬里亞納海溝里。

    如今亞特蘭蒂斯的確如同這位傳令官所說,內部駐守的力量并不多,甚至連兵力都被西羅帶走了大半,剩下的即使有城主那位半塞壬和護衛隊,但是對上血族如此豪華的親王陣容顯然還是有點不夠看。

    大賢者咬了咬牙,他原本想再拖一拖,等抓到宗鶴再說。但是現如今,很顯然亞特蘭蒂斯的戰況已經不容許他再拖下去了。

    “走!”

    塞壬恨恨的收回了法杖,停止了施法,一個猛子扎回到海里。

    在大賢者的身后,是無數聽到命令后開始撤退的海族。

    他們來得快,撤離的也快。海族的士兵們漠不關心的游過被自己同胞和敵人同胞鮮血染紅的海灣,朝著西方有組織的撤離。

    “海族這是收兵了?”

    匆匆趕回來主持大局的司馬懿死死擰起眉頭。他望了周圍的人類和指引者一眼,眾人疲憊的臉上皆是茫然。

    雖然不知道海族為什么忽然收兵,但是這對于人類來說,無疑是個再好不過的消息。

    人類已經沒有資本再同海族打下去了。如果再繼續下去,勢必會演變成所有的指引者一同燃燒靈魂,為人類爭取寶貴的喘息時間。

    好在事態沒有演變成諸葛亮推算最差勁的那般模樣。

    見海族撤兵后,李白也帶著宗鶴從天空中緩緩降落。

    腳一落地,宗鶴便迫不及待的掙脫了李白的桎梏,踉踉蹌蹌的朝著那位玄色的帝王走去。

    而帝王眉眼含笑看向他。這一回是真真切切的笑意,并不是宗鶴常見的那種似笑非笑或者是譏諷的冷笑。

    和如今淚流滿面,不發一言,拳頭死死攥緊的宗鶴完全不同。

    “哼,還算是知道回來!

    最終還是嬴政敗下陣來,他頓了頓,將手掌伸出來,覆在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青年頭頂,輕輕摩挲著宗鶴的白發。

    “朕以前總想著,是不是自己太過嚴厲了些,才會導致那個孩子最后的結局!

    “但是身為王者,這是必須承擔的東西!

    帝王的袍角已經開始在空氣中逐漸變得透明。

    他修長冰冷的手指從宗鶴的頭頂逐漸下移,輕輕碰著后者那只完全恢復的左眼,描摹了一圈眼眶,動作輕柔到不可思議。

    “朕早就看你之前那副模樣礙眼了。不錯,這才有些護國將軍的樣子!

    明明這只恢復完好的眼睛只有他注意到,但回應他的則是宗鶴從無聲到再也克制不住的隕泣。

    “男子漢大丈夫,有淚不輕彈,愛卿這幅樣子實在是有損國威!

    嬴政無奈的揉了揉他的頭,語氣開始變得嚴肅起來:“聽好了!

    “朕的兵馬俑就交給你了!

    “即使朕不在了,這大秦的萬傾江山,也得好好的給朕看著!”

    嬴政其實有很多話,最后依然選擇了沉默。

    嬴政教給了宗鶴很多東西,但是,有些東西即使是千古一帝也無法教給他的。

    嬴政有預感,在此之后,這些缺失的東西,已然被補全。

    人類最后的寶刀,完美出鞘。

    最后,身披玄色龍袍的帝王朝著年輕的白發救世主勾了勾嘴角,而后隨風散去,化作一捧細沙,紛紛揚揚,再無痕跡。

    【判定者:嬴政,判定消亡】

    【序列號4:皇帝,重新歸零】

    那張牌面上印著嬴政的卡牌轟然碎裂,碎裂的晶體又重新在空中組成了一張牌。

    而那張牌面——空白一片。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国外问卷调查赚钱2019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刮刮乐中了100万怎么兑奖 安徽15选5开奖结果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 大智慧股票论坛 打长沙麻将视频下载 黄大仙四肖三期必出 广东36选7好彩1 20选8开奖结果